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英雄:用盡最後一口氣也要幹掉日軍大佐! | 時光網

 

A-A+

抗戰英雄:用盡最後一口氣也要幹掉日軍大佐!

2017年12月25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11 次

  他有個很老土的名字:強三娃。為給被日寇槍殺的爹娘報仇,他於1938年18歲時參加了國民革命軍,在陸軍第32軍141師721團當了一名普通士兵。

  強三娃膽很小,參軍後的第一仗,嚇得連眼睛也不敢睜,戰鬥已經結束,他還趴在戰壕「簌簌」發抖,褲子也尿濕了,戰友們因此將「強三娃」改為「尿褲娃」。隨著參戰次數的增多,他的膽量漸漸大起來,卻也只打傷過一個鬼子,這讓他總在大伙面前抬不起頭來。但他從未氣餒,暗暗在心底發誓:「即使在生命的後時刻,我絕不能白白送死,說啥也要拉上一個小日本做墊背!」

  1939年3月17日,日軍發起南昌戰役,強三娃所在的721團在距南昌城30公里的安義縣擔任外線防守任務。22日,日軍在聯隊長飯野賢十率領的第101師103聯隊向721團陣地發起猛烈進攻,中國守軍雖經浴血奮戰,終因寡不敵眾而全線潰敗……

  望著四處逃散的中國軍隊,飯野賢十揮舞著滴血的戰刀仰面狂笑,對身旁的副官龜三郎說:「給我一枝步槍,我要讓你們見識一下我百步穿楊的槍法!」

  飯野賢十之所以如此狂妄,是因為在剛剛過去的激烈戰鬥中,射殺了6名中國士兵,面對眼前潰逃的散兵,再射殺幾個還不易如反掌?!當他接過三八大蓋後,邊瞄準邊對龜三郎說:「看清楚了,那些正在逃命的支那人距這裡少說也有一百米,我要用我們大日本的三八步槍,一槍撂倒一個,而且個個都要打在後腦勺。」龜三郎討好道:「您是聞名全軍的神槍手,那些支那人還不在瞬間就會成為您的槍下鬼!」

  飯野賢十得意問龜三郎和護衛們:「你們說,先打哪一個?」有的說打左邊那個,有的說打右邊那個。後,飯野賢十一錘定音:「就打右邊那個大個子!」

  「你們看好了」,飯野賢十鎖定了目標。說時遲,那時快,只聽 「叭」地一聲槍響,龜三郎和幾個護衛看見那個大個子中國士兵依然在奔跑。「沒打著」,一名護衛小聲嘀咕。

  這時,幾個人看見飯野賢十身子抽搐了一下,接著便重重地撲到在地。龜三郎和護衛們慌忙圍過去,只見他們聯隊長的後背出現了一個搶眼,正「汩汩汩」地往外冒血,龜三郎摸了一下飯野賢十的鼻息,已經氣絕斷命。

  龜三郎聲嘶力竭地質問幾個護衛:「誰幹的?」嚇傻了的護衛們互相看著,語無倫次地說:「不是我,不是我。」

  龜三郎也被搞糊塗了:明明是聯隊長手中的槍響了,子彈應該向前飛去,他自己怎麼卻中彈身亡了呢?為了驗明真相,他拾起飯野賢十的那枝步槍,拉開槍栓查看,卻見槍膛內跳出的並非彈殼,而是一顆完整的子彈。他恍然,聯隊長並未擊發,槍響也非他所為,而是被附近的中國軍人一槍斃命。

  龜三郎舉目望去,四周全是中國士兵的屍體,但他還是命令護衛們:「快去查查哪個中國人的槍管在發熱?」

  突然,一護衛發現,在距飯野賢十約15米處,一個倒斃的中國士兵手邊那枝「中正式」槍管還在冒著縷縷青煙,他對龜三郎大叫:「是他開槍打死了聯隊長!」龜三郎急跑過去,見這個中國士兵渾身中彈無數,滿臉血跡已經氣絕。龜三郎氣急敗壞地將這名中國士兵的屍體翻過來,一把拽下他軍服前的胸貼,見上邊印著「國民革命軍第32軍第141師第721團,姓名:強三娃,職務:下士班長。」

  原來,強三娃在與日軍白刃格鬥中身負重傷奄奄一息,是飯野賢十的狂笑讓他瞬間清醒,他勉強睜開眼睛偷偷看了一下,見十幾個日軍都背對著他。當看到穿著大佐服的飯野賢十後,他心裡只有念頭:臨死前一定要幹掉這個鬼子軍官!於是他拼盡全力摸到身邊的「中正式」,瞄準飯野十賢後背扣動了扳機。在看到不可一世的飯野賢十「噗通」倒地後,他微笑著在心底說:「最後一槍我沒有放空」,然後緩緩閉上了眼睛……

  飯野賢十死後,被日本陸軍部追晉為陸軍少將,並獲三級金鴟勳章。而擊斃他的中國士兵強三娃,則因他軍服上的胸貼被飯野賢十的副官龜三郎拿走,卻在數十載被國人遺忘。

  1981年,日本軍事學者外山操整理出版了《陸海軍將官人事總攬?陸軍篇》,強三娃擊斃飯野賢十的英勇壯舉才得以公諸於眾。

  強三娃,這位參軍以來從未打死過一個日寇的中國軍人,卻在生命的最後時刻擊斃了日軍大佐飯野賢十,實現了「最後一槍絕不放空」的願望。雖然他的事跡被歷史淹沒了整整44載,但他的英靈最終還是回到了魂牽夢繞的祖國。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