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雪楓與林穎的戰地情書:戰爭時刻見證革命愛情 | 時光網

 

A-A+

彭雪楓與林穎的戰地情書:戰爭時刻見證革命愛情

2018年02月27日 戰史風雲 暫無評論 閱讀 0 次

  從1941年9月到1944年7月,「軍中才子」彭雪楓一共給妻子林穎寫了87封「情書」。彭雪楓的書信,文筆流暢,情真意切,融軍人的豪放與丈夫的細膩於一紙,被公認為中外政治家情書中難得的精品。

  由於戎馬倥傯無暇顧及兒女私情,彭雪楓直到33歲還獨身一人,遠在重慶的鄧穎超曾寫信給他,欲當紅娘。而彭雪楓在1940年5月的覆信中說:「特向大姊鄭重聲明,我個人的問題並未解決,也不打算解決。海闊天空,獨來獨往,豈不愜意?已經老了,已經老了!」

  1941年5月,彭雪楓作為新四軍四師師長奉命率領部隊來到了位於津浦路東段的淮北地區休整待命。經人介紹認識了一個人,那就是林穎。

  林穎當年21歲,湖北襄樊人,相貌出眾。其實,林穎早兩年前就認識彭雪楓了。當她剛剛跨進豫蘇皖根據地的那個晚上,她便同其他立志投身抗日洪流的熱血青年們一道,受到了時任八路軍第四縱隊司令員彭雪楓的設宴款待。席間,彭雪楓興致勃勃地同青年們握手,並詢問了每個人的姓名。當彭雪楓走到林穎面前時,她就被他英俊的相貌、脫俗的氣質和出色的口才吸引了。然而,出於特有的自尊與自愛,林穎將火一樣熾熱的情感深深地掩藏在心裡。

  彭雪楓與妻子林穎的合影

  1941年9月24日,彭雪楓、林穎二人在半城喜結良緣。但是,婚後第三天林穎就離開了駐地,返回淮寶縣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去了。「家如夜月圓時少,人似流雲散處多」,這是戰爭年代裡他們夫妻生活的生動寫照。從半城到淮寶,僅隔一個洪澤湖,十多個小時的水路。可是在蜜月中,這對新婚夫妻誰也沒有過湖探望對方,只是憑借鴻雁傳書。以下摘錄其中的兩封:

  穎:

  別離才三天,好像已經三個月了。這一形容並不過火,理智排除情感,總是一件需要鬥爭的事,何況是在24日之後,又何況是在長夜傾談而話才吐出了千分之一的以後呢!我不願寫出這樣的情思,生怕引動你的更加濃厚的惦念之情,然而事實如此,叫我有什麼法子呢?人們說我是個情感豐富的人,過去可以壓得下,近來有點異樣了。一個人的影子,自早至晚怎麼也排遣不開!外人知道了,真是有些好笑!

  ……

  有一個朋友, 鄭重其事地鼓勵我,他說:人們在雙方相愛以至於結婚之後,精力魄氣是充足飽滿的,倘是詩人必得佳作,倘是音樂家必得妙曲,倘是理論家必得高論,像列寧在結婚之後所著的《歷史的唯物論與經驗批判論》,即是結婚之後獻給他的夫人的。像我——一個軍人, 除去指揮戰鬥獲得勝利以外,必須寫一篇或者寫一本關於軍事論文,而又要濃厚的辯證法式的去寫, 這是一個極有意義和極有價值的紀念! 即以此來獻給你。這話使我興奮而又慚愧! 我對他說,我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可是我萬分贊同他的提議。自己常常打算寫一點如意的東西出來,可是,不是無時間便是無心情!我想我應該努為了,請你給我勇氣!

  ……

  數日以來,月色如畫, 唯少一月下談心的你,可謂辜負良夜太甚!此情此景此事,何日才能到來呢!?你有同感沒有?比如今夜——29日,你在做什麼呢?不見你的信,難見你的信! 然而我又知道你是昨天才到的淮寶, 何忍責備你呢?真是矛盾!

  三日湖上生活, 看了不少的書, 或者寫了不少的東西吧? 那個朋友的寫東西的建議, 你認為好不好?倘若好,我們共同努力不好麼?像你說的, 把這回事以及所涉到的人物,微妙地描寫出來,那應該是多麼生動優美啊!

  淮寶工作環境如何? 一般人對你印象和態度如何? 前以話多, 未曾問及, 有暇請你告訴我。南方人到了適於南方生活習慣的地方, 更要小心些, 我總在擔心你的健康, 尤其是你對於健康的漫不經心的態度, 萬不應以為身體健壯,而即疏忽了對自己的珍重!

  我近來,除去情調上有些異樣之外,生活如常,身體如常, 健康之珍重亦比你注意些, 請你放心。不過,較前稍為忙了些,過幾天要出去偵察地形了。倘若敵情無大變化,我打算帶上拂撓劇團到五旅和九旅去,看看隊伍, 給幹部和部隊講講話, 演演戲。每見戰士, 常常使我振奮!他們是可敬可愛的!計畫如果實現, 恐怕要費一月的時間, 如能轉到淮寶, 那自然好, 然而又慮到一個「人言可畏」。不管他, 到時看「機遇」 的發展形勢而定。「千言萬語總不盡」,何處何時才是我們暢所欲言的境遇呢?

  努力你的工作, 埋頭讀你的書, 堅持記你的筆記和記你的日記。請不要過於惦念我, 飲食起居我是會注意的。

  像片洗出來了, 照得還不錯, 不過有幾張照重了, 你的單人像也在內, 真是憾事!只有將來再照吧。因為到九旅取曬像紙未歸, 故先洗印這幾張, 送你看, 大家都說合照的較大的那張好, 特為簽上字, 送你的知心的朋友,但我不希望隨便送,一定是較為合得來的所謂「知己」(送來九張)。

  紙短言長,夜深人靜, 下次再寫吧。是誰先給誰寫呢? 記著我們的時間, 也許此刻現在, 你同樣在握筆疾書吧?

  祝你

  愉快!

  楓

  9月29日夜1時23分於半城眾人入夢時

  穎:

  今晚中秋節,月色分外皎潔,賞月歸來,內心裡總好像少了一件什麼東西似的,雖然各單位都在鑼鼓喧天,熱鬧非凡,然而我都沒有參加,自己想想中秋節就是這樣的輕易地放過去了嗎?結果還不是這樣的輕易地放過去了!

  現在是深夜 1 時 40 分了,正當我寫了迎擊反共軍東進的訓令之後,覺得必須給你寫封信,我何嘗不知道你的信或者就在途中,可是因為沒有見(別後至今才只接到你一封信!)到你的信,總使我念道著你的「爽約」了,難道你比我還要忙嗎?馬上又體諒到你,因為你是在鄉下,會知道誰恰好過湖西來呢?而且離岔河和朱壩又那麼遠,又沒有適當的送信人!不管怎麼說, 我是在盼望著的!算一算,別後給你的信,這已經是第四封了!

  一個同志——那是我們的詩人,為你我寫了一首詩,第一節已經送到拂曉詩刊上去了,被我事後發覺留下了,他不甘心特為繕寫寄給你,第二節還須「待續」,你看看,他寫的好不好?至於「楓林」倒雙關得十分美麗,事先我還不曾想得出,你也想過嗎?下面一首詞是秦少遊(?)什麼人做的, 是詠「七夕」的,我特別愛那兩句:「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完全對的呀,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我打算7號到泗北一帶偵察地形去,多則一周少則五天即便返部,倘若屆時無甚情況,擬赴淮寶一行,但也說不定,五旅在天井湖,已經答應他們 要去看看了!而且 10 月 12 號,又是本軍四週年及四師東征三週年的日子,4個劇團公演,當有一番盛況吧,可惜你不在場!

  在反動分子活動的地區,注意你的行動!不要一兩個人走路,經常靠近部隊,時做有警準備,更要注意你的身體,千萬不可大意!

  讀書有成績否?計畫定出來否?誰知道什麼時候才接到你的信呢!?

  祝你

  晚安!

  雪楓

  中秋節之夜2時05分

  一本蘇聯小說《新時代的曙光》,不日寄給你,以後寫清編上號碼,以免遺失,當更好,你意如何?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