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安瀾師長緬北作戰:手提輕機槍 與日軍激戰通宵 | 時光網

 

A-A+

戴安瀾師長緬北作戰:手提輕機槍 與日軍激戰通宵

2018年02月09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10 次

  親歷者

  閆廷春第六十六軍士兵

  楊鴻恩

  第二十集團軍後勤總監部運輸處第一分處少校主任

  1942年3月8日,日軍攻陷緬甸仰光。同一天,中國遠征軍第五軍的先頭部隊第二○○師到達仰光以北260公里的同古,第一次入緬作戰正式拉開帷幕。

  戴安瀾手提機槍激戰通宵

  1942年3月18日上午,同古。第二○○師師長戴安瀾在前線指揮所裡,查看剛繳獲的日軍文件。幾小時前,前哨部隊伏擊了一支日軍偵察隊。戴安瀾從日軍文件中分析,日軍第五十五師團主力正在向同古開進。

  同古是緬甸中部公路、鐵路和水路的樞紐,原在此駐守的是英緬軍第一師。此時,掩護他們撤退並防守同古的重任,由剛剛抵達同古的第二○○師承擔。在楊鴻恩的印象中,戴安瀾矮墩墩的,一身普通棉服,一雙膠鞋,繫著皮帶,打著裹腿。

  3月19日,兵力是第二○○師兩倍的日軍第五十五師團開始猛攻同古。每天都有肉搏戰發生,戰況慘烈。3月28日深夜,日軍派出小股部隊突襲第二○○師司令部。戴安瀾手提一挺輕機槍,率部與日軍激戰通宵。司令部全體人員不分官銜全部上陣,子彈打光了,刺刀拼彎了,危在旦夕之際,一營援兵趕到,師部才化險為夷。這一戰被戴安瀾寫進日記裡:「二十八日一戰,是我經歷過的惡仗中最激烈、最難打、最險惡的一仗,我還是用百米決鬥、刺刀手榴彈解決問題的打法,敵人的飛機、大炮坦克就沒有用武之地了。」

  3月29日,英軍在沒有通知中國友軍的情況下倉皇撤退,把同古的側翼暴露給敵人,使第二○○師腹背受敵。

  手刃鬼子哨兵夜襲據點

  1942年3月23日深夜,緬甸臘戍,第六十六軍在行軍途中,戰士們敲打隨身物品作為聯絡信號。在一條大河前,一位班長用一根炭棒頂著個帽子作為偽裝先過橋,又敲了敲隨身物品,看周圍沒什麼動靜,才傳令隊伍前進。閆廷春和幾個炊事班的戰士跑在了隊伍後面,剛上橋就聽到了槍聲,「他(班長)交代每個人不准抽煙,不准點火,不要出什麼聲響,把吃飯的碗放在背包裡。但是炊事班做飯的羅鍋太大,不可能放在背包裡,碰到路邊的樹枝發出了響聲,敵人就發覺了,朝我們開槍。我們就趕快臥倒,看到子彈在地上打出梅花點」。

  閆廷春說,經過偵察,發現對岸不遠處有一個日軍的臨時據點。上級決定,立刻對日軍據點發起夜襲。閆廷春成為夜襲小組成員之一。幾名從前方撤退下來的英軍士兵,成了這次行動的嚮導。由他們帶路,夜襲小組到了日軍據點哨兵所在的一棵大樹附近,聽見兩個打鼾的聲音此起彼伏,「我們決定以火光為號。翻譯官點了一根火柴,火光一起,我們就從兩邊一起下手,把他們按住,讓他們動不了,然後拔出刀來,往他們脖子上一拉,就完了,他們就沒有聲音了」。

  擦拭完刀口的血跡,閆廷春忽然看到前方立著一個東西,像人,卻又不動。他有點害怕,不敢上前。閆廷春回憶說,翻譯官叫大家後退,獨自上前偵察,發現那個東西是一個汽油桶,裝滿汽油。「參謀長把燃著的火柴扔進了汽油桶裡,火苗迅速躥起兩三層樓那麼高,隨後就聽見四周辟辟啪啪的槍聲一下子響了起來。」事先埋伏在日軍據點周圍的戰士們,開始向措手不及的敵人開火,據點裡的日本兵全部被幹掉。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