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無天的高俅靠什麼人發跡?揭秘高俅的發跡史 | 時光網

 

A-A+

無法無天的高俅靠什麼人發跡?揭秘高俅的發跡史

2017年03月21日 帝王將相 暫無評論 閱讀 0 次

  高俅在水滸裡是個大壞蛋,本身是東京街頭的無賴,書上說他卻多才多藝,這人吹彈歌舞,刺槍使棒,相撲頑耍,頗能詩書詞賦。吹彈歌舞便是文藝范青年的標誌,刺槍使棒便是小混混的標誌,相撲玩耍說明這傢伙也有相應的功夫,至於詩書歌賦也為今後能做官打下基礎。高俅在街上混世,可一直不討老爹的心。因幫了一個生鐵王員外兒子使錢,每日三瓦兩捨,風花雪月,被他父親開封府裡告了一紙文狀。府尹把高俅斷了四十脊杖,迭配出界發放。東京城裡人民,不許容他在家宿食。這一句道出當時東京人對他都有意見,如此不堪的人,大宋朝本沒有他存在的土壤。

  可惜天不絕無賴容身之處。高俅無計奈何,只得來淮西臨淮州,投奔一個開賭坊的閒漢柳大郎,這柳大郎喜歡接納天下身在囧途的人,高俅來投奔,一住三年,後來因為天下大赦,便托柳大郎再找一個去處,這柳世權卻和東京城裡金梁橋下開生藥鋪的董將仕是親戚,寫了一封書札,收拾些人事盤纏,繼發高俅回東京,投奔董將仕家過活。董將仕卻知道高俅的為人,當時只得權且歡天喜地相留在家宿歇。每日酒食管得。住了十數日,董將仕思量出一個緣由。將出一套衣服,寫了一封書簡,對高俅說道:「小人家下,螢火之光,照人不亮,恐後誤了足下。我轉薦足下與小蘇學士處,久後也得個出身。足下意內如何?」小蘇學士也是這樣想的,後來寫了一封書呈,使個干人,送高俅去那小王都太尉處。這太尉乃是哲宗皇帝妹夫,神宗皇帝的駙馬。

  人走時運馬走膘,忽一日,小王都太尉派高俅拿著金盒子,裡面裝著玉龍筆架和兩個鎮紙玉獅子,前去到小舅端王那裡下書。院公引到庭前。高俅看時,見端王頭戴軟紗唐巾,身穿紫繡龍袍,腰繫文武雙穗絛,把繡龍袍前襟拽紮起,揣在絛兒邊,足穿一雙嵌金線飛鳳靴。三五個小黃門,相伴著蹴氣球。高俅不敢過去衝撞,立在從人背後伺候。也是高俅合當發跡,時運到來,那個氣球騰地起來,端王接個不著,向人叢裡直滾到高俅身邊。那高俅見氣球來,也是一時的膽量,使個鴛鴦拐踢還端王。端王見了,大喜,便問道:「你是甚人?」高俅向前跪下道:「小的是王都尉親隨,受東人使命,繼送兩般玉玩器來進獻大王。有書呈在此拜上。」端王聽罷,笑道:「姐夫直如此掛心。」高俅取出書呈進上。端王開盒子看了玩器,都遞與堂候官收了去。那端王且不理玉玩器下落,卻先問高俅道:「你原來會踢氣球。你喚做甚麼?」

  高俅叉手跪覆道:「小的叫做高俅。胡踢得幾腳。」端王道:「好!你便下場來踢一回耍。」高俅拜道:「小的是何等樣人,敢與恩王下腳。」端王道:「這是齊雲社,名為天下圓。但踢何傷。」高俅再拜道:「怎敢!」三回五次告辭。端王定要他踢。高俅只得叩頭謝罪,解膝下場。才踢幾腳,端王喝采。高俅只得把平生本事都使出來,奉承端王。那身份模樣,這氣球一似鰾膠粘在身上的。端王大喜,那裡肯放高俅回府去。就留在宮中,過了一夜。後來端王做了大宋道君皇帝,高俅也平地一聲雷,做了很大的官,掌管了全國的兵馬。

  可見高俅發跡,離不了以下幾個人:其一,高俅的父親。這一個老父親看到孩子不成器,告他個忤逆,如此不肖子孫,府尹把高俅斷了四十脊杖,迭配出界發放。不是子孫不成器,老父親如此狠心。不想這傢伙卻因禍得福,成了歷練自己的手段。其二,開賭坊的柳大郎。這裡集聚的都是非常不要命的傢伙,也算是物以類聚,無家可歸的高俅卻在這裡混得並不如意,不然如何要想著回老家。要知道別人都不待見自己,連老爹也不喜歡,這樣的家還回去做什麼、其三,金梁橋下開生藥鋪的董將仕。這廝雖然不喜歡高俅,卻把高俅引薦給小蘇學士。

  其四,學問很大的小蘇學士。小蘇學士看罷來書,知道高俅原是幫閒浮浪的人,心下想道:「我這裡如何安著得他如做個人情,薦他去駙馬王晉卿府裡做個親隨。人都喚他做小王都太尉,便喜歡這樣的人。」不要小看小蘇學士的舉薦信,當時蘇軾蘇轍兩兄弟文學才華蓋世,小蘇學士舉薦的人物,自然別人不會駁他的面子。其五,皇親國戚小王太尉。這太尉乃是哲宗皇帝妹夫,神宗皇帝的駙馬。如此皇親國戚,一言九鼎,高俅有了發跡的資本。其六,端王也就是大宋徽宗皇帝。端王是個聰明俊俏人物。這浮浪子弟門風幫閒之事,無一般不曉,無一般不會,更無一般不愛,更兼琴棋書畫,儒釋道教,無所不通;踢球打彈,品竹調絲,吹彈歌舞,自不必說。再加上看到高俅球技不凡,自然有了發跡的資本。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