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懷指揮蘭州戰役:結束馬家軍在西北40年統治 | 時光網

 

A-A+

彭德懷指揮蘭州戰役:結束馬家軍在西北40年統治

2018年02月22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0 次

  蘭州戰役是解放戰爭時期,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野戰軍在甘肅省蘭州地區同西北國民黨軍隊進行的戰略決戰,戰役發起於1949年8月12日,至8月26日結束。蘭州戰役後,國民黨在西北的勢力被基本清除,也結束了馬家軍、胡宗南在西北長達40餘年的統治。擔任這次戰役總指揮的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副總司令、第一野戰軍司令員兼政治委員彭德懷。蘭州戰役充分展示了彭德懷傑出的軍事指揮才能。

  一

  蘭州是西北第二大城市,為國民黨西北軍政長官公署所在地。蘭州北臨黃河,南靠群山,地勢險要,易守難攻;南山環抱城垣,並有多年修築的永備工事,通向城內的環山公路與各主要陣地相連接,構成了完備的防禦體系。

  對於蘭州戰役,中央軍委與毛澤東從全國與西北戰局出發,首先制訂了「鉗馬打胡,先胡後馬」的戰略方針。隨著戰局的推進,而後又制訂了蘭州戰役的「分割二馬」和「鉗胡打馬」的戰略戰役方針。

  為了解決蘭州戰役兵力不足的問題,毛澤東特意安排彭德懷接替病中的徐向前指揮太原戰役,要他熟悉準備調往西北的華北野戰軍和第一野戰軍參戰部隊。

  4月28日,即太原解放後的第四天,毛澤東把彭德懷從太原前線召至北平,專門研究了解決西北問題和解放蘭州的方針。他指示彭德懷一方面爭取用北平和平方式解決西北和蘭州問題,一方面強調必須有在軍事上實行戰略決戰消滅胡、馬主力的充分準備。

  華北野戰軍部隊入陝後,敵我兵力懸殊的狀況徹底改變。我軍在西北的兵力由5個軍猛增到13個軍。彭德懷巧妙運籌,指揮這些部隊,成功地在陝西寶雞地區進行了扶眉戰役,殲滅了裝備精良的蔣介石嫡系主力部隊胡宗南的4個軍共3.3萬餘人。毛澤東致電嘉勉彭德懷:「打胡勝利極大,甚慰。不顧天熱,乘勝舉行打馬戰役是很好的。」

  7月19日,彭德懷在陝西寶雞縣虢鎮文廣村召開第一野戰軍軍以上幹部扶眉戰役總結大會上,發出向甘肅、向蘭州進軍的命令。為此,彭德懷重新調整了蘭州戰役作戰部署:十八兵團六十二軍和第一兵團第七軍在西安、天水一線鉗制胡宗南殘部,並準備追殲南逃之敵。十九兵團(缺六十四軍)為右路,由西蘭公路直驅蘭州;第二兵團為中路,經隴縣、通渭西進,與十九兵團合殲蘭州守敵;一軍、二軍攻佔天水後,迅速搶渡洮河、黃河直搗青海。十八兵團六十二軍為左路,取道隴西、臨洮、臨夏,向馬步芳老巢西寧進攻,切斷蘭州守敵退路;十九兵團六十四軍在海原、固原地區鉗制寧夏馬鴻逵匪軍。

  這時,毛澤東來電告誡彭德懷:「打馬是一個較為嚴重的戰役,要準備付出較大的代價,千萬不可麻痺大意。」

  彭德懷分析戰局後認為,此時如果先解決寧夏馬鴻逵集團,會造成我軍進軍作戰的嚴重困難,先消滅青海馬步芳集團主力則是解決西北國民黨軍、解放大西北的關鍵,所以必須著手實施蘭州戰役計畫。野戰軍千里追擊,邊戰邊進,直指蘭州。

  我軍西進途中,十九兵團於8月1日在固原任山河殲滅寧夏馬鴻逵部5000餘人,並留下該兵團的第六十四軍在這一帶擔任蘭州戰役時的牽制、攔截「寧馬」援蘭敵軍任務。

  此時,儘管國民黨與馬步芳感到解放軍已經構成對他們生死存亡的巨大威脅,但仍然抱有最後的幻想。國民黨政府行政院長閻錫山電召胡宗南、馬步芳、馬鴻逵到廣州,舉行了所謂的「西北聯防會議」,商量決戰蘭州之策。隨後,馬步芳又到台灣受到蔣介石的接見。8月19日,馬步芳飛回蘭州,提出「拚命保命,確保西北,破產保產,挽救危機」的「三保」方針。馬步芳認為:「保住西北大局唯在於同共軍決戰一場,而蘭州有南山屏障,黃河天險,是決戰的好地方。」並大言不慚地說:「我不僅要保住蘭州,而且要直下西安。」他多次發誓:「中央把西北交給了我,我要負責到底。我要親自督師南山,抬棺而戰。」

  彭德懷在分析了馬步芳的狂妄意圖後堅定地說:「這個馬步芳真是夜郎自大,他想在蘭州消滅我們,好吧,咱們走著瞧,看誰把誰消滅在蘭州!」

  早在7月9日,毛澤東就電告彭德懷,對青海、寧夏「二馬」,應區別對待,首先打擊馬步芳。「青馬」在政治上佔統治地位,在軍事上也比「寧馬」強大,殲滅了「青馬」,即可基本解決西北問題。彭德懷根據這一指示精神,確定蘭州戰役的作戰方針是:力爭同馬步芳決戰於蘭州,嚴防逃回青海,以免為今後作戰帶來困難,延緩西北解放。

  8月4日,彭德懷下達了以殲滅「青馬」為主要目標的進軍蘭州的作戰命令:王震一兵團附十八兵團之六十二軍共3個軍經隴西、臨洮、臨夏,直搗馬步芳老巢西寧;周士第十八兵團(缺六十二軍)附一兵團之第七軍共3個軍陳兵西安、寶雞、天水一線,遏制與進擊胡宗南部,執行「鉗胡」任務;十九兵團之六十四軍置守固原,進佔永靖,控制黃河兩岸,嚴防馬鴻逵馳援;其餘部隊全部用於蘭州戰場決戰。

  到8月20日止,第一野戰軍部隊全部到達指定位置。第二兵團、十九兵團共5個軍千里追擊也抵達蘭州城郊,很快形成了對蘭州守敵東、南、西三面的扇形包圍的態勢。

  20日下午,彭德懷帶領部分指揮員到二兵團六軍軍部駐地九條路口的郜家泉看望指戰員。軍長羅元發簡單匯報情況後,引彭德懷來到擔任主攻任務的五十團。一到五十團,彭德懷就鑽進戰士臨時搭建的草棚,用手摸摸鋪草,向戰士親切地問寒問暖。在七連,他向圍過來的戰士們問:「對打下蘭州,你們有信心沒有?」指導員曹德榮堅決地回答:「我們一定能夠完成上級交給的戰鬥任務!」彭德懷又問:「為什麼?」戰士們紛紛回答:有毛主席軍事思想的指導,有彭總的直接指揮,有人民群眾的支援,有友鄰部隊的密切配合,我們信心百倍!彭德懷笑了笑說:「最重要的是人民的大力支援,其次是你們的英勇善戰。」彭德懷最後明確指示:「同志們要知道,這次蔣介石的胃口可大呢,他不但妄圖殲滅我一野於蘭州城外,而且還要活捉我彭德懷呢!」他笑了一下,又嚴肅地說:「這次戰役打的結果怎麼樣,就看你們大家了。若你們首先攻佔此山,這就好比一把鋼刀插入敵人的心臟一樣。營盤嶺工事堅固,守敵又是馬軍主力,敵人反動、殘忍、頑固,所以,千萬不能輕敵,要像打日本鬼子那樣對待馬軍。」分別的時候,彭德懷握著羅元發的手說:「你們要注意不可輕敵急躁。還有兩天時間,抓緊準備。」

  二

  在部隊快接近蘭州時,野戰軍得到兩種截然不同的情報:一種是敵人九十一軍和一二○軍已從蘭州北撤,擬隨國民黨甘肅省政府退至酒泉,大批物資正由蘭州運往西寧,蘭州之敵正準備炸工廠,拆除電線,破壞黃河鐵橋;一種是蔣介石集團每日有數架飛機運送彈藥到蘭州,「青馬」正搶運糧食和磨盤進城,其八十二軍主力在蘭州加修工事,「寧馬」準備6個師出擊,馳援蘭州之敵。

  彭德懷分析認為,敵人在蘭州的處境已不同於平涼,他們決戰蘭州的計畫不會輕易撤銷,我軍必須盡一切努力迫使敵人決戰於蘭州,同時應當把情況估計得更嚴重些,把困難考慮得更多些,從各方面作好充分的準備。

  我軍一包圍蘭州,彭德懷即打電報給一兵團司令員王震:「青馬」匪軍現決心固守蘭州,我左兵團進佔臨夏後,可能動搖其固守決心,但也可能促其不顧一切決心死守,甚至放棄西寧,撤守大通河西岸及享堂、新城、湟水北岸,保障向河西的退路。在我軍攻蘭州六七天不得手時,「寧馬」主力就可能乘機增援蘭州。青海、寧夏「二馬」有汽車2000輛以上,要充分估計到「寧馬」主力車運蘭州的可能性。如果出現這種情況,一兵團即可迂迴蘭州北部,我軍將集中三個兵團於蘭州會戰。

  鑒於我軍對蘭州敵軍只是三面包圍,北面退路黃河鐵橋仍然在敵人控制之下,不能排除敵人在我大軍壓境下突然逃跑的可能性。第一野戰軍參戰部隊全部到達蘭州外圍後,為了防止「青馬」西逃,我軍提前發起蘭州戰役,彭德懷下令部隊於21日拂曉投入攻擊戰鬥。

  這次首攻敵人守軍的第一野戰軍部隊有六十三軍、六十五軍、六軍、四軍共9個團的兵力,攻擊方向分別為被稱為「蘭州鎖鑰」的馬家山、營盤嶺和沈家嶺三大主要陣地。但是,經過兩天激烈的戰鬥,沒有攻下一個陣地,我軍卻遭受了重大傷亡,其中僅六十五軍就傷亡近800人。

  彭德懷當機立斷,命令部隊停止攻擊,要求所有指戰員認真總結經驗教訓,分析防禦特點,偵察敵情與地形情況,重新調整我軍戰鬥部署與火力配備,有針對性地改變戰術。

  同時,彭德懷以第一野戰軍司令部的名義發出《關於進攻蘭州的戰術指示》,強調指出:「『青馬』匪軍為今日敵軍中最有戰鬥力的部隊,在全國也是有數的頑敵,我們對他須有足夠的估計,並作充分的精神準備,力戒輕敵驕傲性急。」

  在六軍召開作戰會議總結進攻受挫的原因時,彭德懷給六軍軍長羅元發打來電話,進行安慰,並作了自我檢查。他說:「四軍攻狗娃山,六十五軍攻馬家山也未得手。看來野司發起總攻的時間是倉促了些,使你們的準備工作受到一些限制。」接著,彭德懷在電話中簡略地講了當前西北的戰局:退守川陝邊界的胡宗南最近給蘭州守敵發來一個電報,為馬家父子打氣,要他們堅守蘭州。胡宗南準備趁我主力攻擊蘭州後方兵力單薄的機會,與寧夏的馬鴻逵、馬步青相配合,襲擊寶雞和天水,威脅我軍後背,得手後,再由東向西,與堅守蘭州的馬家軍裡應外合消滅我軍於蘭州城下。根據最近情報來看,胡宗南已經帶領殘兵敗將從秦嶺方向向我寶雞、天水、西和以及禮縣等地進犯,遭到我十八兵團六十一軍和七軍的堅決打擊。彭德懷要求六軍好好休息,準備3天,爭取一舉拿下營盤嶺。

  8月23日,中央軍委、毛澤東來電指示:「馬步芳既決心守蘭州,有利於我軍殲滅該軍。為殲滅該敵起見,似須集中3個兵團全力於攻蘭戰役」;「王震兵團從上遊渡河後,似宜迂迴於蘭州後方,即切斷蘭州通青海及通新疆的道路,務不使馬步芳退至新疆為害無窮」;「攻擊前似須有一周或更多時間使部隊恢復體力,詳細偵察敵情、地形和鼓舞士氣,作充分戰鬥準備」;「並須準備一次打不開而用二次、三次攻擊,去殲滅馬敵和攻佔蘭州」。

  隨後,彭德懷來到了十九兵團六十三軍前沿陣地視察,召開了師以上幹部會議,傳達中央軍委和毛澤東的指示,同他們一起研究了下一步作戰任務。他說:「蘭州戰役關係到解放大西北的全局,一定要把它打開。」「十九兵團六十三軍的擔子很重,一定要拿下竇家山。」並點名讓該軍第一八九師第五六六團擔任主攻。

  第二兵團第三軍第七師攻下七里河後,沿黃河南岸東進準備奪取黃河鐵橋,從26日凌晨1時開始,經過10多個小時的激戰消滅了守橋敵人,阻止了城中潰撤逃跑的殘兵敗將,為戰役的勝利起了關鍵的作用。

  同日24時,彭德懷在向毛澤東發電稱:「本月25日惡戰一天,四、六兩軍奪敵兩個陣地,俘敵百餘,斃傷敵近3000人;六十五軍、六十三軍,奪敵一個陣地,俘敵1000人,斃傷敵約6000人,我傷亡相等,敵人很頑強。」

  毛澤東電復彭德懷:六十二軍暫留臨夏,必要時亦宜令其移蘭州參戰。務請注意籌足至少一個月的糧食、彈藥,並提醒彭德懷做持久作戰的準備。

  毛澤東的電報發出時,蘭州戰役已經基本結束。此役(不含外圍)共殲滅馬步芳精銳的八十二軍3個師大部和一二九軍2個師各一部以及3個保安團共計2.7萬餘人,其中斃傷1.27萬人,俘虜1.44萬人,另外敵人泅渡黃河淹死2000餘人。第一野戰軍浴血奮戰,共傷亡8700人。

  彭德懷在打完蘭州後說:打蘭州,有的團1500餘人,戰鬥結束時只剩下幾百人。這些英雄們為人民的事業,粉身碎骨,光榮獻身,為萬世師表,永遠值得紀念和學習。

  當晚,彭德懷與副司令員張宗遜等進駐蘭州。18時,彭德懷就解放蘭州後的行動指示各兵團:本野戰軍全體指戰員英勇作戰,順利解放了蘭州,應不給擊敗之敵以任何喘息機會,繼續追擊,全部乾淨殲滅之。

  8月30日,解放軍隆重舉行部隊入城儀式。這天,10多萬市民擁上街頭,載歌載舞歡迎自己的隊伍。彭德懷同第一野戰軍其他首長以及邀請來的各界代表、各民眾團體代表檢閱了遊行隊伍。入城儀式後,彭德懷破例舉辦了一次大會餐。他高興地對大家說:「蘭州戰役是一場惡戰,從戰略上看,這可能是西北最後一戰了。」接著,他召開軍隊幹部會議,總結戰役經驗,部署進軍河西、新疆、寧夏的戰役行動;同蘭州的各族各界人士座談,商議甘肅的建設事宜。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