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犯也是有血有肉的:揭秘一個真實的土肥原賢二 | 時光網

 

A-A+

戰犯也是有血有肉的:揭秘一個真實的土肥原賢二

2017年07月23日 風雲人物 暫無評論 閱讀 29 次

  土肥原賢二是侵華戰犯,早已被消滅。然而下文以一個不同的視角,給我們展示了另一個土肥原賢二,十分值得我們思考與警惕。

  土肥原賢二為了國家利益,默默奉獻,不計個人得失,如果站在日本的立場來看,他簡直是個模範國民。抗日戰爭艱苦卓絕,我們付出了空前的犧牲。為什麼呢?原因當然有很多,而從敵人方面來看,敵方有無數的土肥原賢二,他們把侵略當理想,不惜犧牲個人利益去實踐這個理想。這值得我們警醒、反思。如果我們渾渾噩噩,那悲劇就可能再次降臨到我們身上!

  另一個土肥原賢二

  英國前駐日本大使克雷吉爵士,曾經這樣描述過一個人。他說日本陸軍在中國的一切陰謀詭計和恩威並施當中,日本方面有一個小人物始終活躍地上竄下跳,無論什麼地方,只要有他沾邊,哪怕是寫上幾個字,作上一番鼓動就注定要出亂子。這個人就是土肥原賢二。

  當市長無處報銷自掏腰包

  如果看歷史會發現,九一八事變後,日軍控制瀋陽後的第一任市長,竟然是空降來的。這個人,就是東京審判中被判處死刑的甲級戰犯——土肥原賢二。日軍炮轟北大營時,土肥原身在東京,正在向軍部匯報中國東北的情況,事變三天后土肥原便緊急乘飛機趕回,隨即出任了奉天,即後來瀋陽市的市長。

  土肥原幹這個活兒,可謂是費力不討好,會讓人誤以為這個甲級戰犯的人品也有過人的一面。

  九一八事變發生時,遼寧省省長藏式毅等中國官員,或隨軍撤離,或以各種消極或積極的方式反抗著日軍的佔領。當時的奉天市已呈無政府狀態,同時,關東軍根本沒有準備資金和人員來維持治安,管理市面。此時,這個土肥原竟自掏腰包來幹起市長來。

  說起來令人難以置信,土肥原其人自己沒有存款,當了市長以後他以個人名義去借了一筆錢,貸款來維持日本佔領下瀋陽市政府的運作,一直運轉到日軍對瀋陽的佔領穩定下來,才轉交給偽政府。但是他做這件事情,由於沒有得到上級的授權,所以這筆錢自然也就無處報銷。此時土肥原是怎麼樣做呢?他沒有去到處找人核報這筆錢,而是默默無聞地把這筆錢從自己的工資裡一個月一個月地來償還出來。結果土肥原賢二在很長時間裡全家只能住在一所僅兩間的租來的小房子裡。

  「土肥原不說謊」

  其實,土肥原「為國吃虧」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從陸軍大學畢業,土肥原進入參謀本部的第二年,以陸軍上尉的身份來華,他進入了日本駐北平的特務機關阪西公館,在阪西機關工作過五年,從此成為日軍中最有名的中國通之一。土肥原在北京潛心研究中國文化,他熟讀《三國》《水滸》,會說多種方言。當時,日本人對陸軍大學畢業的精英,有個形象的說法,叫「十年人事」,即只要不犯錯誤,一般十年內可升至大佐。但因為土肥原在日本參謀本部和中國大陸之間來回調動數次,在中國待的時間太長,影響了陞遷,用了十五年,才達到這個職位,但他對此從無怨言。

  此外,土肥原與人打交道時形象通常和藹可親,帶有岡山人特殊的鄉土氣,甚至,在一些與之接觸的中國政客中,也流傳著「土肥原不說謊」的說法。

  從為國家犧牲自己利益而毫無怨言這個角度,土肥原賢二可以算一個品格高尚的日本模範國民了。

  然而,戰後中國政府向遠東國際軍事法庭提交的戰犯名單當中第一個就是土肥原。這樣一個「克己奉公」的人,怎麼成了萬夫所指的戰犯呢?

  炸死張作霖,策劃「九一八」事變

  1928年3月,土肥原應聘出任奉系軍閥首領張作霖的顧問,他借助關東軍的勢力,鞏固了張作霖在東北的地位。他希望張知恩圖報,滿足日本人對東北的領土要求。張作霖借直奉戰爭之際,佔領了北京,控制了北洋政府。但張作霖雖出身綠林卻頗明民族大義,一直力圖擺脫日本人的控制。土肥原對他十分不滿。1928年北伐軍劍指北京,張作霖無奈中退回東北。此時,土肥原與河本大作等策劃皇姑屯事件,炸死了張作霖。只是由於東北軍方面應對得當,張學良出關繼承奉系領袖地位,日軍才沒能立即佔領東北。

  1929年3月,因皇姑屯事件未能達到預期效果,被打入冷宮的土肥原轉任高田第三十步兵聯隊聯隊長,失意地回到了日本,不久,他又等來了一個機會,1930年中國爆發了軍閥混戰。土肥原曾是閻錫山在陸大的同學,他回中國穿梭於軍閥之間,拼湊了所謂「北洋派大同盟」,以對抗蔣介石和張學良。1930年被調任天津特務機關長,次年又調任瀋陽特務機關長。此時,張學良的十一萬東北軍被調入關內。土肥原遂與關東軍的少壯參謀石原莞爾、板垣征四郎,趁東北兵力空虛,策劃了「九一八事變」,由他主持的土肥原特務機關是發動事變的中心。

  接溥儀出任偽滿皇帝

  侵佔了東北之後,怎麼進行統治,日方最初並無定論。石原莞爾提出統治東北要用日本陸軍大將或中將,建立一個總督府。像對台灣和朝鮮一樣,建立一個殖民地。板垣征四郎則提出,直接把東北滿蒙變成日本的領土。

  就在爭執不下的時候,土肥原提出了一個折中方案,即成立一個由日本控制,脫離中國本土的滿蒙五族共和國,關於這個國家的首腦,他提出利用閒居在天津的前清宣統帝溥儀。因為當年馮玉祥發動「北京政變」,趕走溥儀時,走投無路的溥儀,正是土肥原將他接到了天津,保護了起來。此時,溥儀正住在天津日租界,一個叫靜園的公館裡。1931年11月4日,土肥原於深夜,踏進靜園公館,不久,溥儀在他的策動下到達大連,偽滿洲國正式出爐。

  1935年6月,土肥原苦心經營,策動陰謀,逼迫國民政府簽署《秦土協定》,取得了察哈爾大部主權。造成中國喪失察哈爾省80%的領土。

  拉攏唐紹儀和吳佩孚

  1935年10月,土肥原策劃華北自治運動。

  1937年七七事變後,他率日軍第十四師團入侵中國,在保定,石家莊,邢台,邯鄲等地多次與中國軍隊發生激戰。徐州會戰中,土肥原指揮部隊從徐州西側南下,但因孤軍深入,1938年在蘭封險些被中國名將薛岳的第一兵團圍殲。

  1938年6月後,土肥原專心於特務工作,「土肥原機關」改稱「重光堂」,在上海設辦事處。該特務機關成立後,在土肥原的主持下,先後對唐紹儀、吳佩孚、靳雲鵬做工作,但因這些中國舊軍閥多仍有民族氣節,土肥原未能取得預期效果。其間,土肥原被指暗殺了不肯與日方合作的吳佩孚。

  土肥原所謂的「出亂子」,對中國人來說,伴隨的總是屠殺,劫掠,喪失家園和無窮盡的災難。他可以犧牲五年時光等待陞遷,只是因為深信自己的努力,對帝國征服「支那」有著重要的意義。他的「守信用」只因為更能網羅漢奸為日本的侵略政策服務。為此,給無辜的人們帶來怎樣的苦難,「好人」土肥原是不會在意的。

  土肥原現象其實很值得我們深思。東北抗戰之所以打得艱苦卓絕,不僅僅因為敵人的殘暴,還因為敵人中有大批象土肥原這樣,把侵略當作理想,並全身心為這一理想而奮鬥的所謂「志士」。

  1948年11月12日,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對甲級戰犯土肥原賢二判處死刑。同年12月23日在東京巢鴨監獄執行。在戰犯們執行絞刑時,土肥原抽籤抽到第一個接受絞刑,結束了「東方的勞倫斯」罪惡的一生。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