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為什麼敢為神風特攻隊隊員遺書「申遺」? | 時光網

 

A-A+

日本為什麼敢為神風特攻隊隊員遺書「申遺」?

2018年02月10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11 次

  導讀:最近一則關於「神風特攻隊申遺遭世界各國記者批評」的新聞再次讓中國人看到日本拒不反省戰爭罪行的囂張,日本官方以及民間已經不止一次在二戰戰爭罪行問題上激起了中國、韓國等在二戰中受到日本侵略的國家的憤怒,那麼為什麼日本關於在戰爭罪行這個問題上屢屢挑戰國際共識?為什麼對自己犯下的罪行如此理直氣壯?今天蘭台就為大家解讀這裡面深層次原因。

  多數日本人承認侵華,不承認太平戰爭是侵略戰爭

  和很多人想像的不一樣,事實上在日本至少有超過三分之二民眾承認二戰時日本對中國的戰爭是侵略戰爭。

  日本山口大學教授纐纈厚曾在2004年對中、日大學生做過一個調查。中國1257名回答了問卷的大學生中,認為日本對中國的戰爭是侵略戰爭的有90.6%;而在696名回答問卷的日本大學生中,這個數字也有66.5%。

  2005年,《讀賣新聞》也就戰爭問題進行了一次輿論調查。在回答「如何看待和中國進行的戰爭、對美國進行的戰爭」的設問時,回答日中、日美戰爭「都是侵略戰爭」與「和中國的戰爭是侵略戰爭,但是和美國的戰爭卻非侵略戰爭」的人數相同,都是34%。加在一起,有68%的日本人將日本對中國的戰爭看做是「侵略戰爭」。這個結果與纐纈厚調查相一致,意味著只有不足三分之一的日本人否認侵華歷史。

  但是在2005年《讀賣新聞》的調查中,有44%的日本人認為,日本對美國的戰爭「不是侵略戰爭」,而越是對歷史表示瞭解的人,越認為對美戰爭不是侵略戰爭。在2001年,日本歷史教育者協議會以小學校學生149人、中學校學生164人、高等學校(相當中國的高中)學生378人進行調查,調查顯示有63.8%的日本小學生、81.1%的初中生、90.2%的高中生知道東京大空襲;有93%的日本初中、高中生知道廣島和長崎被美軍投擲了原子彈。

  1986年通過的《新編日本史》裡聲稱太平洋戰爭的目則是「從歐美列強的統治下解放亞洲,並在日本的領導下建設大東亞共榮圈」。曾在戰爭期間做過陸軍中尉的村上兵衛,在1992年出版《再檢討:大東亞戰爭是什麼》,書中稱,日美開戰「其責任應該是各負一半」。

  正如上述調查結果以及二戰後編纂的歷史書籍顯示的那樣,日本對於「太平洋戰爭」有著強烈的受害者情緒,可以說大部分日本人並不認為「太平洋戰爭」日本有什麼罪行,日本認為自己有充分地理由論證,戰爭雙方無所謂「正義」或「非正義」。也正是因為有這樣的民意基礎,日本地方政府才敢堂而皇之的為二戰中的神風特工隊隊員遺書「申遺」。

  大多數東南亞國家不認為日本侵略「它們」 助漲日本氣焰

  眾所周知,二戰前現在東南亞國家除泰國以外全是歐美國家殖民地,因此,日本在二次世界大戰過程中發動的「太平洋戰爭」在侵略奴役東南亞各國的同時也嚴重衝擊了歐美的殖民體系,而且隨著戰爭形勢的扭轉,日本在各個戰場開始收縮防禦準備對付盟軍的反攻。為了得到東南亞人民更有力的支持,日本當局改變策略,在所謂的空頭支票上加些重量籌碼——1945年3月,日軍推翻了印度支那的法國殖民當局,宣佈越南、寮國、高棉三國「獨立」。同時擴大東印度群島、馬來亞的自治權,允許成立「印尼獨立籌備委員會」。在日本投降前夕,印尼獲得獨立。

  因此,很多東南亞學者認為日本發動「太平洋戰爭」對於東南亞國家來說有著「積極的意義」,例如,前仰光大學教授B.R.帕爾在《東南亞導論》一書中,稱東南亞「殖民地政權被日本打敗,日本所給予的民族獨立原則的鼓勵,在東南亞人民身上自然有著深刻的影響」。

  甚至不少東南亞政治家也持這種觀點,如印尼原總理納齊爾就曾稱「亞洲的希望是粉碎殖民地體制。大東亞戰爭是日本代表我們亞洲人決然實施的戰爭。」印尼原復員軍人省長官桑巴斯更進一步感謝二戰時的日本軍人:「印度尼西亞要特別感謝的是,戰爭結束後1000名日本軍人沒有歸國,協同印度尼西亞軍隊共同與荷蘭作戰,為印尼的獨立作出了貢獻。」

  中國學者就曾指出過「東南亞國家在某種程度上還不是像中韓這樣成熟的主權國家。在二戰時,這些國家多為不毛之地,先被西方長期佔領,後又被日本佔領,『由於日本佔領時間較短,當地人反倒認為日本是解放者。』」

  而二戰之後,日本與東南亞緊密的政經關係也使得東南亞不少國家對日本心存感激,比如中國社會科學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研究員李文在接受我網採訪時就提到「新加坡對歷史上日本對本國快速發展所起到的作用長存感激之心。日本雖然侵佔過新加坡,但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在日本迅速成為亞洲最發達的國家過程中,東南亞成為日本傾銷商品、輸出資金和獲取自然資源的重要地區。」

  1967年8月東盟建立後,日本與東南亞國家的關係迅速發展。日本對外投資的重點在亞太地區,而亞太地區的重點又在東盟國家。據統計, 1951—1965年日本對東盟的直接投資為1.5億美元,而同時期對東亞的韓國、台灣、香港的直接投資僅有2000萬美元。

  正是因為歷史以及現實經濟因素,使得東南亞國家在歷史問題上並不像中國、韓國一樣要求日本正視歷史,反而很多東南亞國家領導人因為現實經濟利益會在國際場合說出類似印尼原總理納齊爾「日本二戰代表亞洲向西方殖民者決戰」這種向日本獻媚的言論。

  可以這麼說,如果說日本民眾對「太平洋戰爭」的錯誤認識是助漲日本地方政府敢於為神風特工隊隊員遺書「申遺」的內因,那麼東南亞國家對日本的「見利忘義」,「姑息養奸」則成為日本關於否認侵略罪行的外因,

  事實上,中國有識之士已經不止一次指出了東南亞國家這種短視必將導致嚴重後果:「東南亞國家考慮的多是現實利益,不太考慮大是大非的問題。『見利忘義』一詞,尤其是用在菲律賓這樣的國家身上絲毫不為過。」…(東南亞國家)在大是大非上犯了糊塗。「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縱容日本滑向右傾,對這些國家來說肯定是得不償失。

  相關閱讀:

  什麼是神風特攻隊?

  神風突擊隊又稱神風特攻隊和神風敢死隊。所謂「神風突擊隊」,是全部由十六七歲的青少年組成的自殺性質的敢死隊。神風突擊隊由二戰時期日本天皇設立的敢死士兵組成,他們的任務危險艱巨,通常是為了扭轉戰局才赴以使命,生還的幾率很渺茫。1939年日軍北上,企圖佔領西伯利亞,連連受挫後使用了神風突擊隊。太平洋戰爭中,面對盟軍的最後進攻,一批又一批稚氣尚未脫盡的日本青少年,在空戰中高呼「效忠天皇」的口號,駕駛飛機衝向對方與之同歸於盡。

  神風突擊隊是日本二戰時使用的一種自殺戰術。

  神風特別攻擊隊,簡稱神風特攻隊(日語:特別攻擊隊)假名 とくべつこうげきたい ,由日本海軍中將大西瀧治郎首倡,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日本在中途島失敗後,為了抵禦美國空軍強大的優勢,挽救其戰敗的局面,利用日本人的武士道精神,按照「一人、一機、一彈換一艦」的要求,對美國艦艇編隊、登陸部隊及固定的集群目標實施的自殺式襲擊的特別攻擊隊。但日軍也早有類似觀念適用於自殺潛艦、自殺魚雷「回天」等有人員操作的自殺式戰爭裝備。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