明朝紅丸案始末:歷史上的紅丸案是怎麼回事? | 時光網

 

A-A+

明朝紅丸案始末:歷史上的紅丸案是怎麼回事?

2017年03月25日 史海秘辛 暫無評論 閱讀 0 次

  明朝歷史上的紅丸案是怎麼回事?紅丸案,為明朝三大案件之一。泰昌元年(1620年),光宗病重,李可灼進獻紅丸,自稱仙丹。光宗服後死去。有人懷疑是神宗的鄭貴妃唆使下毒,旋即展開了一系列的追查元兇的舉動。其間,黨爭與私仇夾雜其中,連坐罪死者眾矣。

  「紅丸」,一種特殊的春藥,以少女經血為藥引,將皇帝朱常洛命歸西天。

  「紅丸」又稱紅鉛丸,是宮廷中特製的一種春藥。「紅丸」製法很是特別,取童女首次月經盛在金或銀的器皿內,還須加上夜半的第一滴露水及烏梅等藥物,連煮七次,濃縮為漿。再加上乳香、沒藥、辰砂、松脂、尿粉等拌勻,以火提煉,最後煉蜜為丸,藥成。

  嘉靖年間,為了配製「紅丸」,前後往宮中共選少女1080人。嘉靖26年2月,從畿內挑選11至十14少女300人入宮,三十一年十二月又選300人,三十四年九月,選民間女子十歲以下者160人,同年十一月,又選湖廣民間女子200人,四十三年正月選宮女300人。

  萬曆末年,朱常洛的太子地位已經確定。鄭貴妃為了討好朱常洛,投其所好,送了八個美女供他享用。朱常洛身體並不強健,與這些女人淫樂,漸漸體力不支。登基剛剛十幾天,就因酒色過度,臥床不起了。可是,他並沒有節制,一天夜裡,為了再次尋求刺激,服了一粒「紅丸」,結果,狂躁不已,狂激奮止,精神極度亢奮。


  他終於病倒了。鄭貴妃指使崔文升以掌管御藥房太監的身份,向皇上進奉通利藥,大黃——一種藥性極為猛烈的瀉藥。朱常洛服了崔文升送來的藥,一晝夜連瀉三四十次,頓時趨於衰竭狀態,根本無法起床,一連幾夜無法入眠,一天吃不下一小碗粥,頭眩目暈,身體疲軟,不能行動。

  皇上病情加劇的消息很快傳出,外廷輿論洶湧,紛紛指責崔文升受鄭貴妃指使,有加害皇上的異謀。

  鴻臚寺官員李可灼來到內閣,說有仙丹要進獻給皇上。內閣首輔方從哲對於向皇上進藥十分謹慎,沒有答應。

  李可灼不肯就此罷休,他進宮向太監送藥,太監不敢自作主張,便向內閣報告說:「皇上病情加劇,鴻臚寺官員李可灼來思善門進藥。」

  內閣官員斷然阻止,告訴太監:「他自稱仙丹,就更不能信他。」

  這一天,朱常洛召見方從哲等十三名大臣,向大臣們說:「朕時間不多了,你們與朕輔助皇長子要緊。」顯然,他已經在考慮自己的後事了。方從哲等人沒有思想準備,大臣們聽得傷心,紛紛哽咽起來。

  沉寂了片刻以後,朱常洛突然問道:「有鴻臚寺官進藥,此人何在?」

  方從哲回答:「鴻臚寺丞李可灼自己說是仙丹,臣等不敢相信。」

  可是,朱常洛哪裡甘心等死,對「仙丹」抱有最後一線希望,命太監:「立即召見李可灼進宮診視。」

  李可灼奉召前來,為皇上診視病情,說明了病源和治法。朱常洛很高興,命他從速進藥。

  方從哲還是不放心,要李可灼與宮內醫官商量後再定。一位大臣對在場的大臣們說:「我的家鄉有兩人服用過此藥,一損一益,損益參半,此藥並非萬全之藥。」

  大臣們聽了面面相覷,都不敢明說究竟該不該讓皇上服用此藥。中午,李可灼調製好了紅色丸藥,送到皇上的御榻前。朱常洛命群臣一起進來,看著他服用李可灼的紅丸,高興地對李可灼說:「忠臣,忠臣啊。」

  他雖然已經托付了後事,還是希望能夠出現奇跡,對李可灼的紅丸寄予了厚望,絲毫沒有懷疑會出什麼意外。群臣退至便殿不久,內侍出來傳話:「聖體用大藥後,暖潤舒暢,思進飲膳。」

  大臣們一顆懸著的心,終於落地了。

  傍晚,李可灼對方從哲說:「皇上恐怕藥力衰竭,要求再服用一丸。」

  大臣們關切地問:「服用後情形如何?」

  李可灼說:「聖躬安適如前,平善如初。」

  出乎意料的是,第二天,即九月初一日凌晨,形勢急轉直下。朱常洛服用了兩粒紅色丸藥之後,五更時分病情突然惡化,突然氣絕。朱常洛死了,他剛剛即位三十天,連年號還沒來得及制定。

  鄭貴妃進奉美女,又指使崔文升進藥,蛛絲馬跡暴露無遺,但李可灼是否受她指使,人們只是猜疑而已。

  重臣楊漣指責御醫崔文升誤用瀉藥,而崔文升卻反駁說並非自己誤用藥,而是皇帝用了「紅丸」,才造成病重。

  明末宮廷內黨派鬥爭激烈,「紅丸」一案,引起了黨派更加尖銳的矛盾。有人認為,李可灼進的「紅色丸藥」就是「紅丸」。春藥屬於熱藥,皇帝陰寒大洩,以火制水,是對症下藥。李可灼把春藥當補藥進上,只是想步陶仲文後塵而已,只不過他時運不佳……又有人認為,紅色丸藥是道家所煉金丹,用救命金丹來對付垂危病人,治活了則名利雙收,死了算是病重難救。還有人認為,拿春藥給危重病人吃,有悖常理。李可灼明知自己不是御醫,病人又是皇帝,治出了問題,腦袋都保不住,為什麼還這樣大膽進藥?況且,朱常洛縱慾傷身,急需靜養,怎麼還用這虎狼之藥?由此推斷,李可灼必是受人指使,有意謀殺皇上。再一追查,崔文升曾是鄭貴妃屬下之人!

  李可灼是首輔方從哲帶進宮來的,也要追查方從哲。方從哲想逃脫罪責,慌忙上書請求退休。可是退休之後,聲討他、要求嚴辦他的書文接連不斷。方從哲一面竭力為自己辯護,一面自請削職為民,遠離中原。許多大臣為他開脫,也難了斷。

  最後,一位剛入閣的,與崔李雙方都無牽連的大臣韓爌上書才平復了眾議。李可灼被判流戍,崔文升被貶放南京。

  一系列離奇蹊蹺之事,接二連三的發生在明神宗死後一個月之中,鄭貴妃利用明神宗生前對她寵幸的特殊地位,擺弄著即位僅僅一個月的明光宗朱常洛的命運。朱常洛雖然登極當了皇帝,仍然未能擺脫籠罩了他幾十年的厄運。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