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納德回憶:抗戰前蔣介石不知自家空軍底細 | 時光網

 

A-A+

陳納德回憶:抗戰前蔣介石不知自家空軍底細

2017年03月26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0 次

  陳納德在中國抗戰時期貢獻甚巨。大名鼎鼎的「飛虎隊」指揮官之外,他的另一個身份是國民政府的軍事顧問。然而,踏上陌生的土地不久,這位「來華助陣」的美國人發現,將與自己並肩作戰的是一支徒有其表的空軍,身為最高統帥的蔣介石則被蒙在鼓裡。

  戰禍逼近,義大利人欺上瞞下

  我來到中國的時候,義大利人已完全控制了中國空軍,並壟斷了大部分中國航空市場。

  義大利人的對華援助實在是筆「好生意」,其間的各種開銷全部來自當年的「庚子賠款」,可謂羊毛出在羊身上。為了購買義大利飛機,中國反倒還要拿出幾百萬美元,這對頗有些捉襟見肘的義大利航空工業來說實在是雪中送炭。還有一點不能不說:墨索里尼是個徹頭徹尾的兩面派,他在援助中國的同時,也沒有放棄未來的盟友日本。

  正是由於這方面的原因,儘管義大利人搞了不少花架子,中國空軍的實力並未得到實際增強。有件事情很說明問題——義大利人開辦了一家軍事航校,實行「寬進寬出」的政策。也就是說,不管能力如何,學員只要耗完必須的學時就可以畢業。

  據說,蔣介石對這種不負責任的行為「很滿意」。眾所周知,中國飛行員主要來自上流社會,美國航校出於各種原因將不合格人選掃地出門時,經常會受到多方面的壓力,蔣介石也會被攪得寢食不安。較之美國人的嚴肅認真,義大利式的慇勤顯然更符合中國人的胃口。他們的辦學方式迎合了中國人一團和氣的固有心態,卻毀了中國空軍。

  義大利人在南昌援建的飛機組裝廠也純粹是騙局,他們提供的飛機很多是陳舊過時的,有的根本就是廢品,這些破爛竟然被航空委員會堂而皇之地登記在冊。也就是說,在義大利人的「幫助」下,中國建立的其實只是一支徒有其表的「紙上空軍」。

  最可氣的是,某些人還利用航空捐款牟利。他們籌款時往往會許諾說,使用從當地獲得的款項購買的飛機將會以當地的名字命名。拿到錢之後,他們還真派架飛機過來轉上一圈,搞個焰火慶典,機身上醒目地噴塗著地名。但實際上,這些人對很多地方做出了同樣的承諾,用來進行展示的飛機卻只有一架,只不過每次機身上噴塗的名字不同而已。至於籌集來的款項,則早已不知去向,最後,中國空軍只是在所謂官方統計表上又「購買」了一架新飛機。

  直言不諱是我贏得信任的法寶

  全中國的戰爭狂熱愈演愈烈之時,蔣介石來到鄱陽湖西岸的夏季別墅避暑。當時的蔣內心很糾結,每天都在思考如何才能走出困境。實話說,中國軍隊的情況非常不樂觀——

  中日戰爭爆發時的中國海軍擁有全世界軍銜最高的海軍將領,在國際海軍會議上比任何人都優先。諷刺的是,蔣介石那少得可憐的炮艇除了被強大的日本艦隊殲滅,無法期待任何事情。陸軍情況略好,在德國顧問支持下,一支8萬人左右的新式部隊初具規模,時刻聽從國民政府調遣。但我不得不指出,這支隊伍雖然足以讓心懷異志的地方軍閥聞風喪膽,面對裝備精良的百萬日軍仍然顯得底氣不足。至於成立不到5年的空軍,知曉內情者更是不抱什麼希望。

  在南昌待了一段時間後,由於工作需要,我和中方的空軍負責人毛邦初一起前往廬山晉見蔣介石和宋美齡。

  寒暄過後,蔣介石便開始用嚴厲的語氣質問毛邦初,要求後者對中國空軍目前的狀況做出解釋。善解人意的宋美齡靠過來,為我翻譯他們的對話。

  「空軍到底有多少飛機可以參戰?」蔣提高了嗓門。

  「91架,委座。」

  蔣的臉色突然變得通紅,快步走下別墅的台階,把大批隨從遠遠甩在身後。

  「委員長已經發狠話說要把他槍斃了。」宋美齡悄悄告訴我,「航空委員會的賬面上顯示,總共有500架飛機可以投入作戰。」

  這之後8年裡,我再沒見過蔣介石如此失態。最後,他終於壓抑住怒火,來到我面前用中文問道:「你的調查有什麼結論?」

  「毛將軍的數據是準確的。」

  「繼續,」宋美齡鼓勵我,「把所有真相都說出來。」

  我將自己掌握的情況全部說了出來,宋美齡耐心地在旁翻譯。來回踱步的蔣介石漸漸放慢了腳步,過了大概20分鐘,他才離開門廊,回到了屋裡。

  經過這番談話,毛邦初保住了自己的腦袋,宋美齡獲得了監督、掌管航空委員會的權力,我則落了個直言不諱的好名聲。此次在廬山的會面,為我日後和蔣介石相處奠定了基調。他開始信賴我,我也贏得了他的信任,只要我做的事情有利於戰爭的最後勝利,他都會毫無保留地支持。「有利於戰爭的勝利」——這便是他和我相處的底線。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