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奸陳璧君簡介:汪精衛之妻直接促成了其降日 | 時光網

 

A-A+

漢奸陳璧君簡介:汪精衛之妻直接促成了其降日

2017年07月30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1 次

  陳璧君(1891年11月5日-1959年6月17日),字冰如, 民國政客,原籍廣東省新會。1891年11月5日出生於馬來西亞檳榔嶼喬治市,為南洋巨富陳耕基之女,漢奸汪精衛之妻。抗戰期間,隨汪精衛叛國投敵,淪為漢奸。抗戰勝利後,被國民政府以漢奸罪逮捕。1959年6月17日,病死於獄中。

  汪精衛政權

  抗日戰爭爆發後,1938年(民國27年)國民政府遷往重慶。汪精衛及其支持者協商善後對策。此時,陳璧君力主對日本和平。同年12月起,汪精衛夫婦等人經河內逃往上海。1939年(民國28年)8月,汪精衛召開了中國國民黨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陳璧君當選中央監察委員會常務委員。1940年(民國29年)3月,南京國民政府(汪精衛政權)成立。

  在南京國民政府中,陳璧君等人形成了「公館派」,重用褚民誼(陳璧君的義妹的丈夫)控制政局。由此形成了與陳公博的對立。1944年(民國33年)11月,陳璧君將在日本名古屋死去的汪精衛的遺體遷回南京。

  日本投降後的1945年(民國34年)8月25日,陳璧君被重慶國民政府逮捕。1946年(民國35年)4月,被江蘇高等法院判處無期徒刑。陳璧君在宣判之際對法官表示,自己不服判決,但上訴沒有意義,故不再上訴。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陳璧君繼續被收監,因健康狀況不佳,故以治療為主。

  1959年6月17日,陳璧君在上海提籃橋監獄逝世,終年67歲。

  淪為漢奸

  嫁給汪精衛後,陳璧君潑辣作風不減,積極為汪精衛出謀劃策,始終把自己的命運與汪精衛緊緊聯繫在一起。

  1935年11月1日,國民黨四屆六中全會在南京丁家橋中央黨部召開。大會由汪精衛主持,開幕式結束後,全體中央委員來到會議廳門口合影,汪精衛與閻錫山、張學良、林森等人站在前排。攝影完後,大家正準備返回會場繼續開會,突然攝影記者中躍出一人,只聽「啪—啪—啪—」三聲槍響,汪精衛倒在了血泊裡。

  陳璧君見狀,撥開人群,趕忙向前施救。她見汪精衛渾身是血,雙眼緊閉,便把他抱在懷裡。此時的汪精衛神智尚清醒,他忍著傷痛,斷斷續續地說:「我為革命……結果如此。我……我……毫無遺憾。」

  陳璧君神情鎮定,強忍悲痛地說:「四哥,人必有一死,即使你遇不幸,我們仍要繼續努力,將革命進行到底。」救護車很快趕到,把汪精衛送進醫院進行搶救。

  由於汪精衛與蔣介石有著很深的矛盾,「九·一八」事變後,雖然蔣、汪重新攜手合作,共同推行「攘外必先安內」的政策,但兩人仍是貌合神離。再加上這次合影蔣介石藉故沒有參加,於是引來許多猜疑,認為是老蔣指使人幹的。

  日本投降後的1945年(民國34年)8月25日,陳璧君被重慶國民政府逮捕。1946年(民國35年)4月,被江蘇高等法院判處無期徒刑。陳璧君在宣判之際對法官表示,自己不服判決,但上訴沒有意義,故不再上訴。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陳璧君繼續被收監,因健康狀況不佳,故以治療為主。

  1959年6月17日,陳璧君在上海提籃橋監獄逝世,終年67歲。

  淪為漢奸

  嫁給汪精衛後,陳璧君潑辣作風不減,積極為汪精衛出謀劃策,始終把自己的命運與汪精衛緊緊聯繫在一起。

  1935年11月1日,國民黨四屆六中全會在南京丁家橋中央黨部召開。大會由汪精衛主持,開幕式結束後,全體中央委員來到會議廳門口合影,汪精衛與閻錫山、張學良、林森等人站在前排。攝影完後,大家正準備返回會場繼續開會,突然攝影記者中躍出一人,只聽「啪—啪—啪—」三聲槍響,汪精衛倒在了血泊裡。

  陳璧君見狀,撥開人群,趕忙向前施救。她見汪精衛渾身是血,雙眼緊閉,便把他抱在懷裡。此時的汪精衛神智尚清醒,他忍著傷痛,斷斷續續地說:「我為革命……結果如此。我……我……毫無遺憾。」

  陳璧君神情鎮定,強忍悲痛地說:「四哥,人必有一死,即使你遇不幸,我們仍要繼續努力,將革命進行到底。」救護車很快趕到,把汪精衛送進醫院進行搶救。

  由於汪精衛與蔣介石有著很深的矛盾,「九·一八」事變後,雖然蔣、汪重新攜手合作,共同推行「攘外必先安內」的政策,但兩人仍是貌合神離。再加上這次合影蔣介石藉故沒有參加,於是引來許多猜疑,認為是老蔣指使人幹的。

  第二天,陳璧君闖進蔣介石的辦公室,怒氣沖沖地質問道:「蔣先生,你不要汪先生干,汪先生不干就是,何必下此毒手!」蔣介石當時確實也不知道刺汪究竟是什麼人幹的,面對陳璧君的質問,他臉上紅一陣,白一陣,不好發作,只得安慰道:「夫人息怒,夫人息怒,我一定要查清此事,嚴懲幕後指使者。」送走陳璧君後,蔣介石把特務頭子戴笠找來,大發了一通火,命令他限期破案。

  汪精衛與陳璧君的性格正好相反,他雖然老奸巨猾,深藏不露,但辦事瞻前顧後,柔弱有餘,剛猛不足。因此,巾幗紅顏的陳璧君反而成了汪精衛的保護人,汪精衛在政治上遇到什麼難題,喜歡回家後與夫人探討,陳璧君也樂此不疲,積極為汪出主意。久而久之,陳璧君大事小事均要插手過問,汪精衛在政治上的不少行動與想法,就是出自陳璧君的主意。以致汪的同黨陳公博曾經議論說:「汪先生離開陳璧君幹不了大事,但沒有陳璧君,也壞不了大事。」

  抗日戰爭爆發後,汪精衛與蔣介石再次發生矛盾衝突。汪精衛力主與日本議和,避免中國軍隊與日軍發生正面衝突。汪精衛的漢奸理論,受到了絕大多數人的反對。國民黨內反汪呼聲高漲。汪精衛心灰意冷,一度想退出國民黨。

  這天,陳璧君見汪精衛回家時,滿臉通紅,神情頗為激動,問及原因,原來蔣介石請汪精衛吃飯時,兩人發生了爭吵。陳璧君聽說後,氣憤地說:「蔣中正其實也並不想抗日,但他會耍兩面派。他與共產黨合作抗日,其實根本沒有誠心,國共合作遲早是要破裂的。與日本人議和有什麼不好,早日消滅共產黨,減少無謂的傷亡,這不是兩全其美嗎?你不能甘拜下風,要與老蔣鬥下去,大不了也就一死唄?」

  在此之前,汪精衛一直想派人與日本人先行接觸,探探日本人的口風,求其支持,必要時與蔣介石決裂。這次,他把這個想法告訴了陳璧君。陳聽說後,非常支持,並催促趕快行動。沒過多久,汪精衛便派出梅思平、高宗武秘密到上海與日本人接觸。

  梅、高二人沒有辜負汪精衛的希望,經過一番討價還價之後,與日本人簽訂了議和「密約」。1938年11月底,梅思平由上海經香港輾轉回到重慶帶回了與日本人簽訂的「密約」。在是否離開重慶,公開投日這件事上,汪精衛一直瞻前顧後、猶豫不決。可是陳璧君卻態度堅決,極力要汪精衛早日脫離蔣介石,與日本人合作,經過一番思想鬥爭,汪精衛終於邁出他投降日本帝國主義的第一步。

  1940年3月,汪精衛偽政府在南京成立。汪精衛任偽國民政府主席,陳璧君終於如願以償,當上了「第一夫人」。在汪偽政府中,陳璧君任中央監察委員,後又兼任「廣東政治指導員」。

  1944年11月10日,汪精衛在日本病死。汪精衛的屍體被抬回南京,很快舉行了葬禮。辦完喪事,陳璧君帶著一群親信,回到了廣東。偽廣東省省長此時已換了她的妹夫褚民誼,陳還想憑借這層關係繼續維持在廣東的統治。

      1945年8月14日,日本天皇下詔,宣佈無條件投降的消息傳來,陳璧君惶惶不可終日。
 
       這天,陳璧君找到褚民誼商議應對之策。褚民誼也似熱鍋上的螞蟻,哪還有什麼高明的主意。見褚民誼比自己還要驚慌,陳璧君安慰他說:「不要怕,當年我們追隨汪先生的目的是求和平,又不是賣國當漢奸。現在這個目的已經達到,任務已經完成,有什麼可怕的?」

  下一步該怎麼走,倆人商量來商量去,最後,只好決定向老蔣獻慇勤,請蔣看在昔日一致反共的情分上網開一面。於是,陳璧君要褚民誼向蔣介石發份電報,試探一下老蔣的態度:

  敵宣佈投降後,共軍乘機蠢蠢欲動,正三三兩兩潛入省防,不良居心昭然。願謹率所部嚴加防範,力保廣東治安,靜候中央接收。

  隔天,陳璧君讓褚民誼又發一電:

  汪夫人願為中央效犬馬之勞,誓將廣東完璧中央,盼蔣委員長訓示。

  電報發出後,如石沉大海,遲遲不見蔣的回音。

  廣州城內,到處在捉拿漢奸。陳璧君躲在家裡,憂心忡忡,度日如年。

  就在陳璧君陷入絕望之時,一位不速之客敲響了褚公館的大門。此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國民黨軍統局廣州站主任鄭介民。

  鄭介民對褚民誼說:「你給委員長的兩封電報都收到了。此次,我是奉戴局長之命,前來迎接汪夫人與你前往重慶。蔣先生有一封電報要我轉交給你。」說著,取出一份附有密碼的電報交給了褚民誼。

  在此之前,汪精衛一直想派人與日本人先行接觸,探探日本人的口風,求其支持,必要時與蔣介石決裂。這次,他把這個想法告訴了陳璧君。陳聽說後,非常支持,並催促趕快行動。沒過多久,汪精衛便派出梅思平、高宗武秘密到上海與日本人接觸。

  梅、高二人沒有辜負汪精衛的希望,經過一番討價還價之後,與日本人簽訂了議和「密約」。1938年11月底,梅思平由上海經香港輾轉回到重慶帶回了與日本人簽訂的「密約」。在是否離開重慶,公開投日這件事上,汪精衛一直瞻前顧後、猶豫不決。可是陳璧君卻態度堅決,極力要汪精衛早日脫離蔣介石,與日本人合作,經過一番思想鬥爭,汪精衛終於邁出他投降日本帝國主義的第一步。

  1940年3月,汪精衛偽政府在南京成立。汪精衛任偽國民政府主席,陳璧君終於如願以償,當上了「第一夫人」。在汪偽政府中,陳璧君任中央監察委員,後又兼任「廣東政治指導員」。

  1944年11月10日,汪精衛在日本病死。汪精衛的屍體被抬回南京,很快舉行了葬禮。辦完喪事,陳璧君帶著一群親信,回到了廣東。偽廣東省省長此時已換了她的妹夫褚民誼,陳還想憑借這層關係繼續維持在廣東的統治。

      1945年8月14日,日本天皇下詔,宣佈無條件投降的消息傳來,陳璧君惶惶不可終日。
 
       這天,陳璧君找到褚民誼商議應對之策。褚民誼也似熱鍋上的螞蟻,哪還有什麼高明的主意。見褚民誼比自己還要驚慌,陳璧君安慰他說:「不要怕,當年我們追隨汪先生的目的是求和平,又不是賣國當漢奸。現在這個目的已經達到,任務已經完成,有什麼可怕的?」

  下一步該怎麼走,倆人商量來商量去,最後,只好決定向老蔣獻慇勤,請蔣看在昔日一致反共的情分上網開一面。於是,陳璧君要褚民誼向蔣介石發份電報,試探一下老蔣的態度:

  敵宣佈投降後,共軍乘機蠢蠢欲動,正三三兩兩潛入省防,不良居心昭然。願謹率所部嚴加防範,力保廣東治安,靜候中央接收。

  隔天,陳璧君讓褚民誼又發一電:

  汪夫人願為中央效犬馬之勞,誓將廣東完璧中央,盼蔣委員長訓示。

  電報發出後,如石沉大海,遲遲不見蔣的回音。

  廣州城內,到處在捉拿漢奸。陳璧君躲在家裡,憂心忡忡,度日如年。

  就在陳璧君陷入絕望之時,一位不速之客敲響了褚公館的大門。此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國民黨軍統局廣州站主任鄭介民。

  鄭介民對褚民誼說:「你給委員長的兩封電報都收到了。此次,我是奉戴局長之命,前來迎接汪夫人與你前往重慶。蔣先生有一封電報要我轉交給你。」說著,取出一份附有密碼的電報交給了褚民誼。

  褚民誼展開電報,認真讀了起來。

  重行兄:

  兄於舉國抗戰之際,附逆通敵,罪有應得。惟念兄奔走革命多年,自當從輕以處。現已取得最後勝利,關於善後事宜,切望能與汪夫人各帶秘書一人,來渝商談。此間已備有專機,不日飛穗相接。弟 蔣中正

  重行是褚民誼的字。讀完電報,褚深信不疑,非常高興。他問鄭介民:「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去重慶﹖」

  鄭介民回答說:「重慶的飛機後天就可抵穗,請你馬上轉告汪夫人,做好準備。」

  褚民誼把這個消息告訴了陳璧君。陳聞訊後,喜出望外,特地讓人上街買了一筐剛上市的鮮桃,準備帶到重慶,送給蔣夫人。

  第三天上午,鄭介民通知褚民誼:「專機已到,請與汪夫人下午三點等候在原省政府門口,有車來接。」

  3點整,鄭介民帶著十餘輛汽車和一夥軍統人員準時到達。他下車後,即宣佈:「為了安全起見,每輛車只能坐兩人,其餘座位,由軍統陪送人員乘坐。」褚民誼與陳璧君安頓坐好後,汽車便出發了。車隊剛出省政府,陳璧君就發現汽車不是朝白雲機場方向駛行,她驚問:「這是去哪裡﹖」

  鄭介民笑著解釋說:「重慶來的是水上飛機,我們這是去珠江邊,先上船過渡,再上飛機。」陳璧君便不再懷疑。

  汽車很快來到珠江邊,早有汽艇在此迎候。鄭將汪、褚送上船後,稱有公務不能陪同前往,便將兩人交給一姓何的中校專員,隨後乘車走了。

  汽艇剛一離岸,那位姓何的專員就從口袋裡取出一紙,念道:「重慶來電,委員長已去西安,旬日內不能回渝,陳、褚此時來渝,諸多不便,應先在穗送安全處所,以待後命。」

  此時兩人方知中了戴笠的圈套。陳璧君又哭又鬧。汽艇來到江對岸停了下來。陳、褚二人被押下船在一棟兩層樓房裡住了下來。大約過了半個月,軍統人員把陳璧君隨身攜帶的貴重物品,全部收繳,用一架軍用飛機將陳、褚押往南京,關進了寧海路25號看守所。陳璧君開始了她的囚徒生活。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