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莞抗戰老兵袁方:東江縱隊機槍手 手握最好機槍 | 時光網

 

A-A+

東莞抗戰老兵袁方:東江縱隊機槍手 手握最好機槍

2017年12月29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6 次

  年近九旬的老人袁方,雖然聽力嚴重下降,記憶力也被疾病奪去一大半,但是他仍然記得自己曾參軍抗日,還做過讓人羨慕的東江縱隊機槍手。

  現在,袁方已經很難回憶出一場完整的戰鬥,但他還是找到了自己寄托青春的方式——作畫。無論是畫布,印章,還是瓷片,袁方都能拿來作畫,在勾勒曾經的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面孔時,他就能想起自己是一名老兵。

  東江縱隊機槍手

  「參軍那天,是大年初三。」袁方記得很清楚。那年是1945年,袁方19歲,風華正茂。「那時候日軍已經打到東莞了,在黃旗山能看到日本飛機飛過。」袁方記得,沒參軍前自己給地主和富農做工,但是由於日軍四處作惡,很多農民都不敢下田幹活了。

  「日軍經常打人,有一次我去買米,別人看我小,讓我靠前站,被日軍看到了,打了我幾巴掌。」袁方說,日軍無惡不作,經常進村搶劫。「我是萬江水蛇湧人,家裡很窮,上無片瓦,下無寸土。日軍讓我們沒有活路,只好參軍了。」

  不過,參軍之後生活也沒有變得很好,部隊的條件同樣艱苦,「我們駐紮在富竹山附近,因為長時間營養不良,身體虛了,吃什麼都吐,就是俗話說的打擺子。」就這樣拖著虛弱的身體,袁方跟著部隊不斷轉移,有一天在一間祠堂裡休息時,日本鬼子偷偷摸上來了。「我當時是機關鎗手,連隊裡的三把機槍中好的那一把就在我手裡,我想,要麼被打死,要麼就打死鬼子,跟他們拼了。」

  懷著必死的決心,部隊不僅沒有被日軍打散,反而追著日軍打,「我們追呀追,不停地跑,等到停下來時,我才發現我流了一身的汗,回到部隊一口氣吃了三碗飯,病就好了。」

  退休後專心畫畫

  袁方喜歡畫畫,退休後,他閒不住,開始把一腔熱情投放到自己的興趣上來。在袁方家的客廳裡,牆上掛滿了他自己繪製的作品,有關公騎馬圖、鍾馗畫像,當然,多的還是歷代領導人的畫像。

  除了在畫布上作畫,袁方更喜愛另一樣載體,瓷片。每個瓷片都是白色的,如同白紙,大小與一張A4紙相近,袁方用小錘和鐵錐在瓷片上鑿出圖案的輪廓,然後再用顏料填塗在小孔和空白處,一幅幅栩栩如生的瓷片畫就誕生了。

  退休至今幾十年,袁方的瓷片畫也攢了滿滿一櫃子,他一片一片地拿出來向記者展示,講解每幅圖的故事。

  除了這些自己製作的畫像外,袁方還有一件寶貝,平時也不輕易示人,那就是掛滿了徽章和紀念章的馬褂。這件黃色的馬褂上佩戴了一共14枚各色徽章,以至於馬褂拿在手上沉甸甸的,袁方說,這些都是他的榮譽,他的歷史。穿著沉甸甸的馬褂,袁方挺直了彎曲的腰桿,緩緩抬起右手,對著他刻出的毛主席像,敬了一個軍禮。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