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憶策反日軍:日語版「四面楚歌」引日軍暴動 | 時光網

 

A-A+

老兵憶策反日軍:日語版「四面楚歌」引日軍暴動

2017年10月18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3 次

  繳槍不殺,新四軍優待俘虜;侵華戰爭是不義之戰,你們不要再為天皇賣命了。

  70多年過去了,已年逾九旬,全慶光依然能流利地用日語講解當年向日軍喊話時的情景。老人是新四軍第五師敵工隊員,就是大家在電影裡看到的、在前線向日軍喊話策反的那個人,從仇恨日本鬼子的愛國青年,到策反日軍的敵工隊員,老人說:「我的經歷可以寫一本書——」

  剛開始聽說要學日語,很反感

  1941年9月,我16歲參加新四軍第五師,不久被送到抗大第十分校學習,畢業後被五師政法部敵工副部長林滔選入敵工幹部訓練班。聽說要學日語,我很反感。林副部長告訴我,學會日語,可以策反日軍、審訊日本戰俘、搜集日軍情報,更有效地打擊敵人。我一想,有道理,就同意了。

  開班那天,村外走來20多個身穿灰色新四軍軍服的日本人。訓練班負責人陸誠科長解釋,他們以前是侵華日軍士兵,現在是我們「在華日人反戰同盟延安支部」的日本朋友,也是培訓班的日語老師,幫助我們反抗日軍侵略。

  那時,我們經常一邊行軍一邊背日語單詞,學習地點也不固定,一會兒在河南信陽深山裡,一會兒在湖北武漢漲渡湖的船上,遇到鬼子圍剿,我們就把船划到湖的另一邊,繼續上課。

  有一次,我們深夜突圍時,突然聽到後面有人喊:「哈牙谷,哈牙谷(日語:快、快)。」行軍前,我們都被命令不准說話,包括反戰同盟的日本老師。是敵人!大家不動聲色繼續往前走,與前來圍剿我們的鬼子擦肩而過。

  「繳槍不殺」得用日語喊

  1943年夏天,我先被分配到第二軍分區敵工隊,不久又下派到中共雲夢縣委對敵偽工作部任秘書兼所屬敵工隊的指導員,與我同行的還有培訓班的日本老師平松,教所有戰士講八到十句日語,如繳槍不殺、新四軍優待俘虜、歡迎你們加入新四軍等。以前戰鬥中,因語言不通,日本兵見無出路常常集體自殺,我們的戰士會說幾句日本話後,情況就大不一樣了。在雲夢的一次戰鬥中,一名新四軍戰士追趕一個日軍士兵時,邊跑邊用新學的日語喊話:「站住,繳槍不殺。」沒想到那個日軍士兵竟真的停下,扔下武器。後來這個日本兵也加入了反戰同盟。

  「思鄉曲」引發日軍暴動

  我們還開展反戰宣傳,編印大量的日語宣傳單,趁黑夜貼到日軍必經之路,或用槍榴彈射到敵人的碉堡、炮樓、戰壕內。我們還用收集到的日軍番號、姓名,用郵寄的方法,將宣傳品直接寄給日軍士兵。遇到日本節日時,我們還想方設法地向日軍送花生、紅棗、香煙等慰問品,裡面夾著我們的宣傳品。我們還經常拿著土製喇叭到敵人據點前喊話、宣傳、策反。

  喊話時,我們還經常用「四面楚歌」這一招,對日軍用淒涼的音調唱日本「思鄉曲」。

  唱著唱著,日軍陣腳就亂了,有日軍士兵悄悄拿著我們新四軍五師的《通行證》向我們投降。日軍第三師團駐應山守備部隊發生士兵暴動,幾十名日本士兵暴打他們的長官,此事震驚了侵華日軍。

  日軍對我們又恨又怕,多次組織特務部隊過來暗殺,但這並不能阻擋我們的反戰宣傳攻勢,我們也犧牲了不少同志。

  敵人化裝成我們,我們化裝成敵人

  我們還負責搜集日軍軍事情報。

  那時,我們經常深夜摸到日軍電話線下,爬到電線桿上,接線截聽日軍通話,經常一聽就是一整晚。

  1943年冬天一個寒冷的夜晚,我和反戰同盟隊員中野一起到安陸至應山的公路邊竊聽敵人電話。中野爬到電線桿上,從頭天深夜,一直偷聽到第二天東方發白,得到一個重要情報:「楊家寨有一隊偽軍到王家店換防。」我軍立即在途中埋伏,一下子消滅十幾名偽軍,繳獲十幾條步槍和一挺機關鎗。

  1943年秋,我被上級任命為雲夢縣委敵偽工作部秘書兼武工隊指導員。敵諜報隊活動猖獗,經常化裝成新四軍到根據地破壞。我們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利用隊內有反戰同盟日本友人的優勢,化裝成日軍,堵截敵諜報隊。敵諜報隊與日偽漢奸不知有假,見我武工隊來了,都以為是自己人,點頭哈腰地上前迎接,被我武工隊一口氣消滅十幾支諜報隊及偽據點。

  侏儒山殲敵5000舉國振奮

  1941年12月,我15旅及天漢地方武裝,發起武漢侏儒山戰役,後13旅加入總攻。歷時兩個月,殲滅偽定國軍第1師汪步青部5000餘人,擊潰偽第2師太平部1000餘人,舉國振奮,作為一名新四軍第五師戰士,我感到非常驕傲和自豪。


隨機文章: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