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南京大屠殺的真正元兇為何仍逍遙法外? | 時光網

 

A-A+

揭秘:南京大屠殺的真正元兇為何仍逍遙法外?

2017年07月24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24 次

  製造慘絕人寰的南京大屠殺慘案的真正元兇是誰?人們一般認為是戰後被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判處絞刑的甲級戰犯松井石根。中國《戰爭罪犯處理委員會關於松井石根的罪行》中寫道:「1937年12月13日日本陸軍攻入南京,該犯下令對南京城施行大屠殺……」松井確是名副其實的甲級戰犯,他曾任駐哈爾濱的特務機關長、上海派遣軍司令、華中方面軍司令官,是攻陷南京的日軍最高統帥,被判處絞刑是罪有應得。但在攻陷南京時真正指揮和約束日軍行動的,是天皇的叔父朝香宮鳩彥親王----今年1月出版的《檔案春秋》雜誌刊發俞允堯的署名文章披露了這一史實。

  1937年12月2日後改任為華中方面軍司令官的松井,在進攻南京之前訓誡官兵:南京是中國首都,攻佔首都是世界性事件,故須慎重研究。這時松井並沒屠城的念頭和準備,他執行的方針還是在他接受派遣軍司令官的任命時,向近衛文縻首相說的:「別無他途,只有拿下南京,打破蔣介石政權,這就是我必須完成的使命。」同日,時為陸軍中將的朝香宮鳩彥被任命為上海派遣軍司令,12月7日趕赴南京前線。朝香宮鳩彥趕到戰地聽取匯報後,不日即簽署了一道「機密,閱後銷毀」的密令:「殺掉全部俘虜!」

  這一命令在南京城破後迅即得到貫徹,並使大屠殺越演越烈。第十六師團師長中島今朝吾(佔領南京後任南京警備司令官)於南京陷落的當天,曾在日記中記下了該部執行這一命令的情況:「由於方針是大體不要俘虜,故決定將其趕至一隅全部解決之。」朝香宮還指令下屬改變松井原命令,讓所有日軍入城,自行安排住宿,使大屠殺及各種暴行進一步擴大。

  據《遠東國際軍事法庭關於日軍在南京進行大屠殺罪行的判決書》和《昭和五十年史話》書中記載:「松井在12月17日以前因病而留在後方地區,17日那天舉行入城式方進城檢閱,18日舉行了日軍戰死者的慰靈祭。」在城破後最殘酷的頭四天大屠城中,松井不在城內坐鎮,任由朝香宮指揮。松井在南京城內停留了5至7天即去後方,但在這幾天中他沒有阻止日軍的暴行;而且在南京失陷後,他在後方已聽到日軍在南京的暴行,也聽說過「許多外國政府提出了抗議」,但他「並沒有採取任何有效辦法來改善這類情形」,「由於他怠忽這些義務的履行」,所以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判決書中認為「他負有犯罪責任」。

  朝香宮鳩彥是在攻佔南京之前不久才被任命來前線指揮作戰的,這時日本最高統帥部已制定好策略,即通過殘酷地打擊南京,來瓦解中國人民抗日鬥志,迫蔣投降。朝香宮鳩彥忠實地傳達並實施了這一策略精神。因此是朝香宮鳩彥親王指揮了這一場有意識、有指導的屠殺行動,所以說他才是南京大屠殺的第一元兇、真正的罪魁禍首。可是在戰後的「遠東國際軍事法庭」中,朝香宮鳩彥卻以其皇族身份(他是裕仁天皇的叔叔)而被免於審判。不僅免於審判,此人後來還成為「日本高爾夫球俱樂部」的會長,輕鬆揮桿於青山綠水之間而逍遙終老。劉繼興認為,作為南京大屠殺的直接指揮者與真正的元兇,朝香宮鳩彥完全應該被判處絞刑,可他居然逃脫了戰犯應得的制裁而逍遙法外,真讓人感慨天理何在。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