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史上一代君王被妖魔化演繹史上最大的謊言 | 時光網

 

A-A+

揭秘:史上一代君王被妖魔化演繹史上最大的謊言

2017年03月24日 野史秘聞 暫無評論 閱讀 0 次

  導讀:千百年來,人們講到商朝滅亡,往往歸咎於古書上所載的紂王荒淫無道。他不僅寵信妖妃妲己,刀剜忠臣之心,設置炮烙等酷刑,肆意殘殺無辜,而且「以酒為池,懸肉為林」,日夜享樂。在小說《封神榜》中,更是把商紂寫成有史以來頭號暴虐魔王。其實,」女禍亡國論」本是後世封建文人為昏君開脫之謬論,魯迅就曾一針見血地概括幾千年古代史都是」吃人」史,君主淫亂殘暴者各朝各代俯拾皆是。那麼,為何商紂王卻偏偏如此快速地國滅身亡呢?

  其實,這位被妖魔化的商紂王是帝乙之子,生於公元前1075年,號帝辛,是商代的後一位君主。帝辛少年時,「資辨捷疾,聞見甚敏;才力過人,手格猛獸」,是一個能文能武很有本領的人。帝辛在都城朝歌繼位後,勵精圖治,銳意改革,善待奴隸,發展生產,更新觀念,不事鬼神。曾深山練兵,鑄造兵器,率重兵征服東夷。他經營東南,把東夷和中原的統一鞏固起來,使先進的中原文化向淮河、長江流域傳播,為中華民族的統一奠定了基礎。商朝征服東夷後,疆土擴大,農業發展,財糧增多,帝辛便修建倉庫,儲糧聚寶。《史記》云:「厚賦銳以實鹿台之錢,而盈鉅橋之粟」。然而,一部《封神榜》不僅將帝辛變成了驕傲恣肆、專橫跋扈、好酒淫樂、不理政事、殘殺無辜的暴君,而且將這一歷史上大的謊言傳播了三千多年。

  其實,對於流傳了三千年的對商紂王妖魔化的記述,歷史上許多對帝辛的評價,存在歷史遞增性。先秦文獻對他的指責並不多,甚至有些文獻稱讚紂王聰穎勇武、才華橫溢,是難得的英主。但隨著時間的推進,各種各樣對他不利的指責越來越多。子貢也說過:「紂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惡居下流,天下之惡皆歸焉。」但是,歷史學家郭沫若專門進行考證後做過翻案文章,認為 「後人是深受了周人宣傳的毒。」郭沫若說:」商紂王經營東南,把東夷和中原的統一鞏固起來,在歷史上是有功的。」他的英雄末路」有點像後來的楚霸王」。

  其實,對於流傳了三千年的對商紂王妖魔化的記述,歷史上許多對帝辛的評價,存在歷史遞增性。先秦文獻對他的指責並不多,甚至有些文獻稱讚紂王聰穎勇武、才華橫溢,是難得的英主。但隨著時間的推進,各種各樣對他不利的指責越來越多。子貢也說過:「紂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惡居下流,天下之惡皆歸焉。」但是,歷史學家郭沫若專門進行考證後做過翻案文章,認為 「後人是深受了周人宣傳的毒。」郭沫若說:」商紂王經營東南,把東夷和中原的統一鞏固起來,在歷史上是有功的。」他的英雄末路」有點像後來的楚霸王」。

  1958年11月,毛澤東在閱讀《蘇聯社會主義經濟問題》後的談話中表示同意郭沫若的考證,認為紂王是個很有本事、能文能武的人。他又認為,紂王伐徐州之夷,打了勝仗,但損失很大,俘虜太多,消化不了,周武王乘虛進攻,大批俘虜倒戈,結果商朝亡了國。如果拋開周朝為顯示伐紂正義性而做的歪曲宣傳和後世文學想像,以科學研究和考古成果為準繩,應該肯定紂王開拓山東、淮河下遊和長江流域的功績。商朝疆域的擴展,促進了中原文明的傳播,有助於華夏大地的生產力發展。《史記》上說紂王本人」資辯捷疾,聞見甚敏;才力過人,手格猛獸」。當時商軍已使用戰車,裝備青銅兵器,出徵兵力多時達一萬三千人,這足以稱雄黃河和長江流域。不過商朝開拓疆土達到高峰時,西周聯合一些早懷二心的諸侯突然發起」武王伐紂」之戰。紂王因主力軍在外未歸,倉促組織充當奴隸的外族人俘虜保衛首都朝歌。朝歌在今日的河南安陽市附近。兩軍在牧野遭遇,主要來自東夷的奴隸不願為仇家賣命打仗,紂王又缺少嫡系骨幹監管,結果出現戰場倒戈。經過一番」血流漂杵」的廝殺,商軍崩潰,周軍乘勢殺入朝歌,心高自傲的紂王自焚。殷商就此覆亡於突然事變。

  商朝在朝歌附近的牧野一戰而亡,事先並無邊境交鋒,現代人恐怕會感到奇怪。若研究當時的歷史條件可看到,夏、商期間地廣人稀、部落林立,統治者還沒有大面積的疆土意識,只有」點」的概念。商以首都為統治中心據點,以向周圍部落聯盟不斷征伐的方式鞏固統治和擴大貢賦區。據殷墟出土甲骨文記載,商滅亡前幾十年間曾上百次征伐其他部落。紂王因自恃強大,一直未認真考慮國都設防,將安全寄托於單純攻勢之上。

  河南二里頭的考古發掘證實,夏代都城就建築過城牆。在冷兵器時代,築城是最主要的防禦措施,裡面有一定守兵和充足糧食,便可堅守待援甚至能拖垮攻城者。商後期在朝歌建都二百七十餘年,殷墟考古發現其城區面積達二十四平方公里,卻沒有築牆,只有一條與洹水相連的壕溝。這樣一旦在野戰中失敗,國都即危,從遠方調兵都緩不應急。紂王東征南討連戰連捷,獲得大量奴隸和財物,位於西方的周文王又裝出一副謙恭模樣納貢,這使他幾乎沒有憂患意識,自然會享受淫樂。商朝人又迷信占卜,出土甲骨文的內容多是問神鬼討凶吉,更使當權者不能理智地看待局勢。武王伐紂的成功,可謂有效利用了對手長期總體性用兵方略的失誤,掌握有利時機以弱襲強一舉成功。

  殷鑒不遠,在夏後之世。中國古代兵學,正是在一次次戰爭的感性知識積累中逐漸發展起來。西周滅商之後馬上以前朝為戒,一方面繼續征伐不聽命的部落方國,一方面在各統治中心修築堅城,進攻與防禦兼備的思想就此樹立起來。古往今來的軍事史都證明,攻防是戰爭中的互為依存的兩個方面,矛與盾缺一不可。商朝在武功到達鼎盛時突然覆亡,正是缺乏防禦觀念和憂患意識的例子,這為後世留下可令人深思的殷鑒。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