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元三賢相之張九齡:唐玄宗把他當做任職的標桿 | 時光網

 

A-A+

開元三賢相之張九齡:唐玄宗把他當做任職的標桿

2017年03月25日 風雲人物 暫無評論 閱讀 1 次

  張九齡(678年—740年)字子壽,一名博物,謚文獻。漢族,唐朝韶州曲江(今廣東省韶關市)人,世稱「張曲江」或「文獻公」。唐玄宗開元年間尚書丞相,詩人。西漢留侯張良之後,西晉開國功勳壯武郡公張華十四世孫。七歲知屬文,唐中宗景龍初年進士,始調校書郎。玄宗即位,遷右補闕。唐玄宗開元時歷官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中書令。母喪奪哀,拜同平章事。是唐代有名的賢相;舉止優雅,風度不凡。自張九齡去世後,唐玄宗對宰相推薦之士,總要問「風度得如九齡否?」因此,張九齡一直為後世人所崇敬、仰慕。

  張九齡是一位有膽識、有遠見的著名政治家、文學家、詩人、名相。他忠耿盡職,秉公守則,直言敢諫,選賢任能,不徇私枉法,不趨炎附勢,敢與惡勢力作鬥爭,為「開元之治」作出了積極貢獻。他的五言古詩,詩風清淡,以素練質樸的語言,寄托深遠的人生慨望,對掃除唐初所沿習的六朝綺靡詩風,貢獻尤大。有《曲江集》。譽為「嶺南第一人」。

  張九齡為張說所獎掖和拔擢,張說去世後,他又於開元二十一年輔佐玄宗為宰相。作為開元盛世的最後一個名相,他深為時人所敬仰,王維、杜甫都作有頌美他的詩篇。他曾辟孟浩然為荊州府幕僚,提拔王維為右拾遺;杜甫早年也曾想把作品呈獻給他,未能如願,晚年追憶,猶覺得可惜(見《八哀詩》)。

  早年經歷

  官宦世家 少有才名

  張九齡,字子壽,一名博物。韶州曲江(今廣東韶關市)人。唐儀鳳三年(678年)出生於世代仕宦的家庭。曾祖父張君政,曾任韶州別駕;祖父張子虔出任過竇州(治所在今廣東信宜縣)錄事參軍;父親張弘愈,曾為新州索盧縣(今廣東新興縣南部)縣丞。

  張九齡幼時聰明敏捷,擅長寫文章。 9歲知屬文,13歲能寫出好文章,時用書信干求廣州刺史王方慶,王方慶非常讚賞他,說: 「這個人一定能有所作為。」 王方慶的讚歎,對鼓勵他立下遠大志向有積極作用。

  嶄露頭角 任官唯賢

  青年時期的張九齡,才智過人,勤奮好學,能詩善文。武則天長安二年(702年),登進士第,為考功郎沈佺期所賞識。被授予校書郎官職。 長安三年,宰相張說因直言得罪了武則天的寵臣張昌宗,被流放到嶺南,過韶州,得閱張九齡文章,誇獎他的文章「有如輕縑素練」,能「濟時適用」,一見而厚遇之。張說博學多才,是當時文人的領袖,又是朝中多有建樹的重臣,他的激勵對剛剛走上人生道路的張九齡是很大的鼓舞。

  神龍三年(707年),張九齡赴京應吏部試,才堪經邦科登第,授秘書省校書郎。神龍四年夏,奉使嶺南,就便省親。他當了幾年秘書郎,得不到調遷,萌生歸鄉之念。正好太子李隆基有所作為,舉天下文藻之士,親自策問,九齡應試道牟伊呂科,對策優等,升為右拾遺。李隆基即位為玄宗,張九齡改任左拾遺。但是,張九齡與宰相姚崇的矛盾卻越來越大。姚崇是唐玄宗所器重的大臣,執掌軍國大權。張九齡在唐玄宗上台的第二年,就上書姚崇,提醒他「遠餡躁,進純厚」。姚崇復書嘉納其言,在選官用人中消除過去緣親是舉的流弊,堅持以才取人,整頓吏治。

  先天元年(712年)12月,玄宗於東宮舉文學士,張九齡名列前茅,授左拾遺;他曾上書唐玄宗李隆基,主張重視地方官人選,糾正重內輕外風氣;選官應重賢能,不循資歷。

  開大庾嶺

  然而,意見並不總是一致,過了三年,開元四年(716年)秋,張九齡又以「封章直言,不協時宰」,招致了姚崇不滿,這年秋天,他以秩滿為辭,去官歸養。張九齡回到嶺南,住了一年多時間。他並不閒居,而是想為家鄉辦點實事。甫到家中,便向朝廷狀請開大庾嶺路。張九齡出入嶺南,也走過這必經之路,對大庾嶺梅關「人苦峻極」的險阻深有感受。開元年間的唐王朝,經貞觀以來近百年的勵精圖治,社會繁榮。嶺南以沿海之利,海外貿易交通有了很大發展,廣州已成為中外海上交通門戶的大商港。在這種情況下,開鑿梅關古道,改善南北交通顯得非常迫切。張九齡的建議得到朝廷批准,於是他自任開路主管,趁著農閒徵集民夫,開始開鑿工程。張九齡親自到現場踏勘,緣磴道,披灌叢,不辭勞苦,指揮施工。古道修通後,全長十幾公里,路寬近17米,路兩旁遍植松樹。路修成之後,張九齡撰寫了《開鑿大庾嶺路序》,記述大庾嶺開鑿後,公私販運「轉輸不以告勞,高深為之失險。於是乎鐻耳貫胸之類,珠琛絕贐之人,有宿有息,如京如坻」。由於梅關古道的修通,南北交通大為改觀。梅嶺古道成了連接南北交通的主要孔道,後人譽之為「古代的京廣線」,不僅為唐代南北交通作出巨大貢獻,而且造福子孫後代。宋代大量移民南下,大庾嶺路對他們來說是最快捷便當的通衢大道。張九齡居家時間,與曲江縣尉王履震、韶州王司馬來往密切,詩酒唱酬,結成知己。開元五年(717年)夏秋之間,他與王履震聯袂來到廣州,寫下《與王六履震廣州津亭曉望》詩。

  為官之道

  重出官場 仕途波折

  開元六年(718年)春,張九齡被召入京,返京時,王司馬一直送到大庾嶺上。到京後,因修大庚嶺路有功,拜左補闕,主持吏部選拔人才。張九齡的才學與能幹漸為大家所認識。吏部考試選拔人才,他與右拾遺趙冬曦四次奉命參與評定等第,都能公允服人。 開元七年,改任禮部員外郎,開元八年,又陞遷司勳員外郎。

  開元九年(721年),張說入拜宰相。張說對張九齡早寄以厚望,見他果然文才出眾,又和自己同姓,便與他論譜敘輩,誇獎張九齡「後出詞人之冠也」。靠張說的賞識和提拔,張九齡提升為中書舍人內供奉。張九齡並不因為和張說關係密切而隨聲附和,他對張說的斷然行事多有勸說,體現出辦事公允和卓有預見。玄宗東巡泰山封禪,封禪之後有進階行賞之事,張九齡因此提醒張說選擇隨行人員要注意選那些清流高品,以免引起非議。然而張說選定從行登山的官員,許多是官階較低且己之所親者,果然招致一片怨言。張說對玄宗所賞識的御史中丞宇文融奏事多壓制不理,張九齡提醒他「不可不備」,張說沒放在心上。

  開元十年,多次陞遷擔任司勳員外郎。當時,張說擔任中書令,他與張九齡同姓,(按年齡)排序結為宗族兄弟,張說特別親近、看重他,張九齡很高興(張說)瞭解自己,所以也(願意)依傍跟從他。

  開元十一年(723年),張九齡被任為中書舍人。

  開元十三年,皇帝東巡,舉行祭祀天地的大禮。張說親自決定侍從皇帝登山的官員,他多推薦兩省錄事、主書和自己親近的官員代理官職登山,於是(對他們)特別加以晉級,破格授予(他們)五品官職。當初,張說命令張九齡草擬詔書時,張九齡對張說說: 「官爵是天下共用的器物,應該把道德名望高的人排在前面,有功勞的舊臣排在後面。如果顛倒了順序,指責和批評就會產生。現在登山封禪,廣施恩澤,這是千年—遇的大事。有名望和品德高尚的人,不能蒙受恩澤,官府中辦理文書的小吏末流卻先被加官晉爵,(我)只是擔心制度出台之後,天下各地的人會感到失望。現在制訂草表的時候,事情還可以更改,只是希望您仔細研究謀劃這件事,不要留下悔恨。」張說說: 「事情已經定下來, 荒唐無據的議論,哪裡值得擔心呢?」最終沒有聽從。等到制度出台時,朝廷內外的人對張說有很多指責。當時,御史中丞宇文融剛掌管田戶租稅的事情,每次向皇帝陳奏,張說多建議皇帝不要聽從他,宇文融也因此對張說不滿,張九齡勸張說對宇文融要有所防備,張說又不聽從他的話。沒過多久,張說果真被宇文融彈劾,罷掉了知政事的官職,張九齡也改為太常少卿,不久調出京師擔任冀州代理刺史。後改授洪州(南昌)都督,不久又轉授桂州都督,充嶺南按察使。

  開元十四年(726年)四月,宇文融和李林甫等人彈劾張說,張說被罷相,張九齡也受牽連,張九齡改任太常少卿。六月,奉命祭南嶽及南海,就便歸省。是年秋張九齡回京,仍被指為親附張說,調任外官,出為冀州刺史。張九齡以老母不欲從之任所為由,表請罷官。翌年三月,改任洪州(治所今江西南昌)都督。在洪州任上,寫了《在郡懷秋》詩二首,表達了時不能用,憂鬱思歸的心情,其一為:秋風入前林,蕭瑟鳴高枝。寂寞遊子思,寤歎何人知。臣成名不立,志存歲已馳。五十而無聞,古人深所疵。平生去外飾,直道如不羈。未得操割效,忽復寒暑移。物情自古然,身退毀亦隨。悠悠滄江渚,望望白雲涯。路下霜且降,澤中草離披。蘭艾若不分,安用馨香為。

  開元十七年(729年),張說又被玄宗拜任尚書左丞相、集賢院學士。開元十八年一病不起,終於病逝。他多次推薦張九齡做集賢院學士。

  開元十八年(730年),張九齡轉任桂州(治所今廣西桂林)刺史兼嶺南道按察使攝御史中丞。便道歸省,與家人歡聚。開元十九年春,他從桂林乘船順流巡行按察來到廣州。

  三度入京 諫官本色

  開元十九年(731年)三月,張九齡被召入京,擢秘書少監,兼集賢院學士副知院事。他奉旨代撰敕文,對御而作,不須草稿,援筆立成,深為玄宗倚重。在他的文集中,代皇帝起草的敕文多達114篇。兩次升任他為中書侍郎。開元二十年二月轉為工部侍郎,兼集賢院學士。八月,兼知制誥。張九齡時已55歲,屢乞歸養。玄宗對他加以重用,並不批准,只是把他弟弟張九皋、張九章就近家鄉封官,以便照顧老母。張九皋後官至廣州都督兼五府節度經略使,張九章後官至嶺南節度使、廣州都督,都是統治嶺南的封疆大吏。

  開元二十一年(733年)五月,張九齡升任檢校中書侍郎,十二月,授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宰相)兼修國史。主理朝政。他建議於河南屯田,引水種稻,遂兼河南稻田使。[10-11] 當時范陽節度使張守璉因為副將安祿山討伐奚、契丹失敗,捉拿護送他到京城,請求按照朝廷典章執行(死刑)。張九齡奏明皇上說:「張守璉的軍令一定要執行,安祿山不應該免除死罪。」皇上特別赦免了他。張九齡上奏說: 『安祿山狼子野心,面有謀反之相,請求皇上根據他的罪行殺掉他,希望斷絕後患。」皇上說: 「你不要因為王夷甫瞭解石勒這個舊例,誤害了忠誠善良的人。」於是放安祿山回到藩地。

  九齡為中書令時,天長節百僚上壽,多獻珍異,唯九齡進《金鏡錄》五卷,言前古興廢之道,上賞異之。又與中書侍郎嚴挺之、尚書左丞袁仁敬、右庶子梁升卿、御史中丞盧怡結交友善。挺之等有才幹,而交道終始不渝,甚為當時之所稱。

  開元二十二年五月,張九齡遷升中書令集賢院學士知院事修國史。

  開元二十三年,加封為金紫光祿大夫,累官封他為始興縣伯,(食邑四百戶)。李林甫自己不學無術,因為張九齡的品行被皇帝賞識,心理非常妒忌他。於是推薦牛仙客擔任知政事(「掌管政事」),張九齡多次說不行,皇上不高興。

  唐玄宗被李林甫的讒言所惑,玄宗遂於開元二十四年遷九齡為尚書右丞相,免去了知政事。後來宰相每次推薦公卿時,皇上一定會問: 「節操、品質、度量能夠像張九齡嗎?」舊例,(士大夫)者要把笏板插在腰帶上,然後乘馬,張九齡體弱,常派人拿著笏板,(朝廷)於是設立了笏囊。笏囊的設立,從張九齡開始。[14] 罷相後不久又因他薦舉的監察御史周子諒彈劾牛仙客,觸怒玄宗,坐「舉非其人」,貶為荊州長史。

  其時,唐朝處在全盛時期 ,但卻又隱伏著種種社會危機。張九齡針對社會弊端,提出以「王道」替代「霸道」的從政之道,強調保民育人,反對窮兵黷武;主張省刑罰,薄征徭,扶持農桑;堅持革新吏治,選賢擇能,以德才兼備之士任為地方官吏。他的施政方針,緩解了社會矛盾,對鞏固中央集權,維護「開元盛世」起了重要的作用,因而被後世譽為「開元之世清貞任宰相」的三傑之一。

  在主理朝政時敢於直言向皇帝進諫,多次規勸玄宗居安思危,整頓朝綱。玄宗的寵妃武惠妃,欲謀廢太子李瑛而立己子時,命宮中官奴遊說九齡,九齡叱退使者,及時據理力爭,從而平息了宮廷內亂穩定了政局。而對安祿山、李林甫等奸佞所為,張九齡更痛斥其非,並竭力挫敗其陰謀。

  開元二十四年(736年),安祿山任平盧將軍,在討伐契丹時失利,張守珪奏請朝廷斬首。之前,安祿山曾入京朝見,拜見過時任宰相的張九齡。張九齡頗有識人之道,明察秋毫,看出安祿山是奸詐之徒,斷定日後此人必會作亂。宰相張九齡對侍中裴光庭說:「亂幽州者,必此胡也。」此次適逢安祿山干犯軍法,被押送京城,奏請朝廷判決。張九齡毫不猶豫在奏文上批示,為嚴肅軍紀,將安祿山斬首,奏文說:「穰苴出軍,必斬莊賈;孫武行令,亦斬宮嬪。守珪軍令若行,祿山不宜免死。」唐玄宗不明華夷之辨,看了批文後說:「卿豈以王夷甫識石勒,便臆斷祿山難制耶?」唐玄宗沒有最終批准,卻為示皇恩,將安祿山釋放。最終安祿山反叛,重演了西晉末年,羯族石勒反晉亂華的一幕。

  開元二十四年八月五日千秋節(玄宗生日),張九齡送《千秋金鑒錄》作賀儀,勸皇帝勵精圖治。

  當初,張九齡擔任宰相,舉薦長安尉周子諒擔任監察御史。開元二十五年(737年),周子諒因為胡亂講吉凶,皇上親自加以質問,命令在朝堂上判決殺掉他。張九齡因犯了舉薦不稱職的罪,降職擔任荊州大都督府長史。

  開元二十七年,張九齡被封為始興開國伯,食邑五百戶。

  病逝曲江

  開元二十八年(740年)春,他請求回鄉拜掃先人之墓,因為遇到疾病而五月七日去世,終年六十八歲,皇上贈封他為荊州大都督,謚號叫文獻。

  在他死後不久,曾被其斷言「必反」的安祿山果然掀起了「安史之亂」,從而導致唐朝迅速從「全盛」走向沒落。唐玄宗奔蜀,因追思張九齡的卓見而痛悔不已,遣使至曲江祭張九齡,追贈其為司徒。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