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歷史上古人們休閒娛樂時分流行玩什麼? | 時光網

 

A-A+

唐朝歷史上古人們休閒娛樂時分流行玩什麼?

2017年03月18日 野史秘聞 暫無評論 閱讀 1 次

  唐朝是一個讓人嚮往的朝代,國富民強,在舒適休閒的常態生活下,民間的文化氛圍也一定很高漲,想必娛樂活動也很豐富,一直在想,唐朝人都在玩什麼?是不是像今人一樣癡迷某種遊戲?或者今之打麻將一樣全國人民九億賭,還有一億在跳舞?當然唐朝的梨園文化已經有了一定發展,貴族之間經常豪門夜宴和相互狎玩觀賞,達官貴人搞個什麼聚會和生日派對的已經不是什麼新鮮的事了,而民間詞牌戲曲也有了較大發展,酒肆樓閣之中,歌妓登台獻藝,文人詩詞唱和。而逢年過節,唐人觀燈和各種社火流行,民間自得其樂。除此之外,唐朝主流社會和民間還有哪些文化體育活動和娛樂項目盛行一時?

  唐人封演在《封氏聞見錄》中為我們做了某些披露。唐朝時,上流社會流行一種集體體育項目,叫做「打球」,所謂打球,即古之蹙踘,用皮革製成一球狀物,內裡裝滿實物或者以羽毛填充,而打球,很像是戰場上兵法的運用,是需要一定智謀和集體配合的。唐太宗即位之初,有一次就對近臣說,我聽說西域諸國喜歡打球,國內此風甚熾,我也曾觀看過。昨天在升仙樓上看到一群胡人在街邊打球,意圖吸引我的注意,他們一定覺得我也愛好此道,會招騁延攬他們。但我覺得,帝王的一舉一動都要慎重,不可輕易被身外之物所迷惑,所以就下令焚燒此球以示警戒。勵精圖治的唐太宗不為此物所惑,顯然還持反對意見,但發源於西域的「打球」卻並不因帝王的意志而消身匿跡,反而在唐朝流行起來,成為貴族一大體育盛事。

  到了唐中宗時期,打球已經風扉朝野,吐蕃遣使通婚唐朝,唐中宗下旨金城公主遠嫁,並邀請吐蕃使者在梨園亭中觀看皇家球隊打球,吐蕃使者上奏,我的手下也有善於打球之人,可與天朝比試。中宗下令皇家球隊上陣比試,連賽數場,皆以吐蕃獲勝。中宗的臉面掛不住了,當時唐玄宗李隆基為臨淄王,率領一干皇親國戚如虢王李邕、駙馬楊慎交、武延秀等四人請纓再戰,以四敵十,臨淄王李隆基更是身手敏捷,球技高超,左衝右突,風馳電掣,所向無敵,整個一球王貝利一世現身,吐蕃終於落敗而心服口服。中宗龍顏大悅,賞賜這幫貴族子弟金銀綢緞無數。當時的才子沈佺期、武平一都有賀詩獻上。到了唐朝開元年間,唐玄宗在位期間,你想啊,玄宗既是大牌球星,又是主政者,於是打球就像國球一樣風行天下,有擅長此技者,左踢右挑,宛轉盤旋,花活不斷。更有甚者,到了底層民間,於戲台之上樹一木樁高達數丈,有妓女登台表演踢綵球,上下飛舞,隨心所欲,遊人觀者如堵。

  到了唐中宗時期,打球已經風扉朝野,吐蕃遣使通婚唐朝,唐中宗下旨金城公主遠嫁,並邀請吐蕃使者在梨園亭中觀看皇家球隊打球,吐蕃使者上奏,我的手下也有善於打球之人,可與天朝比試。中宗下令皇家球隊上陣比試,連賽數場,皆以吐蕃獲勝。中宗的臉面掛不住了,當時唐玄宗李隆基為臨淄王,率領一干皇親國戚如虢王李邕、駙馬楊慎交、武延秀等四人請纓再戰,以四敵十,臨淄王李隆基更是身手敏捷,球技高超,左衝右突,風馳電掣,所向無敵,整個一球王貝利一世現身,吐蕃終於落敗而心服口服。中宗龍顏大悅,賞賜這幫貴族子弟金銀綢緞無數。當時的才子沈佺期、武平一都有賀詩獻上。到了唐朝開元年間,唐玄宗在位期間,你想啊,玄宗既是大牌球星,又是主政者,於是打球就像國球一樣風行天下,有擅長此技者,左踢右挑,宛轉盤旋,花活不斷。更有甚者,到了底層民間,於戲台之上樹一木樁高達數丈,有妓女登台表演踢綵球,上下飛舞,隨心所欲,遊人觀者如堵。

  唐朝民間還流行一種體育遊戲,叫做「拔河」。與今之拔河基本類同,拔河又叫牽鉤,相傳為楚漢習俗,後來演變成軍隊一種操練之術,並漸漸為民間所喜愛。古時拔河所用竹篾纜繩,而唐朝時所用為大麻繩,繩長四五十丈,兩頭分別繫著數百條小繩索,並將繩索繫於頸前,拔河分為兩隊,比賽時兩隊齊挽,而大麻繩之中,繫上一彩旗,旗過界則輸贏見分曉,比賽時鼓聲喧天,十分熱鬧。唐中宗時,曾經在清明日於皇家球場,命令手下侍臣為拔河之戲,這位中宗非常有興致,他把一名宰相和兩位駙馬爺分在東邊一隊,而把另外三名宰相和五名將軍分在西邊一隊,東邊因所用多為皇親貴勳,自然一戰而敗,而西邊竟然不服結果,於是再戰,直到西邊獲勝,當時百官中有年紀稍大的官員,被拔河之戲弄得前仰後合,手足無措,中宗皇帝見此情景,笑得直不起腰來。到了唐玄宗時,這位爺整個兒一玩主,數次三番在御樓上以拔河為戲,最壯觀的莫過於千人大賽,吶喊聲震天動地,前來觀看的外國使者和士庶民眾無不震駭,當時有一名進士叫做薜勝,做了一篇文章為《拔河賦》,文辭優美,天下為之傳誦。

  唐玄宗開元二十四年(公元736年),這位不甘寂寞,愛好興趣廣泛的皇爺又愛上了另一遊戲,即「繩妓」。這個玩法更像雜技,有點像現代空中飛人一類的。唐朝時的繩妓,玩法更令人叫絕,因為那時沒有保險措施,也沒有現代這樣的安全係數,玩法如下,先引長繩兩端著地,以絞盤縛之,絞盤內立一木樁數丈,然後立柱而起,繩如直弦,然後妓者以繩躡足而上,往來倏乎,望之則如雲霄之中,有仙自空中翩翩起舞,這個還不算最絕的,繩索上有許多的表演者,如果相遇,則側身而過,有的穿著木屐翻身而上,有的從容不迫上下滑動,還有的乾脆腳踩木竿,登臨頂上,更有的在高空表演頭頂接物,既而一個俯衝,從上至下迅速滑下,皆嚴絲合縫,表演的精彩絕倫,無一失手,皇帝這一高興,手下人趕緊做賦,於是一篇叫做《繩妓賦》的馬屁文章又應運而生,玄宗大喜之下,竟然封這位寫賦的文人為京師參軍。後來安史之亂,這些雜技演員們流落江湖,有時地方軍隊舉行宴會時,還可以看到此類表演,到了宋朝,這類遊戲更是風行天下,宋代文人筆記中多有記載,當然這是後話了。

  中國博采之術源遠流長,唐朝人亦以好賭為戲。唐人李肇在《唐國史補》中記載了民間流行的一些遊戲,唐朝時最流行,唐人最喜歡的遊戲叫做「長行」,可對局,有子黃黑各十五枚,而所擲骰子有兩個,長行的玩法源於握槊(古代遊戲),但又不同於雙陸(古代遊戲),大概是靠擲骰子而移動棋子,最後誰先從棋盤上移完誰為勝,但具體玩法今已經不可考,唐人又從長行中變通出小雙陸、圍透、大點、小點、遊談、鳳翼等不同遊戲,但都沒有長行最流行,據多位唐人記載,唐太宗為握槊高手,而武則天喜歡雙陸,至於唐玄宗則凡遊戲無所不精通。長行玩法講求變通,也可險中求勝,有點《周易》的奧妙變化,因此王公貴族有的沉緬其中,廢寢忘食,樂而不疲。民間則有因此而為生計的,叫做「囊頭」即今之莊家,賭十而抽一,有的賭徒通宵達旦,有的為此破產而家徒四壁。

  在唐朝,圍棋是僅次於長行的大眾遊戲,而精於此道者當時有韋延祐、楊芄兩人,天下無敵。唐朝時文人雅士還玩一種叫做彈棋的遊戲,相傳為西漢時流行的一種棋類運動,劉義慶在《世說新語》認為是魏文帝曹丕喜愛的宮中遊戲,這個彈棋顯然有點難度,屬高智商的,所以李肇認為其戲古遠,雖然後世留有棋招,但高手顯然不多,難以在市井流行,但是當時有叫吉逵、高越的是此中翹楚。貞元年間,唐德宗時,董叔儒進獻棋經一部,似有對古之棋局的創新,可惜後來沒有在世上流傳下來。唐朝時還流行一種叫做「摴蒱」的遊戲,有點像現在的擲色子或飛行棋,其方法是有三種棋子,共三百六十子,有兩關,人執六馬,其骰子共有五枚,上為黑,下為白,黑子上面刻畫有牛犢,白子上面刻畫著野雞,因五枚為一組,又叫五木之戲,唐人把玩法寫得如看天書,具體怎麼玩?俺頭大如斗,不知所云,依稀感覺是靠擲骰子,什麼連擲,打馬,過關什麼的靠技巧更靠手風。

  不過,從唐人遺存下來的筆記中可以感覺到,唐朝人的文化生活和娛樂活動非常豐富,古人長夜倦夢而浸淫其中,不管怎麼說這些遊戲之術也算是一種精神上的寄托。在唐朝,因為民族大融合,因為許多國家嚮往天朝大國,所以遠方的客人們帶來了許多新奇的東西,而唐人的文化娛樂活動多有來自於其他國家的,比如樂器中的胡琴和琵琶,也比如從西亞流傳過來的胡人打球等,當然唐朝也輸送了許多自己獨特的唐風漢韻,比如宮庭中秘不示人的宮廷大舞和音樂,以及中國獨特的民間慶典活動和群眾喜聞樂見的集體項目,如舞龍和戲獅等等,而唐朝之所以在世界古代史上影響深遠,最主要的還是獨特的文化和漢唐文明的輸出,一種代表古老神秘而富麗堂皇的東方之符號,唐朝,也因此而讓今人無比懷念和嚮往。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