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齊胡皇后簡介 歷史上武成皇帝高湛的皇后是誰 | 時光網

 

A-A+

北齊胡皇后簡介 歷史上武成皇帝高湛的皇后是誰

2017年09月28日 皇帝的女人們, 風雲人物 暫無評論 閱讀 12 次

  北齊胡太后簡介

  北齊胡太后是怎樣的人?胡太后是北齊安定郡(治所在高平,今寧夏固原)人,其父為胡延之,母親為范陽盧道約的女兒。天保(北齊文宣帝高洋的年號,公元550年——559年)初年,長相出眾的胡氏在朝廷選美中被選為長廣王妃。公元561年,武成皇帝高湛繼承了北齊的皇位後,將長廣王妃胡氏冊立為皇后

  歷史

  北齊武成帝(537~569年),即高湛。北齊皇帝。公元551~565年在位。高歡第九子。文宣帝時進爵為長廣王,拜尚書令兼司徒,遷太尉。天保十年(558年),廢帝與尚書令楊欲削減宗室諸王權勢,遂與常山王演、勳貴賀拔仁等密謀,於乾明元年(560年)發動政變,殺楊及廢帝,並立演為帝。是為孝昭帝。次年,孝昭帝死,繼位並改元大寧。後禪位於太子緯,自為太上皇帝聽政。後病卒。廟號世祖。

  好色殘暴的北齊帝高洋臨死前對他的弟弟高演說:「你想要篡我嗣子皇位的話,我也沒什麼辦法,但是請你別殺我的嗣子!」真可謂語出驚人,高演驚駭不已,跪下連說自己不敢。高洋去世後太子高殷即位,尊祖母婁氏為太皇太后,母親李氏為皇太后,進封常山王高演為太傅,長廣王高湛為司徒。

  但是高殷即位還不到一年就被婁氏廢為濟南王,叔父高演篡位當了皇帝。因為婁氏是高演的母親,所以她也由太皇太后的身份又回到皇太后。高演妃元氏成為皇后,五歲的兒子百年立為太子。不久以後,十七歲的廢帝高殷被害死在晉陽。


  兩個月後高演得病而死,臨終時留下遺書給弟弟高湛,讓他入繼帝位,遺書後面寫著:「你應該將我的妻子與孩子好好安置,不要學我那樣。」

  高湛即位以後聽說故帝高演的皇后元氏有一種奇藥,就派人去元氏那裡索取,不料被元氏一口回絕了。高湛怒從心頭起,令閹宦駕車當面叱辱元皇后。元皇后不敢反唇相譏,只有忍氣吞聲,默默地流淚,將兩隻眼睛哭得像桃子似的,孤身一人去了高演的陵墓前慟哭。高湛餘怒未消,將她降居順成宮幽錮起來。

  第二年正月,高湛立妃子胡氏為皇后。胡氏是安定人胡延的女兒,在她出生的時候有貓頭鷹在外面的帳篷上鳴叫,當時人以為不是吉祥的預兆。胡氏及笄後,被選為長廣王高湛的妃子,她姿貌十分平常,但是性情卻極為淫蕩。高湛也是個好色的膏粱子弟,得到這樣的妻子可以說是相得益彰。

  冊封皇后的那天晚上,在後宮設宴慶祝,高湛在外殿早已飲酒半醉,這時搖搖晃晃地闖入後宮,那些為皇后祝賀的內外命婦都站起來迎接高湛,高湛獰笑著說:「這裡都是一家人,你們不要拘束。」然後他睜開色眼將這些婦女挨個兒瞄了一遍,忽然看見一個丰姿綽約的中年婦女,不由的浮想聯翩。再仔細一看,原來是嫂子李祖娥,她是文宣帝高洋的皇后、廢帝高殷的母親。

  高湛嚥了口唾沫,在那裡坐立不安。但周圍的人太多,又不好意思過去搭訕,只好強壓慾火敷衍了幾句回去睡了。這天晚上在與胡皇后雲雨之時,他心裡想的是皇嫂李祖娥,睡下以後精疲力竭的他更加懊喪。常言說「家花不如野花香」就是這個道理。

  好不容易熬到了第二天的黃昏,高湛摒去左右隨從,一個人來到了李祖娥所住的昭信宮。當有宮女報知李祖娥,她心裡很狐疑,不知新皇帝來她這裡做什麼,可是又隱隱約約有預感,覺得高湛可能起了色心。李祖娥寡居寂寞,既盼望高湛對她非禮,又害怕這種亂倫的事情,心裡七上八下難以摹狀。

  高湛到了昭信宮坐在那裡不說一句話,只是雙目緊緊盯著李氏嬌艷的臉龐。李祖娥又驚又羞,她低頭問:「陛下這麼晚到這裡做什麼?」高湛笑著說:「夜裡沒有什麼事,特意陪伴皇嫂坐坐。」李祖娥說:「陛下的後宮美艷如雲,何處不可消遣,單獨到妾這裡……?」高湛又說:「即位以來還沒有親近過皇嫂的嬌顏,今夜特來相會。」話說到這個份兒上純屬於調戲了,李祖娥臉上一紅,起身就走。高湛一把拉住她的裙裾,李祖娥驚駭說:「陛下身為天子,怎麼不顧及名義呢?」說話間用手一推,高湛沒有預防,打了一個趔趄。他惱羞成怒說:「今天你從我也得從,不從也得從,否則殺了你的兒子!」


  威脅到了自己的兒子,李祖娥不敢再拒絕,臉上的香粉都被冷汗浸濕了。身邊的宮女見此情景都知趣地迴避出去,高湛伸開雙臂將她輕輕舉起來擱到床上,李祖娥嚶嚀一聲摟住高湛的脖子。那些在深宮裡生涯寂寞的宮女都溜到窗戶下偷聽,只聽見裡面窸窣嬌顫的聲音,都吐出舌頭相視而笑。可謂裡面做得不亦樂乎,外面聽得也不亦樂乎。

  春宵一刻值千金,漫長的一夜在高湛感覺裡只好像短短的一瞬間。忽然看見窗外天光大亮,高湛歎了口氣,穿衣服前又把李祖娥淫蒸了一次,然後才戀戀不捨地起床出宮去上朝。從此以後高湛每夜都在李祖娥那裡夜宿,春風幾度後她便懷孕了。

  這邊高湛忙得昏天黑地,那邊胡皇后也沒有閒著。給事和士開武善於握槊,文工於彈奏琵琶,而且是個風流雋朗的人物。當初高湛為長廣王時和士開已經得到了高湛的信任,常入侍左右,闢為開府參軍。高湛即位之後升任和士開為給事。胡後以前就對和士開暗自傾心,此時乘高湛與嫂子亂倫,她賄通宮女,引和士開入宮淫媾。和士開極力在床笫上滿足胡後,二人歡狎之餘也發下了千般毒誓,要做一對長久的鴛鴦。

  高湛時刻怕胡後責備他與李祖娥的關係,凡是胡後的要求他都毫不猶豫地答應。胡後乘機念叨情夫和士開的好處,高湛便擢升和士開為黃門侍郎。

  大寧二年婁太后病重。一次睡覺的時候,衣服忽然自己飛起來,她聽從巫媼的話改姓為石,但是不頂什麼用,四月的時候在北宮病逝。她活了六十二歲,生下六男二女,其中有四個兒子都當了皇帝,即:高澄、高洋、高演與高湛。也算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婁太后未死時,鄴城流傳著一首童謠:「九龍母死不守孝。」在她死後,高湛居喪不換孝服,仍穿著大紅色的袍子置酒作樂。宮人給他進白袍,被憤怒的高湛擲扔在地下,和士開

  也請高湛暫時停止宴樂,被高湛拽住衣領毆擊了一頓。高湛在婁太后的兒女中排行第九,應驗了童謠。


  皇嫂李祖娥懷孕快要生產,她的親生兒子太原王高紹德請求入見,李祖娥挺著大肚子羞愧難當,便不讓高紹德進宮。高紹德聽到母親躲著他不肯見面,連譏帶諷說:「兒子也知道母親腹大,因此不見兒子。」這句話傳到李祖娥那裡,她不禁慚憤交並。過了幾天李祖娥生下一個女嬰,生下後便立刻溺死了。高湛聽到了此事怒不可遏,他手持佩刀闖入昭信宮怒叱李祖娥說:「你怎麼敢殺我的女兒?!我也殺你的兒子給你看看!」說著便令左右去召高紹德。

  高湛一等高紹德來到面前便用刀背上的鐵環痛擊,高紹德忍不住疼痛跪在地上哀求,高湛怒罵說:「你父親打我的時候你為什麼不出言相救?現在還想活麼?」說著再用力揮刀猛擊,高紹德鮮血流了一臉暈倒在地上,片刻後氣絕而死。李祖娥見兒子死得淒慘無比,當下號哭起來,高湛像發怒的野獸,命宮女脫下李祖娥的衣服,取鞭子抽打她裸露的肌膚。打了幾十下之後,李祖娥雪白的胸背都是血,倒在地上像一團鮮血淋漓的肉泥。高湛覺得自己有些累,命人將李祖娥裝進絹囊中投在御溝的水中,過了半天再撈起來,打開絹囊,只見流血淋漓已經沒有了人的形狀。高湛這才覺得解氣,他吩咐宮女說:「假如她已經死了就不必再說,假如沒有死,就讓她去妙勝寺裡做尼姑。」

  高湛走了之後,宮女立刻搶救,幸運的是李祖娥還有一口氣,救治了半天她終於起死回生,宮女將她抬上床榻,過了兩晝夜手腳才能活動,想起不堪回首的往事真彷彿兩世為人。待傷口癒合以後宮女將她用牛車拉到了妙勝寺,從此剃髮為尼,與青燈黃卷為伴。

  黃門侍郎和士開善於諂諛,他所說的都是極為淫穢鄙褻的話,高湛恰恰就愛聽這些。和士開對高湛說:「自古以來沒有不死的帝王,堯舜與桀紂死後一樣都化成了灰土,沒有什麼區別,陛下春秋鼎盛正是及時行樂的大好機會,快樂一天抵得上百年,國事盡可付與大臣,何必以俗事自尋苦惱呢!」高湛十分贊同,從此很長時間才上朝一次,上朝的時候椅子還沒有坐穩就走了。

  和士開善於持槊,胡皇后也想學槊,高湛便令和士開教導胡後。胡後與和士開在床帷間肉槊也玩了許多年,何況這種鐵槊。當和士開握槊教導胡後時,二人眉目傳情都會意一笑。高湛在一邊飲酒,還稀里糊塗地跟著傻笑,好像自己也懂得二人的心意。河南王高孝瑜是文襄皇帝高澄的長子,他婉轉進諫高湛說:「皇后是天下母,怎麼可以與臣下肌膚相觸?」高湛根本不當一回事。高湛戴綠帽子自己不以為然,高孝瑜卻喜歡替別人擔憂,他又上書說趙郡王高叡的父親與小爾朱氏私通,被高歡杖斃,這樣的人不宜親近。

  高叡與和士開都因此痛恨高孝瑜,便私下詆毀他,只說有他河南王,不說有陛下。其實高孝瑜也是一個舉止不謹的浮浪之徒,他曾與婁太后的宮人爾朱女暗地裡私通。高湛立刻將高孝瑜召來,逼他喝下三十七杯酒。高孝瑜喝完以後,撲通一聲倒在地上不省人事。高湛命左右用犢車拉出高孝瑜,途中高孝瑜醒來要茶解酒,被人用鴆酒代荼毒死後扔進河裡。

  北齊散騎常侍祖瑁與和士開朋比為奸,他私下對和士開說:「像你這樣受到寵幸的古今沒有第二個,但陛下有朝一日不在了,試問你如何克始克終?」和士開聽他一說不由得愁緒滿腹,他向祖瑁問計。祖瑁告訴他應當勸高湛禪位給太子高緯,這樣高緯感謝他的恩德,便可以無憂了。和士開依計而行,高湛也覺得處理政事太累,不如做太上皇可以有充足的時間一心用在色慾上。於是在河清四年禪位給太子高緯。這時的高湛才只有二十九歲,因為荒耽酒色身體精力漸衰,做了太上皇不久病情加重,沒有幾年就病死了。

  高湛死後胡氏與和士開相奸更加肆無忌憚。朝臣為了巴結和士開無恥地拜稱他為父,和士開偶然患了傷寒,醫生說必須服用黃龍湯。黃龍湯就是多年的糞汁。和士開難以下嚥,一個乾兒子來看望他,見了黃龍湯伸長脖子一飲而盡。

  琅玡王高儼彈劾和士開,他巧妙地將奏章摻雜在其他的文書裡,高緯簡單翻了一下便不耐煩地說:「可實行的就去實行,朕不想看這些。」於是權焰炙人的和士開稀里糊塗地送了命。

  胡太后聽到和士開被殺的消息悲痛欲絕,正在寂寞無聊之時,一次她在寺院拜佛燒香,寺裡有一個名叫曇獻的淫僧,他下陰部與秦朝的嫪毐有一比。胡太后看中了曇獻,曇獻也慇勤獻媚,二人在禪房成就了一番穢事。曇獻的床笫功夫遠非華而不實的和士開可比,胡太后樂不開支,她取國庫中的金銀珠寶連箱磊車地送給曇獻。即使高湛活著的時候所躺的珍寶鑲嵌的胡床也搬到了寺裡,與曇獻一同坐在那裡調情。

  後來胡太后慾火更熾,她索性將曇獻召入到後宮,托詞讓他誦經超度亡靈,其實是夜夜在胡太后的肚皮上超度已死的高湛。不久曇獻又召集了許多徒弟,胡太后賜號為昭玄統僧,這些徒弟戲稱曇獻為太上皇。其中面目嬌好的少年僧人免不了被胡太后受用,她像皇帝一樣每夜召幸一個和尚,真是其樂融融。胡太后怕被高緯知道,又將這些僧人打扮成尼姑,塗粉畫眉遮掩起來。

  皇帝高緯看望胡太后的時候開始還沒有覺出異常,有一次兩個僧人化妝過於妖艷,惹得高緯慾火焚心,他迫令二僧侍寢。這兩個僧人三魂嚇飛了七魄,高緯見他們羞澀恐懼地朝後退,便令手下強行脫去僧人的裙子,這下原形畢露,二僧的下體與高緯一模一樣。高緯又驚又怒,這才知道母親胡太后的苟且情事。他當下親自訊鞫,二僧如實招供。高緯將這些僧人全部殺死,並將胡太后徙至北宮幽禁起來。高緯下旨內外諸親一律不得與胡太后相見。

  後來高緯將胡太后迎還。胡太后聽到使者到來十分吃驚,以為自己要被殺了。此後每次胡太后做的食物高緯也不敢動筷子。齊國滅亡以後,胡太后淪落到周境的煙花叢中恣行奸穢,真是如魚得水,難怪有人笑稱她前世就是個操皮肉生涯的女人。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