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型關大捷林彪指揮並非完美:出了兩個戰術紕漏 | 時光網

 

A-A+

平型關大捷林彪指揮並非完美:出了兩個戰術紕漏

2017年12月24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1 次

  1937年7月7日,是每個炎黃子孫都不可忘卻的日子。就在這一天深夜,北平西南距廣安門只有20多里的盧溝橋,突然響起隆隆炮聲,日本帝國主義發動了全面侵華戰爭。

  「七?七事變」的隆隆炮聲,震驚了世界,也驚醒了中國人民;日本法西斯的種種暴行,更激起了4萬萬同胞的民族義憤。抗日戰爭自此全面爆發。

  在關係到中華民族生死存亡的歷史關頭,中國共產黨迅速作出反應,事變的第二天即發表《通電》:全國同胞們!平津告急!華北告急!中華民族告急!只有全民族實行抗戰,才是我們的出路……

  毛澤東、朱德致電蔣介石,要求全國總動員,並代表紅軍將士請纓殺敵。7月15日,周恩來將《中共中央為公佈國共合作宣言》遞交蔣介石,鄭重聲明:願取消紅軍番號,改編為國民革命軍,準備隨時奔赴抗日前線。

  8月22日,國民黨政府軍事委員會發佈命令,宣佈紅軍主力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簡稱八路軍。朱德任總指揮,彭德懷任副總指揮。下轄第115、第120、第129師,共4.6萬人。10月21日,又宣佈將南方八省十三個地區堅持遊擊戰爭的紅軍和遊擊隊,改編為國民革命軍陸軍新編第四軍,簡稱新四軍。北伐名將葉挺出任軍長,項英任副軍長。下轄第1、第2、第3、第4支隊,共1萬餘人。

  在中國共產黨的不懈努力和全國人民日益高漲的呼聲中,以第二次國共合作為基礎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終於形成了。

  為解救華北危局,八路軍不待改編就緒,即在總指揮朱德、副總指揮彭德懷率領下誓師出征,由陝西三原、富平經韓城地區東渡黃河,日夜兼程,挺進山西抗日前線。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國民黨軍在消極防禦的戰略方針指導下,喪師失地,節節敗退。防守宣化、張家口、大同等地的國民黨軍此時正紛紛退卻,秩序混亂,華北大片國土淪陷敵手。而突然出現的整齊威武、鬥志昂揚、紀律嚴明的八路軍,勇敢地迎敵而進,宣傳抗日救國綱領,號召各階層人民組織起來抗戰,猶如黑暗中的一縷明光,照亮了三晉人民。人們奔走相告,扶老攜幼夾道歡迎,都將希望寄托在英勇挺進的八路軍身上。

  八路軍並沒有辜負民眾的期望,入晉不久便取得了震驚中外的平型關大捷。

  時第687團9連副連長的郭春林回憶道:

  戰鬥打響時,埋伏陣地下面的喬溝裡堵滿了日軍的輜重車,我們只需向下扔手榴彈就行了。開始鬼子拚命向溝兩側的山坡上爬,結果剛一露頭就被我們的火力幹掉。鬼子們沒有辦法只能躲在夾溝兩旁的凹處,我軍火力難以發揮,戰鬥暫時沉寂了一刻。沒過多久,我們右側突然響起了瘋狂的機槍聲,從聲音可以明顯聽出來不是我軍常用的馬克沁重機槍和捷克式輕機槍。原來一股日軍利用我軍視線的死角偷偷爬上一個小山陵,並在那裡架起一挺機槍。我馬上命令連裡最勇敢的同志2排長秦二愣帶領10餘名戰士去消滅掉那股敵人。就在這時,我突然覺得左臂像被火燙了一下,這是我在8年抗戰中第一次負傷。秦二愣果然不負眾望,在那個小山陵底下用全身力量將一束手榴彈仍了上去,一下就炸死了幾個鬼子,其他的鬼子全被鎮住了,倉皇逃往山下。我連順勢向溝裡衝鋒,與日軍打起肉搏戰。一個鬼子看我受傷不能拼刺刀,向我撲過來。我剛要用駁殼槍向他射擊,秦二愣從側面猛撲過來,一刀將其刺倒。我看到秦二愣已經多處負傷,勸他下去休息。他什麼也沒說就向一群鬼子衝去,結果被鬼子包圍。等我和其他戰士趕到,他已經被鬼子刺倒。我俯身去摸他的心臟,希望他還活著,但是心臟已經停止了跳動,事情發生得這樣快,令人不敢相信,全連最勇敢的同志,也是我最好的一個戰友就這樣犧牲了。

  縱觀整個平型關作戰,林彪的指揮並非無懈可擊,還是出了兩個紕漏。

  一是24日夜因山洪暴發,第688團沒能趕到戰場,使八路軍參戰部隊少了三分之一,對日軍的兵力優勢變弱。

  另一個就是戰場的一個重要制高點老爺廟梁未派部隊佔領。而這一疏漏在戰鬥打響後,很快就被日軍發現並利用,從而給八路軍帶來很大傷亡。老爺廟一帶是南低北高的山地,再往北是制高點老爺廟梁。可以說,誰佔領了老爺廟誰就掌握了戰場的主動權。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