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戴雨農同志不死,我們不會撤退來台灣 | 時光網

 

A-A+

蔣介石:戴雨農同志不死,我們不會撤退來台灣

2017年10月18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3 次

  導讀:戴笠先生在北伐和抗日中的功績,現在輿論昌明、資料豐富,大家應該沒有什麼懷疑了。至於他的好色不倦,坊間早有傳聞,但也是一些你情我願的風流韻事,在民間的流布和誇大中頗帶有些津津樂道的欣賞。當然,還有沈醉的回憶錄對於戴笠先生的指斥抹黑,不過此類污蔑不值一提,目前已經有證據表明,這些文字的作者似乎不是沈醉本人。

  最主要的討論點是:如果當時現實狀況還是那麼糟糕——延安還是得到蘇俄的軍援、美國還是袖手旁觀、國軍內部還是間諜密佈——在這種情況下,只要戴先生還活著,是否國府就不會退守台灣了呢?個人以為,情報工作的著力處主要有以下6點:1、破獲敵方在民間的間諜網絡;2、捕獲敵方在我處的高級臥底;3、暗殺敵方的高層領導;4、暗殺意欲投敵的我方高層;5、向敵方高層派駐臥底;6、在敵方民間密佈間諜網絡。讓我們來逐個分析,戴笠如果不殉難的話,能在這6個方面扭轉敗局嗎?

  首先,破獲敵方的民間間諜網絡方面。這一點在戴笠殉難後,國府做的還算成功,最成功的是對於「民革」的軍事特務網絡的破獲。至於學運工運,國府明知後面是對手的「第二條戰線」在指揮,但基於國際感觀和憲政體系,基本沒有痛下殺手。整個解放戰爭期間,延安所謂的「白區工作」的成效很顯著,但作用並不是很大。

  其次,捕獲敵方在我處的高級臥底方面。這一點需要考察,就是這些國軍的高級幹部是何時成為臥底的,用延安的話來說,是「歸隊」還是「起義」呢?其實「解放戰爭」整個形勢就如同一場雪崩,第一推動力來自東北,推動者就是那個一再抗命、貽誤軍機的衛立煌。據現有材料顯示,衛的變節應該是蘇俄在法國的特務之功勞,起先延安方面並不知情,所以軍統即使在敵方有高級臥底,也不會瞭解到衛長官竟然成了鼴鼠。因此,戴笠的存在對於東北戰況沒有影響。

  第三,暗殺敵方高層領導方面。這個能力軍統應該是沒有的,因為中共的延安整風幾乎消滅了一切嫌疑分子,能夠滲透到高層身邊實施暗殺的可能性並不存在。而且延安負責保安的官員都有長期的地下鬥爭經驗,識別潛伏特務的能力很強,施行清洗又沒有顧忌。因此,無論戴笠在與不在,都無法用暗殺消滅對手,正如他抗戰時期很少暗殺過佔領軍高級官員一樣。

  其次,捕獲敵方在我處的高級臥底方面。這一點需要考察,就是這些國軍的高級幹部是何時成為臥底的,用延安的話來說,是「歸隊」還是「起義」呢?其實「解放戰爭」整個形勢就如同一場雪崩,第一推動力來自東北,推動者就是那個一再抗命、貽誤軍機的衛立煌。據現有材料顯示,衛的變節應該是蘇俄在法國的特務之功勞,起先延安方面並不知情,所以軍統即使在敵方有高級臥底,也不會瞭解到衛長官竟然成了鼴鼠。因此,戴笠的存在對於東北戰況沒有影響。

  第三,暗殺敵方高層領導方面。這個能力軍統應該是沒有的,因為中共的延安整風幾乎消滅了一切嫌疑分子,能夠滲透到高層身邊實施暗殺的可能性並不存在。而且延安負責保安的官員都有長期的地下鬥爭經驗,識別潛伏特務的能力很強,施行清洗又沒有顧忌。因此,無論戴笠在與不在,都無法用暗殺消滅對手,正如他抗戰時期很少暗殺過佔領軍高級官員一樣。

  第四,暗殺意欲投敵的我方高層方面。前面說過,雪崩一旦來臨,一些國軍內部的遊移分子就開始尋找出路,本來和延安有淵源的重新搭上線,本來和延安沒有關係的被敵方說客動搖了心防。因此暗殺是很有效的震懾手段。這一招在抗戰時期很好地制裁了漢奸,在雪崩時期也應該有效。但自戴笠身後,軍統幾乎對那些投敵趨勢很明顯的國軍高官沒有採取任何行動,這無疑是軍統喪失靈魂後的失措。

  第五,向敵方高層派駐臥底方面。這一點不是很方便討論,很多例子都無法攤開。我只說一個結論:軍統在延安高層的確潛伏很多間諜,有的甚至本是日軍發展,光復由後軍統接手的。但是基於保密原則,這些名單和聯繫方式只有戴笠一人掌握,一旦機毀人亡,這些國軍鼴鼠就完全沉底,直至20年後被陸續揪出。

  第六,在敵方民間密佈間諜網絡方面。延安的組織方針是支部到基層,完全立體化地控制住了「解放區」的各個層面,因此軍統很難滲透到敵方的民間。加之敵方的貧農大都是土改的受益者,當時滿懷著對延安的忠誠;而被剝奪財產的富有農民要麼成了難民,要麼作為階級敵人形同囚犯,根本沒有社會活動的可能。因此,戴笠的存在與否對這一點幫助不大。

  以上基本情況介紹完了。上面6點,有4點是戴笠的存在與否和大局關係不大,有兩點是戴笠能在關鍵節點拯救國軍。因此我的結論是:戴笠的殉難的確是國府退居台灣的重要原因。據說戴笠殉難翌日,延安即舉行慶祝大會,情報系統最高領導講話曰:「戴笠之,使我們革命可以提前10年成功」;1950年3月17日在戴笠殉職4週年紀念會上,蔣介石曾沉痛地說:「戴雨農同志不,我們不會撤退來台灣」;這些話可能也可以為本文做一些旁證吧。

  尚有始於1947年末的「國統區」經濟崩潰問題,附帶在這裡討論一下:關於貶值速度的問題,所有的人都走進了一個誤區,就是拿上海的數據代表全國。實際上儘管上海灘被遊資搞得天翻地覆,但是對國內絕大多數地區影響甚微,因為當時的中國,由於歷史原因,跨地區的貿易並不發達。各經濟區之間的貿易多是個別幾種物資。上海儘管金價像過山車,但是基本上傳導不到其他地區。

  舉個例子來說,去年紐約原油行情和芝加哥的糧食價格一路看漲,從理論上來說每個中國人都可以運用自己的兩萬美元外匯配額去搞投機。國內的富豪只要花上50元每張的代價,收集10000個人的身份證,就可以從央行套取到2億美元的外匯儲備,拿到北美去投機。可是實際上沒有人這麼做,因為已經超過了普通中國人的認知範圍和操作能力。

  除了幾個中心城市之外,當時國內大部分地區的物價是比較穩定的。因為連年戰爭破壞,國民的消費能力低下,基本的消費只有糧棉而縣城以下都是自給。佔人口絕大多數的農民掌握現貨,所以不會隨之起舞。中小城市居民所需的糧棉供應都來源於附近十幾公里的範圍內,也不會受太大影響。即便是一個地區性的,手中掌握相當多現貨的糧商,也沒有膽量把自己的現貨運到上海去賣高價,因為那超出了他的認知範圍和操作能力,長途販運一旦失手會讓他血本無歸。所以即便上海的糧棉價格上漲1000倍,對於長三角以外地區的價格也幾乎沒有什麼影響。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