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下令用15歲少男少女心臟煉丹的唐朝皇帝 | 時光網

 

A-A+

揭秘:下令用15歲少男少女心臟煉丹的唐朝皇帝

2017年03月22日 帝王將相 暫無評論 閱讀 0 次

  唐僧師徒西天取經,到了比丘國,一進城,發現家家門口扣著籠子,裡面傳出啼哭聲,掀開一瞧,竟然都是五六歲的小孩。向當地人請教,人家說,這些小孩是給國王剜心做藥引子用的。原來比丘國王昏庸無道,聽信一個道士讒言,要用一千一百一十一個童男的心肝煎湯服藥,據說這樣可以長生不老。這個情節出自《西遊記》第七十八回。鑒於《西遊記》是神怪小說,用小孩心肝做藥引子的故事應該純屬虛構。可是天下之大無奇不有,在咱們中國歷史上,還真就發生過類似的故事,讓人想不對號入座都不行。

  咱們從一場滅佛運動說起。您知道,中國歷史上總共發生過四起自上而下的滅佛運動:北魏太武帝滅佛、北周武帝滅佛、唐武宗滅佛、後周世宗滅佛。四個皇帝都對佛法不感冒,都排斥和打擊佛教,所以在佛教史上,這叫「三武一宗之厄」。唐武宗強制一部分和尚和尼姑還俗,觸犯刑法的,犯過戒律的,都不許再做出家人;還拆毀一部分寺廟,凡是住寺人數達不到兩百人的,以及建寺之前沒有得到政府批准的,一律拆掉;並且沒收一部分廟宇的財產,像土地啦、房屋啦、金屬材質的佛像啦、某些和尚的私人積蓄啦,統統收歸國有。

  假如唐武宗只是給佛教徒帶來災難,那也沒有大礙,畢竟佛教徒只是少數,況且對真正的佛教徒來說,你毀掉寺廟逼我還俗,我還可以做居士,在家修行一樣成正果,是不是?問題在於唐武宗不光給佛教徒帶來災難,也給普通百姓帶來了災難。唐武宗這人排斥佛教,但是對道教深信不疑,尤其迷信道教的神仙術。某個欠扁的道士對他說,用人心做藥引子,可以煉成神奇的丹藥,長期服用可以成仙。唐武宗居然信了,「令諸道進年十五歲童男童女心」——讓全國的地方官給他供應十五歲少男少女的心臟。為什麼非得是十五歲童男童女呢?史籍上沒提,我估計,可能跟洛書有關。洛書是一種看起來很神秘的數字排列,該排列共有九個數字,分成三行,無論哪一行的數字加起來,得數都是十五,豎著加和斜著加也一樣。大概唐武宗相信洛書的數字蘊含著某種威力,有助於他成仙。

  假如唐武宗只是給佛教徒帶來災難,那也沒有大礙,畢竟佛教徒只是少數,況且對真正的佛教徒來說,你毀掉寺廟逼我還俗,我還可以做居士,在家修行一樣成正果,是不是?問題在於唐武宗不光給佛教徒帶來災難,也給普通百姓帶來了災難。唐武宗這人排斥佛教,但是對道教深信不疑,尤其迷信道教的神仙術。某個欠扁的道士對他說,用人心做藥引子,可以煉成神奇的丹藥,長期服用可以成仙。唐武宗居然信了,「令諸道進年十五歲童男童女心」——讓全國的地方官給他供應十五歲少男少女的心臟。為什麼非得是十五歲童男童女呢?史籍上沒提,我估計,可能跟洛書有關。洛書是一種看起來很神秘的數字排列,該排列共有九個數字,分成三行,無論哪一行的數字加起來,得數都是十五,豎著加和斜著加也一樣。大概唐武宗相信洛書的數字蘊含著某種威力,有助於他成仙。

  得到人心之後,要怎樣才能煉成「神奇的丹藥」呢?史籍上也沒提,但我們可以憑借符咒書上記載的人心煉丹法門來推想一下。據一本符咒書籍記載,煉丹前需要先用黃土築成一座壇,讓法師登壇做法,畫一道招仙符,然後唸咒:「吾將老君令,急往兜率宮,急招仙人至,不可違帝命,急急如律令!」把符點著,對著東方吸一口氣,用這口氣把火吹旺。符燒成灰後,撒進鼎裡,鼎裡加水,把水燒開,然後把一顆童男的心和一顆童女的心擱裡面煮,煮熟後,把心埋起來,用裡面的湯合藥,每次只可以合一丸。據說要想成仙,總共得服用五百丸,等於要殺掉二百五十個童男和二百五十個童女!

  唐武宗用人心煉丹,具體過程不一定跟前面描述的一模一樣,但他殺掉的童男童女數量肯定驚人,因為文獻上寫得明白:「令諸道進年十五歲童男童女心。」在這裡「道」是一種行政區,級別在縣以上,比現在的省小,比現在的市大。唐武宗在位時,唐朝共有四十多個這樣的行政區,哪怕他要求每個行政區只上繳一顆童男心臟和一顆童女心臟,也會有八十多個人慘死!在人類歷史上,獨裁者的野蠻、愚蠢、無恥和自私無過於此。服用了人心煉成的「仙丹」之後,唐武宗有沒有羽化成仙呢?沒有。這廝在會昌四年(公元844年)讓地方官供應人心,在會昌六年(公元846年)就「駕崩」了,死的時候只有三十三歲。御醫說,他死於「惡痢」,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吃人心太多,以至於消化不良。

  唐朝皇帝當中,迷信煉丹術的不光唐武宗一個,死於煉丹術的也不光唐武宗一個。唐武宗前面的唐穆宗也煉丹,吃丹藥吃到中毒,死的時候才三十歲。還有大名鼎鼎的「一代聖君」唐太宗,晚年也煉丹,他的丹藥成分裡應該沒有人心,但卻有石鐘乳磨的粉,由於長期服用,最後熱毒攻心,跟唐武宗一樣,也是死於「惡痢」。

  說到這兒,我相信會有唐太宗的粉絲站出來質問:「你有什麼證據?」很簡單,您去翻翻《新唐書》第95卷和《資治通鑒》第199卷就知道了。也有朋友說:「煉丹是道教的愛好,可是唐太宗信佛啊,他不是支持唐僧西天取經嗎?怎麼會去煉丹!」事實上,玄奘去印度取經根本沒有得到朝廷的許可,他是偷渡去的。另外煉丹也並不是道教的愛好,只是方術跟道教結合之後繁衍出來的一個旁支而已。再說,信仰在咱們這兒雜糅已久,有些把唯物主義掛在嘴上的人也會請「大師」給大樓看風水,怎麼就不能讓唐太宗既信佛又煉丹呢?

  別說唐太宗,包括唐朝文學界的幾個大腕,像韓愈、賀知章和李白,也迷信煉丹術。韓愈喂公雞吃硫黃,然後他吃公雞肉吃到暴斃;賀知章以八十歲高齡扯起丹爐大煉仙藥;李白讓第四任妻子宗氏進廬山修道,拜在女道士李騰空門下學習神仙之術,他自己還用水銀、硃砂、雲母和剛出生小孩的胞衣(這東西在煉丹界叫做「紫河車」,李白在寫給朋友的信裡提到過)做試驗,都是例證。

  君王煉丹,文人也煉丹,用我們現在的科學眼光看,他們都很愚蠢。好在文人愚蠢,最多害死幾隻公雞(如韓愈);而要是君王愚蠢,就可能害死很多條人命(如唐武宗)。由此可見,普通人愚蠢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領導人愚蠢。再仔細想想,領導人愚蠢也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沒有能力來制止他的愚蠢。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