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贛會戰失敗的原因:依賴他國以致準備不足 | 時光網

 

A-A+

浙贛會戰失敗的原因:依賴他國以致準備不足

2018年02月08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7 次

  浙贛會戰,是1942年夏季,日軍為摧毀中國在浙江前進機場,打擊國軍第三戰區主力而發動的一場戰爭。主要由金華、蘭溪地區戰鬥、衢州地區戰鬥、上饒、廣豐地區戰鬥、浙贛路西段戰鬥、臨川地區戰鬥、麗水、溫州、松陽戰鬥、日軍撤退時的追擊戰鬥等組成。日軍大本營決定摧毀浙贛兩省中國軍隊機場,打通浙贛鐵路,最後基本實現預定目標,曾經佔領衢州機場,但遭到嚴重損失,第15師團師團長陣亡,日軍戰史記載傷亡1.7萬人 。此會戰後,日軍基本達到了「沒收與破壞鐵路設施和器材以及其他培養戰力的各種軍事、政治、經濟設施和資材」、搶掠物資,並擄劫青壯年等「以戰養戰」的目的。

  太平洋戰爭爆發之初,國民政府的決策者們認為依賴美國,勝利在望,曾一度表現積極,以攻勢作戰獲得了第三次長沙會戰的勝利。但在此次會戰之前,太平洋戰場上日軍連連勝利而盟軍則節節敗退,特別是美、英的世界戰略是「先歐後亞」,對國民政府的有效援助極為微少,因而蔣介石等人保存實力、坐觀事態發展的消極抗戰思想上升到主導地位。

  當發現日軍第13軍向浙江進攻時,蔣介石雖然加強了第三戰區的防守兵力,準備在衢州地區再實施一次第三次長沙會戰式的圍殲反擊戰;但當第88軍和暫9軍在金華、蘭溪地區堅決抗戰而頗有傷亡時,為保存實力,蔣介石在戰鬥發展至緊急關頭下達了避免衢州決戰的命令,認為日軍必如以前各次進攻一樣,在到達目的地後即返回原防,因此採取了單純的守勢作戰,事實上是放棄了浙贛路,將主力撤至福建仙霞嶺、武夷山南北地區,沒有採取攻勢作戰以殲滅、消耗日軍的任何措施。結果適得其反:為保存實力而陷於被動挨打的不利境地,許多重要戰略據點基本上是不戰而被日軍佔領,部隊大量傷亡多是在突圍潰退時發生的。而且正是由於這種保存實力、消極避戰的行為,才使日軍能在浙贛路從容地佔領2個多月,並搶掠物資,殺害人民;才使日軍能在浙贛路暢通的條件下,日以繼夜地向後方運送搶掠的物資。就連日軍也說:「自6月下旬以來,直到8月中旬,我軍從廣信、廣豐附近返還,在這一期間,該方面的中國軍基本上未見積極活動」,「在6月下旬我軍打通浙贛線作戰中,該方面中國軍毫無作為,一味退避,我方未損一兵一卒,完成了打通任務」,「此後,動向更趨消極,只是考慮到我軍回轉」。

  當日軍第11軍撤退、江西保安縱隊和第58軍企圖乘勢向日軍的後衛掩護部隊實施追擊時,蔣介石認為日軍既已向南昌撤退,何必再自找傷亡,為「整理戰力」,竟下令不許追擊;當發現日軍第13軍不從金、蘭撤退,而是要長期佔領該地區時,第三戰區部署了進攻,蔣介石又下令停止攻擊。將這一切與此前的長沙會戰相比,戰略指導思想發生了明顯的變化。此次會戰失敗的原因,也正在於此。

  5月間,日軍第11軍為策應第13軍從南昌發動進攻時,軍事委員會令第九戰區將第79軍及第4軍從湖南調到贛東地區,劃歸第三戰區指揮,顧祝同曾考慮將這2個軍與第100軍一併交付一位集團軍副總司令統一指揮參加贛江以東地區的戰鬥,但薛岳拒不執行,仍令該軍只聽從他的指揮,以致以撫河為界,第九戰區和第三戰區仍各自指揮。因而當日軍沿浙贛路向東進攻時,第三戰區只有第100軍的第57師防守鷹潭以西地區,無力阻止日軍的進攻,日軍僅以1個支隊(3個大隊)的兵力就輕易地佔領了東鄉、鄧家埠等戰略要點,而且得以集中兵力(24個大隊)圍攻剛到臨川地區的第79軍,使這個軍遭到殲滅性打擊。軍事委員會在1942年5月16日就命令第九戰區將第79軍和第4軍從湖南調至贛江以東地區,以加強這一地區的防守力量,而薛岳未執行。直至1942年5月31日軍事委員會直接電令第79軍馳赴臨川,該軍才開始東進,但倉促應戰,被圍受創。當第79軍一再敗退、南城也為日軍攻佔後,第4軍才於1942年6月13日調至贛江東岸投入戰鬥。當時命令上是讓第4軍與第58軍共同進攻臨川,但實際上只有第4軍進行了攻擊作戰,第58軍僅以一部兵力佯動,主力仍防守贛江之線,防止日軍西渡贛江。結果第4軍遭日軍包圍,經苦戰方得以突圍後撤。日軍擊潰第79軍和第4軍後,7月初再集中兵力圍攻第58軍。該軍也經苦戰才脫離戰場。1942年王耀武率部參加浙贛會戰中,在衢州、江山一帶與日軍展開激戰,延緩了日軍西犯的企圖。

  第九戰區使用於贛東地區的部隊共3個軍,兵力不算太少,但由於逐次投入戰鬥,以致被日軍各個擊破。如果在作戰之初形成統一的指揮,3個軍的兵力能集中使用,則贛東戰鬥的局勢必將有所不同。


隨機文章: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