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有閃電戰雛形的進攻:一戰的勃魯西洛夫攻勢 | 時光網

 

A-A+

具有閃電戰雛形的進攻:一戰的勃魯西洛夫攻勢

2017年09月23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9 次

  二戰中,納粹德國著名的閃電戰名揚天下。通過閃電戰,人們知道了古德裡安、曼施坦因、隆美爾,知道了「豹」式、「虎」式坦克,知道了閃擊波蘭、巴巴羅薩……閃電戰甚至成為德國陸軍的名片。風起於青萍之末,其實早在一戰進行中的1916年,面對奧匈帝國數十萬大軍,一位俄國將軍,在塹壕戰的大背景下,創造了類似閃電戰的戰法。這場在閃電戰的光環下長期被人忽視,卻被稱為歷史上最大傷亡的作戰,就是勃魯西洛夫攻勢。

  東線僵局

  一戰進行到1916年,陷入戰爭泥潭的參戰各國在塹壕間疲於奔命。為了打破西線僵局,德國總參謀長法爾肯海因上將猛攻法國凡爾登要塞,著名的「凡爾登絞肉機」開始絞肉。血流不止的英法聯軍,迫切請求東線俄軍發動攻勢牽制德軍,以減輕凡爾登的軍事壓力。一旦凡爾登不保,整個西線就有潰敗的危險。與此同時,同盟國對義大利戰前突然轉向協約國感到憤怒,德軍發動攻勢猛攻特蘭提諾的意軍,迫使其退到倫巴第平原。而奧匈帝國也對義大利陣地發動猛攻。面臨突如其來的攻勢,義大利國王發電報懇求沙皇派軍隊挽救危局,發動對奧攻勢來減輕壓力。

  沙皇尼古拉二世,下令對奧匈軍隊發動東部戰役。不過,沙皇雖然有心,俄軍卻有些力不從心。俄國曾通過在維爾努地區的納羅茲湖發動一場攻勢,作為對西方盟友的回應,但此戰德俄的實際傷亡卻是1:5,這種消耗使俄國的進攻顯得過於乏力。於是,當沙皇的旨意下達後,幾乎所有一線將領都認為俄軍損失很大,難以有所作為,因此一直奉行防禦為主的戰術。但聖意難違,戰局又如火如荼,在這種背景下,主角登場了。

  阿列克謝?勃魯西洛夫,是當時俄軍西南方面軍指揮官。他出身騎兵,對進攻頗有心得,思維敏捷,很有戰略眼光,被認為是一戰俄軍最出色的將領,也是從拿破侖戰爭後到蘇俄建立前俄國最具影響力的名將。名將就是來搞定問題的,而1916年俄軍的問題,就是作戰不利。開戰以來,俄軍就沒打過什麼漂亮仗,損失卻很大。究其原因,除了對手德軍素質強之外,另一點則與一戰大多數參戰國相同,就是受制於戰術僵化。

  由於受日俄戰爭影響,當時各國軍隊一般都採取側翼迂迴的戰術。一戰開始後,由於雙方防線都長達數百公里,部隊迂迴極難實現。於是,各國開始採用正面強行突破的戰術。比如,德軍在1915年果爾利策戰役中使用此戰術,獲得了巨大成功,但由於飛機和飛艇用於實戰,交戰雙方加大了空中偵察力度,使得防守一方很容易判斷出敵軍主攻方向,並及時投入預備隊和炮兵。因此正面突破的戰術往往難以奏效,反而增大了己方傷亡。俄軍在納羅茲湖的攻勢,高比例的傷亡就是寫照。

  面對這種情況,勃魯西洛夫提出了一個在當時看來很瘋狂的方案。他向最高司令部呈達其作戰計畫,提議在西南部的加裡西亞地區向奧匈軍隊發動一次大規模的攻勢。他的計畫可以概括為「多點進攻,一點主打」,即在一條寬廣戰線上,用一支軍隊集中兵力實施主要突擊,再讓其他幾批部隊各自選好地點同時實行突破,這樣就能迷惑敵軍,以此分散其兵力,從而達成進攻的目的。但這種進攻的方式,最高司令部並不同意,認為超出了俄軍承受能力。所以,儘管在沙皇堅持批准、最高司令部最終亦認可該計畫的同時,勃魯西洛夫希望鄰近戰線為攻勢提供支援的請求卻被否決了。

  缺兵少將的勃魯西洛夫,不得不倉促地展開部署,盡量彌補無法獲得支援的不足。他動員了40個步兵師及15個騎兵師共4支軍團。儘管後來奧匈帝國逐漸獲得德國增援,勃魯西洛夫卻只需面對其防線上的39個步兵師及10個騎兵師。4月18日,他召集下轄各集團軍司令開會,要每個集團軍,甚至軍,自行選擇突破地段。最後,在整個長達440公里的正面戰線上,選擇了30多個突破點。俄軍暗地裡潛行至奧匈防線100碼(91米)之內,更在一些地方抵進到75碼(69米)。勃魯西洛夫準備沿著483公里長的戰線進行一次奇襲。俄最高司令部勸告他大大縮短其攻擊面,以便更好發揮攻擊力,使其攻勢擁有更重疊的密度。

  司令部的建議,是有事實依據的。俄對面的奧匈軍隊共有步兵45萬,騎兵3萬,火炮1846門。雖然表面上看少於俄軍,但其重炮就占三分之一,而俄重炮僅佔總數的十分之一。由於長期作戰失利,俄軍士氣低落,使人數優勢被抵消。而且當時奧匈的進攻重點是在義大利,在東線採取的是防禦方針。整個防線由3道陣地組成,間隔5公里,第1道陣地最強,縱深約1.5公里。但是勃魯西洛夫堅持己見,司令部只好讓步。這次以勃魯西洛夫名字命名的攻勢,終歸是名副其實。

  俄國狂飆

  俄西南方面軍兵力配置從北至南依次為:第8、11、7、9集團軍,共有步兵57萬,騎兵6萬,火炮1938門。其中,以第8集團軍集中9個師的力量實施主要突擊。俄軍於6月4日正式發動大規模攻勢,勃魯西洛夫命令沿著322公里戰線出擊。他不用慣常的全日持久性炮擊,完全用奇襲來打擊敵人,短促精悍的火炮彈幕在整條奧匈防線拉開。俄軍向他們的目標——戰略地位重要的科韋耳和鐵路中心、加利西亞的工業首府倫貝格(利沃夫)猛衝。奧匈第4集團軍和第7集團軍被出其不意地突擊打暈,在俄軍精準而簡捷的炮轟之下,奧匈防禦崩潰。初段的攻擊,隨著奧匈防線的崩潰而完勝,使勃魯西洛夫四分之三的軍隊能更大幅度地推進到更廣闊的前線。突破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歸功於突擊部隊,這是其在此次戰役中的創新。他們的任務是一直沿著奧匈防線的弱點逐個攻擊,使俄軍主力能輕而易舉地利用這些缺口實施突破。

  6月8日,俄西南方面軍奪取了盧茨克,奧匈司令約索夫?費迪南大公此時只能指揮軍隊在俄軍進城前撤出,這足以證明俄軍推進速度之快。在俄軍一反常態的進攻下,奧匈部隊全面崩潰,約20萬人淪為戰俘。這種快速推進,短時間內摧毀防禦體系,令其部隊士氣崩潰而大批被俘的效果,與二戰閃電戰效果極為相似。而勃魯西洛夫攻勢本身,亦具有閃電戰的特點,可以說是閃電戰的「試運行版」。

  其攻勢步驟一:是集結,在全線攻擊的掩護下集中9個師主攻,符合「攻擊發起前夕,將兵力徹底集中於一個狹窄的正面上」的閃電戰原則;步驟二:是突破,俄軍短促炮火的使用,迅速突擊的達成,符合閃電戰「形成重點後所造成的壓倒性優勢武力,以決定性的衝擊力突穿敵人戰線」的描述;步驟三:是突破穿插,沿著奧匈防線的弱點實施突破穿插,是閃電戰「在完成突破之後,裝甲部隊主力以及其他機械化支援單位會穿越打開的缺口,並進入敵人戰線開始向敵後深入」的一戰「穿越版」。如果說二戰是納粹德國的閃電戰摧枯拉朽的話,就可以想像一戰時俄軍的這種所謂「瘋狂」戰術帶來的震撼。當俄軍的進攻在6月底勢頭稍緩時,部隊已經從烏克蘭到了羅馬尼亞附近,其前鋒已經可以望見喀爾巴阡山的山口。

  不過,就像古德裡安在莫斯科遇到進攻頂點一樣,勃魯西洛夫在後勤和運輸能力低下的一戰戰場,也陷入困境。佔領盧茨克後,勃魯西洛夫的大軍已顯得過度擴張。他明確指出,攻勢能否進一步成功,取決於俄西方面軍指揮官阿列克謝?埃弗特是否能率軍展開攻擊支援。但埃弗特本人是個保守派,與勃魯西洛夫意見相左,在攻勢取得進展後純粹拖延。由於勃魯西洛夫的勝利來得太快,俄最高司令部的首腦們也感到驚訝。起初,沒有一個人對他的進攻抱有信心,也沒有準備為他提供後備軍或物資。這種內耗,給了德國調兵到東線支援的時間。

  在盧茨克失守的同一天,同盟國舉行了軍事會晤,德國總參謀長法爾肯海因成功說服了其奧匈代表赫岑多夫,把南線軍隊由義大利撤至加裡西亞以對付俄軍。而德軍儘管在凡爾登血流如河,仍然不得不從牙縫裡擠出15個師來防止奧匈垮台。德軍總司令興登堡,再次利用完善的鐵路網絡將後援送到東線前線。在德軍支援下,7月中旬,奧德聯軍已把戰線穩定下來,對俄軍佔據的薄弱據點進行反覆爭奪,已奪回了許多小塊土地,尤其在盧茨克周圍。儘管缺乏充分的預備隊及軍火補給,勃魯西洛夫仍然反覆進攻,並不滿足於固守。到7月18日,遲鈍的埃弗特,終於領軍開展了一次鬆散又準備不足的攻勢。到7月24日,同盟國指揮官阿歷山大?馮?連辛根,在科韋爾南部向俄軍策動反擊,遏止了其攻勢。俄最高指揮部開始將部隊派往埃弗特的前線,轉往支援勃魯西洛夫方面。但此時,這些行動卻受到勃魯西洛夫本人強烈的反對。他判斷更多的部隊只會招致其前線變得凌亂,後勤變得更加脆弱。因為俄軍的支援是用馬拉貨車在佈滿車轍的泥路上費力地慢慢運來,況且這時支援已經意義不大。要是在最需要的6月得到及時補給和增援,勃魯西洛夫很可能一舉扭轉東線戰局。在缺乏補給的條件下,勃魯西洛夫在7月28日恢復攻勢,其大軍在9月20日抵達喀爾巴阡山脈。此時,所有參戰部隊幾盡極限,俄軍的狂飆最終於9月底正式停止。

  血繼續流

  勃魯西洛夫攻勢達到了其預定目標,既影響了德軍在凡爾登的進攻,使其把數量可觀的部隊調往東線,俄軍亦擊破了當面的奧匈陸軍,令其損失近150萬人(包括戰俘)。此後,奧匈帝國再也未發動過一次可成功挺進突破縱深的攻擊,只能依靠德國陸軍來維持其戰線。而攻勢在初期取得的迅速成功,令羅馬尼亞信心增加隨即倒向協約國一方參戰,儘管在後來令該國遭受了災難性後果,但對協約國一方來說,不啻換來一筆「可觀折損」。

  勃魯西洛夫攻勢,也被列入世界歷史上死傷最重的戰役。此次攻勢,俄軍傷亡約50萬,奧匈帝國150萬(其中40萬被俘),德國也損失35萬人。這次攻勢,也引發了一連串連鎖反應。德軍總參謀長法爾肯海因由於調兵援助東線,結果使進攻凡爾登要塞受挫,受到德皇威廉二世嚴厲批評而去職,隨後力主和西方媾和的軍方保守派興登堡和魯登道夫上台。他們很快就架空德皇,成為德國事實上的主宰,發動政變推翻威廉二世統治,德意志第二帝國結束。奧匈帝國由於慘遭重創,引發了政治局勢動盪和經濟局面嚴重惡化。帝國君主制搖搖欲墜,奧皇約瑟夫?弗蘭茨一世撤手歸天。很快,在歐洲綿延數百年的哈布斯堡統治徹底坍塌,曾經舉足輕重的中歐「聯合力量」——奧匈帝國土崩瓦解,退出了歷史舞台。儘管勃魯西洛夫攻勢在戰場上取得了成功,但畢竟俄軍死傷慘重。此前,俄軍已經損失了500萬有生力量,俄國君主制已千瘡百孔。1917年,俄國爆發革命,先是沙皇統治被推翻,隨後經過殘酷鬥爭,紅色蘇維埃政權登上歷史舞台,開啟了一個新的時代。一場戰役,3個帝國瓦解,一個前所未有的新政治體製出現,這恐怕是後來擔任蘇維埃紅軍騎兵總監的勃魯西洛夫本人也始料未及的。

  1926年去世的勃魯西洛夫,沒有看到這次攻勢在軍事理論和軍事實踐方面也產生了深刻影響。勃魯西洛夫攻勢,可說是俄軍罕有具備良好領導和規劃的出色表現。勃魯西洛夫使用較小的專門單位的部隊,攻擊奧匈帝國戰線的薄弱環節並打開缺口,餘下的俄軍挺進。這些突擊戰術與當時奉為經典的「人海」戰術背離,他開創的「一點為主,多點同時突破」的新戰法,也對後世軍事家影響極大。華西列夫斯基元帥曾說,這次攻勢「對我作戰觀點的形成起了一定的推動作用。我在進攻期間得到的鍛煉,對我後來很有幫助,在各種分隊範圍內組織戰鬥行動的經驗,在衛國戰爭時都派上了用場」。

  然而,當時俄軍卻沒有意識到勃魯西洛夫獨創戰術潛在的重大戰略意義,反而是德軍從中得到了啟發。此後,德國明顯把握和利用突擊戰術,對其1918年在西線的進攻產生影響。後來,英國人富勒基於對勃魯西洛夫攻勢等戰役的研究和西線英軍使用坦克的經驗,提出了機械化戰爭理論。到了20世紀30年代,古德裡安在富勒的基礎上,進一步發展其理論,提出了裝甲部隊必須獨立編成,並集中運用的原則。納粹德國開始出現較大規模適應的機械化作戰編製,普遍裝備了坦克和各種裝甲戰車,並且在作戰構想中開始運用坦克、飛機、步兵和炮兵的協同以達到快速制勝的目的。這在後來則脫胎成德軍二戰初期「閃電戰」的指導思想,並在蘇聯和西方盟國戰勝德國的過程中大規模運用,從而宣告塹壕戰時代的終結。

  一場戰役,催生了影響歐洲乃至世界數十年的「流血」戰術,也許只能用「一將功成萬骨枯」的戰爭殘酷性來做註腳了。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