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文帝最大的失敗:千古一帝處理不好家庭關係 | 時光網

 

A-A+

隋文帝最大的失敗:千古一帝處理不好家庭關係

2017年03月20日 風雲人物 暫無評論 閱讀 1 次

  隋文帝一生用過兩個年號,一個是開皇,一個是仁壽。開皇的意思是開啟一代皇家基業,反映出一種創業者激情四射的心態。而仁壽則是希望能夠享國長久,反映出一種守成者的安閒。先創業再守成,這本來應該是一種很理想的境界,但實際上非常遺憾。隋文帝仁壽年間,生活沒有像他希望的那樣安逸,反而日益充滿了火藥味和緊張感。這是為什麼呢?

  隋文帝六十歲上下時,先後喪了妻、子,喪子,是自己幹掉了三個兒子。獨孤皇后五十九歲時就正常死亡。影響極大,產生兩方面影響:一是讓隋文帝自由了,終於可以自由生活了,兩美女出現了,一是宣華夫人陳氏,二是蔡氏。他節儉,獨孤皇后也是如此。兩人同心同德,特別晚年,疏遠大臣,與兒子關係也緊張,獨孤皇后是唯一依賴的知己。現在沒有了,內心也塌了。兩人年紀相差無幾。現在沒了這個陪伴,隋文帝茫然若失,生活上表現得開始縱慾,政治上更加多疑與善變。

  隋文帝晚年,獨孤皇后因病去世,獨孤皇后的去世,讓隋文帝失去了精神支柱,也讓他在政治上變得更加多疑和猜忌。作為一國之君,他的變化必然投射在政治上,對整個國家的政局產生影響。那麼,這種影響會從哪裡表現出來呢?

  馬上有兩人處境尷尬,一是楊素,一是太子楊廣。楊素,獨孤的葬禮是他一手經辦的,隋文帝還特地獎勵他,「楊素經營葬事,勤求吉地,論素此心,事極誠孝,豈與夫平戎定寇,比其功業,可別封一子義康公,邑萬戶並賜田三千頃,絹萬緞米萬石,金珠綾錦稱是。」到處找風水寶地,功勞比平戎定寇還大,決定封他一個兒子為義康公,給一萬戶的食邑。隋文帝賞賜這麼多,說明隋文帝愛屋及烏,把對太太的感情寄托在楊素身上,也說明楊素確實辦得好。這事也是楊素在得寵的巔峰,不久在隋文帝心中的地位就下降了。梁毗不久就彈劾他了。

  「臣聞臣無有作威福,臣之作威福,其害乎而家凶乎而國,竊見左僕射趙國公素,幸遇愈重,權勢日隆,縉紳之徒,屬其視聽,忤意者嚴,霜夏零。阿旨者膏雨冬澍,榮枯由其唇吻,廢興候其指麾,伏願揆鑒古今,量為外置,俾洪基永固,率土幸甚,輕犯天顏,伏聽斧鑕。」當年廢掉太子時,我們都覺得是令人震驚的事,唯獨他表現得揚眉吐氣的樣子,為什麼?是盼著國家有事,好抬升他自己的地位,這難道是忠誠的臣子的表現嗎?說完,隋文帝傻在那兒,他回想一下,還真是如此。楊勇、楊秀事件,楊素都是推波助瀾,到底是誰在利用誰呀?君臣關係是顛倒的。再想想梁毗的觀點就可以接受了。而且與內心極端吻合的,他怎麼處置梁毗?放了,對楊素就是漸疏之,慢慢猜忌起來了。「僕射國之宰輔,不可躬親細務,但三五日一度向省,評論大事。」重要的大臣,不用天天辦理小事了,三五天再上一次班,實際是奪權了。等於剝奪了上班的權力。真正能管的事就少了。這是收權。

  梁毗的彈劾讓隋文帝對楊素警覺起來,開始逐步削弱他的權力。但是,權力本身是固定存在的,事情也總是要有人做的,要想保證國家的正常運作,還要把從楊素手裡收回的權力再分配給別人。那麼現在隋文帝找誰做新的依靠對象呢?

  到晚年,誰都不信任,隋文帝把目光看到女婿身上了。他看中了小女兒的女婿柳述,三大優點:一是出身於河東柳氏,在朝中影響不錯;二是他年輕,三十多,沒功勞沒業績,會聽話,唯馬首是瞻;三是娶的是隋文帝喜歡的公主蘭陵公主。蘭陵公主小名阿五,本是容易得寵愛的,蘭陵公主給父母爭氣,「美姿儀,性婉順,好讀書」。既然喜歡她,女婿也一塊喜歡上了。

  這時,就提拔他了。讓柳述當吏部尚書、兵部尚書,在朝中有這樣高的權力,成了宮廷與朝廷間的橋樑。這對楊素意味著不利。與楊素都有過結,楊素逼死了蘭陵公主前夫王奉孝的父親王誼。當時官至一品官,沒多久,王奉孝就去世,當時她不過十三歲,做了寡婦。王誼也不忍心,上書請不要守孝三年,再嫁了。沒想到不久楊素就彈劾他,說王誼這是敗壞道德。隋文帝當時看到這樣的彈劾,就批評了王誼,就心灰,就宅在家,發牢騷,還請人算命,是重臣是外戚,這就觸犯了皇帝的大忌,隋文帝賜死他了。

  蘭陵公主應該對楊素就沒有好印象了。柳述與楊素間,楊素奚落過柳述的爸爸,他是堅守道德原則的人,在官場不得志,外放做官,而楊素隋建立後就在中央為官,楊素就在柳家人面前沾沾自喜,一次隋文帝賜宴,幾人見面,楊素說,「二柳俱摧,孤楊獨聳」,你們都完蛋了,我就鑽天上去了,這是俏皮話,但傷人心,柳父卻一言不發,現在柳述當權,二人與楊素都有過結,楊素就不好過了。柳述就喜歡當眾折辱楊素。兩人是上下級關係,柳述有任何決策,都應該有楊素批復,柳述偏偏不買楊素的賬。柳述堅決不改。並要求轉告,自己不肯改。柳述這樣對他,他也是要氣死,但是背後有隋文帝撐腰,也沒辦法。一收一放,就讓楊素氣焰低了,人蔫了。

  獨孤皇后去世,楊素受猜忌,這兩重因素加起來對於太子楊廣的打擊可太大了,讓楊廣的勢力低落了不少。而政治上的實力比拚,往往都是此消彼漲的關係,楊廣那邊勢力下降了,馬上有一個人的勢力抬頭了,他是誰呢?

  楊廣能當上太子,全賴獨孤皇后與楊素所賜,現在楊廣受的打擊就太大了。楊廣的太子基業本不穩定,需要楊素與獨孤皇后的支持。現在,前太子楊勇勢力有所抬頭:楊勇為自己喊冤,當時楊廣看管他,獨孤皇后一死,他整天要求見父親。楊廣肯定不幹,一次他爬到東宮大樹上,對著隋文帝大叫,希望引起隋文帝注意。隋文帝真聽見了,看到楊勇在樹上,楊素正好在身邊,問楊勇喊什麼。楊素趕緊就說,他瘋了,整天喊叫。隋文帝搖頭歎氣就過去了。

  但是楊廣著實擔心一把。更嚴加看管。二是有人替楊勇和高喊冤,裴素,希望高重新回來為國效力。說楊勇與楊秀應該給他們自新的道路,不能永遠為庶人,應該封個小國,還可以再提拔他。如果高剛剛被廢時,誰說一定砍頭,現在這樣說,隋文帝反而感慨說,這是至誠的事。沒殺還招來談話。這又嚇壞了楊廣了。第三個表現,是隋文帝的心腹柳述與楊勇的關係鐵與楊廣的關係不好。還是因為婚姻的問題,當時,選中了兩個候選人,另一個是楊廣的小舅子蕭妃的弟弟蕭瑒。隋文帝廣泛徵求意見。

  楊廣當時就希望嫁給自己的小舅子,隋文帝就徵求當年給隋文帝預言過當皇帝的韋鼎的意見。隋文帝信任他,他說,「瑒當封侯,而無貴妻之相,述亦通顯,而守位不終。」說他可以封侯,面相上沒有高貴妻子,韋鼎傾向於柳述,柳述只是說他官位不到頭。隋文帝想我讓他到頭不就到頭了?柳述對楊廣沒好印象。隋文帝的政治路線動盪起來,朝中出現了變數,似乎要重新洗牌,讓楊廣緊張。他偷偷到一個大臣術士蕭吉,「公前稱我當為太子,竟有其驗,終不忘也。今卜山陵,務令我早立,我立之後,當以富貴相報。」我信任您,希望你替我留心一下,讓我早點接班。蕭吉回復,四年後,我保證讓你接班。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