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大清朝慈禧太后那一年零五個月的西逃秘聞 | 時光網

 

A-A+

揭露:大清朝慈禧太后那一年零五個月的西逃秘聞

2017年03月24日 風雲人物 暫無評論 閱讀 1 次

  導讀:在義和團反抗八國聯軍的戰爭中,慈禧一面暗地裡向帝國主義獻媚求和,一面假意表示支持義和團的反帝鬥爭。但是,八國聯軍仍然照樣發動了對北京的侵略。1900年8月13日,北京城硝煙瀰漫,潰敗下來的官兵、外遷的居民充斥著大街小巷,跌跌撞撞,鬼哭狼嚎。八國聯軍佔領了距北京僅有三四十里的通州,城內到處傳播著八國聯軍明天就要大破城門的消息。慈禧太后嚇得魂不附體,一天之內僅接連五次召見軍機大臣,但到場的人一次比一次少,最後還能堅持到場僅有三人了:剛毅、趙舒翹、王文韶。王公大臣出入皇宮,都是慌慌張張、吵吵嚷嚷。慈禧看到這種情形,心裡越發慌亂,到最後竟是手足無措了,於是決定與光緒一同西逃。

  臨動前,慈禧召見嬪妃們前來請安。她聲色俱厲地宣佈:「今天我和皇上西巡,除隆裕皇后和謹妃外,其餘嬪妃都要暫時留下不走。」嬪妃們個個神色慌張,嚇得發呆,但又不敢發話。只有珍妃請求光緒帝留在北京,主持議和。珍妃是光緒帝最寵愛的嬪妃,兩人早已心心相印,情投意合。慈禧對珍妃早已恨之入骨,她頓時雷霆大發,命太監將珍妃推入壽寧宮外的井內淹死。光緒眼見自己最心愛的女人被架走,既不敢怒,也不敢言。急得直用拳頭砸自己的腦袋,心中充滿了怨恨、恐懼、悲痛和內疚。召見完畢後,慈禧和光緒等人,什麼也顧不上攜帶,便慌忙出逃。慈禧穿上宮女們準備的藍布長衫,叫太監李蓮英把她的頭髮挽成便髻,改扮成漢人裝束,鄉下村婦的模樣。光緒也摘去朝冠、朝珠,脫掉龍袍,換上一件舊長衫。一路上踉蹌奔走,趔趄狼狽,步行到紫禁城後門,再也顧不上什麼了,丟下皇都和江山,坐上騾車向西北方逃命去了。跟隨慈禧的還有端郡王載漪、吏部尚書剛毅、刑部尚書趙舒翹等王公大臣和各路官兵20餘人。此時,八國聯軍已進入北京。

  「強兵壓境全無術,開府騎豬做逃鼠!」慈禧一夥逃離北京後,就像被狗強追的兔子,恨不得再生出兩條腿,只顧亡命,其狼狽之狀可想而知!他們趕到昌平,州官比他們跑得還快,早已不知去向,而且城門緊閉,他們根本沒法進城,於是只得繼續前行。到了日落西山之時,在霞光的照耀下,慈禧一行人到達了昌平的貫市。慈禧、光緒一整天滴水未進、粒米未沾,只覺得口乾舌燥,肚子餓得咕咕叫。太監們四處覓食,終於直在一戶農家裡賒來了半碗高梁,慈禧、光緒欣喜若狂,管上生熟,搶著吃了起來,連掉在地上的幾粒米也都撿了起來。沒有水喝,太監他從地裡採摘來一把干秸稈,慈禧也美滋滋地嚼了起來。事不湊巧,這天晚上忽從西北方吹來一股寒冷之氣,天氣突然變得陰冷異常。慈禧一夥人卻身穿單薄,直凍得上牙打下牙,四處尋找睡覺用的東西,卻什麼也沒有找到。最後拿來當地一位婦人未曬乾的粗布被子,慈禧只得將就著蓋上。夜間,點著豆秸取暖,大伙不分尊卑,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休息。慈禧躺在那裡,想到自己在宮裡,吃的是山珍海味,喝的是瓊漿玉液,蓋的是錦衣裘被……,眼前卻落得這步田地,不由得鼻子一酸,低聲哭了起來,真是「夢繞雲山心似鹿,魂飛湯火命如雞」。慈禧一夥就這樣疲於奔命,忍饑挨凍地度過了兩天。

  「強兵壓境全無術,開府騎豬做逃鼠!」慈禧一夥逃離北京後,就像被狗強追的兔子,恨不得再生出兩條腿,只顧亡命,其狼狽之狀可想而知!他們趕到昌平,州官比他們跑得還快,早已不知去向,而且城門緊閉,他們根本沒法進城,於是只得繼續前行。到了日落西山之時,在霞光的照耀下,慈禧一行人到達了昌平的貫市。慈禧、光緒一整天滴水未進、粒米未沾,只覺得口乾舌燥,肚子餓得咕咕叫。太監們四處覓食,終於直在一戶農家裡賒來了半碗高梁,慈禧、光緒欣喜若狂,管上生熟,搶著吃了起來,連掉在地上的幾粒米也都撿了起來。沒有水喝,太監他從地裡採摘來一把干秸稈,慈禧也美滋滋地嚼了起來。事不湊巧,這天晚上忽從西北方吹來一股寒冷之氣,天氣突然變得陰冷異常。慈禧一夥人卻身穿單薄,直凍得上牙打下牙,四處尋找睡覺用的東西,卻什麼也沒有找到。最後拿來當地一位婦人未曬乾的粗布被子,慈禧只得將就著蓋上。夜間,點著豆秸取暖,大伙不分尊卑,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休息。慈禧躺在那裡,想到自己在宮裡,吃的是山珍海味,喝的是瓊漿玉液,蓋的是錦衣裘被……,眼前卻落得這步田地,不由得鼻子一酸,低聲哭了起來,真是「夢繞雲山心似鹿,魂飛湯火命如雞」。慈禧一夥就這樣疲於奔命,忍饑挨凍地度過了兩天。

  第三天,慈禧到了懷來縣,知縣吳永急忙前來迎駕。雖然事先得到了通知,也匆忙準備了蔬菜、瓜果、海味,但被退敗的散兵遊勇搶劫一空,最後只剩下一小鍋綠豆小米粥。誰知道,慈禧飢不擇食,吃得津津有味。吳永看在眼裡,記在心上,又立馬想辦法弄來了5個雞蛋,慈禧又一氣吃掉3個,剩下2個賞給了光緒。回到縣衙,吳永翻箱倒櫃,找出一些舊衣奉送給慈禧、光緒、皇后和謹妃。慈禧一夥的儀容至此才稍稍齊整了點兒。慈禧在懷來縣徘徊觀望了兩天,看到議和無望,只得繼續向西前行。9月7日,慈禧到達山西崞縣,10日到達太原,10月1日又由太原前往西安。一路上,隨行的皇族親貴、太監、軍隊,像惡狼一樣到處搜刮勒索,鬧得人心惶惶,百姓更是四散逃避,商店停市……慈禧在西逃途中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發佈懿旨:一面要求官兵對義和團「痛加剷除」;一面授權李鴻章盡快與帝國主義議和。第二件事就是推卸自己「宣戰」的責任,將她利用過的主戰派大臣剛毅、徐桐等斬殺治罪。

  在西安,慈禧所巡撫衙門變成了行宮,院內外裝飾一新,儼然就是一座新的「紫禁城」。慈禧本來是來西安避難的,卻仍不忘過著醉金迷的腐化生活。每頓飯光菜就有100多種,雞鴨魚肉、燕窩海參,極盡奢華。一天的伙食要吃掉200兩銀子。對此,慈禧還恬不知恥地說:「過去在北京皇宮,一天的伙食費,用2000兩銀子,如今只用200兩,可算是大為節約了。」自10月26日到達西安,慈禧一直是在緊張、恐懼、痛苦中度過的。她深怕列強把她列為罪魁禍首而加以懲辦,整天愁眉苦臉,心神不定,手足無措,惡夢連連。每天難熬的日子讓她長臉變得更長,三角眼變得更深。12月22日,慈禧接到李鴻章電告的「議和大綱12條」後,又驚又喜,看到列強既沒有把她列為禍首,也沒有要她歸政光緒,於是如獲大赦,感激涕零,當即就以「敬念宗廟社稷,關係至重,不得不委曲求全」為詞,要奕沂、李鴻章毫不猶豫的照辦。1901年9月7日,奕沂、李鴻章代表清政府正式在《辛丑條約》上簽字。

  1901年10月6日,帝后迴鑾。整個西安大街懸燈結綵,鑼鼓齊鳴,光行禮車就有300輛,滿載著搜刮來的黃金白銀、綢緞、古董、器玩等。行禮車後是開路的馬隊,馬隊後是大小太監和官員。接著是光緒、慈禧、皇后、瑾妃、大阿哥坐的五抬黃緞大轎,各王公大臣緊隨其後。千軍萬馬,浩浩蕩蕩,像一條大龍,彎彎曲曲地在大街上穿行,和從北京逃跑相比,不知要威風多少倍。慈禧從西安啟程後,取道河南、直隸回京。沿途都要修建行宮,每五六十里一座宿站,供過夜住宿之用。每二三十里一座打尖站,供吃飯休息之用,沿途道路都用黃土細紗鋪墊,不知要耗費多少人力、物力。

  11月6日,慈禧在開封度過了她的67歲生日。不久,發佈懿旨,撤去大阿哥的稱號,立即出宮。1902年1月7日,回到北京。結束了她一年零五個月的逃亡生涯。慈禧回京後10天,就舉行了盛大的宴會,招待各國駐華使節及其夫人,極盡獻媚求寵之能事。從此,清政府完成成了「洋人的朝廷」,慈禧順理成章地成了洋人的「管家婆」。慈禧的西逃,雖然充滿了艱辛,但她仍然頑固不化,為了自己的一時享樂,也仍在大興土木,勞民傷財,這樣的貨色,滿清又怎能自保呢?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