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教授稱司馬相如涉嫌「包二奶」惹爭議 | 時光網

 

A-A+

大學教授稱司馬相如涉嫌「包二奶」惹爭議

2016年08月21日 野史逸聞 暫無評論 閱讀 44 次

  「有美人兮,見之不忘,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鳳飛翱翔兮,四海求凰……」2000多年前,一曲《鳳求凰》成全了司馬相如和卓文君這對才子佳人的良緣。然而,河南大學教授王立群在央視《百家講壇》上竟將這段千古佳話詮釋成司馬相如騙財騙色!一時間,罵聲四起,而卓文君的「娘家人」———邛崍市「文君文化研究會」更是被惹毛了!日前,研究會的10多位文史專家針對王立群的言論召開了研討會,常務理事傅軍撰文《一篇教唆人「先劫色後劫財」的「傑作」》,發起了「倒王運動」。


  在《百家講壇》中,王立群把司馬相如和卓文君的故事稱為「欺騙世人兩千多年的愛情神話」,並於4月1日、4月3日在部落格上發表同題文章,說司馬相如動機不純,對卓文君「騙財騙色」,還涉嫌「包二奶」!此言一出,社會各界反響激烈,「巴蜀鬼才」魏明倫、南充司馬相如研究會常務副理事長鄧郁章等都先後對王立群的觀點進行了反駁。學者們認為,王立群的說法太過主觀甚至荒謬,是在惡搞歷史。而網友們也紛紛在王立群的部落格和貼吧中反對王立群為博名利和收視,誤人子弟。然而王立群仍堅持己見。這可把卓文君臨邛(現邛崍市)的「娘家人」惹毛了!記者從邛崍市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鄭繼良處獲悉,當地的「文君文化研究會」日前針對王立群的言論召開了研討會,「參會的10多位專家和學者查找了大量史實,證明王立群所言是錯誤的。」鄭部長透露,邛崍的專家已經自發開展「倒王行動」,要為司馬相如和卓文君討一個公道。「研究會的常務理事傅軍就此撰寫了文章,解讀真實歷史。」


隨後,記者與傅軍取得了聯繫,這位研究當地史已40多年的60歲老學者提起此事義憤填膺,在他看來,王立群的言論不僅誣蔑了古人,還傷害了邛崍人民。「那天開完會後,我寫了《一篇教唆人「先劫色後劫財」的「傑作」》的文章,王立群不是說要忠實歷史嗎?在文章中,我就用真實的歷史,對他進行了正面的反駁。我要讓他知道,他是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傅老一再的強調,王立群這麼做太自私,「他就是為了炒作自己,一個真正做學問的人,不會輕易口出狂言!」


□事主回應


相如無德2000年前就有定論


一代「情聖」成了流氓,千古佳話一夜之間遭遇顛覆,社會各界對王立群的解讀動機予以質疑,央視《百家講壇》也再次遭遇信任危機,人們認為,央視是故意而為之,因為有爭論,才會有炒作;有了炒作,才會有高收視。面對質疑,王立群與《百家講壇》製片人萬衛


卻自有道理。


對罵聲,王立群表示理解,「因為他們沒有看到相關文獻,不細讀史書以至被誤解。」在部落格上,王立群表示最先提出司馬相如劫財的並非是他,而是歷史定評。「古典文獻很多都對此有記載,2000多年前,古人已經給司馬相如下了評語,我只是論證這個評語的正確性。」王立群拿出了《解嘲》等3份古典文獻作證:「『漢賦四大家』之一的楊雄在其名作《解嘲》一文中第一次提出,司馬長卿竊貲於卓氏。其後,北朝顏之推的《顏氏家訓·文章篇》指出:司馬長卿,竊貲無操。唐人司馬貞的《史記索隱》中再次指出:相如縱誕,竊貲卓氏。」所謂「貲」,在文言文中假借為「資」,財產的意思。王立群正是憑「竊貲」得出了司馬相如騙財一說。


在人們看來,王立群如此「謬論」能登央視之堂原因只有一個,央視炒作以博收視。對此,《百家講壇》製片人萬衛坦言:「王立群的觀點雖然有爭議,但我們製作組尊重學者的研究成果。王老師研究了40多年《史記》,學術修養非常深厚,又是中國《史記》研究會的常務理事,權威性很高。」至於王立群的這段言論是否通過央視方面查證,萬衛強調:「《百家講壇》有嚴格的審片制度,王立群舉出了文史證據作出了合理的邏輯推理,當然順利通過了審片。」


騙色說


王立群———司馬相如是在無法維持生計的落魄之時應密友王吉之邀來到臨邛的。司馬相如到臨邛之後,大肆擺譜,製造聲勢,實際上是文人與縣長聯手,釣卓總上鉤。後卓總設宴,這才有了琴挑卓文君。《史記》中,兩次用到「繆」,第一次是「臨邛令繆為恭敬,日往朝相如。」指臨邛令假裝對司馬相如恭敬,吸引富豪卓父注意,第二次,「相如繆與令相重。」指相如假裝為臨邛令彈奏,其實以《鳳求凰》打動卓文君芳心———這都是司馬相如的陰謀。


心悅說


傅軍———從《史記》、《漢書》及司馬相如的辭賦中看來,司馬相如不是一個「老謀深算」的人。《史記》中還有這樣的內容「至日中,謁司馬長卿,長卿謝病不能往,臨邛令……自往迎相如。相如不得已,強往……文君竊從戶窺之,心悅而好之。」由此可見,司馬相如早先裝病,不願出席這場宴席,是在臨邛令的上門盛情邀請下不得已前往的。而「心悅而好之」表明卓文君對司馬相如是主動的,而非遭到引誘。


劫財說


王立群———《西京雜記》寫了非常值得玩味的四個字「以恥王孫」。酒吧開在哪兒不行啊?非開在臨邛,你說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讓卓總丟人唄!讓卓總丟人幹什麼?目的還不是為了卓總的錢嘛;《史記》、《漢書》都記載司馬相如拿到一百萬錢和一百個奴僕後,立即關閉酒吧,帶著太太回成都了。


人品說


傅軍———「文君久而不樂,曰:『……從昆弟假貸猶足為生。』」回臨邛,是卓文君的主意,目的是向她的兄弟借錢謀生,而不是蓄意去敲詐卓王孫。而卓王孫之所以「分予文君僮百人,錢百萬,及其嫁時衣被財物」,重要原因是「昆弟諸公更謂王孫曰:『雖貧,其人材足依也。」(《史記》)指的就是司馬相如人窮但可靠。


包養說


王立群———至於「包二奶」,那是司馬相如入朝為官以後的事了,有錢有勢後,司馬相如有了拋棄卓文君的想法,並給卓文君寫了一頁無字信,卓文君接信之後明白了司馬相如的意思,當即回了一首詩,司馬相如接信之後,慚愧不已,這才打消了念頭。


合法說


傅軍———司馬相如終身只有一個妻子卓文君,就算如王教授所言,他有包二奶之嫌,在漢武帝時代,上自皇帝下至平民,三妻四妾現象極為普遍,也為「合法」,既然合法,又哪裡來的「二奶」概念呢?


(註:傅軍所言出自其文《一篇教唆人「先劫色後劫財」的「傑作」》)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