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殺的最大元兇竟逍遙終老?內幕震驚國人 | 時光網

 

A-A+

南京大屠殺的最大元兇竟逍遙終老?內幕震驚國人

2017年07月26日 風雲人物 暫無評論 閱讀 34 次

  二戰結束後,德國、日本的首要戰犯無不被同盟國審判和處以極刑。除罪大惡極者處以絞刑外,次等戰犯亦被處以徒刑,這體現了正義的終勝利。

  但中國在抗戰勝利後,遠東(東京)審判不僅未清算頭號戰犯裕仁的戰爭罪行,連南京大屠殺始作俑者,大的元兇朝香宮鳩彥也被放掉了!這是怎麼回事呢?為什麼說朝香宮鳩彥是南京大屠殺最大的元兇?

  南京大屠殺始作俑者朝香宮鳩彥

      朝香宮鳩彥是誰?

  朝香宮鳩彥王(日語:あさかのみややすひこおう,1887-1981),日本昭和天皇的叔父,久邇宮朝彥親王第八子,被明治天皇賜與朝香宮的宮號。日本陸軍大將,南京大屠殺主要責任人之一。

  朝香宮鳩彥王1910年與明治天皇的皇女富美宮允子內親王結婚,曾就讀於日本陸軍軍官學校、日本陸軍大學,於1922年去法國留學。回日本後,歷任第一步兵旅團旅團長、近衛師團長、軍事參議官等職務。日本帝國主義發動全面侵華戰爭後,曾接替松井石根擔任上海派遣軍司令(1937年12月到任),在南京戰役期間頒布了「殺掉全部俘獲人員」的命令,釀成了慘絕人寰的南京大屠殺。後晉陞為陸軍大將。因是皇族,戰後逃脫了審判。1981年4月12日去世,年94歲。

朝香宮鳩彥,日本天皇裕仁的「皇叔」

  朝香宮鳩彥親王是日本天皇裕仁的「皇叔」,是南京大屠殺真正的罪魁禍首。為什麼這麼說呢?

早在1926年12月裕仁登基前,朝香宮兄弟三人就成為裕仁組織的好戰小集團的骨幹分子。長兄東久邇宮常駐倫敦,二兄北白川與朝香宮常駐巴黎,定期向裕仁報告英、法對日本軍國主義擴張的反應。

  後朝香宮與北白川駕車時發生車禍,北白川當場撞死,朝香宮一條腿粉碎性骨折。1936年2月26日,日本少壯派軍人發動兵變,因朝香宮籲請天皇裕仁赦免政變軍官,被裕仁認為危急時刻態度不當,將他從皇室成員名單中剔除,好戰的朝香宮從此失寵。

  1937年12月1日,日軍開始進攻南京。此時上海派遣軍司令官松井石根結核病發作,臥床而不能主持軍務。次日,日本大本營任命朝香宮以陸軍中將銜接替松井職務。5日,朝香宮抵達南京前線司令部,立即聽取第10軍司令官柳川平助、16師團長中島今朝吾等人的戰況報告,尤其聽中島今朝吾談到中國軍隊經過最初接觸談判後沒有投降意願時,責令部下盡快攻陷南京。

朝香宮鳩彥,日本天皇裕仁的「皇叔」

  朝香宮鳩彥親王是日本天皇裕仁的「皇叔」,是南京大屠殺真正的罪魁禍首。為什麼這麼說呢?

早在1926年12月裕仁登基前,朝香宮兄弟三人就成為裕仁組織的好戰小集團的骨幹分子。長兄東久邇宮常駐倫敦,二兄北白川與朝香宮常駐巴黎,定期向裕仁報告英、法對日本軍國主義擴張的反應。

  後朝香宮與北白川駕車時發生車禍,北白川當場撞死,朝香宮一條腿粉碎性骨折。1936年2月26日,日本少壯派軍人發動兵變,因朝香宮籲請天皇裕仁赦免政變軍官,被裕仁認為危急時刻態度不當,將他從皇室成員名單中剔除,好戰的朝香宮從此失寵。

  1937年12月1日,日軍開始進攻南京。此時上海派遣軍司令官松井石根結核病發作,臥床而不能主持軍務。次日,日本大本營任命朝香宮以陸軍中將銜接替松井職務。5日,朝香宮抵達南京前線司令部,立即聽取第10軍司令官柳川平助、16師團長中島今朝吾等人的戰況報告,尤其聽中島今朝吾談到中國軍隊經過最初接觸談判後沒有投降意願時,責令部下盡快攻陷南京。

  在12日南京淪陷前,朝香宮即發出一連串由他本人親自蓋章簽署的命令,上面均標有「機密·閱後銷毀」字樣,但命令的內容卻簡單而明瞭:「殺掉全部俘虜!」由於有朝香宮十分明確的命令,日軍在南京大開殺戒。

  中島今朝吾所部在烏龍山、幕府山炮台附近俘虜中國士兵14777名,全部被慘無人道地「處理」!這個數字是日本記者的統計,但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判定為57400餘人!這個數字除了教導總隊等戰俘18000餘人,還包括了從南京城裡逃出聚於幕府山西南的平民四萬餘人。

  隨後柳川平助及其日本9個師團也開始在各地屠殺。朝香宮又委任中島為南京市區警備司令,在城內大肆屠殺。1946年2月,中國國防部戰犯審判軍事法庭(南京軍事法庭)根據證據,判定被屠殺人數為30萬人!故此對直接當事人谷壽夫等四人判處死刑。

  1948年,遠東軍事法庭以當時能夠確認的證據判定被屠殺人數不少於20萬!其中裁定:「日方佔領南京市的兩三天裡,至少導致12000名中國非武裝青少年死亡」、「在實施佔領的最初六周內,在南京及其周邊遭到殺害的老百姓和俘虜總人數,據認為在20萬人以上」。因而不僅判處松井死刑,時任日本外相廣田弘毅也被認定承擔責任而被判處死刑。

  日本著名學者籐原彰、小野賢二等經過研究認定被屠殺人數為15萬至20萬!(《皇軍士兵日記中的南京大屠殺》)南京大屠殺在朝香宮的命令下,自1937年12月集體屠殺一直延續到1938年2月的小股屠殺,時間長達三個月!據中國南京軍事法庭調查表明:共有19萬人死於日軍28宗集體屠殺,15萬人死於858小股和零星屠殺!這歷史上最殘忍的血腥屠殺,完全出於朝香宮的一道命令,他是南京大屠殺真正的元兇和首犯!

  而且,後來的檔案證實,朝香宮不僅下令屠殺戰俘,「有444宗謀殺、集體屠殺、強姦、縱火和搶劫案被證明與朝香宮有關!」

  事實證明,裕仁對南京大屠殺是不反對的,相反,還對日軍中參與屠殺的高級將領予以嘉勉

  上世紀80年代後期,日本國內右翼和一些官方人士掀起一股否認南京大屠殺存在和篡改日本侵華罪行的逆流。2007年12月8日,日本《產經新聞》頭版頭條文章居然胡說《大屠殺是蔣介石的虛構》。國際上對南京大屠殺慘情一直不斷補充證據,追查責任。但卻往往忽略了日本天皇裕仁及其皇室成員發動二戰的罪責,特別是發動侵華戰爭和南京大屠殺的罪行。

  中國對於南京大屠殺從來沒有停止過史料的搜集,2005年江蘇人民出版社出版28卷《南京大屠殺史料集》,2007年12月又出版29至55卷近3千萬字的史料。筆者認為,對於裕仁及朝香宮等皇室成員對南京大屠殺罪責的證據,更應加以搜集。

  裕仁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和侵華戰爭中所扮演的角色並非如日本右翼為其開脫時所說的那樣是「被動」,他是日本三軍的最高統帥。在整個戰爭期間,他出席所有重要的軍事會議,發佈一系列命令,這已被無數鐵一般的史料所證明。他於1937年8月15日,親自在皇宮召見松井石根,任命他為上海派遣軍總司令。

  在松井石根率部西進南京時,「裕仁在皇宮裡建立了他的帝國最高指揮部來監視所有重要戰場。這個指揮部,政治家們,甚至首相也都是被排斥在外的」。(《南京大屠殺--歷史照片中的見證》,283頁)為了更加緊控制軍隊的動作,裕仁又速派朝香宮接替松井為上海派遣軍司令。

裕仁

  裕仁對南京大屠殺非常瞭解,1938年1月,裕仁的表弟、駐德國代表賀陽宮邦憲訪問南京,歸來向裕仁報告南京慘狀,裕仁無動於衷。他的胞弟三笠宮崇仁親自向他報告南京日軍暴行,他亦並未予以干預和制止。三笠宮崇仁親王是裕仁最小的弟弟,他對日軍在南京的暴行曾痛心疾首,並向裕仁談到南京的情況,還讓他看了中國拍攝的有關日軍在華暴行的電影片。

  1944年,三笠宮曾撰寫譴責日軍在華暴行的講話稿,但日本軍方禁止公佈他的這一講話稿,並將其沒收銷毀。1994年6月6日《讀賣新聞》採訪已成為歷史學者的三笠宮,談到上述情節,但可惜沒有談及當時裕仁的態度。事實證明,裕仁對南京大屠殺是不反對的,相反,還對日軍參與屠殺的高級將領予以嘉勉。

裕仁

  裕仁對南京大屠殺非常瞭解,1938年1月,裕仁的表弟、駐德國代表賀陽宮邦憲訪問南京,歸來向裕仁報告南京慘狀,裕仁無動於衷。他的胞弟三笠宮崇仁親自向他報告南京日軍暴行,他亦並未予以干預和制止。三笠宮崇仁親王是裕仁最小的弟弟,他對日軍在南京的暴行曾痛心疾首,並向裕仁談到南京的情況,還讓他看了中國拍攝的有關日軍在華暴行的電影片。

  1944年,三笠宮曾撰寫譴責日軍在華暴行的講話稿,但日本軍方禁止公佈他的這一講話稿,並將其沒收銷毀。1994年6月6日《讀賣新聞》採訪已成為歷史學者的三笠宮,談到上述情節,但可惜沒有談及當時裕仁的態度。事實證明,裕仁對南京大屠殺是不反對的,相反,還對日軍參與屠殺的高級將領予以嘉勉。

  1938年2月12日,朝香宮回國覆命,裕仁就在皇宮接見並對他的屠城「戰績」大加讚賞,特賜雕有日本皇室菊花紋徽的銀質花瓶一對,以示褒獎且因「戰績」恢復朝香宮的皇室身份。他的軍銜也因屠殺「有功」而被晉陞為大將。在此之前,裕仁聞聽朝香宮率軍攻陷南京,曾向日本大本營參謀總長、也是他叔父的閒院宮親王談到,對朝香宮在南京的行動異常滿意。閒院宮據此向朝香宮發出賀電:「戰績卓著,史無前例」。

  此後,朝香宮與裕仁的關係更加密切,經常會晤,也一同打高爾夫球。2月26日,裕仁同時接見了南京屠城的兩個元兇松井石根、柳川平助,對他們攻克南京,予以嘉勉,也各贈一對皇家菊花紋徽銀瓶以示褒獎(其實,松井於1937年12月17日到19日只在南京住了三天,而大部分時間直接在南京指揮屠殺的則是朝香宮)。

  朝香宮及裕仁等之所以能逃脫懲罰,是因為得到了麥克壓撒的庇護

  日本投降後,為逃避審判,裕仁首先將原來委以重要軍職的皇室成員調離軍職,並與麥克壓撒會晤後,最終獲得美國政府「不得審判天皇及皇室成員」的承諾。南京大屠殺的首犯朝香宮最終得以逃脫極刑,逍遙法外,終日以高爾夫球自娛,以94歲高齡於1981年4月12日死去!

麥克壓撒

  麥克壓撒在剛剛佔領日本之時,確實想履行他的諾言:「不追究天皇的戰爭責任,死不瞑目!」以洗刷他在菲律賓被日本戰敗的恥辱。嚴懲日本的戰爭罪行,審判日本天皇,一度是駐日美軍管制當局的首要任務。而且麥克壓撒一度還想利用日本皇室之間的矛盾,換掉裕仁。

  公元13世紀末日本南北朝時代,皇室內部分成兩大派系,後來在幕府干預下,皇權歸於北朝。1945年9月,南朝直系後裔熊澤寬道上書麥克壓撒,稱裕仁是「篡位的北朝天皇的子孫,他必須將皇位返還給我」。麥克壓撒頗為重視,曾派員向熊澤調查。1946年元旦,裕仁迫於麥克壓撒的壓力,公開發表《人格宣言》,向全體日本國民宣佈自己不是「現人神」。

  1月18日美軍《星條旗報》在頭版刊登大肆宣傳熊澤的報道《他才是真正的日本天皇》,這明顯是駐日美軍當局借此施壓,以逼迫裕仁就範,馴服地執行美國佔領日本的一系列方針大計。但最終麥克壓撒還是認為不審判、不更換裕仁更符合美國的利益。他看到驕橫的日軍只需天皇的一紙詔書便放下武器,感慨裕仁是「勝過20個機械化師團的力量」,他認為可以利用天皇制度對日本進行間接統治,以防止日本成為共產主義的島嶼。

麥克壓撒

  麥克壓撒在剛剛佔領日本之時,確實想履行他的諾言:「不追究天皇的戰爭責任,死不瞑目!」以洗刷他在菲律賓被日本戰敗的恥辱。嚴懲日本的戰爭罪行,審判日本天皇,一度是駐日美軍管制當局的首要任務。而且麥克壓撒一度還想利用日本皇室之間的矛盾,換掉裕仁。

  公元13世紀末日本南北朝時代,皇室內部分成兩大派系,後來在幕府干預下,皇權歸於北朝。1945年9月,南朝直系後裔熊澤寬道上書麥克壓撒,稱裕仁是「篡位的北朝天皇的子孫,他必須將皇位返還給我」。麥克壓撒頗為重視,曾派員向熊澤調查。1946年元旦,裕仁迫於麥克壓撒的壓力,公開發表《人格宣言》,向全體日本國民宣佈自己不是「現人神」。

  1月18日美軍《星條旗報》在頭版刊登大肆宣傳熊澤的報道《他才是真正的日本天皇》,這明顯是駐日美軍當局借此施壓,以逼迫裕仁就範,馴服地執行美國佔領日本的一系列方針大計。但最終麥克壓撒還是認為不審判、不更換裕仁更符合美國的利益。他看到驕橫的日軍只需天皇的一紙詔書便放下武器,感慨裕仁是「勝過20個機械化師團的力量」,他認為可以利用天皇制度對日本進行間接統治,以防止日本成為共產主義的島嶼。

  不可否認,裕仁也明白美國人的用心。1945年9月27日,裕仁親自登門拜訪麥克壓撒並密談,從而完成了不顧道義準則的見不得人的交易。秘密會見後,麥克壓撒立即致電美國總統杜魯門,建議「不能把裕仁作為戰犯逮捕」。麥克壓撒以他的威望及對美國政府的影響,終於使杜魯門原定對日本的政策發生了相反的變化。

  遠東國際軍事法庭成立後,盟軍最高司令部國際檢查局局長、遠東國際軍事法庭首席檢察官基南於1945年12月初動身登上赴日飛機後,杜魯門將一封親筆信火速派人交與他手上,明確指示他不得對裕仁和皇室任何成員予以起訴!對於美國的雙重標準,澳洲等國針鋒相對提出以裕仁為首的日本主要戰犯名單。中國、紐西蘭、蘇聯、荷蘭等國也主張審判裕仁。

  美國政府一方面對盟國施壓,一方面秘密指示麥克壓撒:「對天皇制的直接攻擊會削弱民主勢力而加強共產主義和軍國主義這兩種極端勢力。故此命令總司令官(指麥克壓撒--筆者注)暗中協助擴大天皇的聲望……」自此,美國庇護戰犯裕仁、保留天皇制的政策最終形成,不對裕仁及皇室成員犯下的戰爭罪行予以起訴,成為遠東國際軍事法庭的金科玉律。一些犯下滔天罪行的皇室成員如朝香宮也因此沒有受到極刑的懲罰。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