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侵華日軍「三個月滅亡中國」如何破滅 | 時光網

 

A-A+

解密:侵華日軍「三個月滅亡中國」如何破滅

2017年09月25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13 次

  1937年7月7日,日軍進攻北平,拉開了全面侵華的序幕。當時,日軍憑藉著其背後強大的軍事工業以及遠超出中國軍隊的裝備,叫囂著「三個月滅亡中國」。對此,歐美國家也對中國抗戰持悲觀態度,認為國民政府無法抵禦日軍的進攻,抗戰很快會失敗。

  侵華日軍的狂妄和歐美國家的態度似乎並無道理。因為無論是從國力還是軍力上,日本均佔據著絕對的優勢。當時日本國內用於發展軍事工業的支出高達70億日元,而日本政府也採取各種措施加強對國民經濟的管制,使之為戰爭服務。

  此外,1931年「九一八」事變佔領整個東北後,大規模掠奪東北豐富的資源,這也為日本的經濟和軍事發展提供了更強有力的保障,也使日本很快走出了經濟危機。1931年至1937年,日本工業增長的平均速度達9.9%,是歐美國家中發展速度最快的國家。1937 年,日本產鋼580萬噸、生鐵239萬噸、石油169萬噸、水泥611萬噸,發電量303萬千瓦,工業總產值已經接近60億美元,占國民經濟的80%,並躍升為工業強國。

  三十年代後期,日本武器裝備的生產能力達到了年產飛機1580架、大口徑炮744門、坦克330輛、汽車9500餘輛的水平,造船能力為40餘萬噸,造艦能力為5萬噸。至於步兵輕武器及小口徑火炮等的年生產量,完全可以滿足進行大規模戰爭時的年需要量。

  反觀1927年至1937年的中國,國民政府是剛剛結束軍閥割據的局面,卻還面臨著各方地方勢力武裝亂國,以及日本的蠢蠢欲動,此外還背負著晚清至北洋政府等歷屆前政權所留下來的巨額債務。因此雖多方發展經濟,並在關稅自主、幣制改革、整理外債、金融改革、工農業改革、交通等方面均取得了顯著的成就,如在工業方面,工業平均年增長率為8.4%,工業品總產值從1927年的67.01億元至1936年增長到122.74億元,增加了83.2%;交通方面,公路通車里程由北伐前的1千餘公里增長到1935年底的9.6萬公里;鐵路由8千公里增長至1.3萬公里;但因為時日尚短和薄弱的工業基礎,中國在經濟和軍事方面的發展遠遠落後於日本。

  1937年,中國的軍事工廠只能生產步兵輕武器和小口徑的火炮,大口徑火炮、坦克、汽車等均不能生產。飛機和艦艇雖然已經生產出少量產品,但主要部件以及原材料必須依賴輸入。中國工廠無批量生產的能力,就戰爭的需要來說,實際上等於不能製造。

  記錄片《一寸山河一寸血》中曾對抗戰爆發前的中日軍力進行過對比。當時,中國陸軍220萬,日本448萬;中國海軍艦艇噸位6萬多,最好的艦艇也次於日本的重巡洋艦,日本海軍為190萬噸,包括航空母艦4艘、戰列艦9艘、重巡洋艦12艘,實力僅次於英美;中國空軍作戰飛機僅有305架,但因缺乏零件等原因,實際可用的只有223架,日本空軍(分屬於陸軍和海軍)則有2700架。

  此外,日本陸軍的編制充實,特種兵數量大,裝備較中國軍隊精良,而且士兵訓練有素,受武士道精神灌輸,極其頑強。而中國軍隊除中央直屬的70個師中的40個配有進口的新式武器、並接受德國顧問團的指導外,其他地方部隊裝備較差,訓練也不那麼嚴格。

  資料還顯示,日軍一個常備師團與一個中國調整師的相比,人員是中國的2倍,步騎槍多1.5倍,輕重機槍多1.1倍,野榴山炮多3.1倍,日本師團還有炮兵車和輜重車1000多輛,坦克24輛。

  顯而易見,此時中日軍力上的差距遠遠超過了當年的甲午戰爭,這也就難怪侵華日軍發出了「三個月滅亡中國」的狂妄之語,也就難怪歐美各國不看好中國政府。

  然而,現實卻粉碎了日軍的夢想。1937年8月13日,叫囂的日軍開始進攻上海,並先後投入了30萬兵力,動用了300多架飛機和幾十艘軍艦。而國民政府則先後投入了70多萬兵力。國民黨的初期戰略是:為實現持久抗戰,決定先「以空間換時間」,即先抗戰的士兵,要盡可能地拖延,能守一天就多守一天,能守一個小時就多守一個小時,好讓後面的人有更多的時間準備。於是,英勇的國民黨軍人在裝備低劣的情況下,以血肉之軀與日軍抵抗,並湧現了許多可歌可泣的故事。

  在這場稱為淞滬大戰的會戰中,國民黨一些師團幾乎全軍覆沒,最終以陣亡18萬、殺死日軍4萬的代價將日軍拖在上海三個月不能西進,徹底粉碎了日軍「三個月滅亡中國」的叫囂。這寶貴的三個月,使長江中下遊地區工廠、物資有了內遷的時間,為實現持久抗戰奠定了基礎;同時,這場會戰也使國際社會改變了原有的看法。

  是什麼使裝備、訓練都不如日軍的中國軍人讓日軍狂躁?讓世人刮目相看?參加此役的國民黨胡宗南部胡部第八師師長陶峙岳如此說道:「我們必須與陣地共存亡。無論官兵,思想上只有國家民族,個人安危均已置之度外……後來有人問我,在當時那種艱苦的條件下,怎麼能堅守21個日夜?我說,就是兩個字『死守』。」

  這樣的精神怎不讓人潸然淚下!「笑談渴飲匈奴血,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壯哉,當年的中國軍人!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