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英烈任常倫:山東軍區犧牲的一等戰鬥英雄 | 時光網

 

A-A+

抗戰英烈任常倫:山東軍區犧牲的一等戰鬥英雄

2017年10月19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1 次

  任常倫,1921年生於山東省黃縣(今龍口市)孫胡莊(現為常倫莊)一個貧苦農民家庭。6歲喪父,10歲喪母,靠叔父撫養,入學讀書4年,後輟學務農。

  1938年,膠東抗日救亡運動風起雲湧。年方17歲的任常倫於這年冬天參加了自衛團。不久,他領到一支土槍,如獲至寶,愛不釋手。上山幹活帶著它,站崗放哨攥著它,晚上睡覺偎著它;有小空就抹,有大空就擦,誰見了誰誇獎。他常對別人說:「別看咱這支土造貨,洋鬼子碰上它,一樣叫他見閻王。」

  1939年春,一天早飯後,任常倫和王寶玉、王健吾3人奉命到石良集偵察敵情。有個偽軍官蹲在街上買雞蛋,腰裡別著一支匣子槍。二王一交換眼色,一齊躍上去,王寶玉伸手抓住了偽軍官的匣子槍,王健吾舉起手榴彈狠命地砸在偽軍官的頭上,只聽他「啊」一聲倒下了,匣子槍被王寶玉奪到了手。二王互相一招呼,架起那個昏迷的偽軍官就往村西跑。任常倫一看二王抓住了一個偽軍「舌頭」,高興地對二王說:「你們快架他過河,我在這裡對付敵人!」這時,集上的日軍端著三八槍,在人群裡橫衝直撞地向村西追來。任常倫眉頭一皺,計上心來,趁敵人還沒靠近,迎頭扔過去一顆手榴彈,轟地一聲炸響了。接著他高喊:「八路軍進村了,快跑啊!」趕集的群眾頓時散開,村裡村外你喊我叫,弄得日軍暈頭轉向,因怕吃虧,就不再追了。就這樣,任常倫掩護二王架著偽軍官順利返回。他們三人深入虎穴擒匪徒、繳獲匣子槍的行動,受到上級的表揚。

  自衛團經常夜晚外出擾亂敵人,割電線,任常倫每次都主動參加,總是興致勃勃地出發,滿懷喜悅地歸來。

  1940年,任常倫參加了八路軍地方武裝,10月所部升級為第十四團第二營第五連。在一次襲擊敵人的戰鬥中,他勇猛地衝進了圍牆,正在前進時左胳膊掛了彩。班長讓他退下火線去包紮,他卻說:「為了黨和人民,該流血時就得流血。這算得了什麼!」他一邊說一邊拿著手榴彈往前衝。直到負傷的胳膊不能動彈了,他才接受班長的命令,戀戀不捨地走下火線。後來,在猴子溝伏擊戰中,他帶著兩名戰士最先跳上汽車和日軍拚搏。他腿上負了兩處傷,跳下來包紮好了後,又急忙返回去圍殲日軍。

  不久,在掖縣城南戰鬥中,任常倫擔負往火線上送彈藥的任務。陣地上,戰士們和敵人拼了刺刀。正在這時,任常倫扛著一箱手榴彈衝上來了。他見3名戰士正在和3個日軍拼刺,就把箱子一放,像猛虎撲食,一步竄上去抱住了一個日軍的後腰,對面的戰士趁勢躍上前來,嗖的一聲捅了日軍一刺刀,任常倫乘機奪過了日軍手中的大蓋槍,回身一戳,刺刀捅進了日軍的胸膛。戰鬥結束後,營裡決定把一支三八大蓋槍發給任常倫。他用繳獲的這支槍苦學苦練,在以後的戰鬥中殺傷敵人,繳獲槍支,受到大家的稱讚。

  1941年6月,任常倫光榮地加入中國共產黨。在黨的教育下,他作戰勇猛,表現十分突出。這年冬天,部隊攻打棲霞縣小欒家據點時,第一排第三班長史德明在鹿砦裡邊的小土崖下掛了彩。敵人在碉堡周圍點起了柴火,照得通亮,上級曾多次派人搶救史德明都未成功,任常倫主動請求去背三班長。得到批准後,他貓著腰匍匐前進,一直爬到史德明身邊,輕聲說:「三班長,我來拉你!」史德明難過地說:「排長和同志們來拉我都掛綵了,你別再掛綵,不要管我了!」任常倫果斷地回答:「黨不能把你丟給敵人,別說我掛綵,就是犧牲了也要把你拉下去。」他說著,立即解下綁腿帶,捆在史的腰上,緩緩地把史德明拉到鹿砦外,然後把他背了下來。

  1942年6月,任常倫升任班長。他執行任務果敢機警。11月中旬,日軍2萬人在頑軍趙保原部配合下對抗日根據地進行「掃蕩」。一天晚上,連長看到一堆堆的野火連成一線,擋住了突圍的出路,但不知火堆邊有沒有敵人,就分配任常倫前去偵察。任常倫機智勇敢地摸到左前方的火堆跟前,發現在不很遠的地裡潛伏著敵軍,他悄悄地向右面的火堆爬去,見有兩個偽軍在烤火。他輕輕地爬到離敵人四五步的地方,握著一枚手榴彈,躍到敵人面前,卡嚓一聲砸開了一個偽軍的腦袋。另一個偽軍看勢不妙,便乖乖地當了俘虜,被任常倫抓回來了。連長根據獲悉的情況,指揮全連從前右側火堆邊安全突圍。

  1944年7月,任常倫被全團評選為戰鬥英雄。8月,連續出席了膠東軍區和山東軍區戰鬥英雄代表大會,被選為主席團成員,並榮獲軍區一等戰鬥英雄光榮稱號。戰鬥英雄代表大會剛一結束,他聽說日本鬼子又和頑軍趙保原部相勾結,開始進攻牙山抗日根據地。他懷著滿腔怒火,日夜兼程跋涉七百里,趕回膠東。那時,他身上已經負過八次傷,肩膀裡還留著敵人的彈片,體力還沒有完全恢復。他趕回部隊後,首長要他休息,他用懇求的口氣說:「我要打仗。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鬼子橫行霸道,不叫我打仗我受不了!」最後領導決定,提升任常倫為副排長,並批准他參加戰鬥。

  戰鬥打響了,700多名鬼子被阻擊在海陽長沙堡的西北面。任常倫和全排32名戰士,奉命搶佔制高點,以防敵人反擊逃跑。於是,他帶領全排戰士發起衝鋒,高喊著:「同志們衝啊,時間就是勝利!」英雄的三排飛速向前,終於搶在鬼子前頭,佔領了制高點。鬼子連續發起兩次衝鋒,想奪回制高點,都遭到了慘敗,戰地上下硝煙瀰漫。後來,幾十個日軍搶佔了制高點左側的另一個小高地,插起膏藥旗,架起機關鎗,嚴重地威脅著團指揮部和兄弟排陣地的安全。任常倫湊到排長跟前,用堅毅的口氣要求道:「排長你下命令吧,讓我去把那個小高地奪過來!」戰士們也在一邊齊聲請求道:「我們跟副排長一塊去,堅決完成任務!」排長決定讓任常倫帶領九班去奪取日軍佔領的小高地。

  九班的英雄們在任常倫的指揮下,一氣衝到小高地正面的斷崖下,任常倫佈置兩個戰士正面佯攻,其餘的跟著他沿著斷崖迂迴到小高地側面,迅速發起猛攻。一排手榴彈,炸得日軍抱頭鼠竄,九班奪取了小高地。敵人不甘心失敗,又瘋狂地炮轟小高地,一個軍官用指揮刀威逼著一群日軍士兵嚎叫著向上衝,任常倫沉著地端起大蓋槍,一扣板機打倒了敵人的指揮官;接著又連發3槍,撩到了3個鬼子。九班戰士鬥志高昂,以一當十,英勇地抗擊著十倍於我的敵人,連續打退日軍5次瘋狂的反撲。

  就在這時,戰士們的手榴彈用完了,子彈打光了,增援部隊還沒有趕到。垂死掙扎的日軍又一次組織反撲,一場嚴峻的考驗擺在九班戰士的面前。任常倫站起來,看看遠處村子裡鬼子燃燒的大火,眼睛裡閃著仇恨的光芒,他高高地舉起手中的槍,堅定地對戰士們說:「同志們,我們沒有子彈有刺刀,人在陣地在!」這時日軍嗷嗷地叫著又衝上來了,九班的英雄們喊了一聲「殺」,端起鋒利的刺刀,帶著強烈的仇恨向日軍衝去,一場激烈的白刃戰在小高地上展開了。任常倫接連刺死了4個日軍,自己也負了傷。但他仍然堅持戰鬥,當捅倒了第五個鬼子時,五班上來增援了,日軍亂成一團,丟下幾十具屍體,狼狽逃竄。

  當天傍晚,日軍對小高地進行反撲。任常倫不幸被一顆罪惡的子彈射中。五班長急忙撲過去連聲呼喚,任常倫吃力地說:「五班長,別管我,守住陣地要緊,守住陣地就是勝利!」戰士們望著身負重傷的副排長,人人滿腔悲憤,個個鬥志更堅。他們沉著地等到鬼子再次衝過來的時候,用手榴彈把敵人壓下去。這天,日軍共扔下了258具屍體,敗北而去。

  許多年過去了。今天,在山東省棲霞縣東部巍峨的英靈山頂上,昂然屹立著雄偉壯觀的抗日烈士紀念塔。塔西面,有一尊八路軍戰士的銅像,持槍佇立,雄視遠方,守衛著山川秀麗的膠東半島,他就是人們敬仰的山東軍區一等戰鬥英雄任常倫。


隨機文章: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