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末之佞臣,唐初之賢臣:謎一般的裴矩 | 時光網

 

A-A+

隋末之佞臣,唐初之賢臣:謎一般的裴矩

2017年07月25日 風雲人物 暫無評論 閱讀 3 次

  有的時候,同為一個人,在不同的時期,在不同的環境下,在不同君王的手中,往往能扮演不同的角色;在昏君手下,他是一個佞臣,而在明君手下,他則是一個良臣。隋末唐初,就有這麼一個奇特的人物,他既有文才,又有幹才;他曾用優美的文字撰寫了《西域圖記》,把當時西域四十四國的山川地貌、風俗民情,記載得十分詳盡,十分耐讀。他歷仕楊隋、宇文化及、竇建德、李唐四家,前後經六十餘載,「年八十,精明不忘」。更奇特的是,他先諂媚逢迎於隋煬帝楊廣,出了不少禍國殃民的壞主意,是一個大佞臣;而降唐後,卻變成了忠直良臣,成為唐太宗李世民的重要諫臣。這個人就是裴矩

  裴矩,山西聞喜人。先以隋朝吏部侍郎的身份掌管與西域諸胡的交易,在他掌管與西域諸胡的交易時,為了招徠胡人,不惜花費巨資。司馬光在《資治通鑒》中是這樣記載的:「西域胡往來相繼,所經郡縣疲於送迎,糜費以萬萬計,卒令中國疲弊以至於亡,皆矩之倡導也。」

  更有甚者,裴矩向隋煬帝建議,邀請西域各國到東都洛陽參觀天朝盛威。於是,在洛陽端門一帶大陳百戲,光樂隊就有一萬八千餘人,整整延續了一個月,花費十分浩大。不僅如此,他還讓外來者在各個飯店白吃白喝,美其名曰:「中國豐饒,酒席例不取值」。時值千里冰封、萬里雪飄的北方冬季,他命人用絹帛纏樹,卻告訴不明就裡的胡人,此乃「仙晨帝所」。最具諷刺意味的是,就在他導演這出「盛世」天朝大戲之時,長安一帶,民大饑,百姓流離失所,人畜多有餓死。就連有的胡人都當面質疑:「中國亦有貧者,衣不蓋形,何以如此?物與之,纏樹何為?」對於裴矩的這些作為,士民恨之入骨,稱其為佞人。

  然而,令人驚訝的是,就是這個在隋朝被稱為佞人的裴矩,在隋亡幾經波折降唐後,卻做了不少好事,成為唐初良臣。

  唐太宗李世民登基後,裴矩以民政尚書的身份上表,對遭受突厥暴踐者給以撫恤,民眾欣然。

  李世民對官員的行賄受賄深惡痛絕,想出懲治法:他密使左右用財物試探官員,果然有門官接受了一疋帛。李世民大怒下令處斬。就在此時,裴矩義正詞嚴地批評唐太宗,道:「為吏受賂,罪誠為死;但陛下使人遣之而受,乃陷人於法也,恐非所謂『道之以德,齊之以禮。』」一番話,說得唐太宗點頭稱讚。李世民不愧一代英主,當即「召文武五品以上告之曰:『裴矩能當官力爭,不為面從,儻每事皆然,何憂不治!』」,把裴矩敢於當庭直諫的精神大大地表彰了一番。

  為什麼同是一個裴矩,在隋是佞人,而在唐卻成了賢人呢?司馬光在《資治通鑒》中是這麼評論說,君主如同測影子的表,臣子便是表所映出影子,表怎麼動,影子就會隨表而動。若君王不喜歡別人說他的過錯,那麼忠言就會變成佞語;若君王喜歡聽到別人的直言不諱,那麼佞語就會變為忠言。司馬光在此提出了一個極其鮮明的觀點:即,上行下效。也就是,上梁正而下梁端,上樑不正下樑歪。

  裴矩為隋臣時,隋煬帝楊廣好大喜功,好做假動作,好做打腫臉充胖子虛事。為了取悅皇帝,他便不惜勞民傷財,在洛陽導演了那場假富裕的大戲。可到了唐朝,唐太宗李世民是一位提倡說實話辦實事,且善於聽取不同意見的皇帝,所以,隋朝的佞人,便在這樣的好皇帝領導下的好環境中,變成了賢人良臣。這就是「君明臣直」的硬道理。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