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漢破北匈奴之戰:一場也許不該發生的戰爭 | 時光網

 

A-A+

東漢破北匈奴之戰:一場也許不該發生的戰爭

2017年03月20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1 次

  戰爭概述東漢永元元年(89年)六月,東漢派竇憲、耿秉率軍?南匈奴軍隊在涿邪山會合(今蒙古滿達勒戈壁附近),與北匈奴戰於稽落山(今蒙古額布根山),北單于大敗逃走,漢軍追擊,俘殺一萬三千餘人,北匈奴先後有二十餘萬人歸附。公元90年、91年,東漢軍又兩度出擊金微山,大敗北匈奴軍,北單于被迫率眾西遷。

  戰爭類型:不戰——一場也許並不用進行的戰爭,改變了亞歐的歷史進程。

  戰爭深度解析:

  公元476年,日耳曼僱傭軍攻佔了羅馬城,六歲的末代皇帝羅慕洛被俘,西羅馬帝國自此滅亡,輝煌的羅馬時代正式結束。

  然而誰才是摧毀羅馬帝國最大的「上帝之鞭」?

  當然是阿提拉和他的匈奴帝國。

  公元290年左右,一群被稱為匈奴的民族出現在了歐洲的歷史舞台上。他們先是征服了在頓河以東的阿蘭帝國,隨後又渡過頓河,向東、西哥特人發動了攻擊,佔據了南俄羅斯草原。

  被匈奴人擊敗的東、西哥特人竄入羅馬帝國,在已是危機重重的帝國內叛亂,於公元378年殺死了羅馬帝國皇帝瓦連斯。

  公元400年,匈奴在烏爾丁大單于領導下,又開始向西大規模入侵,一舉奪得了整個多瑙河盆地,並一度攻入了義大利。多瑙河流域的各部族為躲?匈奴人的殺掠,紛紛向西羅馬腹地進軍。西哥特人更是在410年攻陷了西羅馬帝國的首都羅馬。

  匈奴人在歐洲建立了以匈牙利平原為統治中心的匈奴帝國。在阿提拉時代,他們的疆域東到裡海,北到北海,西到萊茵河,南到阿爾卑斯山,讓整個歐洲都沉浸在對匈奴人的恐懼之中。

  然而,歐洲的歷史舞台上怎麼會突然冒出這樣的一群野蠻種族呢?後世的歷史學家們都把目光放到了公元1世紀左右的東方,在漠北蒙古草原上,北匈奴人的西遷。

  經過西漢武帝時期對匈奴的三次強勢出擊後,作為東周秦漢時期北方最強勢少數民族勢力的匈奴開始走?衰落。

  在西漢末年,王莽專政及後來的綠林、赤眉起義,中原內亂不止的時候,恢復了元氣的匈奴人再度崛起。呼都而屍道皋若鞮單于自比當年的冒頓單于,開始擴張,控制了除莎車國以外的西域各國,鮮卑、烏恆等少數民族勢力也歸附了匈奴。匈奴人聯合盧芳、彭寵等反東漢軍事集團,開始不斷對東漢進行擾邊,頻頻威脅東漢。

  對於漢光武帝劉秀來說,他的首要任務是一統中原,安撫民心,對於匈奴人的頻頻擾邊顯得有心無力,放棄了西域各國的經營,後來西域各國不堪匈奴的奴役,幾度遣使請求劉秀出兵,光武帝幾度拒絕,對匈奴人,劉秀采?了懷柔和防禦的戰略,一度內遷河東雁門、代郡、上谷三郡邊民,以避匈奴人。

  就在東漢政府對匈奴人的頻頻侵擾苦惱不已的時候,天上卻掉下了令人意想不到的餡餅。匈奴人自己玩起了窩裡鬥,建武二十二年(46年),統治匈奴近三十年的呼都而屍道皋若鞮單于逝世,匈奴內部出現了分裂,為爭奪單于位子大打內戰,獲勝的郅支單于佔據了漠北,而失利的另一位呼韓邪單于則在公元48年率部南下投靠了漢朝。自此匈奴分為了南、北匈奴,南匈奴歸附東漢。

  匈奴的分裂,讓東漢政府長出一口氣,開始緩過氣對付北匈奴人,給予了南匈奴人經濟上的?持,力挺南匈奴人將窩裡鬥進行到底,有了東漢政府支持的南匈奴人頓時顯得底氣十足,歸附漢廷的次年,更率部萬餘進攻北匈奴人,生擒北匈奴的左賢王,俘獲其部萬餘眾、馬匹八千匹、牛羊近萬頭,並使北匈奴的左骨都侯等部三萬餘眾歸附了南匈奴,打了一個漂亮的翻身仗。

  與此同時,原來歸附匈奴人的鮮卑、烏恆等少數民數勢力也看到了東漢的強大和北匈奴人的式微,紛紛脫離北匈奴人的控制,歸附東漢。

  此時,勢衰的北匈奴只有重新向東漢政府提起和親,並加強了對西域各國的控制。

  對於北匈奴人的示好,東漢政府並沒有過多理?,而是將目光放在了西域。西域是北匈奴人最後的救命稻草,重新控制西域,就截斷了北匈奴人再度崛起的經濟命脈。

  公元73年,漢明帝聯合南匈奴、鮮卑、烏恆等部共四萬人馬,分四路出擊北匈奴,其中的竇固部在天山大敗北匈奴,滅敵數千,俘獲牛馬十多萬頭,沉重打擊了北匈奴人。

  與此同時,漢明帝派班超出使西域,開始對北匈奴人在西域的勢力進行瓦解。

  天山之戰後的北匈奴人陷入了內外交困中,各部落頻頻叛逃歸附漢廷和南匈奴,對西域各國也失去了控制。

  對經過光武、明、章三帝近五十年修養生息的東漢政府來說,北匈奴其實只是小菜一碟。是否徹底收拾這股幾百年頻擾漢境的勢力,東漢政府內?是有爭議的。從漢明帝到漢章帝都不願在北事上再大動干戈,而且部分大臣認為,南匈奴人之所以歸附漢廷是因為北匈奴人的威脅,如果一舉剷除北匈奴,反而會造成南匈奴的強大,強大的南匈奴必然會對漢廷重新造成威脅。

  所以面對北匈奴人,喊打喊得最凶的是它的兄弟南匈奴,幾度向東漢政府上書要求聯兵出擊北匈奴。而鮮卑等其他部落也落井下石,開始欺負起曾經的老大哥,於章和元年大破北匈奴並斬殺了北匈奴優留單于,引發了北匈奴大亂,北匈奴屈蘭、胡都等58部20餘萬人降漢。

  此時的南匈奴人再度向東漢政府上書,要求聯合出兵,一?剿滅北匈奴人。

  此時的東漢政府,漢和帝年幼,真正當家作主的是年輕的竇太后,面對朝廷上下一片反對出征之聲,年輕的竇太后採納了耿秉「以戰去戰」的戰略方針,力排眾議,決定先滅北匈奴,再在北匈奴重新扶立親漢單于,保持南、北匈奴分峙的局面。

  這個年輕的鐵腕女人把對北匈奴的最後一擊,這個匈漢戰爭中里程碑式的任務,交給了她那不學無術的哥哥——竇憲。

  竇憲是竇太后的親哥哥,少時的竇家並不得志,其祖竇穆、其父竇勳均因罪被誅,但自從漢章帝建初三年(78年)其妹被封為皇后後,竇憲開始時來運轉,先後被封為?、侍中、虎賁中郎將。

  竇憲開始不知道天高地厚,恃寵欺人,竟然把屎拉到劉家人頭上,明帝女兒沁水公主的一大片田園他也敢賤價強買。此事被漢章帝得知,大怒,欲加治罪,還是竇皇后一再為其求情,才免於罰責,但此後不再重用。

  漢章帝逝世後,年僅十歲的和帝即位,竇皇后變成了竇太后,並把持朝政,竇憲重新得勢,任命為侍中,其弟弟竇篤被任命為中郎將,竇景為中常侍,竇氏權勢一時無二。

  竇憲有了陽光就燦爛,招朋引類,打擊異己,還管起了妹妹竇太后的私生活來。看到都鄉侯劉暢屢屢被竇太后召見,很是受竇太后的寵愛?竇憲很是吃醋,妒忌並害怕劉暢搶了自己的風光,竟然派人暗殺了劉暢。

  都鄉侯劉暢雖然只是劉姓的皇宗旁支,可是正得年輕守寡的太后寵愛。竇太后動怒了,後果當然很嚴重,得知又是竇憲這個敗家子哥哥下的狠手時,這回不客氣,將竇憲關起來,禁閉在內宮。

  本來再沒出頭機會的竇憲卻迎來了一根救命稻草,他打探到了南匈奴來使請求聯合出擊北匈奴的事。

  對這個妹妹的想法竇憲瞭如指掌,知道竇太后想與北匈奴一戰,建立漢武帝一樣的豐功偉績,非常識時機地上書竇太后,要求帶兵出擊北匈奴,戴罪立功。

  打虎親兄妹,竇?後知道對北匈奴一戰,贏面是相當大,這樣的頭功,當然不能讓劉姓皇族及其他外臣所佔,竇憲雖然品行不正,但好歹是竇家人。權衡之下,竇太后將出征統帥的位置給了竇憲。

  漢和帝元年(89年),竇憲被任命為車騎將軍,耿秉為副將,率漢軍精銳八千、南匈奴騎兵三萬多人、羌族八千多人,組成了一支四萬餘人的騎兵部隊,分三路出師,聚於涿邪山。竇憲打探到北匈奴單于駐紮在稽落山,就派一萬多精銳騎兵分三路馳襲圍殲北匈奴單于部,在稽落山大敗北匈奴。北匈奴單于向北逃跑,竇憲率部向北一路追擊,一直追擊到了燕然山。

  在燕然山,?憲也意識到了自己正在創造歷史,他在燕然山上刻石記下了這千古一戰。

  稽落山一戰,共消滅了北匈奴一萬二千餘人,俘獲牛羊豬馬百餘萬頭,令北匈奴溫犢須等八十一部近二十餘萬人歸附漢室,基本消滅了北匈奴的主力。此戰也成為東漢對北匈奴戰爭的關鍵戰役。

  公元90年和91年,竇憲又趁勢兩度出擊北匈奴。北匈奴人在東漢政府與南匈奴的連續打擊下,於公元91年率部遠走烏孫,自此退出了漠北,開始了漫長的西遷之旅。

  戰爭人物命運走向

  竇憲:

  大破北匈奴讓竇憲恢復了權力和聲望。回到洛陽,竇憲重新掌握了朝廷大權,位在三公之上,太傅之?。竇憲小人得志,以為大功蓋世,愈發放縱,竇氏的勢力也因此膨脹到了極點,與日益成熟的小皇帝和帝劉肇的矛盾加重。

  公元92年,竇憲做了此生最後也是最膽大妄為的決定,密謀廢立小皇帝劉肇,而年僅十四歲的和帝先下手為強,一舉剷除了竇氏勢力,竇太后被軟禁,竇氏兄弟均被迫自殺,竇憲就這樣結束了自己並不光彩的一生。

  戰爭猜想:

  對北匈奴發起最後一擊,在出兵前就遇到很大爭議和阻諫,很多朝臣認為東漢政府應該讓南、北匈奴、鮮卑等幾股勢力相互制衡,而竇太后力排眾議,發動了這場戰爭,導致了北匈奴人的西遷?

  而大約三百年後,內遷的南匈奴人和西遷的北匈奴人幾乎是同時重新活躍在了歐亞兩端的歷史舞台上。內遷的匈奴人為華夏帶來了五胡之亂;而西遷的匈奴人則將羅馬帝國擊沉到歷史海洋,直接讓歐洲進入了千餘年的中世紀黑暗時代。

  當初對北匈奴,如果竇太后選擇的是另外一種外交政策,歷史的車輪會怎樣滾動呢?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