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老河口保衛戰川軍守城13晝夜:犧牲1600多人 | 時光網

 

A-A+

湖北老河口保衛戰川軍守城13晝夜:犧牲1600多人

2018年02月08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6 次

  湖北老河口市,漢水東畔。因上遊丹江口水庫攔壩蓄水,漢水水位有所下降,昔日江面百船爭渡的場景早已不在,寬闊的江面有些蕭條;江邊的望江樓還在,這座建於清光緒年間的望江名樓,僅剩下一點遺址,它在抗戰時期曾成為軍事要塞,阻擊漢水來犯之敵,現今是老人們喝茶聊天之地。

  1945年的老河口保衛戰,1600多名川軍戰士犧牲於此,沒能回到故鄉。對1945年初的日軍而言,攻下老河口,不僅是佔領一個軍用機場,更是敲開了西進重慶、成都的大門;對死守老河口的川軍125師、127師來說,守城期限3次變更,抗擊日軍13個晝夜,擊斃1000多鬼子,他們守護的,也是自己的家鄉。

  老河口堅守13天後陷落,以125師為主的22集團軍守城部隊撤退。數十年後,當時的22集團軍總司令孫震說:「老河口之戰其慘烈之狀,不亞於滕縣保衛戰。」

  老河口,有小漢口之稱

  「戰爭是風,蓬飛萍轉/戰時的繁榮,繁榮了客棧/北通豫陝,下走襄樊/水陸車船集中在這一點/那麼熱鬧的公園/那麼多的旅店/小漢口的復興說明漢口的淪陷!」這是老捨《老河口》中的詩句,足見當時老河口的繁榮。

  老河口為鄂西北戰略要地,向北直通河南,向西通達陝南,轉南即是四川。此外,老河口居漢水中遊東岸,自古以來是漢水的重要渡口,沿漢水可直達漢口、上海。1938年10月,武漢淪陷。1939年5月,李宗仁將第五戰區長官部遷至老河口。

  老河口市博物館研究員李建勇告訴華西都市報記者,李宗仁的長官部到來後,老河口逐漸形成了五戰區內軍事、經濟、文化的中心,替代了淪陷的漢口。同樣是水陸碼頭的老河口,素有「小漢口」之稱。

  李宗仁坐鎮老河口,商人有了安全感,開始雲集於此。著名作家老捨、姚雪垠、詩人臧克家,以及外國友人史沫特萊、朝鮮著名表演家金昌滿、金煒等,都曾薈萃於老河口。

  李建勇說,1943年9月劉峙接替了李宗仁。從1939年5月到1945年2月,李宗仁在老河口住了近6年,度過了抗戰的大部分歲月。1945年2月,李宗仁被調往漢中,不久後,老河口保衛戰打響。

  華西都市報記者在老河口中山公園見到一座陣亡將士紀念碑。李建勇說,紀念碑最初是李宗仁興建的,戰時被毀,後來重建。紀念碑頂部的展翅雄鷹,是抗戰時來老河口的美國飛行員設計。

  守老河口,也是守四川

  日軍進攻老河口,緣於老河口的軍用機場。

  川軍抗戰史專家何允中告訴華西都市報記者,機場駐有中美空軍殲擊機聯隊第三大隊,常駐有中型轟炸機二三十架,殲擊機四五十架。

  機場的主要任務是對華北、華中及華東戰場的日軍進行打擊,也對從四川起飛向日本本土和琉球群島轟炸的B-29重型轟炸機護航,提供安全走廊。1945年,這條空中走廊的B-29重型轟炸機,有時會在老河口機場停留。日本人為解除這一威脅,意圖攻佔老河口。

  此外,日軍還有攻佔四川的計畫,稱為「五號作戰計畫」。據日本《大本營作戰紀要》記錄:以25個師團的兵力(50多萬人)和一個飛行師團,同時從川陝、宜昌三峽向四川發起進攻。華北方面軍主力突破秦嶺和巴山指向廣元,第51軍由老河口逼近漢中,以利於方面軍主力突破險峻的山嶽地帶。第11軍在消滅中國第六戰區軍隊後,進佔萬縣、秀山一線。作戰目標在於中央軍主力,佔領四川要域,摧毀抗戰根據地,以促使重慶政權屈服或崩潰。

  第二期作戰,日軍欲「消滅四川主力,攻佔成都及重慶」。「攻佔成都後,確保該地周圍要地,並佔領嘉定、自流井、遂寧等要地,掃蕩殘敵」;「攻佔重慶後,以一部確保該地附近……同時掃蕩嘉陵江左岸地區要域殘敵,迅速佔領瀘縣、敘州等長江沿岸要地,同時扼守重慶至敘州的長江上遊,阻敵南逃,並平定長江沿岸之敵。」

  因此,老河口成為日軍進攻路上的一顆「釘子」,攻佔老河口就勢在必行了。

  接令:固守老河口三天

  老河口戰役前,劉峙怕長官部受轟炸,在1945年2月就遷往了地處武當山的草店。

  1945年3月,日軍在河南洛陽地區集中了110、115兩個師團和坦克第三師團、騎兵第四旅團等部隊,3月28日晚攻佔南陽,向老河口迂迴。

  何允中說,日軍突然來襲,擔任第五戰區長官部警衛的只有川軍125師,而且其中的374團僅有一個營,團長回川接新兵了,兵力嚴重不足。125師原本在大洪山作戰,年初時和127師對調,在老河口整訓。

  125師師長汪匣鋒,副師長陳士俊,全師包括師部直屬部隊有8000多人。陳士俊戰後記述,他們是3月26日接到的命令:固守老河口3天,掩護後勤物資等撤至漢水西岸。也就是說,只要堅守到29日即可。

  老河口城西鄰漢水,北東南三面多是土城牆,三面城牆有9道城門。陳士俊回憶,3月27日,他們首先在老河口東北的塔子山與日軍交火,他帶領373團逐次抵抗,退守老河口城。老河口機場被日軍攻佔。

  陳士俊回到師部,被任命為總指揮,指揮守城的兩個團。他把重要兵力放在北邊的化城門。

  何允中說,在隨後的戰鬥中,日軍果然以化城門為進攻重點,數十門炮火猛轟城門。炮轟後,數十輛坦克掩護步兵向城牆靠近。守城川軍的炮營將平射炮隱蔽在城牆上,準確命中目標。

  炮兵在營長周正林的指揮下,轟退了日軍。此後,長官部又從130里外調了一個炮連趕來受周正林指揮,發揮了極為重要的作用。

  周正林,南充人,黃埔13期炮兵科畢業。

  老河口,有小漢口之稱

  「戰爭是風,蓬飛萍轉/戰時的繁榮,繁榮了客棧/北通豫陝,下走襄樊/水陸車船集中在這一點/那麼熱鬧的公園/那麼多的旅店/小漢口的復興說明漢口的淪陷!」這是老捨《老河口》中的詩句,足見當時老河口的繁榮。

  老河口為鄂西北戰略要地,向北直通河南,向西通達陝南,轉南即是四川。此外,老河口居漢水中遊東岸,自古以來是漢水的重要渡口,沿漢水可直達漢口、上海。1938年10月,武漢淪陷。1939年5月,李宗仁將第五戰區長官部遷至老河口。

  老河口市博物館研究員李建勇告訴華西都市報記者,李宗仁的長官部到來後,老河口逐漸形成了五戰區內軍事、經濟、文化的中心,替代了淪陷的漢口。同樣是水陸碼頭的老河口,素有「小漢口」之稱。

  李宗仁坐鎮老河口,商人有了安全感,開始雲集於此。著名作家老捨、姚雪垠、詩人臧克家,以及外國友人史沫特萊、朝鮮著名表演家金昌滿、金煒等,都曾薈萃於老河口。

  李建勇說,1943年9月劉峙接替了李宗仁。從1939年5月到1945年2月,李宗仁在老河口住了近6年,度過了抗戰的大部分歲月。1945年2月,李宗仁被調往漢中,不久後,老河口保衛戰打響。

  華西都市報記者在老河口中山公園見到一座陣亡將士紀念碑。李建勇說,紀念碑最初是李宗仁興建的,戰時被毀,後來重建。紀念碑頂部的展翅雄鷹,是抗戰時來老河口的美國飛行員設計。

  守老河口,也是守四川

  日軍進攻老河口,緣於老河口的軍用機場。

  川軍抗戰史專家何允中告訴華西都市報記者,機場駐有中美空軍殲擊機聯隊第三大隊,常駐有中型轟炸機二三十架,殲擊機四五十架。

  機場的主要任務是對華北、華中及華東戰場的日軍進行打擊,也對從四川起飛向日本本土和琉球群島轟炸的B-29重型轟炸機護航,提供安全走廊。1945年,這條空中走廊的B-29重型轟炸機,有時會在老河口機場停留。日本人為解除這一威脅,意圖攻佔老河口。

  此外,日軍還有攻佔四川的計畫,稱為「五號作戰計畫」。據日本《大本營作戰紀要》記錄:以25個師團的兵力(50多萬人)和一個飛行師團,同時從川陝、宜昌三峽向四川發起進攻。華北方面軍主力突破秦嶺和巴山指向廣元,第51軍由老河口逼近漢中,以利於方面軍主力突破險峻的山嶽地帶。第11軍在消滅中國第六戰區軍隊後,進佔萬縣、秀山一線。作戰目標在於中央軍主力,佔領四川要域,摧毀抗戰根據地,以促使重慶政權屈服或崩潰。

  第二期作戰,日軍欲「消滅四川主力,攻佔成都及重慶」。「攻佔成都後,確保該地周圍要地,並佔領嘉定、自流井、遂寧等要地,掃蕩殘敵」;「攻佔重慶後,以一部確保該地附近……同時掃蕩嘉陵江左岸地區要域殘敵,迅速佔領瀘縣、敘州等長江沿岸要地,同時扼守重慶至敘州的長江上遊,阻敵南逃,並平定長江沿岸之敵。」

  因此,老河口成為日軍進攻路上的一顆「釘子」,攻佔老河口就勢在必行了。

  接令:固守老河口三天

  老河口戰役前,劉峙怕長官部受轟炸,在1945年2月就遷往了地處武當山的草店。

  1945年3月,日軍在河南洛陽地區集中了110、115兩個師團和坦克第三師團、騎兵第四旅團等部隊,3月28日晚攻佔南陽,向老河口迂迴。

  何允中說,日軍突然來襲,擔任第五戰區長官部警衛的只有川軍125師,而且其中的374團僅有一個營,團長回川接新兵了,兵力嚴重不足。125師原本在大洪山作戰,年初時和127師對調,在老河口整訓。

  125師師長汪匣鋒,副師長陳士俊,全師包括師部直屬部隊有8000多人。陳士俊戰後記述,他們是3月26日接到的命令:固守老河口3天,掩護後勤物資等撤至漢水西岸。也就是說,只要堅守到29日即可。

  老河口城西鄰漢水,北東南三面多是土城牆,三面城牆有9道城門。陳士俊回憶,3月27日,他們首先在老河口東北的塔子山與日軍交火,他帶領373團逐次抵抗,退守老河口城。老河口機場被日軍攻佔。

  陳士俊回到師部,被任命為總指揮,指揮守城的兩個團。他把重要兵力放在北邊的化城門。

  何允中說,在隨後的戰鬥中,日軍果然以化城門為進攻重點,數十門炮火猛轟城門。炮轟後,數十輛坦克掩護步兵向城牆靠近。守城川軍的炮營將平射炮隱蔽在城牆上,準確命中目標。

  炮兵在營長周正林的指揮下,轟退了日軍。此後,長官部又從130里外調了一個炮連趕來受周正林指揮,發揮了極為重要的作用。

  周正林,南充人,黃埔13期炮兵科畢業。

  第二次接令:再守四天

  到29日,125師已堅守老河口3天了。

  正在此時,劉峙再次命令:為保證戰區的作戰部署,125師必須再堅守老河口4天;45軍代軍長王澂熙率軍直屬部隊和127師星夜兼程,增援老河口,估計明後日可達。

  這樣一來,125師要堅守到4月2日。3月30日,日軍未進攻。125師守軍趁戰鬥間隙,搶修工事。

  何允中說,增援的127師,此時還在大洪山裡,距老河口400多里。何翔迥的127師花了兩天兩夜到達老河口時,聽到前方傳來一陣陣槍炮聲。

  127師立刻加入戰鬥,節節擊退日軍。可日軍115師團主力來援,對127師形成包圍,何翔迥不得不跳出包圍圈,放棄為老河口解圍的計畫。

  日軍115師團全力攻城。數十門火炮輪番轟擊化城門和東門,將城牆轟出幾個大缺口。日兵多次湧入,以數十架雲梯架在缺口向上攀爬。陳士俊率部頑強抵抗,雙方短兵相接,守住了城門。

  31日的戰鬥極為慘烈。日軍在城牆上轟出兩個大缺口,從城西北角攻入城中,兩軍展開巷戰,最終川軍將日軍的入城部隊及兩名中隊長消滅。

  據日本《昭和二十年的中國派遣軍》記錄:第二中隊長夏目大尉、聯隊炮中隊長鍛冶大尉相繼戰死,中島曹長的機槍小隊,登城牆時遭到炮擊,全員戰死。

  4月1日,化城門再次燃起戰火。城牆被轟開一個大口,100多名日軍衝入城中,佔據房屋頑抗。川軍守軍迅速增援,陳士俊調來火焰噴射器,將所有入城日軍燒死在房內。

  陳士俊發現,川軍傷員有許多是正面頭上槍傷。他到城牆上用望遠鏡觀察,發現日軍在遠處高樹和高房頂上架有機槍,專對城牆上露頭的守城官兵射擊。

  他找來神槍射手,專打遠處日軍的狙擊兵。幾個回合下來,日軍狙擊兵受到壓制,大大減少了川軍的傷亡。

  再次來令:守城延長7天

  到了守城的第7天,4月2日,按照此前長官部的命令,應該是守城的最後一天了,但陳士俊已對隨時變更命令的劉峙不抱希望。果然,又傳來長官部的電令:守城的日期再延長7天,共計14天。這是第三次變更命令。

  陳士俊戰後記述:4月3日,125師開會商討戰略戰術。大家認為,經敵輪番更替的攻擊,天天挨打,傷亡很大,而劉峙長官命令,先是堅守3天,後又命守至7天,這兩個任務現已完成,昨晚又電令再守一周,究竟企圖何在,迷惑不解。但上級命令,只有堅決服從。

  4月5日,日軍挖地道入城,出口在城牆後面50多米的民房內。恰好,居民劉有福路過此地發現日軍,報告給民房外的川軍一支預備隊。川軍悄然前往,乘日軍不防,用機槍堵住洞口和房門,向內射擊,並放火燒房。火熄後檢查,一共有90多具日軍的屍骨,隨後將地道炸垮堵死。

  4月6日,何翔迥率127師380團增援125師,加入老河口戰役。4月7日,是川軍守城以來形勢最險惡的一天。

  何允中說,日軍重炮全面炮擊,化城門落彈越來越密,土城牆再度垮塌,被轟出一個大缺口。幾輛坦克一邊開火,一邊對著缺口直撲過來。第一輛坦克衝過缺口,不料一頭栽進一個反坦克坑,進退不得,正好擋住後面的坦克。

  原來,城內早就挖好了不少反坦克坑,這些反坦克坑挖得十分巧妙,有的上面鋪設木板,蓋上泥土,就像平地一樣,人在上面走沒事,但承受不起坦克的重量。

  坦克被阻,日軍六七百人的步兵卻蜂擁進城,佔據了化城門向東的幾條街道。125師指揮部立即調集所有機動部隊堵塞缺口,向進城的日軍圍攻。汪匣鋒和陳士俊也趕到前沿,指揮部全體人員都提槍上陣。巷戰極為慘烈,一片死屍,兩個鬼子竄到373團的一個伙房,正在煮飯的伙夫拿起菜刀就上,把兩人砍翻。

  4月8日,日軍由化城門的缺口繼續蜂擁入城,陳士俊數度組織預備隊反攻均未奏效。局勢在惡化,守城部隊已處於不利的形勢。125師師長汪匣鋒迅速將情況上報,上級指示:部隊入暮後撤退。

  化城門,埋鬼子的地方

  老河口淪陷後,敵我雙方隔漢水對峙,直到戰爭結束。

  何允中說,第五戰區長官部和22集團軍司令部都派人來老河口城慰問。見到老河口戰地景象,視察人員為之動容,稱守軍是抗戰英雄:「化城門成了『化塵門』,是埋葬鬼子的地方。」

  在老河口保衛戰期間,每到夜裡,陣亡官兵的遺體被集中起埋在公園的空地裡。後來,日軍的炮擊和空中轟炸又把已掩埋的遺體掀出來。陣亡官兵的遺體被重新收殮,利用夜裡送彈藥的船隻返回時,運到漢水西集中埋葬。

  何翔迥回憶,老河口保衛戰中,127師傷亡了500多人。陳士俊記述,125師傷亡官兵1000多人,排連長死傷最多,營長及代理營長傷5人,戰車防禦炮營長陣亡。4個月後,日軍115師團長杉浦英吉在河南漯河向五戰區繳械投降時,承認老河口一戰日軍死亡上千人。

  川軍之所以能堅守13個晝夜,陳士俊認為,除官兵上下一心、奮勇作戰、近戰殺敵外,老河口城為背水陣地,交通未被切斷,在當地民眾的協助下,晚間仍能補充糧彈、運送傷兵,「使我官兵長留深切的感動。」(本版圖片除署名外,均由老河口市博物館提供)


隨機文章: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