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國軍方竟然培養出了六個國家的總統 | 時光網

 

A-A+

揭秘:中國軍方竟然培養出了六個國家的總統

2016年01月26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295 次

  導讀:北大出了一位總統,但是北大不是第一個培養出國外領導人的中國高校。南京陸軍指揮學院的外國學員中,已經出了5位總統、1位副總統、1位總理、8位國防部長。據新華社電,埃塞俄比亞聯邦民主共和國聯邦議會7日在亞的斯亞貝巴宣佈,由執政黨提名的穆拉圖特肖梅(Mulatu Teshome)當選為埃塞俄比亞新一屆總統。

  由人民代表院和聯邦院組成的埃塞俄比亞聯邦議會7日舉行聯合會議,一致選舉埃塞俄比亞人民革命民主陣線(簡稱埃革陣,EPRDF )提名的穆拉圖為新一任總統,接替已擔任這一職位12年之久的吉爾馬特肖梅是北大留學生校友,1977年至1991年在北京大學深造,獲得碩士、博士學位。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8日表示,中方祝賀穆拉圖當選埃塞俄比亞總統,並願與埃方一道,推動兩國全面合作夥伴關係持續深入發展,並稱讚其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

  中國軍方竟培養出六國總統:南京指揮學院出五個

  今年57歲的穆拉圖現任埃塞駐土耳其大使,曾先後擔任埃塞駐日本、澳洲、中國等國家的大使,也曾擔任埃塞俄比亞政府經濟發展及合作部國務部長、農業部部長。2002年10月起任議會聯邦院議長。擔任駐華大使和議會聯邦院議長期間,穆拉圖為中國和埃塞俄比亞兩國關係的發展作出了巨大的貢獻。

  埃塞俄比亞憲法規定,埃塞俄比亞實行議會制,總統為國家元首,總統由人民代表院提名,經聯邦院和人民代表院三分之二多數同意後通過,任期為6年,最多可連任兩屆。2001年10月埃塞人民代表院通過的「總統法案」規定:總統由無黨派人士擔任,不得有任何政治組織背景,卸任後亦不得參與政黨活動;總統因死亡或疾病不能履行職責時,由議會任命代總統。

  中國軍方竟培養出六國總統:南京指揮學院出五個

  今年57歲的穆拉圖現任埃塞駐土耳其大使,曾先後擔任埃塞駐日本、澳洲、中國等國家的大使,也曾擔任埃塞俄比亞政府經濟發展及合作部國務部長、農業部部長。2002年10月起任議會聯邦院議長。擔任駐華大使和議會聯邦院議長期間,穆拉圖為中國和埃塞俄比亞兩國關係的發展作出了巨大的貢獻。

  埃塞俄比亞憲法規定,埃塞俄比亞實行議會制,總統為國家元首,總統由人民代表院提名,經聯邦院和人民代表院三分之二多數同意後通過,任期為6年,最多可連任兩屆。2001年10月埃塞人民代表院通過的「總統法案」規定:總統由無黨派人士擔任,不得有任何政治組織背景,卸任後亦不得參與政黨活動;總統因死亡或疾病不能履行職責時,由議會任命代總統。

  在8日的中國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有記者問,據報道,埃塞俄比亞聯邦議會7日宣佈,由執政黨提名的穆拉圖特肖梅當選為埃塞俄比亞新總統。中方對此有何評論?華春瑩說,穆拉圖總統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我們對他當選表示祝賀。埃塞俄比亞是中國在非洲的重要合作夥伴。中埃建交43年來,特別是2003年建立全面合作夥伴關係以來,兩國政治互信日益鞏固,各領域合作不斷拓展和深化。中方願與埃方一道,推動兩國全面合作夥伴關係持續深入發展,更好地造福兩國人民。

  穆拉圖特肖梅的中國情緣

  穆拉圖特肖梅能夠說一口流利的漢語,談起中國的歷史文化頭頭是道。穆拉圖1977年進入北京大學哲學系學習,1982年獲學士學位,1985年至1991年在國政系繼續深造,師從趙寶煦先生,先後獲碩士、博士學位。作為北京大學的傑出校友,穆拉圖非常關心母校北大的發展。2003年他曾回北大訪問,與有關院系的領導和老師親切會談,對母校的建設給出了很多建議。2009年,新中國接受外國留學生60週年紀念活動在京舉行,穆拉圖先生作為留學生校友代表在慶祝活動上發言。

  2010年9月,在新中國來華留學60週年慶祝大會舉辦前夕,一本向來華留學教育獻禮的作品——「北京大學國際交流叢書「之《燕園流雲》由北京大學出版社隆重推出,穆拉圖等北大留學生校友為新書揭幕。2003年4月,擔任埃塞俄比亞議會聯邦院(上院)議長的穆拉圖攜夫人、兒子訪問華時曾經前往桂林,「我很久沒說漢語了,水平退步了很多。要是10年前,我一口『京腔』,人家會以為我是北京人。」當記者誇穆拉圖漢語說的好時,他幽默的說。

  阮晉勇出任越南總理

  阮晉勇出任越南總理

  穆拉圖學習生涯中的幾個重要階段幾乎全都在北京——1976年到北京語言大學學習漢語;1977年1991年在北大深造,算得上是個地道的老北大了。說到中國留學的故事,穆拉圖說。小時候,他的理想是當一名空軍飛行員,因為在他眼裡,空軍的服裝十分帥氣。可是,上中學後,他的想法漸漸改變了。

  那時,埃塞俄比亞政局不穩,一些思想進步的大學生常常到中學裡宣傳革命思想,穆拉圖和其他很多中學生一樣深受感染,將毛澤東當成了自己的偶像。穆拉圖讀高中時,他所在學校獲得了保送學生到中國留學的名額。品學兼優的他成了被選送的對象。到北京後,隨著語言學習的進步,穆拉圖漸漸熟悉了周圍的環境,還與很多中國人交上了朋友,有空的時候,他常和他的中國同學一塊逛街、喝啤酒、聊天。

  對北京的大小胡同,他都十分熟悉。穆拉圖學習刻苦,是老師眼裡的優秀學生。而他也對中國的歷史文化和教育體制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尤其是對北大的教育感到滿意,這些促使他後來決定在北大完成碩士和博士的學習。2003年訪華,穆拉圖還來到了北京、上海、海南等地,並且特意回北大看望了自己的老師。

  在中國的學習,為穆拉圖日後的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1991年,年僅34歲的他以參贊銜進入埃塞俄比亞外交部,很快就晉陞為政策制定及培訓司司長。此後,穆拉圖先後擔任駐日本、澳洲、中國等國家的大使;擔任埃塞俄比亞聯邦政府經濟發展及合作部副部長、農業部部長;2002年10月起任議會聯邦院議長。2003年的中國行,穆拉圖感慨良多,因為他所到之處發生了令人驚歎的變化。「在北京,若不是看到路名,我簡直不敢相信那就是我從前熟悉的地方。中國經濟增長速度很快,值得世界各國學習。」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