撥雲將軍:鮮有人提及的騰沖之虎闕漢騫 | 時光網

 

A-A+

撥雲將軍:鮮有人提及的騰沖之虎闕漢騫

2017年12月24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15 次

  闕漢騫,國民革命軍中將,1901年1月19日出生於湖南省寧遠縣北鄉闕家莊(清水橋鄉闕家村)。幼年入家鄉平田倫英初小,畢業後考入寧遠縣立高小。高小畢業後考入第13聯合中學。中學畢業,考取湖南法政專門學校,後因逢母喪而輟學。後入常澧鎮守使學兵隊受訓,期滿入教導團接受軍官訓練。

  1925年,考入黃埔軍校第四期步兵科,先接受入伍教育,1926年3月,升學,10月,軍校畢業,旋任第五期學生區隊附。1926年8月,第五期學生予南京畢業。是月,龍潭之役發生,乃奉令率畢業學生數十人參加戰鬥,戰後,任第六期學生區隊長。1935年5月,晉陞為陸軍步兵中校。

  闕漢騫被稱為「猛將」,首先出自田漢先生給在成都軍校學習的兒子田海男的家書中。作為猛將的表現,可以從1937年抗戰以來的戰事上追溯。

  1937年8月,淞滬抗日之役爆發,闕漢騫時任陸軍第14師79團團長,率部參戰。部隊開赴上海羅店防守,與敵反覆爭奪,羅店失而復得。苦戰經月,戰況慘烈空前,當時的戰場被喻為血肉磨坊。官兵傷亡甚重,日軍的囂張氣焰遭到沉重打擊。闕漢騫以其不俗戰績,開戰不到兩個月時間即升任14師步兵第40旅少將旅長。14師隨後奉命調換南北塘口。日軍進攻勢猛,陣地不斷後移,但旅部卻頂住不退,以至闕漢騫與郭汝瑰、胡璉三位旅長共用一個掩蔽部指揮作戰。淞滬苦戰三個月,後從戰略上考慮全軍撤退。14師經青陽港、昆山下撤、闕部40旅在後掩護,於青陽港公路橋陣地與日軍作戰,戰況甚為驚險激烈。

  淞滬戰役後,為防日軍溯江而上進攻武漢,14師駐防誓節渡。闕部40旅駐紮茅毋山,闕旅長每日步行上下山,督促部屬沿長江修築工事備戰日軍。日軍果然溯江而上,海陸空同時使用,並且施放毒氣,瘋狂進攻。闕漢騫率部奮力迎擊,堅守陣地,毫不動搖。陣地堅守近月,出現與敵反覆肉搏的膠著狀態。直到武漢佈防準備基本就緒後,才奉命緊急撤退。

  闕漢騫1938年,升任陸軍第185師副師長;1939年夏,於常德就任陸軍第14師少將師長,隸屬54軍。同年12月初,日軍從廣州大舉北犯,闕將軍率第14師偕第50師馳援粵北要隘韶關,他居然能在固守原有陣地之餘,別譴一支奇兵,會同友軍展開反攻,一舉攻下翁源、花縣,追擊號稱日軍精銳之近衛師團,日軍被迫退回廣州近郊,史稱粵北大捷。至此,抗戰兩年有餘、闕漢騫抱著抗戰軍人保國衛土發揮天職的愛國熱誠,激昂慷慨,與廣大官兵一樣,英勇無以復加,不惜用鮮血與日本侵略者打了一連串硬戰,顯示了中華民族堅韌的精神品質。而他自己也累積戰功,獲得了「抗日猛將」的美名。然後他再奉調柳州,參與崑崙關大捷之役。及至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滇邊告急。闕漢騫又奉命進駐越南邊境,負責拱衛邊境。

  最為人們稱道的是他以後參與和領導的騰沖戰役。1944年春,闕漢騫升任54軍副軍長。繼而54軍為遠征軍的主力,4月,他又以代理軍長身份奉命率14師、50師空運印緬,援助盟軍,其間南下率部力戰,解密支那盟軍之危。稍後返回雲南54軍軍部,準備滇西大反攻。54軍任務是攻取騰沖。

  1944年5月11日,54軍強渡稱為天塹的怒江,隨即進攻可稱天險的高黎貢山。山勢險阻,時逢雨季,氣候惡劣,日軍工事據險而修,進攻甚為困難,歷時40多天,才將高黎貢山之敵完全肅清,進抵騰沖外圍,部隊兵力已大量耗損。騰沖外圍有敵人堅固據點,依山就水,很難克服,苦戰月餘,進展不大。騰沖戰役,甚為軍事高層關注。至7月25日,奉電令,軍長方天專任20集團軍副總司令,54軍副軍長闕漢騫升任第六任軍長。

  次日闕漢騫指揮部隊攻下主要據點來鳳山,甫任軍長,即獲勝仗。闕漢騫特騎棗紅烈馬於來鳳山頂視察留影,官兵豪情湧動,馬通人意,長嘯三聲,更壯威儀。將軍吻馬面後返和順鄉指揮所,是日加菜進餐,並加發糧餉20元。將軍軼事,傳為美談。兩三日內,日軍主要外圍據點相繼攻克,主力逃入城中,兵力為56師團148聯隊和18師團114聯隊,人數約在1500人左右。依據堅固的城牆死守待援。經數日的部署準備後,闕軍長於8月2日指揮部隊攻城。開始用炮火掩護以雲梯爬城的方式,傷亡甚重未能成功,後即以工兵挖地道炸城牆的方式取得突破,佔領城角數處,與敵對峙。闕軍長即作重新調整,各師在城中與日軍展開逐屋巷戰,日軍全力反擊,血肉相搏,戰鬥甚為殘酷。在騰沖城內,經過敵我一個多月的激烈巷戰,滿目瘡痍,一片廢墟,自開戰以來的6000日軍,除300來人潰逃城外,其餘皆戰死、自殺於騰沖城內。對於外逃之敵,闕漢騫親自嚴命預2師方誠團長率一團之兵力,予以追擊,除10餘被俘外,余皆擊斃。至9月14日,騰沖殲滅戰取得完全勝利,敵人或死或俘,無一生逃,若干年後,有日本教官稱之為中國抗日史上首次成功的殲滅戰。

  騰沖戰役,敵守我攻,歷經一山一水的天然屏障,終於取得攻城殲敵的重大戰果。我官兵的犧牲人數,並不在日軍之下。戰後,為紀念殉國的英勇戰士,闕將軍特在來鳳山頂勒石存紀。隨軍的美國顧問史塔爾將軍(後任美陸軍部長)甚為欽服,並將騰沖攻城戰,補拍成電影。可見其在盟軍中的國際影響。

  攻克騰沖後,闕軍長會同友軍連下龍陵芒市、畹町,遠征軍與駐印軍會師,中印公路打通,反攻滇西取得重大勝利。1945年元旦,榮獲三等雲麾勳章。

  1945年2月,闕奉命率部開赴黔西安龍興安地區,不久54軍改為美械裝備。5月,闕獲勝利勳章。秋,奉令向廣州反攻。軍行在途,日軍投降。會同新1軍於10月間接受廣州,兼任廣州警備司令,並獲忠勤勳章。至此,八年抗戰中,闕漢騫的猛將天賦得以完全發揮,他的軍事生涯也達到了輝煌的頂點。抗戰勝利後,民國三十六年五月,獲三等寶鼎勳章。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