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時長沙「文夕大火」:戴笠負責完成焚城計畫 | 時光網

 

A-A+

抗戰時長沙「文夕大火」:戴笠負責完成焚城計畫

2017年09月29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6 次

   說到長抗戰,文夕大火是繞不過去的一段歷史。在諸多面世的文章中,有一個關鍵人物卻很少有人提及,那就是軍統局副局長、「特工王」戴笠。近日,戴笠發給蔣介石的一份電報原件以及各方資料浮出水面,諸多真相得以解密。原來,文夕大火前,軍統特務頭子戴笠竟然在長,嚴密監控焚城計畫……

   一份電報,最終使蔣介石痛下決心毀城

  1937年,日軍發動侵華戰爭,大批城市淪陷。焦土政策開始被國民政府重視,李宗仁還將此策略彙編成冊。其時,汪精衛等人對此策略提出反對意見。

  1938年10月13日,軍事委員會委員長侍從室第一處主任賀耀祖、軍統局副局長戴笠聯名電呈蔣介石,匯報江西九江失陷前未能貫徹焦土作戰,被日軍獲大量物質的情形。原電文為:「九江自淪陷後,暴敵除奸淫燒殺外,並將有歷史性及珍貴之物品悉數搬運回國。近將各商店居戶搜出之日用品及我軍遺棄之大米萬餘包,分發漢奸與難民以示小惠,或賤價售於苦工以收人心。現市民頗感敵軍之來反獲利益,寧肯冒險亦不遠離。查此實因由我黨政軍警,對政府堅壁清野、焦土抗戰之政策,未能貫徹實行,以致資敵利用也。」

  同年10月下旬,廣州、武漢相繼淪陷,政府嚴令實施焦土政策,並責成戴笠與軍統人員在武漢督促方案的執行。然而,國民黨內部意見不統一,武漢警備司令郭悔擅自先行撤退,焦土計畫未能全部完成,最終機場為敵所用。

  戴笠的這份支持焦土政策的電報,以及武漢等地的失地資源被敵利用,最終使蔣介石排除他議,痛下決心燒燬長沙古城。

  嚴密監控張治中佈置計畫,以免焚城不力

  自武漢失守後,軍統總部臨時遷到長沙小吳門外東莊米家花園。遵照蔣介石命令,戴笠在長沙坐鎮指揮,嚴密監控湖南省主席張治中佈置焚城計畫,以免焚城不力。

  11月10日,日軍逼近汨羅江一帶,戴笠所領導的軍統局開始加緊負責撤離人員,分兩批,一批從沅陵轉重慶、一批從衡陽轉重慶。11日下午,蔣介石查看情況後離開長沙時,戴笠前往火車站送行,在車站遇見酆悌,問及焚城準備情況。酆悌告訴戴笠:已經佈置好了,由警備司令部負責,保安處協助。同時問戴笠,是否軍統局也來參與?戴笠要求酆悌拿出具體行動計畫再決定。當晚,戴笠指派軍統長沙站的負責人李人士去瞭解情況,回復卻是還沒安排好計畫。

  1938年11月12日上午9點左右,張治中接到蔣介石來電(文侍參電):「長沙如失陷,務將全城焚燬。望事前妥密準備,勿誤!中正文侍參。」(因蔣介石所發的電報代碼是「文」,大火又發生在夜裡(即夕),後稱此次大火為「文夕大火」。)

  張治中接到電報後,立即召集在長沙的省警備司令酆悌、省保安處長徐權會商,親自指派警備第二團團長徐崑為總指揮,將所屬士兵3人編為一組,共100組,負責焚城。同時通知部屬如聞警報聲,或看到一處起火,即可行動。

    電告蔣介石當時起火與混亂狀況,任務「圓滿完成」

  11月12日下午,岳陽失陷。軍統此時留在長沙大約有200多人,因無車可派,戴笠要求他的秘書曾堅等領隊,乘最後一班火車到衡陽,然後步行從廣西、貴州到重慶。隨後,戴笠親自在長沙市內視察,看見秩序混亂,也無警察出面維持,打電話給警察局長文重孚厲聲質問,並要求文重孚前來面談。文重孚見到戴笠後告知,接到酆悌的命令,要求警察集結在各自警局待命,待火起即刻撤出城外。於是,戴笠馬上給酆悌打電話詢問,得到答覆:煤油、炸藥已經準備好,但仍無具體行動計畫。戴笠鑒於此情況,與酆悌約好,決定晚上10點親赴警備司令部面商。

  11月12日晚9點,文重孚來電話,稱酆悌晚上有事外出,屆時不必前來。戴笠預感有什麼事會發生,馬上電話聯繫酆悌,但對方無人應答。這時戴笠的部下、交通科長鬍子萍前來報告,說軍統負責運載疏散人員的汽車被警備司令部人員扣留在新軍路,用於運送爆破人員與焚城材料。

  晚12點,城內外火起,軍統本部附近的航空委員會、汽車兵團車廠亦相繼起火。戴笠因惦記尚有軍統人員在東車站候車,急乘車前往看望,途中見到警戒兵朝天亂放槍。從車站回來後,戴笠將當時起火與混亂狀況電告在韶關的蔣介石,留下了珍貴的史料。

  11月13日上午8點半戴笠離開長沙市內,9點在猴子石碼頭看見張治中的副官在碼頭找保安處長徐權。下午5點,戴笠改由湘潭渡江,在湘潭西遇見酆悌部屬與其行李車,不久該車接到命令返回長沙,調查焚城事件。

   文夕大火到底是誰放的?

  至此,戴笠結束了在長沙的日子,而他的任務也「圓滿完成」。這場大火卻一直延燒了五天五夜,導致長沙30000多人喪生,全城90%以上的房屋被燒燬,經濟損失約10億元。

  文夕大火到底是誰放的?這一直是史學界探究的謎團。時任國民政府軍令部部長徐永昌曾認為是軍統放的火。但從戴笠的史料中可以看出,軍統只負責監督,並未參與。還曾有謠傳共產黨放火,時任湖北省政府主席陳誠在回憶錄曾明確說:吾深不以為然。目前的公論是,由於南門外傷兵營醫院不慎失火,結果被誤認為焚城信號,全城一起放起火來,造成震驚中外的「文夕大火」。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