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軍將軍們的震撼語錄:除了投降我別無選擇 | 時光網

 

A-A+

聯合國軍將軍們的震撼語錄:除了投降我別無選擇

2017年12月29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25 次

  「聯合國軍」第一任總司令道格拉斯·麥克壓撒元帥:

  他們是很危險的敵人。

  沃克曾報告,中國軍隊常常避開大路,利用山嶺、丘陵作為接近路。他們總是插入我縱深發起攻擊。其步兵手中的武器運用得比我們充分。敵軍慣於在夜間運動和作戰。

  「聯合國軍」第二任總司令馬修·邦克·李奇微將軍

  中國人是堅強而凶狠的鬥士:他們常常不顧傷亡地發起攻擊。他們又是文明的敵人:「有一次,中國人甚至將重傷員用擔架放在公路上,爾後撤走。在我方醫護人員乘卡車到那裡接運傷員時,他們沒有向我們射擊。」「有很多次,他們同俘虜分享僅有的一點食物,對俘虜採取友善的態度。」

  「常常有這樣的情況,守衛在孤零零的碉堡(碉堡四周堆放著沙袋,設置著鐵絲網,可以在各個方向上對付敵人的攻擊)中的士兵往往吃驚地發現,四五個穿著膠底鞋的中國人已不聲不響地潛入他們與前哨警戒線之間的地帶。這時信號彈就會從敵人戰線那邊升起,瘋狂的軍號聲就會把我方哨兵嚇進碉堡,幾乎來不及發出口令,戰鬥就打響了。」

  「聯合國軍」第三任總司令馬克·克拉克將軍

  「志願軍將領在朝鮮戰爭中的領導,是一種軍事與政治智慧的巧妙混合體。它不僅能夠維持一個大家認為是『烏合之眾的農民軍隊』在戰場上對抗一個現代的軍事強權,而且它也能夠在面臨逆勢與退卻的時候,把部隊鍛煉成一個有訓練、有裝備和有團結力的戰鬥體。」志願軍是由各個野戰軍「拼湊」組成的一支軍隊,有很多弱點,但志願軍在朝鮮把他的軍隊帶得很好。「我必須承認:志願軍是一個資質很高的敵人,我們不是在和一個容易被打倒的對手作戰。」

  「這協定暫時停止了(我虔誠希望它永久終止了)那個不幸半島上的戰爭。對我來說,這亦是我40年來戎馬生涯的結束。它是我軍事經歷最高的一個職位,但是它沒有光榮。在執行我政府的訓令中,我獲得了一次不值得羨慕的榮譽,那就是我成了歷史上簽訂沒有勝利的停戰條約的第一位美國陸軍司令官。我感到一種失望的痛苦。我想,我的前任麥克壓撒與李奇微兩位將軍一定具有同感。」

  美國空軍參謀長霍伊特·S·范登堡將軍:

  「我們遭到了自朝鮮戰爭以來最慘重的損失……」「鑒於朝鮮空中發生了一種重要的,從某種程度上講可以說是險惡的變化……幾乎在一夜之間中國便成了世界上空軍力量中最強大的國家之一……我們過去所一直依賴的空中優勢,現在已面臨著嚴重的挑戰。」

  聯合國軍愛爾蘭裝甲旅准將:

  那時,我的部隊,怎麼會知道中國軍隊,如此強悍?我原先擁有190輛坦克。秋季攻勢開始後。我被命令阻擊中國第39軍,40軍。掩護美軍第8軍第7師撤出上甘嶺。我原先認為「志願軍」無非就是一群拿起武器的農民而已。在此之前,我的確沒交手過這群人。因此,我刻意將部隊以英國方式展開!即:兩側步兵,中間坦克。在美國航空隊支援下。反突擊。

  本來打算依靠強大的裝甲火力,採取集團攻擊,直接把共產黨打回去。可是,我沒見過這樣的軍隊。人抱著de-tona-tor,幾乎瘋狂的撲向我的裝甲集群。結果,我一輛輛坦克被炸。上帝!這不是軍隊!我發誓!戰神獲拉迪斯也不會這樣。半個小時不到,我前線一線190輛坦克僅下50輛,多數帶傷。步兵傷亡更大。無奈!我只得快速緊縮。但是,來不及了。可怕!他們也是集團衝鋒。前面,至少一個加強團。你要知道,他們沒有那麼多炮火支援。空中更沒有。美國航空隊,F84,低空俯衝轟炸,採用凝固汽油。我前面頓時火海一片。

  我原本打算,借此機會,重新組織部隊。沒想到,萬萬沒想到。我看到作為軍人,最令我吃驚的一幕:他們-那些志願軍!前面的士兵。就此到地,翻滾!平撲。為後面攻擊的戰友擋住,烈火!上帝!我是在說他們竟然用人,當防火板。這樣的部隊天下,誰見過?我的士兵到此時真的被震撼了!他們自動舉手投降。一片,一片的。結果這次戰鬥,僅僅3個小時。3340名愛爾蘭士兵,1200名陣亡,其餘,包括我在內。做了這支無敵軍隊的戰俘。回國後,有人罵我:投降將軍!我感到生氣!也很無奈!但是,當時面對這樣的軍隊。我不投降還能如何?

  「這協定暫時停止了(我虔誠希望它永久終止了)那個不幸半島上的戰爭。對我來說,這亦是我40年來戎馬生涯的結束。它是我軍事經歷最高的一個職位,但是它沒有光榮。在執行我政府的訓令中,我獲得了一次不值得羨慕的榮譽,那就是我成了歷史上簽訂沒有勝利的停戰條約的第一位美國陸軍司令官。我感到一種失望的痛苦。我想,我的前任麥克壓撒與李奇微兩位將軍一定具有同感。」

  美國空軍參謀長霍伊特·S·范登堡將軍:

  「我們遭到了自朝鮮戰爭以來最慘重的損失……」「鑒於朝鮮空中發生了一種重要的,從某種程度上講可以說是險惡的變化……幾乎在一夜之間中國便成了世界上空軍力量中最強大的國家之一……我們過去所一直依賴的空中優勢,現在已面臨著嚴重的挑戰。」

  聯合國軍愛爾蘭裝甲旅准將:

  那時,我的部隊,怎麼會知道中國軍隊,如此強悍?我原先擁有190輛坦克。秋季攻勢開始後。我被命令阻擊中國第39軍,40軍。掩護美軍第8軍第7師撤出上甘嶺。我原先認為「志願軍」無非就是一群拿起武器的農民而已。在此之前,我的確沒交手過這群人。因此,我刻意將部隊以英國方式展開!即:兩側步兵,中間坦克。在美國航空隊支援下。反突擊。

  本來打算依靠強大的裝甲火力,採取集團攻擊,直接把共產黨打回去。可是,我沒見過這樣的軍隊。人抱著de-tona-tor,幾乎瘋狂的撲向我的裝甲集群。結果,我一輛輛坦克被炸。上帝!這不是軍隊!我發誓!戰神獲拉迪斯也不會這樣。半個小時不到,我前線一線190輛坦克僅下50輛,多數帶傷。步兵傷亡更大。無奈!我只得快速緊縮。但是,來不及了。可怕!他們也是集團衝鋒。前面,至少一個加強團。你要知道,他們沒有那麼多炮火支援。空中更沒有。美國航空隊,F84,低空俯衝轟炸,採用凝固汽油。我前面頓時火海一片。

  我原本打算,借此機會,重新組織部隊。沒想到,萬萬沒想到。我看到作為軍人,最令我吃驚的一幕:他們-那些志願軍!前面的士兵。就此到地,翻滾!平撲。為後面攻擊的戰友擋住,烈火!上帝!我是在說他們竟然用人,當防火板。這樣的部隊天下,誰見過?我的士兵到此時真的被震撼了!他們自動舉手投降。一片,一片的。結果這次戰鬥,僅僅3個小時。3340名愛爾蘭士兵,1200名陣亡,其餘,包括我在內。做了這支無敵軍隊的戰俘。回國後,有人罵我:投降將軍!我感到生氣!也很無奈!但是,當時面對這樣的軍隊。我不投降還能如何?

  法國聯合國軍第14師希爾將軍:

  我認為時下,一些人,包括很多中國人,他們對韓戰的看法簡直就是在胡說。他們根本不理解,我們當時對手是誰。麥克將軍在回憶錄說:韓戰是美國軍事戰爭使上一個悲劇性的錯誤。的確。聯合國軍!聽起來很威風是把?可惜!中國毛先生以及他那時軍隊,就敢打的我們....唉!

  現在很多人尤其有中國人在對此疑惑!我實在不理解。鴨綠江的冬季戰役,我的部隊,一次戰役下來。全師僅剩2000人。我從我的士兵眼神中,看到的不是怒火!而是恐懼。他們參加過二戰洗禮!在北非、在解放法國、攻佔西西里島。那一次,都是興奮的目光。而這次!他們害怕了。我也開始膽卻!我痛恨派我來得政客。美國人?我是不會信任他們的。為了裝甲第2師的突圍。我們付出了14000名法國軍人生命。以及4000人作為戰俘的高昂代價。結果,他們依舊被攔截。被38軍團分割吃掉。

  荷蘭179突擊群埃斯特准將:

  179突擊群於第三次戰役。被我軍全殲。該集群3000人左右旅級規模。擁有坦克90輛其中M4,750輛。M2,440輛。是我軍殲滅比較完整的一支部隊。該將軍僅帶100餘人突圍。朝鮮戰爭期間,據不完全統計,美國參加過2戰的將軍。在一線指揮的約占40%。其他國占80%。美國知名將領巴頓因亡沒來外,其餘,諸如麥克。佈雷等均不同程度參加。而克拉克則是著名的:收屍將軍,埋單將軍。另外,朝鮮最終談判協議簽署,期間。前期簽署為停火議定書。美國方面提出。就是後來通常說得:戰場投降協議。後期,簽署由朝鮮代表據中,中方代表左側。為38度線永久停火軍事協議書。即:朝鮮和平協議。

  延伸閱讀之一:世界各領袖、學者評價朝鮮戰爭

  美國學者艾倫·懷廷(《中國跨過鴨綠江:決定介入朝鮮戰爭》)認為,中國領導人在朝鮮戰爭前夕正專注於解決壓倒一切的國內問題,而中國的介入是由於中國安全受到現實威脅的結果。他的結論得到拉塞爾·斯珀爾(《龍的參與:1950~1951年中國在朝鮮對美國不宣而戰》)和安東尼·法勒-霍克利(《對中國人民志願軍在朝鮮戰爭中的回憶》)的支持。

  美國著名作家約翰·托蘭(《漫長的戰鬥》)認為,中國進入朝鮮衝突是被迫的,中國的目的是為了保護自己免遭一個威脅要使用原子彈的強大敵人的入侵。他說:「麥克壓撒想拿下整個朝鮮,而且或許向更北的地方推進,迫使毛介入一場他幾個月來一直試圖避免的戰爭。」他在一次與中國學者的學術交流會上強調說:「中國出兵朝鮮,是出於國家利益的考慮,是不得已。如果蘇聯侵略墨西哥,那麼美國在5分鐘之內就會決定派軍隊去的。」

  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在《大外交》一書中評論說:「剛在國共內戰中獲勝的共產黨,把杜魯門的宣告視為反映出美國人害怕共產黨陰謀,色厲內荏;他把它解讀為,美國開始想採取行動,扭轉共產黨在中國內戰得勝的局面。杜魯門保護台灣,等於是支持美國仍然承認為中國合法政府的國民黨政府。美國逐步加強援助越南。北京視之為資本主義包圍中國的行徑。凡此種種加起來,都促使北京採取美方最不願見到的措施。志願軍有理由認為,如果他不在朝鮮阻擋美國,他或許將會在中國領土上和美國交戰;最起碼,他沒有得到理由去作出相反的結論。」

  戰爭期間的美軍和戰後編寫的陸軍官方戰史都認為,志願軍「有著高度的組織紀律性」,有「吃苦耐勞精神」,「智勇雙全」,「在沒有聯絡飛機和通信設備很差的條件下,面對聯合國軍的空中優勢和聯絡飛機,仍然成功地實施了他們的防禦行動」。美國海軍陸戰隊的官方戰史認為:「如果用它自己的戰術和戰略標準來看,它也是一支第一流的軍隊。」

  韓國國防部戰史編纂委員會編寫的《韓國戰爭史》認為,中國軍隊在國內戰爭期間形成了一套特有的戰術,「因而這次一參戰,就結合我國的地理、氣候和風土條件,採用了符合當地實際情況的戰術」。他們歸納的志願軍常用戰術有:機動進攻、尖刀突破、穿插分割、隨機應變的防禦、機動防禦、第二戰線、對精銳強大敵人的進攻、中心開花戰術等。

  新加坡前總統李光耀回憶說,朝鮮戰爭前他在歐洲旅行,人們常對華人持歧視態度,可是新中國出兵朝鮮並連獲勝利後,西歐海關人員一見華人都肅然起敬。從此,李光耀開始認真學習漢語。許多漂泊在海外的華人毅然回到新中國的懷抱,也與中國人民志願軍在朝鮮英勇作戰、揚威異域,有實質性的關聯。

  長期以來,在美國老百姓心目中,朝鮮戰爭是不受歡迎的,不值得多談。因此,近十幾年來一些外國學者,如美國著名的朝鮮戰爭史專家布魯斯·卡明斯等以「鮮為人知的戰爭」、「被遺忘的戰爭」為研究著作的標題。美國政壇老手艾夫裡爾·哈里曼談到朝鮮戰爭時,曾稱朝鮮戰爭是「一場苦澀的戰爭」,主要是因為一個超級大國,又是打著聯合國的旗號,死傷了那麼多人,損耗了巨額物資,花費了巨額的戰費,竟然戰勝不了一個弱國,顏面丟盡。美國學者約瑟夫·格登在其很有影響的著作《朝鮮戰爭———未透露的內情》一書中說:「在美國不愉快的經歷中,朝鮮戰爭算是其中的一個:當它結束之後,大多數美國人都急於把它從記憶的罅隙中輕輕抹掉。出於某一原因,朝鮮戰爭是美國第一次沒有凱旋班師的戰爭。美國使朝鮮處於僵持狀態,同***中國這個龐大而落後的亞洲國家打成了平手。儘管美國使用了除原子彈以外的所有武器,中國則以人海戰術和對國際政治巧妙的縱橫捭闔,制服了美國的現代化軍事力量。」

  美國學者羅斯托認為,每一個美國人都認為朝鮮戰爭是一次不愉快的經驗。朝鮮戰爭中美國「傷亡重大,而且在拖延整整兩年的往往令人感到屈辱的談判的時期裡,傷亡有增無減」。「不管對國家政策進行怎樣更加成熟的考察,一個簡單的、眾所周知的真理就是,美國下了賭注,也說了大話,但卻沒有用行動來兌現。」很多國家和人民的看法是,美國的行為只是為了它自身的利益,它所維持的只是強制性的全球秩序。

  美國陸軍官方戰史說,中國在朝鮮戰爭中提高了地位。「從中國人在整個朝鮮戰爭期間所顯示出來的強大攻勢和防禦能力中,美國及其盟國已經清楚地看出,共產黨中國它再也不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的那個軟弱無能的國家了。由於共產黨中國有取之不盡的人力資源和堅強有力的領導,因此它也在朝鮮戰場上贏得了自己的聲譽。」(沃爾特·G·赫姆斯《朝鮮戰爭中的美國陸軍———停戰談判的帳篷和戰鬥前線》)另一本陸軍官方戰史說:「共產黨一個引人注目的收穫是從去年(指1950年)冬天的戰鬥勝利中得到的。這些勝利提高了共產黨政權的威望,並為之贏得了軍事強國的地位。」(詹姆斯·F·施納貝爾《朝鮮戰爭中的美國陸軍———戰爭爆發前後》)J·R·麥克法誇爾和費正清主編的《劍橋中華人民共和國史》認為,由於中國人民志願軍給人深刻印象的表現使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為一個應予以重視的軍事強國。

  美國著名記者索爾茲伯裡認為朝鮮戰爭中中國軍隊能征善戰給美國人印象極深。「從此以後,沒有一個參謀長聯席會議共產黨會像麥克壓撒那樣輕易地和滿不在乎地冒命運之險。」

  在越南戰爭期間,中國政府嚴正警告美國,不得越過北緯17 度線侵犯越南民主共和國。約翰遜說他相信中國說的話,始終不敢派美國地面部隊越過北緯17度線。這是汲取了朝鮮戰爭的教訓。當時李奇微對一些人擴大戰爭的鼓噪很擔心。他說:「當我聽到有影響的人物向我們擔保中國『不敢』採取這種或那種行動時,我感到不安。我相信,我們軍界的決策人再也不會由於錯誤地判斷共產黨中國人的意圖而產生麻痺情緒了。」

  《劍橋中華人民共和國史》的作者認為,「抗美援朝運動」在國內掀起了愛國主義熱潮,並且幫助鞏固了新政權。

  索爾茲伯裡說:「(這場戰爭)給毛以無可比擬的機會,在愛國主義的基礎上團結中國人民來支持新的和尚未經考驗的革命政權。在鬥爭中所達到的愛國主義的一致給毛以極大的幫助,使他能統一全國。它使許多原本會繼續支持蔣介石的敵對分子沮喪了,使軍隊團結一致,使剛冒頭的地方主義不能發展。」而且,以毛澤東為首的中國共產黨人通過採取邊打邊建邊穩等方針,通過抗美援朝、土地改革、鎮壓國民黨「三套鑼鼓一起敲」,極大地調動了全國人民生產的積極性、創造性,使國民經濟恢復的艱巨任務順利完成,贏得了新中國經濟建設的一個戰略性勝利,為大規模經濟建設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