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國兵工先驅吳運鐸:負傷上百 炸壞了眼手腿 | 時光網

 

A-A+

新中國兵工先驅吳運鐸:負傷上百 炸壞了眼手腿

2017年03月24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1 次

    吳運鐸自傳體小說《把一切獻給黨》,在上世紀50年代膾炙人口,發行達500餘萬冊,被翻譯成多種文字,成為那個時代鼓舞人們奮發向上的教科書。

  吳運鐸祖籍武漢蔡甸,1917年生於江西萍鄉,抗戰爆發後加入新四軍,從此把自己的一生獻給了人民軍隊的兵工事業。在研製武器彈藥中,吳雲鐸多次負傷,左眼被炸瞎、左手4只指頭被炸掉,左腿膝蓋曾被炸開,全身負傷100多處,他被譽為中國的「保爾·柯察金」。

  新中國成立後,吳運鐸歷任中南兵工局副局長、機械科學研究院副總工程師、五機部科學研究院副院長等職。1991年5月,吳運鐸在北京病逝。

  近日,長江日報記者採訪從北京來漢的吳運鐸二兒子吳小榮,他回憶起父親在戰爭年代的點點滴滴,感慨萬分。

  農家院子中造步槍

  1938年9月,21歲的吳運鐸冒著日機轟炸,從武漢輾轉前往皖南雲嶺新四軍司令部,等待上級發槍上前線。司令部的同志告訴吳運鐸,新四軍的槍數量不夠,質量也不好,許多戰士還在用鳥槍和土銃打仗,建議做過機械工學徒的吳運鐸到新四軍修械所去造槍。

  在《把一切獻給黨》中,吳運鐸寫了皖南小山村中的「我們的兵工廠」:「一所普通的農家院子,牆角搭起棚子,裡面有兩個用土築起的爐子,兩個木風箱,那就是鍛工間;北屋正中間的工作台旁埋了幾根粗樹樁,每個樹樁上安了一部老虎鉗,桌上擺滿錘子、銼刀、鑽子;槍托修理間,只有一些木工使用的簡單工具。我當時就愣住了。」

  就是在這樣的兵工廠中,吳運鐸和他的戰友們造出的步槍不斷運往前線。吳運鐸記下了這樣一件事:一天,工廠裡來了一名穿草鞋、軍裝的外國婦女,原來是國際友人史沫特萊,她要了一支新造的步槍,在小坡上埋一塊鋼板,舉起槍連開三槍,子彈都從鋼板中穿過了。當史沫特萊參觀了造出這支槍的農舍中的兵工廠,她驚歎自己從美洲到歐洲,到過很多國家,沒有見過這樣的兵工廠。

  研製兵器多次負重傷

  當年,人民軍隊的兵工設備簡陋,生產的危險常常不亞於前線作戰。吳運鐸參加工作不久,在一次檢修土槍實彈射擊時,土造槍管突然爆炸,炸傷了他的左手。自此之後,他又三次負重傷,留下傷口100餘處,但都奇跡般地活了過來。

  吳小榮說,一次,發動機的搖柄突然掉下,砸傷父親的左腳,後來傷口發炎,他發高燒40多度,左腿感染。

  這次受傷經歷在《把一切獻給黨》也有記錄:「第二天,我被送到軍司令部後方醫院,醫生給我挖去腐爛了的肌肉,沿著踝骨挖了一個月牙形的大洞,足有半個菜碗口大。」

  為了修復前方急需的舊炮彈,一次,吳運鐸從報廢雷管中拆取雷汞做擊發藥,雷管在他手中突然爆炸,他的左手被炸掉4根手指,左腿膝蓋被炸開,露出膝蓋骨,左眼幾近失明,昏迷不醒15天。

  1947年在大連附近的實驗場,吳運鐸和兵工廠的一名廠長一起檢查射出去的啞火炮彈。突然,炮彈爆炸,廠長當場犧牲,吳運鐸左手腕被炸斷,右腿膝蓋以下被炮彈炸劈一半,腳趾也被炸掉一半。在病床上,他利用尚存的微弱視力,堅持把引信的設計搞完,並讓人買來了化學藥品和儀器,在療養室裡辦起了炸藥實驗室,製造出新型的高級炸藥。同時,他還學習日文,以便閱讀參考資料。

  第二次負傷時,吳運鐸躺在病床上不能下地,就在床上畫武器的設計草圖,導致傷口迸裂,鮮血直流,但他渾然不覺,醫生不得不沒收了他的鋼筆和小本子。

  他設計的簡易炮攻剋日偽碉堡

  抗戰時期,日偽軍在淮南四處修築碉堡群,步槍手榴彈難以對付,吳運鐸便設計製造出專門攻堅用的簡易平射炮。在攻佔占雞崗的戰鬥中,36門平射炮一齊開火,日偽碉堡即刻土崩瓦解。

  後來他又把炮的口徑從36毫米擴大到42毫米,增加射程到4公里。他設計製造的槍榴彈,射程達540米,也很受部隊歡迎。一次,美軍飛機轟炸日本佔領區時,投下的炸彈有8顆未炸,吳運鐸便去拆卸。此時,炸彈裡面的機件因震盪變形,落彈又相距很近,一個爆炸就會引爆其他。吳運鐸讓大家躲到安全的地方,自己上前細心檢查構造,謹慎地拆下引信,從中取出了大量炸藥。

  吳小榮說,上世紀50年代初,父親在武漢工作過一段時間,他本人就是在這期間出生在武漢,當時父親被政務院聘為特邀勞模,父親覺得是莫大的光榮,所以給他起名吳小榮。

  吳小榮隨身攜帶的一份資料裡,有上世紀70年代吳運鐸在家裡拿銼工作的照片,牆上掛了一排金屬工具。晚年的吳運鐸除了畫畫、練書法,每天都不忘在機床上練一下銼刀、鑽子。那時他的左眼早已摘除,出門帶塑膠眼珠子,右眼裡也有彈片未取出。

  今年69歲的吳四月是吳運鐸的侄兒,身在蔡甸的他告訴長江日報記者,新中國成立後國家送吳運鐸去蘇聯治療眼睛,回國後繼續忙於兵工事業,僅1954年回過蔡甸家鄉一次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