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歷史上真實的張飛:能寫詩會畫畫的美男子 | 時光網

 

A-A+

揭秘歷史上真實的張飛:能寫詩會畫畫的美男子

2017年09月25日 風雲人物 暫無評論 閱讀 17 次

  張飛是位美男子?

  在人們的心目中,張飛的長相應該是威猛無比的。然而,2004年文物部門在四川簡陽張飛營山上發現的一個石人頭像,使一些專家學者對三國名將張飛的外貌,產生了新的看法。

  該石像大約高四米,寬三米多。據當地人傳說,這是唐代工匠為紀念「五虎上將」張飛,在當年張飛紮寨處專門雕塑的。據說該「張飛」慈眉善目,耳長唇厚,臉上竟沒有一根鬍鬚,與《三國演義》和人們心目中的那個張飛形象大相逕庭。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曾專門為頭像做過測量和鑒定,發現該石像的確建於唐代。對於它是否就是張飛,雖然考古專家沒有給出答案,但該石像的發現,使人們對張飛的真實面容不得不重新加以考證。

  《三國誌》裡對劉備「大耳垂肩,雙手過膝」、關羽「美髯公」、「相貌堂堂」等均作過比較詳細的描述,獨獨對張飛的長相卻隻字未提,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奇怪的現象。正因為這樣,也就使羅貫中有了更多的發揮空間。在《三國演義》裡,他對張飛的形象不惜筆墨大肆誇張,說張飛「身長八尺,豹頭環眼,燕頷虎鬚,聲若巨雷,勢如奔馬。」活脫脫就是另一個鍾魁。而在戲劇裡張飛不僅是豹頭環眼,燕頷虎鬚,更給張飛增加了一張黑臉。其實,小說和戲曲裡的紅臉關公是有根有據的,但黑臉的張飛則完全是藝術家的想像和戲劇藝術的本身需要。可以想像一個紅臉的關公與一個黑臉的張飛同時出現在舞台上,所產生的藝術效果無疑是十分顯著的。


  張飛有兩個女兒,先後都嫁給後主劉禪。能夠當上皇后,在講究后妃美貌的古代,她們的相貌至少應該算是不錯的。因此有的學者認為她們的父親,張飛本人也不會差到哪裡去。但由於缺少正史的記載,無論是《三國演義》中的,還是簡陽張飛營山的張飛,哪一個才是張飛真實的相貌?這是一個待解之謎。

  民間有這麼一句俗話:「張飛穿針——粗中有細」,事實正是如此,張飛並非莽漢。

  據《三國誌》記載,公元208年,曹操南下,劉備從襄陽撤退。曹操派人追了一日一夜,在當陽被曹操的騎兵追上,劉備棄妻拋子自己逃命而去,留下張飛帶領二十餘騎斷後。在這危急時刻,張飛帶兵拆了當陽橋,一人橫矛立馬於河邊大喝:「身是張益德也,可來共決死?」敵軍懾於他的勇猛,不敢上前,從而解了劉備之危。而《三國演義》第四十二回則對這段歷史作了更為詳細的描寫,說是張飛為了阻擋曹操的追兵,故佈疑陣,命士兵在橋後樹林中弄起滾滾塵埃,自己則「怒目橫矛,立馬於橋上」,曹軍「又以為是諸葛孔明之計,都不敢近前」。曹操也親自趕來,張飛見此,更是邀敵來戰,「聲如巨雷」。張飛見敵稍有退卻之心,更加有恃無恐,邀戰之聲更大,嚇得曹操身邊的曹軍大將夏侯傑「肝膽碎裂,倒撞於馬下」,就是這一聲大吼,吼退了曹操的大軍,使劉備得以脫逃。《三國誌》對這段史實記載得過於簡略。實際上單憑張飛的那幾聲吼,哪怕是吼破了喉嚨,恐怕也是吼不退曹操數萬大軍的,曹軍另有顧忌,害怕中了諸葛亮的埋伏才是退兵的原因。但是他們萬萬不會想到,這並非是孔明的妙計,而是出自於猛張飛的計謀和膽識,若是知道就這樣被張飛用計玩耍了一次,曹操不氣煞才怪。

  還有一件事也反映了張飛的足智多謀。公元215年,曹操命張郃領兵三萬進攻巴西郡宕渠(今四川渠縣),時任巴西太守的張飛率萬人迎擊。兩軍在此相持了五十餘日,後來張飛突生妙計,故意將敵方引入一狹窄山道上。對方不知是計,上當前來。張飛則率精兵繞到敵軍後面發動突襲。敵方人馬雖多,由於地勢所限,「前後不得相救」,被打得暈頭轉向。這一仗,張飛大獲全勝。曹軍大將張郃僅帶十餘殘兵棄馬而逃,十分狼狽。

  張飛是個書法家?

  在人們的眼中,張飛是一員勇猛的戰將。實際上張飛的能耐不僅僅如此,據《三國誌集解》等一些史料記載,他還能寫詩,會畫畫,也是一位不錯的書法家。著名學者鄧拓先生還曾寫過一篇《由張飛的書畫說起》的文章,談到張飛的書畫。

  明代文獻學家、曾任四川右參政的曹學佺在他的《蜀中名勝記》第二十八卷中記載,順慶府渠縣(渠縣即三國時的宕渠縣)有一個八濛山,山下有一石,石上題有:「漢將張飛率精卒萬人大破賊首張郃,立馬勒石。」兩行隸書大字。這段題字說的就是那次張飛以少勝多,把名將張郃打得大敗而逃的事情。據說當時張飛非常高興,得意之際,便以石代紙寫下了這段文字。清代人趙一清所寫的《稿本三國誌注補》中,引自《方輿紀要》上的話也說:八濛山「山下有勒石云:漢將張飛率精卒萬人,大破賊首張郃,立馬勒石。蓋張飛所親書也」。《三國誌集注》中張飛傳集解引也認為這句話是張飛親筆題寫的。並且說,原刻石經過長久的風化剝蝕,文字已經不太清楚。現存的「立馬銘」是光緒七年(1881年),根據岐山知縣胡升猷家藏原拓,重刻於八濛石壁的青石質碑石。今陝西岐山縣博物館就收藏有一幅張飛「立馬銘」手書碑石原拓,字體、大小均與史載吻合。碑刻共22個文字,用筆豐滿遒勁,氣勢剛健凝重,充分顯示了他的個性和風格,不失為一篇難得的書法作品。


  劉備率關、張等人起兵不久就屢立戰功,但始終不見朝廷委派官職。其中一次,雖然他們救了董卓的性命,就因劉備等人無官無銜,董卓不但不表示感謝,還甚為無禮,氣得張飛差點殺了他。後來在宛城一戰中,劉備等人再立戰功,好不容易被賞了個定州中山府安喜縣尉的小官。哪知才幹了四個月,就被朝廷免了職。不僅如此,督郵還對其進行辱罵和陷害。對這件事情,《三國演義》說是張飛闖進後堂,見督郵坐於廳上,將縣吏綁倒在地,飛大喝:「害民賊!認得我麼?」督郵急起,喚左右捉下。被張飛用手揪住頭髮,一直扯出館驛,掀到縣前繫馬柳上縛住,攀下柳條,去督郵腿上鞭打。約到二百,玄德正納悶間,聽得縣前鼎沸,慌問左右,答曰:「張將軍綁一人在縣前痛打。」玄德慌去觀之,見飛大罵不止;綁縛者,督郵也。玄德驚問其故,飛曰:「此等害民賊,不打死等甚!」督郵告曰:「玄德公救性命!」玄德終是仁慈的人,急喝張飛住手。

  但據《三國誌》記載,真實的情況卻是這樣的:劉備當了安喜縣尉後,督郵以公事到縣。劉備去拜見他,結果碰了釘子。劉備大怒,衝進了他的住所,將這位督郵綁了起來,「杖二百,解綬系其頸著馬柳,五葬反。棄官亡命。」對這件事也有另一種說法,據《典略》稱:督郵到了該縣,準備解除劉備的官職。劉備聽說督郵在傳捨,便去求見督郵,督郵稱病不肯相見。劉備氣憤之極,便衝入傳捨。將其捆綁在樹下,「鞭杖百餘下,欲殺之。督郵求哀,乃釋去之。」不管哪種說法屬實,但鞭打督郵的劉備而不是張飛。《三國演義》中硬把它安在張飛的頭上,實在是一件冤假錯案。

  除了「怒鞭督郵」外,《三國演義》中還有一些故事,如「虎牢關前戰呂布」、「夜戰馬超」等都不是真實的歷史。

  成都的張飛墓

  在成都市中心有一條小巷,人們叫它桓侯巷,它的名稱來由是這裡原有一座張爺廟(又名桓侯廟),實際上就是祭祀三國名將張飛的祠宇,據說這是由清代成都屠宰業行業的人們出資修建的。因為傳說張飛是殺豬匠出身,他為這一行的人們爭了光,是他們心目中的偶像。


  在這裡修建張爺廟,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廟後有一座當地居民稱為「皇墳」的土丘,這個土丘一直傳說是張飛的衣冠墓,墓前不知什麼時候還豎起了一方「漢大將軍張桓侯之墓」的墓碑。上世紀六十年代,原四川醫學院在進行人防施工時,發現了墓門上方的墓磚上刻有「玉恆二年」的年號。1985年,成都市博物館考古隊對該墓進行發掘時,又相繼發現了刻有「太康」、「漢興」等年號的墓磚,這些年號均為成漢政權的年號,隨後又出土了大量成漢時期的文物,證明是一座成漢時代的墓葬,過去人們認為這裡是張飛衣冠墓的說法純屬誤傳。

  那真正的張飛墓在哪裡?

  公元221年,劉備在成都稱帝。張飛遷為車騎將軍,領司隸校尉,進封西鄉侯。同年,劉備為了給關羽報仇,發兵征東吳,張飛也在閬中準備出兵與劉備會師江州。出發前夕,卻被其部將張達﹑范強(《三國演義》中作范疆)謀殺。遠在成都的劉備聞得張飛都督有表來到,未卜先知,大呼:「噫!飛死矣。」後主劉禪時追諡他為桓侯。

  張飛死於閬中,自然葬在閬中。閬中人仰慕張飛的忠勇,為了紀念這位驍勇善戰的英雄,人們在墓前還修建了張飛廟,現存的墓是明清時重建的。

  民間有句話,說張飛「身葬閬中、頭葬雲陽」又是怎麼回事呢?


  據說范強、張達趁張飛醉臥之機,割下他的頭顱前往東吳,準備帶到孫權那裡去邀功請賞。走到雲陽時,聽到吳蜀講和的消息,便慌亂把張飛的頭顱丟入長江之中。張飛頭顱順水漂流,後來被老漁翁撈了起來。張飛托夢給漁翁,叫漁翁把他的頭背走,背到哪兒背不動了就給他安葬建廟,於是就有了今天的雲陽張飛廟。據史料記載,這座張飛廟又名張桓侯廟,始建於蜀漢末年,後經宋、元、明、清歷代擴建,已有1700多年歷史。原址位於長江南岸飛鳳山麓,依山傍水,與雲陽縣城隔江相望。這裡的老百姓將張飛奉為神明,每當張飛生日、祭日以及逢年過節都要焚香供奉。

  歷史名人與成都遺址

  紅臉的關公、黑臉的張飛叫喳喳,這句耳熟能詳的歌詞,道出了千百年來民間為猛將張飛勾勒的藝術形象。然而在歷史上,兩個女兒都嫁給後主劉禪的張飛,也許是一位英俊的父親。而且,與《三國演義》中憨直剛猛的張飛不同,歷史上的張飛能文能武,是個儒將。他能寫詩會書畫,還在四川留下了據說是他親筆書寫的「立馬銘」石刻。人們喜愛張飛,在成都,清代人為張飛修建了桓侯廟,這座廟所在的街道,就叫桓侯巷。

  關張之死

  在英雄輩出的三國時代,關羽和張飛都是了不起的人物,曾為開創蜀漢政權立下過赫赫戰功。據《三國誌·蜀書》記載,關羽和張飛在東漢末年天下大亂之際,一起跟隨劉備南征北戰,三人的感情非常親密,「寢則同床,恩若兄弟」。正因為有這種深厚的情感基礎,無論遭遇了多少坎坷與波折,其忠義之情都始終不渝。譬如曹操曾百般厚待關羽,關羽都不心動,仍要追隨危難中的劉備。張飛也一樣,曾在當陽長阪率二十騎「據水斷橋,瞋目橫矛」抵擋追兵,掩護劉備安全脫險。可以說,劉備有了關羽和張飛才如虎添翼,後來又有了諸葛亮的加盟和輔佐,才終於和魏、吳三足鼎立,成就了一番載之史冊的事業。

  三國時期魏、蜀、吳的成功,除了天時地利的優勢,還有兩個共同的重要原因:一是人才薈萃,二是謀略高明。魏國曹操挾天子令諸侯,謀士眾多,猛將如雲,才取得了逐鹿中原的勝利。吳國孫權身邊也是人才濟濟,並擁有江東富庶的財力物力,「國險而民附,賢能為之用」。蜀國相對而言要弱小一些,但也彙集了大量人才,而且制定了聯吳抗魏的正確策略,才確保了政權的穩定和巴蜀地區經濟文化的興旺。

  劉備取得益州建立蜀漢政權後,曾厚賜諸葛亮、法正、關羽、張飛等功臣,並任命關羽「督荊州事」,張飛「領巴西太守」,各自獨當一面。關羽和張飛都忠義可嘉,勇猛善戰,《華陽國志》卷六說二人「勇冠三軍,俱稱萬人之敵」,但在性格上卻各有差異,關羽善待卒伍而驕士大夫,張飛愛敬君子而不恤小人。關羽的傲氣和張飛的粗暴,若在日常生活中本無足輕重,而在關鍵時刻竟壞了大事。史載劉備曾告誡過張飛,「刑殺過差,鞭撻健兒,令在左右,此取禍之道」。張飛沒有醒悟,終被部下殺害,「持其首,順流而奔孫權」。

  劉備雖然看到了關張的敗因,但在處理善後上卻也犯了一個戰略性的失誤,他不聽諸葛亮的勸阻,執意起兵東征伐吳。孫權遣使請和,劉備盛怒不許,吳國只有傾力抵抗。結果是劉備兵敗夷陵,病逝於白帝城。這次戰爭使蜀國付出了很大的代價,損耗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也破壞了蜀國和吳國的聯盟。由於關張之死,引發的這一連串變故,正如王夫之《讀通鑒論》中所說,最終導致了蜀漢的由盛轉衰。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