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以弱勝強痛擊國軍 曾被小瞧「沒啥了不得」 | 時光網

 

A-A+

朱德以弱勝強痛擊國軍 曾被小瞧「沒啥了不得」

2017年12月27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5 次

  「楊如軒對楊池生說,『你要小心,不是以前的朱玉階(指朱德)了』。楊池生說,『老朱的打法我曉得,沒有什麼了不得』。後楊如軒回吉安養傷,楊池生批示作戰,不意,楊如軒還沒到吉安,楊池生就敗下陣來,並且敗得更慘。」

  朱毛紅軍在井岡山會師後,湘贛邊界的武裝力量發生了很大變化,令國民黨當局坐立不安。1928年6月中旬,湘贛兩省的國民黨軍奉蔣介石之命,向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發動了更大規模的「進剿」:湖南國民黨第八軍吳尚部,由平江調防攸縣,欲經茶陵、酃縣(今炎陵縣)向井岡山推進;江西國民黨軍以第九師師長楊池生為總指揮,加上第二十七師楊如軒部,從吉安向永新進攻。於是,在當月23日,朱毛紅軍成立以來進行的最大規模、最為激烈的一次戰鬥以龍源口為中心地域正式打響。

  國民黨軍在數量、心理、技術上佔有很大優勢

  龍源口位於江西永新縣南部、七溪嶺腳下,距縣城20公里,地處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正北方向。而龍源口戰鬥的主戰場——新、老七溪嶺相距約5公里,緊靠龍源口村拔地而起,橫在永新與寧岡兩縣之間,山高林密,流急谷深,地勢十分險要。兩座山嶺各有一條小路蜿蜒上下:西邊老七溪嶺的山路從永新的白口村通往寧岡新城;東邊新七溪嶺的小路從永新的龍源口通往寧岡新城。這兩條小路上下三四公里,是接通寧岡縣與永新縣的咽喉要衝。國民黨軍和朱毛紅軍對龍源口陣地均志在必得。我們且分析一下當時交戰雙方的基本情況。

  兵力對比:與之前國民黨軍數次「進剿」相比,龍源口戰鬥中的國民黨軍參與進攻的兵力大增,而且分為贛、湘兩路分進合擊,東西推進。江西方向是楊池生第九師和楊如軒第二十七師共五個團,湖南方向是第八軍吳尚部三個團(八個團均得到了加強),再算上反動的「挨戶團」和「靖衛團」,國民黨軍的總兵力達3萬餘人。「朱毛紅軍中朱部2000餘人,毛部1000餘人,袁文才、王佐部各300人,共3600多人。」國民黨軍近十倍於紅軍。

  武器對比:朱毛紅軍號稱四個團,卻有將近一半的部隊用梭鏢、大刀做武器;而國民黨軍參戰的部隊使用的是步槍、機槍,還有迫擊炮。

  綜合對比:「敵二十五、二十六團為江西軍隊之最狠的部隊,戰鬥力最強,都系老兵,技術熟練」,且準備充分、兵力集中,加之前兩次吃過朱毛紅軍的虧,在國民黨軍官長的蠱惑下「復仇心切」,國民黨軍官兵在心理上、技術上佔有很大的優勢;朱毛紅軍攻克湖南酃縣後還未得到休整,旋即投入龍源口戰鬥,部隊異常疲勞。

  朱德手提機關鎗親自上陣

  6月23日,國民黨軍楊池生第九師二十七團憑借優良裝備,開始向剛抵達龍源口「半炷香不到的」紅二十九團(含紅三十一團一部)陣地撲來。紅二十九團由宜章農軍組成,槍支匱乏,是「梭鏢團」。在國民黨軍的強烈攻勢下,紅軍陣地被撕開了一道口子,導致陣地前沿有利地形風車口被佔領。在此危急情況下,紅軍前線總指揮朱德手提機關鎗親自上陣,組織密集火力向對方掃射,同時組織紅軍戰士猛衝,奪回了風車口,穩住了陣地,並趁勢將國民黨軍逼下了山腰。此後,儘管國民黨軍多次衝鋒,再也無法逾越風車口。

  在新七溪嶺戰鬥打響之後,楊如軒的二十五、二十六兩個團幾乎同時向老七溪嶺發起進攻,並搶佔了制高點百步墩。紅二十八團因路途較遠,只趕到與百步墩一澗之遙的茅管坳,敵俯我仰,地形對紅軍極為不利。紅軍多次組織突擊,卻因澗窄墩陡,兵力無法展開,未能奏效,一時形成對峙狀態。午後,紅軍乘敵疲憊鬆懈之際,組織了敢死隊隱蔽接敵,發起突然進攻,終於突破敵防禦陣地,攻佔了制高點。國民黨軍倉惶向白口村方向潰逃。紅二十八團居高臨下,乘勝猛追,殲其一部。

  敵二十五、二十六兩個團及第二十七師指揮所逃向永新,紅二十八團迅速經白口村向龍源口迂迴。與此同時,扼守新七溪嶺的紅軍部隊,乘勢轉入對國民黨軍二十七團的進攻,二十七團已陷於孤立,紛紛向龍源口潰退。紅軍迅即跟蹤追擊。當敵人退至龍源口時,紅二十八團已經佔領龍源口有利地形,切斷了敵之退路。

  就這樣,紅軍以不足3個團的兵力,殲敵1個團,擊潰敵1個團,繳槍1000餘支,取得了朱毛紅軍會師以來重大的軍事勝利。

  朱毛紅軍最不願打的一次戰鬥

  龍源口戰鬥,是國民黨軍和紅軍的一次遭遇戰,它既不像毛澤東集中力量殲滅敵人的開篇之作新城大捷,也不像朱毛紅軍首戰五斗江時有充足的時間設伏並有足夠的兵力擊潰冒進之敵,甚至還不像隨後的草市坳戰鬥——草市坳戰鬥朱毛紅軍投入了整個紅二十八團,且在國民黨軍毫不知情的情況下預先布下伏兵,然後和國民黨軍七十九團對陣,最後完勝。

  井岡山時期,朱毛紅軍尚不足以支撐一次師、團級部隊作戰,而多以小股部隊並運用遊擊戰術為主,戰鬥中多避敵主力,而攻敵側翼,並聲東擊西,甚至有時還採取集中兵力殲敵一路的作戰方法,所以實戰效果頗佳。但龍源口戰鬥,朱毛紅軍將全部本錢押在那裡,並且硬碰硬,容不得絲毫以巧取勝。

  國民黨軍作為主攻方,有足夠的準備時間和足夠的精力去打一次有足夠勝算的戰鬥,而朱毛紅軍之二十九團、三十一團一部為了佔領防禦陣地,提前不到半個小時搶佔了新七溪嶺的制高點,甚至連工事都來不及修築;紅二十八團因路途遙遠,晚了一步,讓國民黨軍佔據了有利地形。在這種緊張的態勢下,朱毛紅軍就不得不一改過去的遊擊戰法,而採取山地攻堅戰。這種戰法,對於兵力、武器等方面均處弱勢的紅軍來說,未免代價太大。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