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長憶侄子慘死野人山遺言:我為何不死在沙場 | 時光網

 

A-A+

團長憶侄子慘死野人山遺言:我為何不死在沙場

2018年02月06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13 次

  他慘痛的呻吟聲逐漸微弱,最後面色慘白,淚水直流地向我說道:'舅舅!我不行了,我不能照看你了,為什麼你不令我場,而讓我這樣慘在野人山上。

  野人山,是遠征軍老兵的噩夢,是每個老遠征軍難以面對的傷心之地。

  在新平洋全殲日軍搜尋隊的這些老兵,都曾經眼睜睜地看著戰友一個個在野人山中因為飢餓或惡性瘧疾倒下。

  未來的詩人穆旦當時在遠征軍中擔任翻譯。翻越野人山的過程,使他幾乎精神崩潰,自此性格大變。在遠征軍中任團長的楊勵初寫過這樣一段記述:

  「一營第3連連長蔣志誠,四川永川縣人,中央軍校15期畢業生,我的外甥,是一個23歲的好青年。他吃了牛皮引起腸結,腹部絞痛得在地上翻滾掙扎,無醫無藥,一籌莫展……他慘痛的呻吟聲逐漸微弱,最後面色慘白,淚水直流地向我說道:'舅舅!我不行了,我不能照看你了,為什麼你不令我場,而讓我這樣慘死在野人山上……'」

  楊團長只能抱著外甥的頭,眼看著他含恨死去,終於無法回答他臨終的質詢。

  由於日軍搶佔密支那,第一次入緬的十萬遠征軍,除了戰場上損失的人員,大多被迫進入人跡罕至的野人山,試圖覓路回國。有五萬名中國官兵在這條路上病餓而死,大量隨同中國軍隊撤退的華僑幾乎無人生還。我想,他們中間很多人在生命的最後時刻,心中都和蔣志誠連長有著同樣的問話。

  其實攻佔密支那的日軍,只有一個大隊,滿打滿算1045個日本兵,其中一部分還在向密支那前進的路上。

  從野人山走出的遠征軍副總司令、第5軍軍長杜聿明,悔恨交加,痛不欲生。他第一後悔的,大概是把弟兄們帶進了死路;第二後悔的,大概是最終也沒能把大家帶回國去,而不得不去了印度。假如再讓杜聿明選擇一次,我想他一定會帶著那些化作白骨的袍澤們,向密支那殺出一條血路,和那1045名日軍拼他個魚死網破。

  十個換一個,也值了。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