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世界首富」宋子文留下了多少遺產 | 時光網

 

A-A+

揭秘:「世界首富」宋子文留下了多少遺產

2014年12月26日 風雲人物 暫無評論 閱讀 634 次

  導讀:儘管宋子文擁有「兩朝國舅」的身份,並長期擔任民國財長的要職,但直到20世紀30年代,關於宋子文的私人財產還是一個鮮有人理會的問題。30年代中期以後,人們對此的興趣,似乎一夜間迸發了,各類與其財富相關的傳說蜂擁而至。

  1933年秋,因為在軍費問題上與蔣介石產生了嚴重的分歧,宋子文辭去財政部長、中央銀行總裁、行政院院長等政府要職。政治上的失意,反而刺激了宋子文從商的興趣。他先是籌劃成立了中國建設銀公司,又在1935年中國銀行改組後擔任董事長一職。至此,宋憑藉著自己掌控的經濟委員會、中國建設銀公司、中國銀行等三大工具,不斷實施對民族工商業、金融業的滲透、控制及兼併活動,並以驚人的速度,營造出一個以宋氏家族為核心的官僚買辦集團與托拉斯王國,這也奠定了宋氏迅速發家的基礎。

  但宋子文英美派領袖的背景,為他招致了來自日本方面及國內親日派的敵視。因而,在日本及汪偽一派的反擊下,宋子文的豪門財富及其瘋狂的斂財行為,不斷被曝光。例如,1939年,在一份據說是日本特工對國民黨政府高級官員存款情況的秘密調查報告中,單宋子文一人就被披露有5000多萬元的財產存在上海的外國銀行內。戰爭期間,日本又指控宋子文在大通國民銀行和紐約的花旗銀行存款達7000萬美元。與此同時,宋子文是當時「世界首富」的消息也不脛而走。


  「四大家族」佔據200億美元?

  對其豪門資本的揭露,最為熟知的是1946年陳伯達在《中國四大家族》一書中說:「四大家族或是『官』式的,或是『商』式的,在金融、商業、工業、地產諸方面所獨佔的財產,以及他們在外國的存款和產業,粗略統計一下,至少當在二百萬萬美元左右。」

  若真如此,那麼四大家族中隨便一人的私產都可躋身於世界首富的行列,但事實是怎樣的呢?據史料統計,當時全國三個最大的國家壟斷資本集團——「四行二局 」(中央銀行、中國銀行、交通銀行、中國農業銀行、中國信託局和郵政儲金匯業局)、資源委員會和中國紡織建設公司的資產,合計也只有62972億元法幣,以1947年的匯率計算,尚不足100億美元。若把當時國民政府管轄的所有財產加起來,也不超過200億美元。

  可見上面所說「四大家族」財產,並不是單指蔣介石、宋子文、孔祥熙、陳立夫、陳果夫5人的私有財產,而是泛指國民黨及其政府統治下的「國家壟斷資本」的財產。

  「倒宋」風潮

  到了國民黨政府統治後期,國家經濟已經到了崩潰的地步,通貨膨脹、物價飛漲、財政赤字觸目驚心、工商業紛紛停產倒閉。宋子文一系列的舉措,不但沒能挽救危局,反而更加劇了形勢的惡化。作為行政院首腦、全面負責經濟的宋子文便成為這一切的罪魁。與此同時,經濟的崩潰連同軍事失利、官僚腐敗、政權危亡,所有這些造就出的洩憤情緒似乎都一同指向了宋子文。

  以四大家族中的陳氏兄弟為例,陳氏兄弟窺視財政金融大權已久,但宋子文對財經大權的包攬,使他們絲毫未能染指。宋子文理財的失敗,正為他們打敗宋子文提供了機會。陳氏兄弟利用手中掌握的輿論,不斷地對宋的豪門勢力進行討伐,「炮打宋子文」的文章連連出現。

  至於當時輿論之中,宋子文的財產被傳到怎樣的程度,以下的材料即可窺豹一斑。據記載,當時一位激烈批評政府的人說:「中國不擺脫宋氏家族,不可能有光明前途。因為他們有十億以上的美元存在華盛頓、倫敦和阿姆斯特丹等各地銀行的個人賬戶中。」1949年5月,正當國民黨與中共激烈廝殺的時候,49名立法委員聯名提出臨時緊急動議,要求向宋子文、孔祥熙、張嘉三豪門「征借」10億美元,以充實國軍軍費。這一主意,竟獲得全體出席委員贊同通過。


  面對這種境地,宋子文選擇了一走了之。1949年5月16日,宋子文偕夫人乘機離開香港,去往巴黎。臨行前他對記者發表講話說:「那種建議,正足以表示那班人員的腦筋如何,因為據余所知,目前中國政府和私人存在美國的外匯資產總金額不過五億美元,他們竟要余和孔、張兩氏共同捐出10億美元,豈非捕風捉影。」

  聯邦調查局對宋、孔家族進行財產調查

  1949年6月,宋子文赴美之後,依舊大賣力氣為國民黨爭取美援。他多次求見美國高官,要求美國進一步向國民黨政權提供兩億美元援助。然而,這最終成了癡人說夢。

  在美國輿論看來,這除了歸咎於國民黨官僚系統的腐敗無能之外,在某種程度上也要歸咎於宋子文的徇私舞弊。《華盛頓明星晚報》在一篇文章中不無調侃地寫道:「台灣的蔣介石政府與其請求美國國會的援助,不如動用私人存美的資產。蔣總統目前所急需安定金融、建設經濟等款項共約三億美元,實在可以由孔祥熙與宋子文兩氏私人借款,不必再向美國納稅人乞求。因為根據美國官方確切可靠的統計,孔、宋兩人在美國的銀行存款達五億美元之多,從中間借款三億給蔣介石將軍,決不會使他們兩人當真『貧窮』起來的。」

  對此,孔祥熙曾不無憤怒地表示:我丟在中國大陸的財富比現在多多了!並情願接受美國政府的調查。於是,50年代初杜魯門下令聯邦調查局(FBI)對宋、孔財產展開了秘密調查,但不知何故,此後幾十年,美國政府一直對這次調查的結果諱莫如深。

  1971年4月,77歲的宋子文赴舊金山看望老友。晚宴上,他心情愉悅,頗有食慾,卻不幸因一小塊食物鯁在氣管,突然辭世。很快,消息傳到了紐約——20年來宋子文寓居的地方,紐約州政府的稅務官員們立即對宋子文的經濟狀況著手展開調查,然而,事實卻令人大失所望。在紐約遺產法庭關於宋子文遺產分割執行書中,我們看到了那次調查的結果:宋子文的非固定財產只有100多萬美元,加上20年間大為升值的房產,也就七八百萬美元(一說其財產總值為10485729.47美元)。這樣的財產在遍地富豪的紐約簡直不值一提。

  如此結果,當然令美國的稅務官們難以置信。宋子文家產僅有「100萬美元」的報道,也隨即流傳開來。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