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國民黨將領妻子們的:張靈甫嬌妻艷壓群芳 | 時光網

 

A-A+

那些國民黨將領妻子們的:張靈甫嬌妻艷壓群芳

2017年03月19日 野史秘聞 暫無評論 閱讀 1 次

  導讀:張靈甫被譽為黃埔第一帥哥,但1938年的「殺妻案」讓他飽嘗了十年的牢獄之災。恢復自由身之後,張靈甫幸運的娶到了美女王玉齡,成就一段郎才女貌一時無雙的傾城佳話。

  王玉齡的母親家裡榮華富貴,十分顯耀,羅家祖先帶兵打仗,屢立軍功,曾被大清皇帝冊封為羅武勤公,做官做到了兵部尚書,相當於今天的國防部長。外祖父娶妻李氏,大清兩江總督的女兒,也就是王玉齡的外祖母。綜其家世背景,王玉齡可算是實實在在含著金鑰匙出生的「金枝玉葉」了。1945年,抗戰勝利後,經時任湖南省政府主席的程潛主婚,年僅17歲的王玉齡與上海金門飯店和一代抗日名將——時任國民黨七十四軍中將軍長的張靈甫結為了夫妻,這對英雄才子碧玉佳人的結合轟動一時,引為佳話.婚後兩人一直過著幸福、甜蜜的生活,直至1947年5月16日,張靈甫在解放軍華野五大主力縱隊的包圍下戰死孟良崮。唐詩人張籍有名句:「夫死戰場子在腹,妾身雖存如晝燭」,如是情景可謂是王玉齡的寫照。

  1947年3月,王玉齡在這座別墅裡生下兒子張道宇,幾十天後就接到張靈甫陣亡的消息。那時,年方十九。1948年,王玉齡摯母將雛,坐海輪赴台灣。王玉齡始終懷念祖國,1952年,她隻身赴美,1967年周恩來總理邀請她回國參觀,從此,她每年回國一次,她熱愛祖國,堅決反對台獨,為中美兩國民間交往和海峽兩岸的和平統一,做了許多鮮為人知的有益工作。但終身沒有再嫁。「從小到大,無論何時,王玉齡總像一朵花,明媚鮮艷,引人矚目。這彷彿是她的命,躲不開,也躲不了。」美麗的魅力給王玉齡帶來了很多大好處和便利,同時也帶來了麻煩和苦惱。尤其是她在喪夫之後,她的苦惱更是滾滾而來。愛花之心,人人有之,摘花之人,也非少數。這無主的花兒,更是讓人垂涎欲滴,「寂寞開無主」,可在王玉齡的心中,她是有主的,她依舊思念的是張靈甫,張靈甫活在她的心中。

  抗日名將鄭庭笈(1905—1996),字竹齋,號重生,海南省文昌縣人。國民革命軍陸軍中將。黃埔軍校第5期畢業。抗日戰爭爆發後參加忻口會戰、崑崙關戰役,率部擊斃日本「鋼軍」將領中村正雄,1942年參加遠征軍印緬抗戰;1947年春任新編第6軍169師師長,在東北參加國共內戰,同年秋任第49軍中將軍長,1948年10月28日在遼沈戰役中於遼寧黑山被解放軍俘虜;1959年12月4日獲特赦;周恩來的安排下,1961年3月,鄭庭笈與被俘期間離婚的妻子馮莉娟重新恢復夫妻關係。他逢人便講:「如果沒有周總理,我們夫妻不會破鏡重圓。可以說,周恩來就是我們的紅娘。」

  抗日名將鄭庭笈(1905—1996),字竹齋,號重生,海南省文昌縣人。國民革命軍陸軍中將。黃埔軍校第5期畢業。抗日戰爭爆發後參加忻口會戰、崑崙關戰役,率部擊斃日本「鋼軍」將領中村正雄,1942年參加遠征軍印緬抗戰;1947年春任新編第6軍169師師長,在東北參加國共內戰,同年秋任第49軍中將軍長,1948年10月28日在遼沈戰役中於遼寧黑山被解放軍俘虜;1959年12月4日獲特赦;周恩來的安排下,1961年3月,鄭庭笈與被俘期間離婚的妻子馮莉娟重新恢復夫妻關係。他逢人便講:「如果沒有周總理,我們夫妻不會破鏡重圓。可以說,周恩來就是我們的紅娘。」

  鄧覺先,抗戰時期國民政府陸軍中將張振漢的妻子,妹妹叫鄧覺慧。1932年,鄧覺先同張振漢在長沙訂婚時。1933年,張振漢和鄧覺先在漢口結婚。結婚後,鄧覺先懷上了女兒張南郡,後又在漢口生了兒子張天祐。1947年,鄧覺到上海。1950年,張振漢到湖南省,參加長沙市政府工作,鄧覺先跟隨到長沙。

  郭德潔,原名郭月仙,又名郭德傑(1906—1966),原籍廣西桂平縣桂平鎮。郭德潔小時候就讀於桂平縣城廂高等小學,1925年經郭鳳崗介紹,與駐師桂平的潯梧郁善後督辦李宗仁結婚。此後陪伴李宗仁度過了40多年的歲月。

  1966年3月,身患晚期乳腺癌的郭德潔逝世。剛剛投入祖國懷抱卻遭遇喪妻之痛,李宗仁的情緒非常低落。為了照顧他的日常起居,有關部門先後物色了很多個人選,但都被依然沉浸在喪妻之痛當中的李宗仁一一婉拒,直到一個名叫胡友松的女孩子出現。胡友松是影后胡蝶的私生女,解放後在北京復興醫院當護士,她不僅人長得漂亮,氣質好,而且正好從事的是醫護工作,最符合照顧李宗仁的條件。李宗仁對這個落落大方、聰明伶俐的女孩子一見傾心。胡友松很快同意了這樁婚事。

  1966年7月的一個日子,李宗仁和胡友松在北京西總布胡同51號李宗仁的官邸完婚。這樁婚姻曾經引起不小的風波,很多人誤解胡友松,以為她愛慕虛榮,看中的是李宗仁的財產。胡友松是個要強的女人,一進李公館,她就向工作人員聲明:我不管錢,所有存折、鑰匙都不管,也不繼承財產,我只照顧李先生的起居。胡友松履行了自己的諾言,在李宗仁臨終前的日子裡,正是由於她無微不至的照顧和看護,使李宗仁感到莫大的慰藉和滿足。

  在國民黨高層,有人開玩笑稱何應欽是「中國第一好丈夫」,這在一些文獻資料中也有記載。那麼這個「好丈夫」到底「好」在哪裡呢?何應欽1917年經人介紹與王文湘結為夫婦,二人一直非常恩愛。王文湘知書達理,溫柔賢惠。出身貧寒家庭的何應欽能夠娶到這樣的妻子,自然對她十分珍惜疼愛。南京國民政府成立後,王文湘考慮到何應欽公務繁忙,為了照顧好丈夫,她「於是謝絕一切外務,專心操持家政,何應欽平時喜靜不喜動,閒暇時哪裡也不去,總是呆在鬥雞閘的家裡陪伴夫人,也經常幫助夫人操持家務,整理衣物,打掃衛生什麼的。王運來教授介紹說,「王文湘一生都沒有生孩子,因此也有人勸何應欽再納一個小妾,王文湘本人也沒怎麼反對,但何應欽卻一直沒有這麼做。可能他一輩子只中意王一個人吧。」後來,他們過繼了何應欽弟弟的女兒為養女,小女孩與其他的孩子們每天在鬥雞閘玩耍嬉鬧,倒也不乏天倫之樂。

  莫敵,字天縱。廣西壽城(今桂林永福縣)坳上村人。民國十四(1925)年,莫敵隨國民軍第七軍北伐。在戰場上勇猛善戰,踏著戰場的血與火,由一名小兵到排長、連長,少校副官。民國二十五(1936)年回廣西軍校高級班深造。抗日戰爭中,莫敵被譽為常勝之將,其部下將篆書書寫的「天下莫敵」四個字繡在軍旗上。本地青年紛紛報名參軍到莫敵所在部隊;崇尚美女愛英雄的風尚,驅使當地一位18歲的周姓女子將芳心獻給了他。年已30歲的莫敵在異鄉可謂是英名、嬌妻同擁得。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