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英烈馬定夫:為組織太行山群眾轉移而犧牲 | 時光網

 

A-A+

抗戰英烈馬定夫:為組織太行山群眾轉移而犧牲

2017年09月30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3 次

馬定夫,又名馬鎮西,號馬丁,1915年出生於山西省榆社縣東匯村一個農民家庭。自幼聰明好學,在家鄉接受傳統的啟蒙教育。14歲考入盂社縣城高小讀書時,即開始接觸陳獨秀、李大釗、魯迅等先進分子的作品,心中逐漸萌發民主思想和對社會惡勢力的反抗精神。在新民中學和友仁中學讀書時,因思想進步,經常參加同學自發的鬥爭活動而被校方開除。1933年,考入山西省立第一中學。有一次,校方請一豪紳到校講演,大肆宣揚「有地無窮」論,說什麼地主富農是靠土地致富,不是靠農民生活,倒是地主的善心養活了農民等等。針對這一謬論,馬定夫在《新聞晚報》、《太原小報》等報刊先後發表《地亡要窮》、《豬嘴紳士》等文章,予以嚴厲批駁,並組織進步同學,貼標語,散傳單,揭露社會的黑暗面。他的這些進步行動,被學校當局視為「過激行為」、「滋擾社會」,開除出校。為了追求光明,馬定夫於1935年離開山西,赴北平考入鏡湖高中讀書,通過關係開始同中共地下黨組織接觸,進一步受到愛國主義和共產主義的思想教育,並在1935年加入了黨的外圍組織「反帝大同盟」,開始了自己的革命鬥爭生涯。第二年正式加入中國共產黨。

七七事變後,馬定夫受黨的派遣,輟學回到故鄉榆社縣,加入當時在山西有合法地位的抗日犧牲同盟會,開展宣傳救亡活動,組織榆縣抗日遊擊隊。為解決隊伍的槍支彈藥和經費問題,他多次與當地的國民政府交涉。可擔任縣長的樊亮對中國共產黨的抗日主張陽奉陰違,想盡辦法拖延推諉,給遊擊隊的組建工作帶來很大困難。為此,馬定夫帶領同志們通過合法鬥爭,揭露樊亮的貪贓枉法的種種醜行和破壞團結抗日的劣跡。最後終於將此人趕出榆社,調來了中共黨員高沫鴻擔任縣長。在高沫鴻和八路軍工作團的支持下,榆社縣抗日遊擊隊於1937年10月順利成立。馬定夫任遊擊隊第三大隊指導員兼隊長。11月,中共榆縣縣委成立,馬定夫擔任組織部長。1938年5月改任宣傳部長。1939年後,榆社抗日遊擊隊編入八路軍一二九師,他歷任晉中獨立支隊政治部教育科長、民運科長、太行第二分區政治部主任。後任新編第十旅第三十團政委,一直在太行山抗日戰場帶領部隊與敵人浴血奮戰。1943年,他率領全團參加有名的襲擊祁縣印染廠戰役,重創日偽守軍,給敵人以沉重打擊。

馬定夫關心群眾,愛護幹部、戰士,深受廣大指戰員的愛戴。榆社縣至今流傳著他當年在柳樹溝為一個身患重病的貧苦農民送醫送藥,帶戰士為之播種收割莊稼,使這個農民脫離困境,成為一名抗日積極分子的動人故事。

1943年6月,擔任八路軍新編第十旅第三十團政委的馬定夫奉軍區的命令,帶著部隊來到晉中地區的太谷縣南山根據地中北嶺一帶,執行上級交給的「搶收小麥、保衛夏收」的戰鬥任務。

糧食,對於在長期戰爭中艱苦對峙的雙方來講,都有著重要意義。敵人不時地派人馬車輛到收麥區搶掠,而八路軍指戰員則一面幫助老鄉收割,一面嚴陣以待,只要敵人一出動,就針鋒相對,給予迎頭痛擊。所以自麥收開始以來,敵人一直沒有佔到什麼便宜。這一天,日軍駐太谷縣的憲兵隊長中野,在多次搶糧受挫後又糾集了鳳山據點的100多名日偽軍,向正在收割小麥的中兆嶺一帶發動偷襲。消息傳來後,馬定夫立即率部到敵人的必經之路上佈置埋伏。他先以太谷縣的小股民兵干擾和吸引敵人。中野見阻攔他的只是幾個「土八路」,自以為得計,就氣勢洶洶撲了過來。追著追著,追到了八路軍的伏擊圈內。馬定夫見敵人上當,一聲令下,機槍步槍手榴彈一齊向敵人開火,頓時硝煙四起,殺聲震天,八路軍戰士一個個像下山的猛虎一般殺向敵群,剛才還張牙舞爪、不可一世的日偽軍,在突如其來的打擊下,剎時間被打得人仰馬翻。那個憲兵隊長中野,還沒來得及組織進行抵抗就被擊斃,30多名敵人被打死。

一場漂亮的伏擊戰,大大地鼓舞了抗日軍民的志氣,滅了敵人的威風。從此,城裡的敵人再不敢肆無忌憚地下鄉瘋狂搶糧,群眾在第三十團指戰員的保護下順利地收割了成熟的小麥,有力地支援了抗日部隊。

夏收結束後,太谷縣六區民主政府於7月22日夜晚,在楓子嶺召開軍民聯歡會慶祝勝利。敵人得到情報,糾集了200多名日偽軍從黃封據點出發,向楓子嶺發動襲擊。23日凌晨4時許,當發現敵情時,敵人已佔領了楓子嶺東南的山頭。戰鬥打響了。敵人憑借佔據的制高點用猛烈的炮火向村裡掃射轟擊,撤退轉移的道路已被嚴密地封鎖了。要想保護群眾和政府人員的安全,必須攻佔嶺東南山頭那個制高點,否則等敵人站穩腳跟後向村中攻來,後果將不堪設想。馬定夫在冷靜地分析敵情後,果斷地通知區幹部作好轉移準備,同時對部隊下達戰鬥命令:「同志們,現在情況緊急,我們必須拿下東南面的山頭,掩護群眾轉移。我們的口號是,有我們就有群眾。我們決不能讓群眾受到鬼子的傷害!」

爭奪制高點的戰鬥開始了。馬定夫率領全團指戰員們,在敵人猛烈的炮火下一次又一次地向山上發起衝鋒。敵人憑借地形的優勢和強大的火力一次次地反擊著。激戰進行了3小多小時,敵人終於在八路軍將士的英勇衝擊下敗下陣來。馬定夫帶領部隊佔領山頭後又利用有利地形,頑強地抵抗敵人的反撲,直到楓子嶺的1000多名群眾和幹部安全轉移後,才撤出戰鬥。他本人卻因在這次戰鬥中腹部中彈,搶救不及,不幸犧牲。年僅29歲。

得知馬定夫為保衛根據地群眾和幹部壯烈犧牲的消息,當地群眾萬分悲痛,為他召開了隆重的追悼大會。他的故鄉榆社縣則立即組織了有120人參加的「馬定夫復仇連」,在太行山上打擊來犯之敵。太行第二區民主政府為了紀念他,把第三十團第三連命名為「馬定夫愛民連」。1946年,太谷縣將楓子嶺村更名為「馬定夫村」,並建起馬定夫烈士紀念館,永遠懷念這位抗日英雄。

少小才華似瑾瑜,文章聲譽播萁榆。

青年矢志崇馬列,早歲從戎殺豹狐。

轉戰漳源民擁戴,出師谷邑敵驚呼。

英雄血染楓林路,千載流芳馬定夫。

這首詩是太行革命老戰士、新中國成立後曾任山西省高級人民法院院長、山西省政協秘書長的劉秀峰在紀念馬定夫犧牲40週年之際所作。作者以真摯的感情,生動的筆墨,形象準確地概括了馬定夫烈士短暫而又輝煌壯烈的一生,使這位書卷氣很濃的抗日英雄形象,栩栩如生地再現於人們面前。


隨機文章: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