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兒莊敢死隊憶夜襲:日軍大叫 很容易找目標追殺 | 時光網

 

A-A+

台兒莊敢死隊憶夜襲:日軍大叫 很容易找目標追殺

2017年09月27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15 次

   講述人:李倫 (著名抗戰將領李宗仁之侄) 83歲

     講述時間:2014年8月17日

     講述地點:美國紐約

      8月17日,北京時間22:00。

    這時的大洋彼岸紐約,正是早上10點。在大眾網的辦公室裡,我們如約撥通了李倫先生的電話。電話那頭,李先生 十分熱情,並且健談,雖然已是83歲高齡,但思維和口齒非常清晰。在一聲標準美音「hello」之後,先生一口慢慢的、帶著濃濃廣西味道的國語,一下子拉近了我們的距離。

    九叔睡眠極少,常在夜晚敘述戰事

     李倫是著名抗戰將領李宗仁的侄子,是李宗仁親哥李宗唐之子。1938年春,在山東魯南地區打響的台兒莊大戰,重創日軍兩個精銳師團,殲滅萬餘人,是抗日戰爭初期,中國軍隊取得的最大的一次勝利,李宗仁作為當時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是台兒莊大戰重要的領導者和指揮者之一。

     與李倫先生的交談,自然從李宗仁先生說起,因為李宗仁在族譜中排行老九,家人便稱之為「九叔」。李倫先生到美國後,一直與九叔同住8年,空閒時間,經常聽九叔敘述當年的回憶,少時的夜晚,便成了爺倆共溫戰爭往事的「故事時間」。

     在越洋電話的那頭,李倫先生為我們娓娓道來:

     九叔有一個鮮為人知的生活習慣,即是他睡眠極少,他自 己說每晚只睡兩小時,能睡上三四個小時就是了不起的享受。所以在戰場上敵方呼呼大睡時,他則在沙盤推演,預測敵人之攻守法則,巧布敵人料想不到的戰術等。 由於他精力過人,常為戰場上之常勝將軍,所以他常笑說,短少睡眠是他一項軍事秘密武器,也因為他極少睡眠,晚上常與我天南地北地敘述戰役往事,講到深夜, 尤其是週末,往往談到天明。所以九叔敘述的陳年往事非常之多,遠比唐德剛教授替他著的回憶錄更為豐富詳細。

   「雜牌軍」配發槍支歡呼,力抗日軍精銳師團

    九叔多次向李倫先生提起台兒莊大戰,在九叔的口中,台兒莊戰役是一場大血戰,是中國軍隊第一次打敗日本軍隊的 大會戰,震撼國際,令敵惶恐。李倫說,在台兒莊戰役之前,日本侵佔中國、抗戰爆發時,九叔就發表了《中國抗日戰爭計畫》,提出了焦土抗戰--誘敵深入,堅 壁清野,另蹈泥沼,必致敗亡。

     關於當年那場歷時一個多月的血戰,九叔講述的其中幾個細節,有幾個至今令李倫難忘:

     九叔常說起,在台兒莊戰役中,地方部隊(即雜牌軍)受 中央政府歧視,令人傷心不已,他們初到台兒莊時,是3月天氣,只穿單衣、草鞋,沒有綁腿帶(這種綁腿帶是行軍時雙腿不會酸痛的必需品,尤其是急行軍時), 槍械老舊,子彈奇缺。九叔向中央政府爭取發送槍支彈藥。給地方部隊時,兵士猶如小孩子獲得一塊糖果般歡呼。分發冬衣、軍餉時,官兵感動哭泣說「德公厚 道」。敘述此事時,九叔喃喃自語說,他根本不是厚道,而是做事公平,與士卒共甘苦。

  九叔與龐炳勳坦誠交談後,獲得補充裝備,保持所部完整,在台兒莊龐軍以一支「雜牌軍」力抗日軍精銳板垣師團,令隨軍觀戰的中外友邦武官、記者歎為觀止。

    「敢隊」壯士不圖賞銀,殺敵是為國效力

    在台兒莊大戰中,李宗仁給孫連仲下命令,懸賞10萬銀元,組織敢隊夜襲敵營的故事至今廣為流傳,敢死隊臨危 受命英勇殺敵,為台兒莊大捷立下汗馬功勞,也是抗戰史上不可磨滅的光輝篇章。這段歷史,也成為九叔經常向李倫講述的故事,但其中的很多細節卻沒有來得及在 《李宗仁回憶錄》中寫到。根據九叔當年的講述,李倫先生通過大眾網對這段故事進行了補充: 

     敢死隊出發前,對10萬銀元懸賞並不熱衷,他們說今夜殺敵是為國效力,能否回來是未知數,能回來就領賞,不能回來,請長官、隊友代祭一杯酒就感激不盡了。這種壯士之言,感人肺腑。

  敢死隊員有秘密暗號,我只記得九叔說,敢死隊員出發前 將左袖捲起來剪掉,衝入敵營時,微光下一見「雙袖」「光身」之敵,先用槍射擊,近身用刺刀、大刀砍殺,在黑暗中一摸對方有「雙袖」或「赤身」者,立判敵 我。或叫「老鄉」口號,立刻分明。後來敢死隊歸來說,趁日軍熟睡,一衝敵營,日軍士兵就亂作一團,哇哇大叫,很容易找到目標追殺。

  台兒莊大捷後,敢死隊陣亡者,兩倍賞金寄給其家屬,全隊公奠英雄。

    在台兒莊大戰期間,當地民眾團結一心,支援前線,老百姓集體拆門板、裝沙袋,加固城牆。李宗仁先生對此也念念不忘,他常告訴李倫這樣的全民抗戰場景:全國各地也有慰勞團到戰場慰問,鼓勵軍隊士氣,台兒莊大捷,是全國軍民齊心團結一致奏響的勝利凱歌。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