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寧夏時解放軍哪支部隊不設崗哨遭全團覆沒 | 時光網

 

A-A+

解放寧夏時解放軍哪支部隊不設崗哨遭全團覆沒

2017年07月27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5 次

  解放軍進軍寧夏:「寧夏王」馬鴻逵最後的掙扎

  1949年8月19日下午五點,從廣州匆匆返回銀川的"寧夏王"馬鴻逵搖晃著他那臃腫的身軀走下專機。落日照耀下的銀川城如同他以前看到的一樣,沒有任何變化,但此時馬鴻逵的心境卻與以前大不相同。西北戰局自從扶眉戰役後,發生了巨大變化,人民解放軍第一野戰軍第一、二、十九兵團兵分三路,大軍西進。半月前,解放軍一野第一兵團第一軍及第七軍一個師於甘肅固關殲滅了青馬騎兵第十四旅及二四八師騎兵團一部,騎十四旅旅長馬成賢斷臂落荒而逃,解放軍一野第二兵團亦佔領張家川。就在馬鴻逵返回寧夏的第二天,人民解放軍一兵團與十九兵團在蘭州城外會師,蘭州已經危如累卵。在六盤山方向,解放軍第十九兵團在八月一日起開始向三關口、任山河一線發動全面進攻。此地乃寧夏之門戶,正在廣州開會的馬鴻逵急電自己的手下第一二八軍軍長盧忠良和十一軍軍長馬光宗:"剩下一兵一卒亦死戰到地,與陣地共存亡!"但是寧馬部隊使出了渾身解數,終無法阻擋解放軍的鐵流。當天傍晚,任山河地區寧馬第十一軍陣地首先被解放軍突破,隨即引發全軍潰敗。茫茫夜色中,寧馬部隊丟盔卸甲,爭相奪路狂奔,五個小時後才在固原穩住陣腳,然後馬不停蹄地撤回寧夏腹地銀川、金(積)靈(武)等地。

  蘭州被圍,西北中樞危矣;六盤山關隘喪失,則寧夏門戶洞開,是戰?是和?寧馬內部意見不一,表面上看就連馬鴻逵這個縱橫政界軍界多年的"老狐狸"似乎也沒有了主意。回到銀川的他雖然也接待了解放軍派來投石問路的和談使者,但內心裡卻不願意就此罷手。八月二十日,正在包頭指導部下董其武籌劃綏遠和平的傅作義將軍聞聽馬鴻逵返回了銀川,遂在電話中聯絡。閒談間傅將軍耐心規勸馬鴻逵當機立斷率部起義,傅將軍說:"平涼、瓦亭之戰,雙方死傷慘重。毛先生的意思,今後我們休戰合作。"馬鴻逵斷然拒絕:"軍人守土有責,我只是盡軍人本分,非打不可!有一槍打一槍,有一彈打一彈!"傅將軍問:"打不了呢?"馬鴻逵回答:"走呀!""走不了呢?""死呀!"

  最後的回答可能有些吹牛皮,馬鴻逵早就派遣他的妻子劉慕俠在台灣和香港置辦了房產,為舉家出逃做了準備。八月二十六日,蘭州解放,青馬主力幾被全殲,這更堅定了馬鴻逵走的決心,但在走之前,需要時間安排相關的事宜,這就需要打。怎麼打?打誰?老奸巨猾的馬鴻逵早就有計畫了。

  早在八月二十日,也就是馬鴻逵從廣州返回銀川的第二天,他就召集了他的三個軍長開會,會議上馬鴻逵指示說:"你們先把下馬關的解放軍趕出去,再和共產黨講條件。"到了九月一日,馬鴻逵決定乘飛機出走,臨出發前,他再次命令集中部隊,先攻打下馬關的解放軍以爭取時間。

  下馬關,位於寧夏同心縣東部,古來為軍事重鎮,古長城蜿蜒境內。鎮東與甘肅環縣為鄰,是過去隴東、陝北去往寧夏的要隘。1949年8月初,中國人民解放軍西北軍區獨立一師和獨立二師乘寧馬收縮兵力於六盤山一帶之契機,自三邊主動出擊,活動於下馬關一帶。八月二十六日蘭州解放後,兩師奉命配合第十九兵團六十四軍進軍寧夏,於八月三十日進駐下馬關。

  西北軍區獨立一師的前身是綏德第四團和第六團組成的警二旅,這支部隊在陝甘寧晉綏軍區綏德軍分區司令員張達志指揮下,曾參加過太原戰役,在太原牛駝寨戰鬥中功績顯著。太原解放後,該師改番號為西北軍區獨立一師,西渡黃河返回陝北,擔負包圍榆林的任務。榆林和平解放後,獨立一師進入榆林,張達志負責改編原榆林守軍第二十二軍的任務。國軍在榆林的第二十二軍乃雜牌部隊,起義時軍下轄的只有一個八十六師。起義後原八十六師被改編為西北軍區獨立二師,以原八十六師二五七團團長、二十二軍已故老軍長高雙成的兒子高凌雲為師長,西北軍區獨立一師政委黃羅斌兼任獨立二師政委,其他官佐均保持官職不變。榆林守軍改編完成後,張達志奉命調第一野戰軍第四軍擔任軍長,所遺師長職務則由政委黃羅斌接替。黃羅斌是一名久經沙場的指揮員,一年多前因為在西府戰役中犯有錯誤被貶至地方工作,他接替張達志職務後不久,即指揮獨立一師和獨立二師揮師西進,收復了三邊分區。戰後,獨立二師之二五七團在師長高凌雲帶領下返回榆林擔任警備任務,其餘之二五六團和二五八團則跟隨獨立一師一同進駐下馬關。

  9月9日晚,天下著濛濛小雨。駐紮在下馬關的西北軍區獨立一師和獨立二師忙了一天正在休息。獨立一師的警四團和警六團駐紮在下馬關城內,其中警四團駐南關,沿明長城一帶設防,團指設置在東城牆的墩台上;警四團及獨立一師直屬的山炮和重迫擊炮分別安置在城東北和西北拐角。警六團駐紮在北關,獨立一師師部則設置在城隍廟。因為下馬關城內無水,也無法駐紮太多部隊,獨立二師的兩個團及師直屬隊沒有駐在城內。256團在二鋪墩村沿明長城防守;258團則駐紮吳窯坑;師部設置在劉家灘。考慮到獨立二師是剛起義不久的新部隊,獨立一師特地派遣警四團二營駐在劉家灘北面的陳兒莊,擔任獨立二師的警戒和掩護任務,以防備敵人從北面偷襲。

  馬鴻逵離開寧夏後,寧夏軍政交付於他的二子、寧夏兵團司令馬敦靜。馬敦靜秉承馬鴻逵的命令,在金積靈物一帶積極備戰,準備與解放軍決戰。當前的形勢不用馬敦靜多想已經一目瞭然,解放軍第19兵團兵分三路,正在向中寧推進;在左翼,解放軍西北軍區獨立一師和獨立二師收復三邊後,進駐下馬關一帶,明顯是在等待解放軍主力進軍中寧後,再一起向寧夏腹地攻擊。相比在中寧方向的解放軍19兵團,下馬關的解放軍威脅更大,但其實力較弱,恰符合馬鴻逵"打,然後再講條件"的策略。9月7日,馬敦靜一面下令掘開秦漢渠放水,阻止解放軍前進,另一方面將正在靈物的128軍軍長盧忠良召至銀川,制定了偷襲下馬關的計畫。第二天,盧忠良匆匆返回靈物,經過精心準備後,於9月9日,由盧忠良親自帶領256師的三個團和一個保安團,在騎兵20團、19團和駐紮韋州的騎兵大隊共一萬多人偷襲下馬關。為了防備沿固關至銀川公路前進的解放軍第19兵團增援下馬關,馬敦靜還令剛從蘭州方向返回中寧的騎兵第37團到大小羅山警戒。

  9月9日晚,參加偷襲下馬關的寧馬各部在韋州一帶集結後兵分三路向下馬關掩殺而來。步兵一部沿小羅山經烏鴉溝前進,主力則從韋州戎家川大路直向下馬關,騎兵大隊經韋州東山根迂迴,直接襲擊東灘一帶的獨立二師。10日凌晨,寧馬各部按時抵達下馬關,開始了對下馬關的突然襲擊。

  盧忠良將步兵集中在下馬關城下,試圖以四個步兵團在炮兵支援下一舉奪取下馬關。但是當寧馬出現在下馬關城下時,警惕性很高的獨立一師各處的哨兵相繼發現了寧馬的行蹤。偷襲不成,遂成強攻。寧馬向獨立一師發起了多次猛烈攻擊,都被已經警覺的獨立一師官兵打退。到日出時分,寧馬毫無進展,不但沒能突進下馬關城內,反而在一次進攻中,被獨立一師抓住了弱點,以密集的火力分割了寧馬的進攻部隊,將其一個連壓制並消滅在陣地前沿。經過一上午的戰鬥,寧馬自知攻取下馬關無望,於是將大部兵力轉向東灘的獨立二師及在陳兒莊的獨立一師警四團第二營。

  獨立二師原來是在榆林的國軍第22軍,起義改編後跟隨獨立一師進駐下馬關。該部戰鬥力較弱,內部思想混亂,舊軍隊惡習難改。在下馬關駐紮期間,因為麻痺大意且天下小雨,有些連隊竟然將崗哨都沒有設置,在10日黎明寧馬騎兵的突然突襲下,猝不及防,受到嚴重損失。在劉家灘的獨立二師師部在警衛部隊的拚死掩護下,只有少數部隊與師部一起突圍,撤往東山一帶,後輾轉進入三邊地區的甜水堡。駐防在二步墩明長城一線的獨立二師256團幾乎沒有組織起有效的抵抗,陣地就被寧馬騎兵佔領,部隊被打散,全團覆沒。在吳窯坑的258團地處寧馬騎兵攻擊地區的腹地,當256團被寧馬騎兵衝擊的時候,258團已經警覺,部分官兵頑強抵抗,但寡不敵眾,終抵擋不住寧馬騎兵進攻。戰鬥持續到上午十點,該團的抵抗漸漸減弱,陣地終被寧馬突破,部隊也被敵人衝散。整個東灘上獨立二師部隊在戰鬥中傷亡近百人,被俘二百餘人,其餘官兵全部逃散。

相對獨立二師的狼狽,堅守在陳兒莊的獨立一師警四團二營則是在整個下馬關戰鬥中表現得最為英勇。這個營實際上只有兩個連駐紮在陳兒莊,但就是這兩個連,頂住了寧馬三個團的攻擊,不但守住了陣地,而且牽制了寧馬攻擊部隊的大部,為全師突圍創造了有利條件。

  寧馬在攻擊下馬關城垣無望後,主力均移往陳兒莊。128軍軍長盧忠良親自登上剛被寧馬騎兵佔領的二步墩瞭望台指揮部下攻擊。在炮火掩護下,寧馬步兵對陳兒莊發起了多次波浪式攻擊。守衛陳兒莊的二營兩個連沉著應戰,毫不畏懼,在下馬關城頭獨立一師的炮火配合下,打退了寧馬的多次攻擊,在激戰中,揮舞著長刀督戰的寧馬營長笳長泰也被二營戰士擊斃在陣前。這場戰鬥一直持續到天黑,寧馬始終沒能突破二營的陣地。

  寧馬的瘋狂進攻,雖然被獨立一師阻擋住,但在重圍之中戰鬥,若無後援,後果不堪設想。在戰鬥爆發不久,獨立一師即通過電台報告正在進軍中的19兵團部,請求19兵團派部隊支援下馬關。然而下馬關距離19兵團前鋒部隊64軍有近150華里的路程,遠水解不了近渴。突圍?下馬關一帶一馬平川,白日突圍怎麼也跑不過寧馬騎兵的追擊,這無疑是自投羅網。經過研究,獨立一師決定無論如何要堅持到天黑,天黑後先接應出在陳兒莊的二營,然後全師向19兵團64軍方向靠攏。

  九月九日,作為向寧夏進軍的西北野戰軍南翼部隊的第六十四軍在十八兵團野炮營和戰車隊配合下,正在沿著平涼至中寧的公路向寧夏腹地挺進。六十四軍前鋒第一九一師配屬軍直屬炮兵團和工兵營,攜帶了七天的給養,踏著泥濘的公路冒雨向同心城進發。這支來自華北的部隊,自進入西北以來,士氣高昂,任山河一戰,小試牛刀而獲得很大戰果,部隊官兵信心百倍,一心欲早日殲滅寧馬。第二天下午,部隊正在行進中,師機要科長趕來呈報給一九一師政委陳宜貴一份電報。這是來自六十四軍軍部的緊急命令,命令很簡要:寧馬聚集六個團兵力,於今晨向我駐豫旺的三邊部隊發動突然襲擊,獨立二師損失慘重,獨立一師一部被圍困在下馬關地區,命令一九一師前衛五七一團火速前往增援。在電報末尾特別強調:"情況十萬火急,增援部隊務必明日趕到,不得延誤!"

  此時天已近黃昏,陳宜貴急忙召集師指揮員及五七一團團長劉風珂商議。命令傳達後,大家的心都懸了起來。從目前部隊的位置到下馬關,足足有一百五十華里,且沿途深溝縱橫,道路複雜。在六十四軍進軍中寧的途中,一九一師曾經派遣偵察連一部前往下馬關與獨立一師和獨立二師聯絡,回來的偵察員們匯報道路很不好走,依照正常的行軍速度,需要兩到三天才能抵達,而現在六十四軍軍部的電報中只給了一九一師一天一夜的時間。

  一九一師副師長孫樹峰是負責為全軍開道的指揮員,他曾多次帶領小部隊到同心和豫旺一帶偵察,對地形和敵情都比較熟悉,在這緊急關頭,孫樹峰義不容辭地接受了增援下馬關的艱巨任務。軍情緊急,五七一團和師直屬炮兵營簡單吃了晚飯,在孫樹峰副師長和帶領下,火速向下馬關趕去。

  天很快就黑了,孫樹峰帶領的五七一團摸黑向下馬關揮汗急進,部隊幾乎是在小跑,但是孫樹峰依然十分焦急,他不斷地用手電筒照著手腕上的表,連連催促部隊加快速度。當部隊行進到車路溝南一帶時,地形變得越來越複雜,這裡山溝越來越深,而道路卻越來越窄,兩旁的土壁筆直陡立。五七一團先頭部隊剛剛摸出這天山溝,猛然就聽到後面響起了密集的槍聲,兩側山頭上晃動著人影,一邊襲擊五七一團的後尾輜重隊,一面口中發出嗷嗷的怪叫聲。

  -

  "這不是敵人的正規部隊",孫副師長從密集卻又凌亂的槍聲以及喊叫聲中,迅速做出了判斷:"應該是土匪或地方民團武裝"。堂堂的解放軍正規部隊竟然被這些土匪襲擊!孫樹峰是一個急性子,如果在平常,他早就帶領部隊殺它個幹幹警淨,然而眼下增援任務緊迫,不允許在路上耽擱時間。他強忍下心頭的怒火,冷靜地命令二營派出一個連回頭接應輜重隊,其餘部隊繼續前進。

  孫副師長的判斷沒錯,這股膽大包天敢於襲擊解放軍正規軍的土匪是活躍在中寧一帶的政治土匪馬紹武匪幫,這批土匪多為慣匪和寧馬逃兵。他們一邊逃避寧馬沉重的兵役徭賦,另一方面則勾結當地豪強為害鄉里。他們經常在這一帶攔截商旅,這天夜晚竟然打起了解放軍輜重隊的主意。戰鬥剛打響時,輜重隊的二百多頭毛驢被驚嚇的亂叫亂跑,幫助馱運軍糧的幾十名民工也嚇的一哄而散。隊伍中最沉著冷靜的就是輜重隊隊長殷福虎了。他冷靜地聆聽著密集的槍聲,對襲擊者的火力和數量做了一個大概的估計,迅速觀察兩側的山頭後,他下令輜重隊一部分人負責收攏驚散的毛驢並安慰受驚的民工,其他人由他親自率領進行火力掩護。

  輜重隊猛一看似乎只是一個後勤單位,實際上這支輜重隊與一般的後勤單位不同,隊伍中一百多人,都是191師訓練隊的學員,大部分是各單位抽調前來師部集訓的連、排、班幹部,戰鬥經驗很豐富。在殷福虎的指揮下,學員們用機槍和步槍猛烈反擊著土匪。在火力掩護下,失散的毛驢漸漸被收攏,輜重隊開始有秩序地向山溝外撤退。

  山上的土匪見到輜重隊散而復聚,眼看著即將到手的物資一點也沒撈到,急忙從兩側的山頭猛撲下來。見此情景,殷福虎隨即帶領幾十名戰士迎頭衝上去,雙方在山坡上展開了激烈的肉搏。一邊是戰士們鋒利的刺刀,另一邊則是土匪的馬刀。正在混戰中,奉命回來掩護輜重隊的二營教導員關計來帶領第五連及時趕到,土匪見勢不妙,借助夜色倉皇而去。

  就在救援部隊的輜重隊與馬紹武土匪肉搏的時候,遠在下馬關的解放軍獨立第一師與寧馬的戰鬥也達到了高潮。

  被寧馬包圍在陳兒莊的二營是一個有經驗的老部隊,雖然他們只有兩個連,但仍然沉著地堅守著村子,因為他們明白離開了村子,在開闊地中根本無法有效抗擊寧馬騎兵。在獨立二師被寧馬擊潰後,圍攻陳兒莊的寧馬部隊增加到三個團。指揮此次奔襲行動的寧馬128軍軍長盧忠良親自命令將所有的迫擊炮集中起來,對準陳兒莊猛轟。面對數倍於己的對手和猛烈炮火,二營幹部戰士毫不畏懼,將進攻的寧馬步騎一次次打退。

  傍晚,寧馬對陳兒莊的進攻仍然在激烈進行,進攻一次比一次兇猛,炮火也一陣比一真密集。二營犧牲了很多優秀的戰士,但活著的官兵依然在頑強抗擊著敵人。此時天色已晚,他們知道這時候如果組織突圍,借助夜色的掩護或許能成功。不過他們決心要堅守下去,吸引盡可能多的敵人,為下馬關師主力突圍創造最好的條件。

  天全部黑下來後,寧馬對陳兒莊的攻擊才逐漸減弱,最後停止下來。但是二營仍然被四面包圍著,寧馬部隊在周圍構築工事,嚴密防備解放軍乘機突圍。突然,一顆明亮的信號彈從下馬關城內升起,這是獨立一師師部在與陳兒莊的二營進行聯絡,師部這時不知道二營是否還存在。二營的官兵喜出望外,隨即打出一發信號彈回答。然後官兵們緊張地進行突圍前的準備,他們上好刺刀,拿起最後剩下的手榴彈。準備奮力進行最後一搏。

  很幸運,二營有一個叫吳榮的當地嚮導,他熟知下馬關一帶的溝溝坎坎。擔任突破任務的是四連戰鬥作風最強、23歲的馬瑞旺和他指揮的步兵排。突圍開始後,馬瑞旺帶領尖刀組在吳榮的指引下悄悄向寧馬陣地摸去。不料他們的行蹤在即將抵達敵陣地的時候被寧馬哨兵發現,霎時,槍聲響成一片,在槍林彈雨中,突擊排排長馬瑞旺勇猛地衝在最前面,直撲向寧馬守軍機槍射擊最猛烈的地方,就在他扔出兩枚手榴彈以後,一顆子彈擊中他的頭部而犧牲,可是他扔出的手榴彈卻正好落在寧馬的機槍陣地上,與此同時,突擊排乘機衝入敵陣,經過短促的白刃戰,將敵人的封鎖線撕開一個口子,掩護著二營剩下的官兵全部衝出了重圍。在二營突圍成功後,獨立一師也順利撤出下馬關,部隊隨即向南轉移。

  九月十一日下午,191師571團經過一晝夜的強行軍,來到車路溝附近的黑王岔,此時部隊已經連續行進了近二十四小時,官兵們實在太疲勞了。孫樹峰副師長正在考慮是否要在這裡短暫休息一下,突然接到尖兵報告:前面發現敵情!孫副師長拿起望遠鏡觀察,果然看見沙丘上有一支警戒部隊在活動,於是命令部隊做好攻擊的戰鬥準備。部隊呈戰鬥隊形向前推進了幾百米,奇怪的是對方卻沒有逃走,反而原地不動,也沒有採取什麼警備措施,倒似乎是在等待什麼?孫副師長很奇怪,仔細觀察了良久,覺得對面不像是敵人。他下令司號員聯絡一下,果然對方馬上就回音,原來這就是從下馬關突圍後一路南撤尋找救援部隊的獨立第一師。

  在一個破圍子裡,孫樹峰副師長見到了獨立一師的黃羅斌,兩人緊緊握手後,黃羅斌感激地說:"你們辛苦了,可把你們盼來了!"然後心情沉重地說:"敵人的突然襲擊完全出乎我們意料之外,二師損失慘重,這是我們的一個教訓。"

  這個教訓的確是夠深刻的,獨立二師從此再沒有參加任何軍事行動,它留在榆林的那個團後來就地改編為榆林軍分區直屬部隊。而損失慘重的獨立一師也喪失了單獨配合64軍進攻寧夏腹地的能力。第二天,571團和獨立一師聯合北還,進入了被寧馬主動放棄的下馬關。在下馬關休息兩天後,部隊於9月15日冒雨向韋州進發。幾乎兵不血刃地佔領了韋州。在韋州,19兵團命令獨立一、二師和571團臨時組成東線支隊,任命187師副師長劉光玉為司令員,黃羅斌和孫樹峰為副司令員,部隊原地待命直到戰爭結束。

  偷襲下馬關並未如馬鴻逵所願為寧馬與解放軍談條件創造出有利地位。9月17日,人民解放軍19兵團三個軍在中寧會師後隨即展開了金靈戰役,18日佔領青銅峽,寧馬主力128軍和賀蘭軍已經成為甕中之鱉。19日解放軍發起總攻,第二天即佔領吳忠,鬥志全無的寧馬官兵一觸即潰,紛紛丟盔卸甲向銀川、靈武逃竄。21日靈武守軍投降,128軍除7000多人被俘外,其餘或被殲或潰散。在金靈戰役進行的同時,馬鴻賓接受了解放軍和談條件,率領81軍起義。迫於人民解放軍強大的軍事壓力,20日下午,寧馬殘餘的將領終於發出求和通電,23日,十幾天前還在下馬關品嚐勝利喜悅的128軍軍長盧忠良與寧夏省政府秘書長馬廷秀一起在中寧與19兵團司令員楊得志簽訂了《和平解放寧夏問題之協議》。23日,解放軍前鋒191師272團應寧馬將領要求率先進入寧夏首府銀川,26日,19兵團部進入銀川,宣告寧夏全部解放。

  下馬關戰鬥中膽大包天夜襲191師571團輜重隊的土匪馬紹武,在寧夏解放後繼續橫行於同心縣一帶。1950年1月27日,寧夏軍區獨立一師派遣一個團和騎兵第一、二、三連由靈物出發,遠程奔襲,於29日將這股土匪包圍在廟山,經過三小時激戰,擊斃土匪31人,俘虜19人。但匪首馬紹武帶領殘部逃竄。剿匪部隊窮追不捨,在追擊中陸續打死打傷土匪20多人。部隊連續追擊七晝夜,於2月11日將馬紹武包圍在王家團壯一個石洞中。當地一位老人進去勸降時,竟然被喪心病狂的馬紹武開槍打死,但是這個匪首最後還是被剿匪官兵生擒,後在銀川處決。寧夏軍區獨立一師的前身就是西北軍區獨立一師,此番剿匪殲滅馬紹武股匪,也算是出了下馬關被偷襲的一口惡氣。


隨機文章: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