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沈戰役的一幕:火車開反 劉亞樓險些鑄成大錯 | 時光網

 

A-A+

遼沈戰役的一幕:火車開反 劉亞樓險些鑄成大錯

2018年02月09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6 次

  1948年9月12日,遼沈戰役在北寧線的錦州至昌黎段首先打響。毛澤東和中央軍委急令東野林、羅、劉三位首長率指揮機關由雙城向錦州方向前移。

  9月30日,前指在機動過程中發生了一起鮮為人知的事故,幸而父親及時發現,才避免因事故而引起的嚴重後果。

  羅帥去世20年後,在後人為他撰寫的《羅榮桓傳》中對此事曾有過簡單的敘述:「……開進中在道裡江橋發現國民黨的潛伏電台,火車又向東南開到拉林車站,然後突然掉頭北返,過三棵樹江橋向哈爾濱開去……」

  為什麼會出現這樣奇怪的行車路線?既然是中央命令東野指揮機關迅速南下錦州,為什麼已發現敵情還不迅速擺脫,卻在哈爾濱周圍來回折騰,反而增加了東野指揮機關暴露於敵的危險?其實羅帥並不瞭解實情。

  按父親的話:嚴格地說,那應該算是一次沒有造成嚴重後果的事故。瞭解這件事情真相的人很少,後來一些說法都是不準確的。

  遼沈戰役期間,前方指揮所的組織工作由參謀長劉亞樓統管,「前指」專列的編組和行車計畫由哈爾濱鐵路局統一調度。

  由於當時長春、瀋陽幾個要點尚在國民黨軍佔領中,為了行車安全和隱蔽戰役企圖,火車必須繞道運行。按計畫:「東野前指」的專列由雙城出發,到哈爾濱後沿濱洲線向西北開進。到齊齊哈爾南面的昂昂溪掉頭南下,經白城子、雙遼、再往西南下阜新,然後轉乘汽車去錦州前線。

  9月30日晚11點左右「東野前指」專列離開了雙城。為了防備敵特破壞,專列行動計畫高度保密,哈爾濱局只知道有一列普通列車由雙城發往哈爾濱。

  遼沈戰役開始後,繁忙的軍運使哈爾濱局的調度顯得有些忙亂。由於事先沒有交接清楚,專列午夜到達哈爾濱稍作停留,進行例行檢測後,調度室竟將專列發往吉林方向。

  專列向哈爾濱東南方向行駛了近三個小時,停在一個車站等待交會。此時已是凌晨,專列上的人們早已進入夢鄉,但父親尚未入睡,大戰在即,作為指揮機關的工作人員,上車佈置好作戰室和處理完林、羅、劉首長交辦的工作,許多重大事情都需要在腦子裡過一過。見到停車,父親便下到站台上踱步。走到一塊站牌下,藉著昏暗的燈光抬頭看了一眼,站牌上赫然兩個大字「拉林「映入眼簾。熟悉東北地形的父親大吃一驚!這和原來的行車路線整相反啊!要繼續走下去,向東:經五常、舒蘭、蛟河、安圖後進朝鮮了;向南:經永吉、磐石、梅河口便直插敵人重兵佔領的長春、瀋陽。這不僅與原行車路線背道而馳,而且會給「東野」指揮機關帶來重大危險。更重要的是,毛澤東和軍委十二道金牌令「東野」指揮機關南下錦州,即使天亮後發現走錯了路,再去糾錯,耽誤了執行命令的時間,這漏子可捅大了。

  父親急忙上車推醒了劉亞樓參謀長,劉亞樓得知走錯了方向也急眼了,叫父親趕緊想辦法。這時他們看到不遠的叉道上有一列等待交會前往哈爾濱方向的列車,父親急忙上前打探,得知是李天祐一縱後勤運送物資的列車。父親將負責押車的後勤副部長帶到劉亞樓處。劉亞樓命令:一縱列車原地待命,車頭掛上專列返回哈爾濱。如上面追究,劉參謀長負全責。這樣,一縱的車頭掛上專列向哈爾濱急馳而去。

  天剛放亮,專列在平房車站被攔堵,哈局派來的「毛澤東號」機車頭已在此迎候。想必調度得知放走了專列,肯定嚇得不輕!車頭掛上專列後,按原定路線急馳而去。天亮後駛過松花江三棵樹鐵橋……

  此時劉亞樓忐忑不安地來到林彪處,見林彪正在對著地圖沉思。

  林彪見劉亞樓在門口探頭探腦的便問道:「火車到哪裡了呀?」劉亞樓急忙打馬虎眼答到:「快了,快了,早過松花江了。」可能是大戰在即,林彪有更多的事情要去思考,因此沒有更多追問。

  這個秘密只有劉亞樓、父親和哈爾濱鐵路局的當事人知道,其他人都蒙在鼓裡。五十多年後,父親才對幾位老同志提及此事。父親說:「反正遼沈戰役打勝了,這事也就不算問題,知道的人又極少,沒必要再去說清楚,已經寫到書上的東西更沒必要去更正了。」


隨機文章: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