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點水滸中八大被低估的小人物:絕對不容小覷! | 時光網

 

A-A+

盤點水滸中八大被低估的小人物:絕對不容小覷!

2017年07月29日 風雲人物 暫無評論 閱讀 2 次

  梁山108個頭目本領參差,世無異詞。那些低能的(或者被人誤以為低能的),連《水滸》的編寫人也用反諷性的綽號去嘲笑他們。旱地忽律朱貴、鼓上蚤時遷、鐵扇子宋清、矮腳虎王英、神醫安道全等等都是顯例。如此嘲弄不一定準確,以鐵扇子喻宋清就失誤之極。

  一、鐵扇子宋清

  宋清是梁山老大宋江的親兄弟,唯一的業績就是在宋江殺了閻婆惜後,陪宋江到柴進莊上避了一圈。從水滸的描述來看,宋清好像沒有什麼真本事,「鐵扇子」這個外號,多半和韋小寶的「小白龍」一樣、唬人為主。梁山兄弟們個個都有一個綽號,小宋弟弟當然也要有一個。可惜施大爺沒讀過後世的武俠小說,否則至少也要讓宋清的鐵扇子有個點穴的本事,或者發射暗器透骨針的功能,而不至於僅讓這把鐵扇子出現在綽號中、不見於書中任何其他地方。水滸中即便是宋清陪宋江逃難柴進莊時,帶的兵器不過一口腰刀和一條朴刀,卻沒有這把傳說中的鐵扇子。

  宋清上梁山後,負責炊食。一般讀者都會指為裙帶關係——宋江給弟弟一份優悠輕鬆的閒職。這看法絕對錯誤。

  因為梁山是個軍事組織,讀者不期然用策劃軍事的本領,和武功的水準,來衡量頭目對山寨的貢獻。宋清一例可以用來揭發這種錯誤的程度。

  儘管梁山靠武力來維持生存和擴展威勢,鐵馬金戈之事並不是日日為之的。不可一日或缺的是伙食供應。梁山不是個小集團,到大聚義的時候,頭目、嘍囉、家屬合計必過四萬人(分攻東平、東昌時,每路發配步馬軍一萬人,水軍另計,加上留守山寨的人馬,和眾人的家屬,四萬餘人是個保守的數字)。每人每日三餐,肉類、菜蔬、主食、雜糧、飲料(光是酒的消耗量就必巨),論數量,講品類,樣樣都必然是驚人數字。單以量計,必定等於好幾家現代大飯店的每日總供餐量必定等於好幾家現代大飯店的每日總供餐量。

  加上那時候沒有冷藏設備,沒有罐頭,按時大量供應新鮮食物是十分困難的。宋清處理起來,井井有條,起碼從無人埋怨食物質劣量差。

  宋清上山前已有了鐵扇子的綽號。鐵造的扇子,搖起來,風未生,臂先痛,廢物也。上山前的宋清,在父親和哥哥的影子下生活,所作乏善可陳,或足稱為鐵扇子。上山後,這份日夜勞筋累骨、永無止境的工作,卻證明他是管理大型機構、保障運作不息的行政奇才!

  可惜在《水滸》編寫者眼中,宋清始終是廢物鐵扇子;如果不是給宋江面子,也不會讓他排次第七十六名那麼「高」。道理很簡單,編寫者連自己筆下創造出一個怎樣的宋清都弄不清楚。上山後的宋清應名列天星才對。他對山寨的貢獻比好幾個無端端名列天星的頭目(如穆弘、解珍、解寶)大不知多少倍。

  加上那時候沒有冷藏設備,沒有罐頭,按時大量供應新鮮食物是十分困難的。宋清處理起來,井井有條,起碼從無人埋怨食物質劣量差。

  宋清上山前已有了鐵扇子的綽號。鐵造的扇子,搖起來,風未生,臂先痛,廢物也。上山前的宋清,在父親和哥哥的影子下生活,所作乏善可陳,或足稱為鐵扇子。上山後,這份日夜勞筋累骨、永無止境的工作,卻證明他是管理大型機構、保障運作不息的行政奇才!

  可惜在《水滸》編寫者眼中,宋清始終是廢物鐵扇子;如果不是給宋江面子,也不會讓他排次第七十六名那麼「高」。道理很簡單,編寫者連自己筆下創造出一個怎樣的宋清都弄不清楚。上山後的宋清應名列天星才對。他對山寨的貢獻比好幾個無端端名列天星的頭目(如穆弘、解珍、解寶)大不知多少倍。

  二、矮腳虎王英

  王矮虎,兩淮(今山東南部,江蘇北部)人氏,五短身材,原本是從事長途販運工作的個體戶,有一次見財起意,就搶了委託他生意的客戶,事發入獄。後越獄逃跑,流落到清風山一帶,跟當地的黑老大燕順勾結在一起,專門從事打家劫舍、殺人越貨的黑道生意。

  王矮虎不僅貪財,而且好色。連宋江都說:「原來王英兄弟,要貪女色,不是好漢的勾當」。宋江在清風山上作客的時候,王老弟劫持了附近清風寨武警政委劉高的太太,準備供自己發洩獸慾。宋江因考慮到劉政委正好是他將要前往投奔的清風寨武警大隊長花榮的同僚,就強行讓王老弟把劉太太給放了。燕順曾對宋江解釋王英的好色:「這個兄弟,諸般都肯向前,只是有這些毛病」。從燕順的話來看,王老弟強搶民女這事恐怕還經常幹。途經清風山被劫的良家婦女,不可能運氣都有劉太太那麼好,正巧碰上宋江,又有個跟花榮當同事的老公,基本上被這位王老弟姦污的可能性很大。

  後來劉太太恩將仇報,導致花榮反出清風寨,眾兄弟打破清風寨,殺了劉高,再次抓獲劉太太時,王英還想把劉太太收入自己的房中,供其洩慾。這回宋江不幹了,為了這劉太太我們宋大哥的一條小命差點在清風寨送掉。宋江強烈要求之下,王英的老大燕順殺了劉太太。當時王英的反應是,「王矮虎見砍了這婦人,心中大怒,奪過一把朴刀,便要和燕順交並,宋江等起身來勸住」。可見兄弟之情什麼的,在王老弟心中是很淡的,為了女人,他是什麼都會幹的。幸而宋江勸服他,答應給他找個老婆,他才罷休。

  王英這樣一個人渣,既貪財、又好色,還不講義氣,為了一個女人竟然差點要同自己的老大燕順動手,這個女人還害過大哥的老大宋江。這種人連鄭關西都不如,不按雙重標準的話,按道理這傢伙絕對是個該被替天行道的對象。要是王英被林沖、武松、魯達等好漢宰了,恐怕完全能用「大快人心」四個字形容。不過王小弟的運氣好,在比較早的時候,就跟上了老大宋江,而且在同燕順火並時,最終還是尊重了宋老大的意見,宋老大發了一句話,他就沒有繼續頑固下去,雖然不敢說心服,但至少是口服了。所以日後三打祝家莊,宋老大為了表示自己的一諾千金,在李逵殺了扈三娘一家後,就把漂亮而又武藝高強的扈三娘,嫁給了矮小猥瑣的王英,成就了這段水滸中僅次於武大郎和潘金蓮,第二不般配的婚姻。

  論王英的本事,實在差勁得很,祝家莊曾和老婆扈三娘交過手,不過十來個回合就被扈三娘生擒,而一丈青本人卻10來個回合卻被林沖活捉。雖然本事不怎麼樣,人品又差,但王英在梁山的排名並不低,108人中排第58位,比老婆扈三娘高,也比梁山的神功大師樊瑞高。職司方面,晁蓋死後、宋江第一次機構重組時,出任梁山山後兩小寨中左旱寨的主管,對比一下,負責右旱寨的卻是日後地煞第一、排名37位的神機軍師朱武。可見其地位不低,至少是個獨當一面的角色。石碣受天文後,宋江的第二次重組,王矮虎、扈三娘夫婦為「專掌三軍內采事馬軍頭領」,實際專門負責軍需採購,也是相當重要的位置。

  王矮虎的故事告訴我們,貪財好色人品差沒有關係,本事低微也沒有關係,長相不帥更沒關係,只要跟對老大、尊重老大,就能娶到本領高強的美嬌娘,還能飛黃騰達,前程無量。

  王英這樣一個人渣,既貪財、又好色,還不講義氣,為了一個女人竟然差點要同自己的老大燕順動手,這個女人還害過大哥的老大宋江。這種人連鄭關西都不如,不按雙重標準的話,按道理這傢伙絕對是個該被替天行道的對象。要是王英被林沖、武松、魯達等好漢宰了,恐怕完全能用「大快人心」四個字形容。不過王小弟的運氣好,在比較早的時候,就跟上了老大宋江,而且在同燕順火並時,最終還是尊重了宋老大的意見,宋老大發了一句話,他就沒有繼續頑固下去,雖然不敢說心服,但至少是口服了。所以日後三打祝家莊,宋老大為了表示自己的一諾千金,在李逵殺了扈三娘一家後,就把漂亮而又武藝高強的扈三娘,嫁給了矮小猥瑣的王英,成就了這段水滸中僅次於武大郎和潘金蓮,第二不般配的婚姻。

  論王英的本事,實在差勁得很,祝家莊曾和老婆扈三娘交過手,不過十來個回合就被扈三娘生擒,而一丈青本人卻10來個回合卻被林沖活捉。雖然本事不怎麼樣,人品又差,但王英在梁山的排名並不低,108人中排第58位,比老婆扈三娘高,也比梁山的神功大師樊瑞高。職司方面,晁蓋死後、宋江第一次機構重組時,出任梁山山後兩小寨中左旱寨的主管,對比一下,負責右旱寨的卻是日後地煞第一、排名37位的神機軍師朱武。可見其地位不低,至少是個獨當一面的角色。石碣受天文後,宋江的第二次重組,王矮虎、扈三娘夫婦為「專掌三軍內采事馬軍頭領」,實際專門負責軍需採購,也是相當重要的位置。

  王矮虎的故事告訴我們,貪財好色人品差沒有關係,本事低微也沒有關係,長相不帥更沒關係,只要跟對老大、尊重老大,就能娶到本領高強的美嬌娘,還能飛黃騰達,前程無量。

  三、鼓上蚤時遷

  時遷,高唐州(今山東高唐縣)人,高唐州宋代實際上叫做博州,元朝時叫做東昌府,後更名為高唐州的。施大爺這裡犯了個小錯誤,水滸中既有東昌府,又有高唐州,而這兩個地名宋代都不存在,而且指的是同一個地方。

  時遷本是一個神偷,有飛簷走壁的本事。流竄到薊州(今天津薊縣)作案時曾被抓,被擔任薊州市監獄長的楊雄所救。一天時遷在翠屏山盜墓作案時,正巧撞破了楊雄、石秀殺潘巧雲。楊、石無奈之下,只能帶著時遷上梁山。途經祝家莊時,時遷偷雞摸狗的本性又露出來了,偷了客店的報曉公雞吃,結果引發了梁山三打祝家莊這段故事。

  由於這麼一段不光彩的經歷,時遷在組織內地位一直很低,最後僅排名107,108人中倒數第二。但論對梁山的貢獻,時遷卻比排在他前面的不少人都大很多。時遷上梁山後,就一直從事特務工作,石碣受天文後,頭銜為「軍中走報機密步軍頭領」,同樂和、段景住、白勝三人一起受特務頭子戴宗的領導。梁山上大特務是不在情報系統編制內的燕青、石秀,但情報系統內的小特務中,最出色的就是這位樑上君子時遷。同為打探情報的4名小特務中樂和曾被派到高俅府上尋求招安,但並沒有成事,段景住曾被派到北地購馬,結果被當時還是曾頭市黑幫成員的郁保四給搶了,白勝基本就是個湊數的。相反時遷的特工生涯倒是多姿多彩。

  時遷初上梁山不久就立大功。當時呼延灼率大軍征討梁山,3000連環馬實在厲害,梁山無計可施。只有時任中央警衛局上校侍從武官徐寧的鉤鐮槍能破。於是梁山設局騙徐寧上山,其中時遷以神偷技盜得徐寧祖傳的雁翎甲,是其中的關鍵。時遷這次髒活的得手,為梁山成功羅致徐寧、大破連環馬立下了大功。

  時遷的另一次大功是在二打大名府的時候。為救盧俊義和石秀,梁山決定在元宵夜攻打大名府,這時候,時遷建議吳用:「小弟幼年間曾到北京。城內有座樓,喚做翠雲樓;樓上樓下,大小有百十個閣子。眼見得元宵之夜,必然喧哄。乘空潛地入城,正月十五日夜,盤去翠雲樓上放起火來為號,軍師可自調人馬劫牢,此為上計」。吳用採納。混入大名府後,又有一件事顯示出時遷的機智,當時孔明、孔亮兩個少爺出身的公子哥裝扮成乞丐,時遷見到他們急忙制止,說你們細皮嫩肉的哪像要飯的,趕快躲一躲,從中可以看出時遷作為一個情報人員的基本素質。二更時,時遷依計畫,施展其飛簷走壁的本領,爬上翠雲樓放火,造成城中極度恐慌,梁山得以裡應外合、打破大名府。是役,可以說時遷是最大的功臣。

  梁山救出盧俊義後,再次攻打曾頭市,中間一度戰況膠著,梁山同曾頭市之間邊打邊談。此時,梁山準備利用假和談來尋找突破口,就派了時遷、李逵、樊瑞、項充、李袞五人去當人質。五人之中時遷地位最低,但看水滸上的描寫,「臨行時,吳用叫過時遷,附耳低言:如此如此,休得有誤。」,可見這次行動的五人中,時遷實際上是為首的。吳用也知道能辦大事的是這個屢建奇功的鼓上蚤,而不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李逵。不久梁山用郁保四為反間,曾頭市中計、夜襲梁山大軍而中伏。而此時,時遷又立大功,「只見曾頭市裡鑼鼓炮響,卻是時遷爬去法華寺鐘樓上撞起鍾來,聲響為號,東西兩門,火炮齊響,喊聲大舉,正不知多少軍馬,殺將入來。」李逵等人再從內部殺出,和梁山大軍裡應外合。終於打破了曾讓梁山吃了不少苦頭的曾頭市。是役,無疑時遷又起了關鍵性的作用。

  時遷屢建奇功,本人又精明強幹,特務工作能力比之梁山的特務頭子戴宗,不知道要強多少倍,飛簷走壁的輕功同戴宗的神行術相比,也各有千秋。照理說怎麼也不至於僅排個倒數第二吧!憑良心說,讀完一遍水滸傳,108條好漢中又有幾人能被讀者記得名字的?而無齋主人可以斷定,大部分讀者都會對這位僅排 107位的時遷留下深刻影響,而不會輕易遺忘。從派系構成來說,時遷由於石秀、楊雄的原因算是歸入盧俊義派系,也不應被過度打壓。那到底是什麼原因呢?很簡單,就是前面提到的時遷上梁山前的小偷身份,和作為偷雞賊進入梁山組織的低起點。順便提一下,時遷沒有排到最後一位,是因為名列108的段景住也是個小偷出身,一個盜馬賊,比時遷的盜墓賊好不了多少。這是那些整天唱著替天行道高調的好漢們永遠所看不起的。在他們眼裡,小賊就是小賊。這個沉重的十字架,時遷也得背負一生,即便在梁山這個以犯罪為家常便飯的黑幫。時神偷的經歷告訴我們,千萬不要去做小偷小摸偷雞摸狗的事,否則一旦標記在身,哪怕你就是進了黑社會,就算貢獻再大還是最底層。

  上海灘黑幫大亨杜月笙曾將黑幫比作夜壺,內急時需要用它,但用完之後又會覺得它髒。時遷就好比梁山的夜壺,當梁山需要他的時候,他就是兄弟之一,而用過之後始終還是上不了檯面,所以只能排在最後、甚至不如湊數的人。而時遷在梁山的地位,其實也襯出了梁山組織在白道高官們心目中的地位。再怎麼著,你還是黑社會。梁山難道不是大宋的夜壺嗎?

  時遷屢建奇功,本人又精明強幹,特務工作能力比之梁山的特務頭子戴宗,不知道要強多少倍,飛簷走壁的輕功同戴宗的神行術相比,也各有千秋。照理說怎麼也不至於僅排個倒數第二吧!憑良心說,讀完一遍水滸傳,108條好漢中又有幾人能被讀者記得名字的?而無齋主人可以斷定,大部分讀者都會對這位僅排 107位的時遷留下深刻影響,而不會輕易遺忘。從派系構成來說,時遷由於石秀、楊雄的原因算是歸入盧俊義派系,也不應被過度打壓。那到底是什麼原因呢?很簡單,就是前面提到的時遷上梁山前的小偷身份,和作為偷雞賊進入梁山組織的低起點。順便提一下,時遷沒有排到最後一位,是因為名列108的段景住也是個小偷出身,一個盜馬賊,比時遷的盜墓賊好不了多少。這是那些整天唱著替天行道高調的好漢們永遠所看不起的。在他們眼裡,小賊就是小賊。這個沉重的十字架,時遷也得背負一生,即便在梁山這個以犯罪為家常便飯的黑幫。時神偷的經歷告訴我們,千萬不要去做小偷小摸偷雞摸狗的事,否則一旦標記在身,哪怕你就是進了黑社會,就算貢獻再大還是最底層。

  上海灘黑幫大亨杜月笙曾將黑幫比作夜壺,內急時需要用它,但用完之後又會覺得它髒。時遷就好比梁山的夜壺,當梁山需要他的時候,他就是兄弟之一,而用過之後始終還是上不了檯面,所以只能排在最後、甚至不如湊數的人。而時遷在梁山的地位,其實也襯出了梁山組織在白道高官們心目中的地位。再怎麼著,你還是黑社會。梁山難道不是大宋的夜壺嗎?

  四、轟天雷凌振

  凌振,燕陵(今河北北部,當時應該在遼國的控制下)人氏,原任東京國防部營級技術軍官,北宋第一火炮專家。呼延灼攻打梁山初戰不利時,向高俅推薦了凌振,因此凌振被任命為中校炮兵營長受呼延灼節制、率部討伐梁山。

  凌振的火炮技術十分厲害,水滸上說他是「宋朝盛世第一個炮手」。呼延灼在推薦凌振時提到,「此人善造火炮,能去十四五里遠近,石炮落處,天崩地陷,山倒石裂」。假設呼延灼沒有誇大的話,射程十四五里相當於7000至7500米的火炮,而且威力很大「天崩地陷,山倒石裂」。這凌振的炮兵部隊可以算是宋朝最重要的高科技戰略部隊了,好比今天的二炮部隊(真實歷史上,宋代沒有這麼厲害的火炮,我們這裡以水滸為準,戲說為主)。不久後凌振的火炮就顯示了其名不虛傳,「一連放了三個火炮,兩個打在水裡,一個直打到鴨嘴灘邊小寨上」。火炮一下就打倒了梁山駐地,而且命中率達到1/3。一下子令宋江和梁山眾人都深感憂慮。

  小編看到這裡,覺得呼延灼要是贏不了這一仗,真應該自殺以謝國人了。3000連環馬的重裝騎兵,加上凌振的500火炮,武器上的優勢太明顯了,而且政府軍還能得到各市縣的支援。其實這一仗也不難打,讓附近市縣堅壁清野,不讓糧食布匹食鹽等物質流入梁山,至少也要先打掉梁山開的那幾個酒店,逼宋江出來決戰。然後戰術上5000步兵、拱衛凌振的500火炮,3000重甲騎兵作為機動,必要時可以把連環馬拆散。先讓凌振的火炮猛轟一陣,壓制住梁山軍,然後重甲騎兵幾個密集衝鋒,馬軍衝鋒時步兵在逐步推進,步炮協同作戰,梁山軍馬必定崩潰。呼延灼以將門世家出身,又是主動要求凌振參戰的,這樣簡單有效的戰法恐怕不應該不知道吧。

  而呼延灼竟然把凌振的炮兵部隊當作尋常步兵使用,以至於吳用的拙劣之計竟然奏效。梁山見識了凌振火炮的威力,知道凌振的重要性。吳用就設計引凌振的炮兵孤軍深入並利用梁山水軍方面的優勢將其擒獲。其實只要呼延灼好好部署,吳用的計策根本就是行不通的。首先、炮兵陣地附近毫無防衛,所以李俊、張橫才能得手破壞炮架,要是呼延灼非常重視這支戰略部隊,豈能讓李俊、張橫帶四五十個小嘍囉得手而全身而退,恐怕梁山會多折了這兩個頭領。其次,凌振率1000人去追趕更是形同兒戲,凌振最重要的任務是保證他炮兵部隊的戰鬥力,上陣衝鋒,顯然不應該是他一個炮兵營長應該去做的事。若呼延灼事先派遣將領護衛凌振的炮兵陣地,並告誡一下凌振炮兵營的重要性,顯然凌振不會親自追擊。凌振作為技術軍官容易犯錯,但呼延灼卻不應該如此有勇無謀。由於呼延灼的指揮能力低下,導致了吳用這條弱智的計策成功,結果凌振被梁山活捉了。

  被俘後,凌振的表現也同其他降將們基本相同,馬上就投降了,隨後就立馬掉轉槍口對付呼延灼的軍。同時梁山也尋找到了破解連環馬的方法,把軍事技術專家徐寧騙上了梁山,讓他教授梁山人馬鉤鐮槍,而鉤鐮槍正好可以克制呼延灼的連環馬,好比現在的反坦克飛彈對重裝坦克一樣。從徐寧上梁山的過程來看,呼延灼根本就沒有要求梁山附近的市縣配合政府軍的圍剿行動,否則徐寧和他家屬兩撥人如何能如此順當的進入梁山勢力範圍。終於呼延灼為他的無謀付出了沉重代價,凌振反戈一擊,用大炮猛轟政府軍,而徐寧訓練出來鉤鐮槍部隊又成功得擊潰了重裝騎兵連環馬,呼延灼全軍覆沒,隻身一人逃往青州。

  按理說凌振可以說是梁山乃至整個大宋首屈一指的軍事技術人才。其作用要遠高於徐寧,因為徐寧的鉤鐮槍只能對付連環馬,而凌振的火炮技術可以對付任何部隊。射程7000米以上、威力巨大的大炮如果能善加使用,在冷兵器時代就是一種非常有嚇阻力的戰略性武器,就好比今天的彈道飛彈一樣。如果梁山各大寨都裝備了凌振的火炮,豈非固若金湯。若開封城上大量部署上凌振的火炮,焉能發生靖康之恥?要是宋軍每支部隊都能有一支裝備凌振火炮的炮兵部隊,恐怕完全可以同金遼在戰場上決一雌雄。雖說這裡有些唯武器論,但無人能否認武器的優劣的確可以影響到戰爭的勝負,這就好比哪怕伊拉克人再英勇,還是沒有可能打敗武裝到牙齒的美軍的。要是宋江能用凌振成立一支精銳炮兵部隊,再配合上五虎八彪將,據州占府開闢根據地,恐怕未必沒有一爭天下的本錢。就算不能爭天下,割據一方也不成問題。無齋主人一直認為梁山就是個黑社會,但這兒也不得不承認這是梁山能夠擺拖黑社會宿命的唯一良機。

  可惜凌振上了梁山後,並沒有受到重用,排名僅為52,這個排名恐怕還是因為他是前政府軍中校營長身份的因素多。職司僅為「專造一應大小號炮」。讓凌振這樣一個北宋首席火炮專家、高科技人才負責造號炮,就好比讓錢學森博士去研製普通大炮一樣可笑而可悲。梁山眾人包括宋江、吳用在內都是見識過凌振火炮威力,豈能不知、如此利器棄之不用可惜?這就好比上天給了薩達姆一個造原子彈的機會,但他不知道珍惜而放棄了。凌振之監造號炮,正說明宋江胸無大志,只是安於當一個黑社會老大,而毫無爭霸天下的理想,以及吳用這個軍師的低能。

  北宋政府也根本沒有意識到凌振這個人才的重要性。梁山征討方臘後,凌振是九死一生的倖存者之一。宋政府雖然知道他「炮手非凡」,但也不過讓他以都統領(上校正旅級)的身份回火藥局御營任職當個小官僚,最多一個副局級。日後似乎也沒有任何出眾的事跡,碌碌無為地淹沒在人群之中。

  凌營長的故事告訴我們,第一、是金子未必能發光,就算發了光也未必能引人注意。第二、縱有必殺之技,但領導不用,最終還是無用。

  按理說凌振可以說是梁山乃至整個大宋首屈一指的軍事技術人才。其作用要遠高於徐寧,因為徐寧的鉤鐮槍只能對付連環馬,而凌振的火炮技術可以對付任何部隊。射程7000米以上、威力巨大的大炮如果能善加使用,在冷兵器時代就是一種非常有嚇阻力的戰略性武器,就好比今天的彈道飛彈一樣。如果梁山各大寨都裝備了凌振的火炮,豈非固若金湯。若開封城上大量部署上凌振的火炮,焉能發生靖康之恥?要是宋軍每支部隊都能有一支裝備凌振火炮的炮兵部隊,恐怕完全可以同金遼在戰場上決一雌雄。雖說這裡有些唯武器論,但無人能否認武器的優劣的確可以影響到戰爭的勝負,這就好比哪怕伊拉克人再英勇,還是沒有可能打敗武裝到牙齒的美軍的。要是宋江能用凌振成立一支精銳炮兵部隊,再配合上五虎八彪將,據州占府開闢根據地,恐怕未必沒有一爭天下的本錢。就算不能爭天下,割據一方也不成問題。無齋主人一直認為梁山就是個黑社會,但這兒也不得不承認這是梁山能夠擺拖黑社會宿命的唯一良機。

  可惜凌振上了梁山後,並沒有受到重用,排名僅為52,這個排名恐怕還是因為他是前政府軍中校營長身份的因素多。職司僅為「專造一應大小號炮」。讓凌振這樣一個北宋首席火炮專家、高科技人才負責造號炮,就好比讓錢學森博士去研製普通大炮一樣可笑而可悲。梁山眾人包括宋江、吳用在內都是見識過凌振火炮威力,豈能不知、如此利器棄之不用可惜?這就好比上天給了薩達姆一個造原子彈的機會,但他不知道珍惜而放棄了。凌振之監造號炮,正說明宋江胸無大志,只是安於當一個黑社會老大,而毫無爭霸天下的理想,以及吳用這個軍師的低能。

  北宋政府也根本沒有意識到凌振這個人才的重要性。梁山征討方臘後,凌振是九死一生的倖存者之一。宋政府雖然知道他「炮手非凡」,但也不過讓他以都統領(上校正旅級)的身份回火藥局御營任職當個小官僚,最多一個副局級。日後似乎也沒有任何出眾的事跡,碌碌無為地淹沒在人群之中。

  凌營長的故事告訴我們,第一、是金子未必能發光,就算發了光也未必能引人注意。第二、縱有必殺之技,但領導不用,最終還是無用。

  五、旱地忽律朱貴

  朱貴,沂州沂水縣(今山東臨沂市沂水縣)人,老資格的梁山好漢,早在王倫時代就上了梁山,可以算是梁山草創之時的創幫元老之一。從梁山草創到梁山受招安,朱貴一直從事情報工作。其具體工作就是在梁山邊上的李家道口開個酒店。這個酒店是梁山的一個窗口,一方面可以收集各類情報、以供梁山領導層決策,另一方面也是4方黑道人物投奔梁山的一個落腳點和中轉站。表面上這個酒店從事正當的白道生意,但實際上是個幌子,暗地裡實際上是梁山的一個情報站。有時碰上單身客人,這個酒店也會殺人劫財。

  朱貴這個酒店的重要性,在水滸中多處表露,林衝上梁山就是通過朱貴的酒店,晁蓋一夥上梁山也是途徑朱貴的酒店,而後清風寨、清風山的一大批人上梁山還是通過朱貴的酒店。晁蓋一夥上梁山時,吳用曾有一段話揭示了朱貴這個酒店的重要性,「現今李家道口有那旱地忽律朱貴在那裡開酒店,招接四方好漢。但要入伙的,須是先投奔他。我們如今安排了船隻,把一應的物件裝在船裡,將些人情送與他引進。」可見這酒店基本上就是梁山早期同外界的唯一橋樑。一般來說只要安全的到達了朱貴的酒店就等於平安到梁山了。

  朱貴的酒店除此之外,還幹些特殊的秘密工作。宋江江洲題反詩事發後,市長蔡九公子曾讓戴宗帶封書信到東京蔡總 書 記那兒請求指示。而戴宗這位梁山日外的特務總頭子就在朱貴的酒店中,被朱貴這個小特務的【違禁關鍵詞】迷倒,從而引出了江州劫法場,宋江上梁山的故事。可以說若沒有這一段,梁山日後的老大宋江恐怕已經一命歸西了。此外梁山的一些外出行動都是以朱貴的酒店為落腳點的,比如騙徐寧上山,就是時遷盜甲湯隆把徐寧騙出路上用【違禁關鍵詞】酒迷倒,然後直接送到朱貴酒店的。至於收集情報更是朱貴的本職工作,比方說芒蕩山樊瑞一夥想要對梁山不利的消息就是朱貴提供的,雷橫途徑梁山時也是朱貴給宋江報的信。

  朱貴這個工作對梁山來說是非常重要的,要是沒了朱貴這麼個酒店,梁山基本上就是沒了耳目,失去了同外界唯一的通道。奇怪的是政府對這麼梁山的這麼一個重要特務情報站卻一直置之不理、毫無作為。無齋主人私下以為,如果政府能一早將朱貴的酒店給封了,將朱貴逮捕,可能梁山就能被扼殺在萌芽狀態。

  由於情報工作的重要性,所以當梁山的規模擴大後,就迅速擴充到4家酒店。朱貴仍然經營李家道口的那個酒店,不過在梁山內部改名為東山酒店,到梁山石碣受天文的時候,又換到了南山酒店。酒店的負責人也從原來的一人增加為兩人。梁山組織對情報工作非常重視,正式編制內就有打探情報4人,各地酒店(情報站) 8 人,加上戴宗總共13人,占梁山好漢總數的一成多。這個建制大概要超過大部分的黑幫或白道機構。但重視情報工作是一回事,底層情報工作人員的地位又是另一位事。朱貴其實並不算一個只能坐地收集情報的小特務。李逵回鄉取老娘時,宋江特地安排朱貴同去,雖說一個主要原因是因為朱、李兩人同鄉,但也說明朱貴此人還是相當精明能幹的。事實上,朱貴能在北宋政府的眼皮底下開了這麼個酒店,當梁山的耳目這麼久而安然無事,顯然也不是個簡單人物。然而朱貴在梁山的排名卻慘不忍睹。最早王倫時代4名好漢,朱貴排最後一位,林衝上山後備受王倫打壓,但仍頂了朱貴的第4位,朱貴落到最後一位。晁蓋火並王倫後,梁山重新排位,朱貴在當時的11名大哥中,仍然排最後一位,後來白勝被晁蓋救出上山後,才排在朱貴後面。清風寨、清風山的那夥人上山後,梁山擴充到21人,又重新排了一次位,這一次朱貴還是倒數第二,僅在白勝之前。宋江上梁山後,梁山基本上就沒有進行過實質意義上的排名,直到石碣受天文,朱貴在108人中排名第93,在絕大部分的好漢後面。但在情報工作人員內還算是高的。梁山的情報系統除了特務總頭子、宋江嫡系之嫡系戴宗排名20、身列天罡星外的其餘小特務們地位都很低,全部位列地煞後排,在朱貴前面的,僅有77位打探軍情的樂和,和88位同在南山酒店、但反而擔任朱貴副手的杜興兩人。可見情報工作雖然重要,但小特務們往往地位很低。

  從朱貴的經歷來看,可以算是長期從事秘密工作的優秀情報人才,又是梁山創幫元老之一,朱貴對梁山的重要性和貢獻恐怕不會亞於任何一名天罡星成員。然而日後僅排名93,實在令人感到意外。但是從王倫時代起,無論在晁蓋還是宋江時代,朱貴的排名均不高,這又說明這是個普遍現象。其實仔細想想,這也合理,因為職業特務,本來就應該在幕後充當無名英雄,而不能在前台的享受鮮花和掌聲,這是情報工作的特殊性造成的。所以真正的大特務(如石秀,燕青)往往都不會在情報系統內,常常另有要職,而特務工作僅僅為他們的副業。

  朱貴的故事告訴我們,資歷和貢獻雖然很重要,但並不一定就能保證有個好位子。

  由於情報工作的重要性,所以當梁山的規模擴大後,就迅速擴充到4家酒店。朱貴仍然經營李家道口的那個酒店,不過在梁山內部改名為東山酒店,到梁山石碣受天文的時候,又換到了南山酒店。酒店的負責人也從原來的一人增加為兩人。梁山組織對情報工作非常重視,正式編制內就有打探情報4人,各地酒店(情報站) 8 人,加上戴宗總共13人,占梁山好漢總數的一成多。這個建制大概要超過大部分的黑幫或白道機構。但重視情報工作是一回事,底層情報工作人員的地位又是另一位事。朱貴其實並不算一個只能坐地收集情報的小特務。李逵回鄉取老娘時,宋江特地安排朱貴同去,雖說一個主要原因是因為朱、李兩人同鄉,但也說明朱貴此人還是相當精明能幹的。事實上,朱貴能在北宋政府的眼皮底下開了這麼個酒店,當梁山的耳目這麼久而安然無事,顯然也不是個簡單人物。然而朱貴在梁山的排名卻慘不忍睹。最早王倫時代4名好漢,朱貴排最後一位,林衝上山後備受王倫打壓,但仍頂了朱貴的第4位,朱貴落到最後一位。晁蓋火並王倫後,梁山重新排位,朱貴在當時的11名大哥中,仍然排最後一位,後來白勝被晁蓋救出上山後,才排在朱貴後面。清風寨、清風山的那夥人上山後,梁山擴充到21人,又重新排了一次位,這一次朱貴還是倒數第二,僅在白勝之前。宋江上梁山後,梁山基本上就沒有進行過實質意義上的排名,直到石碣受天文,朱貴在108人中排名第93,在絕大部分的好漢後面。但在情報工作人員內還算是高的。梁山的情報系統除了特務總頭子、宋江嫡系之嫡系戴宗排名20、身列天罡星外的其餘小特務們地位都很低,全部位列地煞後排,在朱貴前面的,僅有77位打探軍情的樂和,和88位同在南山酒店、但反而擔任朱貴副手的杜興兩人。可見情報工作雖然重要,但小特務們往往地位很低。

  從朱貴的經歷來看,可以算是長期從事秘密工作的優秀情報人才,又是梁山創幫元老之一,朱貴對梁山的重要性和貢獻恐怕不會亞於任何一名天罡星成員。然而日後僅排名93,實在令人感到意外。但是從王倫時代起,無論在晁蓋還是宋江時代,朱貴的排名均不高,這又說明這是個普遍現象。其實仔細想想,這也合理,因為職業特務,本來就應該在幕後充當無名英雄,而不能在前台的享受鮮花和掌聲,這是情報工作的特殊性造成的。所以真正的大特務(如石秀,燕青)往往都不會在情報系統內,常常另有要職,而特務工作僅僅為他們的副業。

  朱貴的故事告訴我們,資歷和貢獻雖然很重要,但並不一定就能保證有個好位子。

  六、鐵胳膊蔡福

  蔡福,北京大名府(今河北大名縣)人氏,原任北京大名府市監獄長兼行刑劊子手。水滸上說他「手段高強」,人稱鐵胳膊。蔡福為人精明圓滑,對官場上的陋規瞭如指掌,該撈的撈、不該拿的不拿,是個明哲保身、有著多年官場歷練的老油子。

  梁山設計借李固之手把盧俊義弄進死牢後。李固就找到了這位蔡監獄長,準備出50兩黃金(15萬人民幣)買盧俊義一條命。但蔡監獄長是什麼人,李固的手段能瞞過梁中書、卻瞞不過他老人家,所以就點明你李總監吞了整個盧氏集團,區區15萬人民幣就想要我幫你擦屁股,沒門!至少要來個10倍,500兩黃金(150萬人民幣)才行,李固說沒問題150萬就150萬。交易談成,蔡福就讓李固第二天來收盧俊義的屍體。看這段描寫,這條利用職權在監獄裡幫人消災的財路,蔡監獄長肯定用過不止一次。而且從談交易的老練程度來看,蔡福是個相當精明的人,在地方上也不是善種。

  蔡福這個人同戴宗不同,場面上做事情還是非常上路的,比方說燕青要想給盧總送點飯,蔡福也不為難他。蔡福對盧俊義應該還是同情的,但生意是生意,如果盧總這條命能給我們蔡監獄長帶來500兩黃金的收益,那麼廉價的同情心就不值幾個錢了。水滸中的監獄黑幕重重,當年戴宗戴監獄長就曾揚言過,弄死個把犯人不就像弄死個蒼蠅一樣輕鬆嘛。這種生意對蔡監獄長來說風險很小,利潤則極大。

  不料一件意外的事情卻把蔡監獄長搞被動了。就當蔡監獄長同李固談攏後不久,梁山的柴進就找上門來了。梁山弄盧俊義進大獄目的,就是要把他再救出來、弄進組織。柴老大也不廢話,表明身份,然後一出手就是1000兩黃金(感覺好像是梁山事先知道李固同蔡福的交易價格似的)拍在桌上,讓蔡福留盧俊義一命,然後話裡軟中帶硬告訴蔡福,

  「如是留得盧員外性命在世,佛眼相看,不忘大德;但有半米兒差錯,兵臨城下,將至濠邊,無賢無愚,無老無幼,打破城池,盡皆斬首。」

  意思是你蔡監獄長好自為之,盧總若有個三長兩短,梁山肯定是不會放過你的。梁山這一招很狠,威逼加上利誘,蔡福一個小官僚當然壓力很大。柴進的話相當有份量,水滸上說蔡福當場就「嚇得一身冷汗,半晌答應不的」。蔡福並不是傻子,回家同弟弟蔡慶一商量,簡單一個利益算計、就知道該怎麼做了,且不說梁山給的價錢是李固的兩倍,得罪梁山這個全國性的強大黑幫,就算有命拿李固的錢,也沒命來花這筆錢。何況蔡福一個小小的監獄長,要是敢不收梁山的錢,災難可能就在眼前了,所以不妨賣梁山一個交情,就用梁山這筆錢來向梁中書和負責本案的張檢察長那裡買盧俊義的一條命。由此可以看出蔡福是相當懂得審時度勢的一個人,做事也非常理性。但這麼一來,蔡福也就同梁山就綁在一條船上了。上面這一段非常精彩,如果把人物全換成現代人的話,是個非常經典的黑社會電影橋斷。

  在蔡福的活動下,貪財的梁中書放了盧俊義一條生路將他發配,但李固不死心,收買押送公ān繼續對盧俊義下手,卻被燕青所救。但不料逃亡途中盧俊義又再次被抓獲,這次梁中書決定將盧俊義就地正法。行刑時,蔡福就對盧俊義說,「盧員外,你自精細看,不是我弟兄兩個救你不的,事做拙了」。意思是我們也盡力了,梁山就算要怪,也怪不了我們。關鍵時刻蔡福也只有明哲保身了。幸好石秀孤身劫法場、延緩了行刑,梁中書也怕梁山不按牌理出牌,沒敢立即殺石秀、盧俊義,就把兩人再次關入大牢。事有轉機,蔡福還是刀切豆腐兩面光,兩邊不得罪,一方面獄中好好照顧盧石二人。另一方面照樣當他的監獄長同梁中書周旋。就這麼過了幾個月,水滸上說,「蔡福要結識梁山泊好漢,把他兩個做一處牢裡關著,每日好酒好肉與他兩個吃,因此不曾吃苦,倒將養得好了」。這數月蔡氏兄弟對盧俊義的悉心呵護,對盧俊義來說可謂是恩重如山,所以當梁山打下大名府救出盧俊義的時候,盧俊義一見到宋江,就拉著蔡氏兄弟對宋江說,「在下若非此二人,安得殘生到此!」,感激不已。蔡氏兄弟因而也歸入了盧俊義派系。

  蔡福是盧俊義上梁山的副產品,從柴進送上1000兩黃金(300萬元人民幣)時,蔡福的命運就被決定了,要麼幫梁山維護盧俊義,結果就是最後上梁山,要麼就是不理梁山,最後的結果一定是全家被梁山滅門,別無第二條路。蔡福的做法已經是他在盡量保護自己下能做的最佳辦法了,充分體現了一個小官僚的精明和圓滑,但是無論他個人再怎麼有辦法,個人還是無法對抗一個龐大組織的意志的。

  蔡福上了梁山後,地位很低,排名僅為94,職司是行刑劊子手。這個位子在其他地方可能還有點重要,但在梁山絕對是個擺設,試想梁山好漢們號稱同生共死,就算犯了傷天害理的事,難道還能真的殺了不成?頂多也就是宋江教訓兩句、下不為例而已。蔡福卻是上梁山前地方官員中擔任過公職最高的好漢。梁山共有三名州府一級的監獄長,分別是江州的戴宗、薊州的楊雄、北京大名府的蔡福。明顯作為省級行政單位的大名府的地位要高於江州和薊州。所以蔡福的地位(至少是個副局級吧),要高於戴、楊兩人。而戴、楊兩人一個排20,另一個排32,蔡福的94顯然不符合梁山排名重出身的慣例。從前面的描述來看,蔡福也算個精明強幹、知進知退的人,本人又是盧俊義派系的。那是什麼原因呢?無齋主人曾百思不得其解,直到讀到水滸中的一個細節才恍然大悟,當梁山打破大名府時,縱火屠城。好漢們看到這個花花世界,猶如惡狼進入羊群,肆意燒殺搶掠,大發橫財。這時我們的蔡監獄長看到自己生於斯、長於斯的家鄉遭到如此荼毒,於心不忍,善良的同情心終於戰勝了明哲保身的心理,勸說盧俊義:「大官人,可救一城百姓,休教殘害」。盧俊義出面,梁山多少要給這位內定的未來二哥點面子,所以屠殺劫掠被吳用制止,這時已經「城中將及損傷一半」,平民死了五千多人。蔡福這一念善舉雖救了半個北京城,但卻不知擋了多少梁山好漢和小嘍囉們的財路,所以上了梁山後的處境也就可想而知了。宋老大和盧二哥也不能犯眾怒啊!

  蔡福的故事告訴我們,第一、有錢能使鬼推磨。第二、黑社會的錢是不好拿的,特別是巨款更不好拿。第三、要人給你辦事,光靠利誘有時是不夠的,最好還要擁有傷害該人的手段,利誘同時加上威脅最有效果。第四、明哲保身這條路往往是走不到頭的,最後早晚還得選邊站。第五、有同情心是個美德,但千萬別因為自己的同情心而擋了別人的財路。

  在蔡福的活動下,貪財的梁中書放了盧俊義一條生路將他發配,但李固不死心,收買押送公ān繼續對盧俊義下手,卻被燕青所救。但不料逃亡途中盧俊義又再次被抓獲,這次梁中書決定將盧俊義就地正法。行刑時,蔡福就對盧俊義說,「盧員外,你自精細看,不是我弟兄兩個救你不的,事做拙了」。意思是我們也盡力了,梁山就算要怪,也怪不了我們。關鍵時刻蔡福也只有明哲保身了。幸好石秀孤身劫法場、延緩了行刑,梁中書也怕梁山不按牌理出牌,沒敢立即殺石秀、盧俊義,就把兩人再次關入大牢。事有轉機,蔡福還是刀切豆腐兩面光,兩邊不得罪,一方面獄中好好照顧盧石二人。另一方面照樣當他的監獄長同梁中書周旋。就這麼過了幾個月,水滸上說,「蔡福要結識梁山泊好漢,把他兩個做一處牢裡關著,每日好酒好肉與他兩個吃,因此不曾吃苦,倒將養得好了」。這數月蔡氏兄弟對盧俊義的悉心呵護,對盧俊義來說可謂是恩重如山,所以當梁山打下大名府救出盧俊義的時候,盧俊義一見到宋江,就拉著蔡氏兄弟對宋江說,「在下若非此二人,安得殘生到此!」,感激不已。蔡氏兄弟因而也歸入了盧俊義派系。

  蔡福是盧俊義上梁山的副產品,從柴進送上1000兩黃金(300萬元人民幣)時,蔡福的命運就被決定了,要麼幫梁山維護盧俊義,結果就是最後上梁山,要麼就是不理梁山,最後的結果一定是全家被梁山滅門,別無第二條路。蔡福的做法已經是他在盡量保護自己下能做的最佳辦法了,充分體現了一個小官僚的精明和圓滑,但是無論他個人再怎麼有辦法,個人還是無法對抗一個龐大組織的意志的。

  蔡福上了梁山後,地位很低,排名僅為94,職司是行刑劊子手。這個位子在其他地方可能還有點重要,但在梁山絕對是個擺設,試想梁山好漢們號稱同生共死,就算犯了傷天害理的事,難道還能真的殺了不成?頂多也就是宋江教訓兩句、下不為例而已。蔡福卻是上梁山前地方官員中擔任過公職最高的好漢。梁山共有三名州府一級的監獄長,分別是江州的戴宗、薊州的楊雄、北京大名府的蔡福。明顯作為省級行政單位的大名府的地位要高於江州和薊州。所以蔡福的地位(至少是個副局級吧),要高於戴、楊兩人。而戴、楊兩人一個排20,另一個排32,蔡福的94顯然不符合梁山排名重出身的慣例。從前面的描述來看,蔡福也算個精明強幹、知進知退的人,本人又是盧俊義派系的。那是什麼原因呢?無齋主人曾百思不得其解,直到讀到水滸中的一個細節才恍然大悟,當梁山打破大名府時,縱火屠城。好漢們看到這個花花世界,猶如惡狼進入羊群,肆意燒殺搶掠,大發橫財。這時我們的蔡監獄長看到自己生於斯、長於斯的家鄉遭到如此荼毒,於心不忍,善良的同情心終於戰勝了明哲保身的心理,勸說盧俊義:「大官人,可救一城百姓,休教殘害」。盧俊義出面,梁山多少要給這位內定的未來二哥點面子,所以屠殺劫掠被吳用制止,這時已經「城中將及損傷一半」,平民死了五千多人。蔡福這一念善舉雖救了半個北京城,但卻不知擋了多少梁山好漢和小嘍囉們的財路,所以上了梁山後的處境也就可想而知了。宋老大和盧二哥也不能犯眾怒啊!

  蔡福的故事告訴我們,第一、有錢能使鬼推磨。第二、黑社會的錢是不好拿的,特別是巨款更不好拿。第三、要人給你辦事,光靠利誘有時是不夠的,最好還要擁有傷害該人的手段,利誘同時加上威脅最有效果。第四、明哲保身這條路往往是走不到頭的,最後早晚還得選邊站。第五、有同情心是個美德,但千萬別因為自己的同情心而擋了別人的財路。

  七、神機軍師朱武

  朱武,定遠(今安徽定遠縣)人氏,水滸上說他「能使兩口雙刀,雖無十分本事,卻精通陣法,廣有謀略」。知識分子出身,原是少華山黑幫的老大。朱武的少華山黑幫是水滸中第一個出現的黑幫組織,規模甚至比當時的梁山黑幫還要大。當少華山黑幫在動華陰縣腦筋的時候,王倫為首的梁山黑幫還只敢劫劫單身過往客商。

  水滸上對朱武上梁山前的事跡著筆不多,應該是個吳用式的軍師級人物,外號「神機軍師」也說明了這一點。有幾個小細節說明朱武這個人還是不簡單的。最早少華山黑幫準備洗劫華陰縣的時候,曾顧忌華陰縣附近的史家莊莊主史進是個人物,朱武不主張硬碰硬,但是老二陳達不買賬、自己去掃蕩史家莊,結果被史進活捉。朱武知道硬拚不行,就想出了條苦計,與楊春二人自投羅網,跪在史進面前說我們兄弟三人生死與共,你把我們一起抓了交給{系統屏蔽}吧。史進是個少年公子哥兒,估計也是從小看武俠小說、看壞腦子的,哪是這些江湖老油子的對手,頭腦一熱,覺得人家講義氣、就把人給放了,於是雙方就不打不相識了。這件事上朱武對史進的性格把握準確,兵不血刃,不僅救出了陳達,還結交了史進。

  少華山黑幫同史家莊關係就開始密切起來,終於被一個叫李吉的傢伙密告政府。在8月15日,少華山黑幫三名老大在史家莊賞月之時,華陰縣公ān局長親率大批公ān幹警包圍史家莊,圍捕朱武等人。這時候朱武判斷準確,立馬和陳達、楊春向史進跪下,「哥哥,你是乾淨的人,休為我等連累了。大郎可把索來綁縛我三個,出去請賞,免得負累了你不好看」。史進這個法盲、公子哥兒,到這份上還要硬撐江湖義氣,就同朱武等人一起拒捕,祖上留下的龐大產業也就此毀了,從此成了通緝犯。每每看到這段,無齋主人總有點為史進不值,史大郎頗有點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的意思。不過也不得不佩服朱武的手段高,就這樣吃定了史進。

  後來朱武一夥在梁山打華州的時候併入梁山,由於史進同魯智深的關係,少華山併入三山系統。在梁山上到招安前水滸上基本沒有有關朱武的情節。倒是在招安大計上留下了一筆,梁山俘虜了高俅後,宋江、吳用竟然妄想走高俅的門路,曲意迎奉又把人放了後,結果發現高俅過河拆橋,根本沒有招安的意思,吳用放了通馬後炮也無計可施,這時候燕青建議通過李師師直接搭上宋徽宗的線,而朱武則是建議走宿遠景的門路。後來事實證明這兩條路合二為一終於成功被招安,從這一細節上來看,朱武的計謀並不會比吳用差多少。梁山招安之後,為朝廷東征西討時,並分兩路,朱武一直是作為盧俊義一方的軍師身份出現的。

  朱武在梁山的地位並不高,地煞第一,總排名37,在什麼解珍、解寶後面。梁山給他的職司是「同參贊軍務頭領」,表面上看上去權力不小,但實質上是個職大位輕的角色。如果「神機軍師」這四個字名副其實的話,那麼朱武在梁山的地位實在是太低了。梁山的最高領導層是宋、盧、吳、公孫四名政治局常委,而朱武是在三十六名中央委員之外的,最多是個第一候補中央委員。有朋友認為地煞第一地位比較特殊,朱武應該算在最高決策層內的,但這種說法似是而非。一個簡單的標準就是看朝廷的待遇,明顯是簡單按天罡、地煞劃分的。比如說梁山接受招安時的賞賜,是天罡星賞的是金牌,而地煞星就是銀牌。哪怕朱武和燕青只差一位,朱武只能拿銀牌,而燕青就可以拿金牌。朝廷後來的多次賞賜也是按這個標準劃線的。最後平定方臘後,朱武是倖存者之一,但朝廷並不因為他是盧俊義這一路兵馬的軍師、副手而特別封賞,還是以天罡星、地煞星劃線的,天罡星如李逵、阮小七等至少是個少將正軍級的都統制,而身為地煞第一的朱武同所有倖存的地煞星一樣都是上校正旅級的都統領。可見朱武這個地煞第一併無什麼特別之處,地位上要低於天罡36人。

  朱武同吳用的同質性相當高,都是知識分子出身,都是吃軍師這碗飯。從水滸露出的僅有幾個細節看,朱武未必不如吳用,朱武在黑道上當大哥呼風喚雨候,吳用還在東溪村當他的鄉村小學教師。但我們知道梁山的實際領導體制是宋吳體制。如同宋江多少要打壓一下有老大氣質的好漢,我們的吳軍師也要打壓一下有軍師氣質的兄弟,朱武的綽號本身就犯了吳用的大忌了,知識分子玩陰的更厲害,所以朱武就落到地煞星去了,連中央委員都沒混上。只要有吳用在,絕不會有朱武出頭的這一天的,所以朱武後來也只能到盧俊義那裡去立功了。

  朱武的經歷告訴我們,自己的技能千萬不要同重量級的領導(特別領導是個小知識分子)完全重疊,另外,卡位很重要,有時候差一位子,待遇就天差地別了,地煞第一始終不如天罡第36。

  朱武在梁山的地位並不高,地煞第一,總排名37,在什麼解珍、解寶後面。梁山給他的職司是「同參贊軍務頭領」,表面上看上去權力不小,但實質上是個職大位輕的角色。如果「神機軍師」這四個字名副其實的話,那麼朱武在梁山的地位實在是太低了。梁山的最高領導層是宋、盧、吳、公孫四名政治局常委,而朱武是在三十六名中央委員之外的,最多是個第一候補中央委員。有朋友認為地煞第一地位比較特殊,朱武應該算在最高決策層內的,但這種說法似是而非。一個簡單的標準就是看朝廷的待遇,明顯是簡單按天罡、地煞劃分的。比如說梁山接受招安時的賞賜,是天罡星賞的是金牌,而地煞星就是銀牌。哪怕朱武和燕青只差一位,朱武只能拿銀牌,而燕青就可以拿金牌。朝廷後來的多次賞賜也是按這個標準劃線的。最後平定方臘後,朱武是倖存者之一,但朝廷並不因為他是盧俊義這一路兵馬的軍師、副手而特別封賞,還是以天罡星、地煞星劃線的,天罡星如李逵、阮小七等至少是個少將正軍級的都統制,而身為地煞第一的朱武同所有倖存的地煞星一樣都是上校正旅級的都統領。可見朱武這個地煞第一併無什麼特別之處,地位上要低於天罡36人。

  朱武同吳用的同質性相當高,都是知識分子出身,都是吃軍師這碗飯。從水滸露出的僅有幾個細節看,朱武未必不如吳用,朱武在黑道上當大哥呼風喚雨候,吳用還在東溪村當他的鄉村小學教師。但我們知道梁山的實際領導體制是宋吳體制。如同宋江多少要打壓一下有老大氣質的好漢,我們的吳軍師也要打壓一下有軍師氣質的兄弟,朱武的綽號本身就犯了吳用的大忌了,知識分子玩陰的更厲害,所以朱武就落到地煞星去了,連中央委員都沒混上。只要有吳用在,絕不會有朱武出頭的這一天的,所以朱武後來也只能到盧俊義那裡去立功了。

  朱武的經歷告訴我們,自己的技能千萬不要同重量級的領導(特別領導是個小知識分子)完全重疊,另外,卡位很重要,有時候差一位子,待遇就天差地別了,地煞第一始終不如天罡第36。

  八、神醫安道全

  安神醫,建康府(今江蘇南京,石秀的同鄉)人,是當地一個小有名氣的祖傳名醫,內外科都能擅長,曾經治好過張順的母親背疾。

  話說梁山久攻大名府不下,宋江晚上作了個噩夢。夢中晁蓋告訴他有百日之難,只有江南地靈星可解。顯而易見,久攻大名府不下、又天寒地凍,宋江想撤兵了。但撤兵需要個體面的借口,否則對士氣打擊太大,所以宋江就編出這麼段故事。無齋主人以為宋江夢見晁蓋是有可能的,因為晁蓋死後宋江不僅不去為他報仇,反而去打大名府來搜羅盧俊義解晁蓋遺言的套。大名府戰事又不順利,宋江心中煩躁,所以晚上做個噩夢還是很有可能的。至於晁蓋在夢中是不是說了這些話,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正當梁山準備撤兵時,宋江背上長了個毒瘡,無人可醫。這時候張順就推薦了安道全。安道全是江南人士,正好圓了宋江的夢,於是梁山就派張順把安道全弄來給宋老大治病。一般來說,一旦梁山看上哪個人,這個人除了上梁山、就沒有第二條路可走。安道全也不例外。安道全當時在建康府有個作小姐的相好李巧奴,兩人正在情濃之時,溫柔鄉中不太捨得遠離。張順的手法也很簡單,把巧奴和她的媽媽桑宰了,再在牆上留下「殺人者安道全也」。然後告訴安道全,你只有兩條路,要麼跟我上梁山,要麼我自己走了你留下吃官司。這等卑劣手法梁山並不是第一次使用,無奈之中安道全只能上了梁山。以後就在梁山當醫生直到被招安。石碣受天文的時候,排在56位,不算太低,可能主要考慮到他救過宋江命,而且醫生是誰也缺不了的專業人士。

  安道全是個有真本事的人,其醫術相當高明。在建康府就有名醫之稱,一上梁山手到病除就將宋江的病給治好了,而後宋徽宗生病時,還特地從征討方臘的前線把他調回東京看病。安道全也趁此機會徹底脫離了梁山系統。

  安道全還有個本事就是能將罪犯臉上的金印消去,不過水滸中這個整容技術好像用處不大,梁山上這麼多兄弟臉上都有金印,也只有宋江一人去動了這個手術。像林沖、楊志、武松等,包括日後做到太平軍節度使(正大軍區上將司令員級別)的朱仝都沒有去動這個手術。其實從水滸上看,臉上有個金印也並不算什麼大事。大名鼎鼎的奸臣高俅早年就當過配軍,臉上也有金印,好像並不影響他在小蘇學士、王都尉那裡混、陪宋徽宗踢球,甚至日後做到上將國防部長。再看看楊志不也一發配到大名府,就給梁中書提拔為少校營長,誰也沒管他臉上有沒有金印。

  安道全可以算是梁山上漂白洗底最成功的一個。雖說梁山平定方臘後,接受封官的好漢們還是有幾個官場得意的,比如說朱仝、關勝、呼延灼、黃信、孫立等,但畢竟人家都是把腦袋繫在褲腰帶上,血戰而來的職位,而安道全不過是個醫生,只不過換個地方治病救人,並不需要衝鋒陷陣在戰場上冒險。何況這些人上梁山前多多少少都有個不大不小的官兒,安神醫則不同,上梁山前僅為一個白丁,脫離梁山系統後,卻是太醫院的金紫醫官,領導核心身邊的紅人。

  金紫醫官是個什麼官呢?據宋史,宋朝設太醫局,「太醫局有丞,有教授,有九科醫生額三百人」。可見一般的太醫不稱醫官。另有「置提舉一、判局二,判局選知醫事者為之。科置教授一,選翰林醫官以下與上等學生及在外良醫為之」。太醫局的局長叫做提舉,副局長叫做判局,而判局是從七品,由翰林醫官或上等學生擔任。宋制還有正七品的翰林良醫和從七品翰林醫官。安道全稱醫官,那麼至少應該是翰林醫官以上的,級別應至少等同於同為從七品的太醫局判局。金紫兩字就難解了,如果是指服飾的話,宋代三品以上才能服紫帶金魚袋,七品官只能服綠。可能是宋徽宗特地對安神醫加恩了。考慮到北宋縣令不過從八品,而且安道全的醫官還帶金紫兩字,所以對應為今天的衛生部中央保健局副局級官員應該是不過分的。

  金紫醫官是個什麼官呢?據宋史,宋朝設太醫局,「太醫局有丞,有教授,有九科醫生額三百人」。可見一般的太醫不稱醫官。另有「置提舉一、判局二,判局選知醫事者為之。科置教授一,選翰林醫官以下與上等學生及在外良醫為之」。太醫局的局長叫做提舉,副局長叫做判局,而判局是從七品,由翰林醫官或上等學生擔任。宋制還有正七品的翰林良醫和從七品翰林醫官。安道全稱醫官,那麼至少應該是翰林醫官以上的,級別應至少等同於同為從七品的太醫局判局。金紫兩字就難解了,如果是指服飾的話,宋代三品以上才能服紫帶金魚袋,七品官只能服綠。可能是宋徽宗特地對安神醫加恩了。考慮到北宋縣令不過從八品,而且安道全的醫官還帶金紫兩字,所以對應為今天的衛生部中央保健局副局級官員應該是不過分的。

  從水滸上看,安道全上梁山給宋江治病大概在宣和元年十二月份左右,從方臘前線調回東京則差不多在宣和五年夏季,也就是說安道全在短短四年半時間內,由於梁山這一段機緣,從一個建康市的普通醫生成為了北宋衛生部門的高級官員。這是他正常情況下,奮鬥一輩子都達不到的位子。對古代醫生來說,能進入太醫院、無疑是杏林生涯的最高肯定。

  水滸上除安道全外,在政府安排下,先後脫離梁山系統的還有四個人,他們是皇甫端、金大堅、蕭讓、樂和。有朋友認為這五人能夠脫離梁山,是因為他們各有一技之長。其實這個說法很值得商榷。梁山上有一技之長的可不止這五位,有會神行術的戴宗,精通相馬、訓馬術的段景住,專業打造軍器鐵甲的湯隆,精通數學會計的蔣敬,神針妙手裁縫候健,造船專家孟康,飛簷走壁的時遷等多人,若把武功也算成一技的話、梁山上一大半人有一技之長,燕青更有無數技在手。那麼為什麼其他人就沒有被政府安排脫離梁山呢?另外樂和這一技之長實在勉強,歌唱得再好不過是業餘選手,最多是歌廳卡拉OK練出來的,東京教坊之中受過專業聲樂訓練的職業歌手要多少有多少。可見一技之長既非充分也非必要條件,那麼為什麼就這五人呢?

  仔細分析一下這五人,其實要分成兩撥,蕭讓和樂和這一撥是最先梁山派到東京、跟著高俅來尋求招安的。高俅把他們扣在在府中。雖說施大爺安排了一幕讓他們逃回梁山,但是從水滸上的描寫來看,高俅還是非常禮待這兩人的。無齋主人以為這兩人就是在高俅府上趁機走通王都尉和蔡京的門路而換好了跑道。試想上梁山前,樂和不過是登州這麼個小地方的監獄小看守,又不是什麼大牌歌星,王都尉是宋徽宗的妹夫,什麼大場面沒見過?如何能夠留意外地小地方一個毫無名氣的業餘歌手?蔡京是書法大家,蕭讓的書法恐怕是比不過蔡京的,蕭讓的這一技是在模仿他人筆跡上,但這一技對蔡京似無大用。以蔡京的權勢哪需要偽造別人的文書,真要到蔡總書記也必須要偽造文書時,又如何能讓蕭讓參與?說來也好笑,梁山號稱反的就是蔡京這樣的貪官奸臣。反到最後,好漢之一的蕭讓卻做了大奸臣的門館先生,還在大奸臣的庇護下安樂下半生,真是頗具諷刺意味。也不知道後來蔡京等人謀劃毒死宋江、盧俊義的時候,這位蕭門館先生是否知情。

  那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其實真正的原因很簡單,除樂和外、其他四人都是沒有任何直接參與犯罪活動的,也沒有任何血債。金大堅和蕭讓的最大罪案、就是偽造了一封蔡京給他兒子的書信,還被識破了。他們在梁山內部也就是刻刻圖章,做些文秘工作。安道全則是幫宋江消去金印,如果這也算罪責的話。皇甫端是最後一個上梁山的,他上梁山後,梁山就全力開始尋求招安了,作為一個獸醫,他基本上沒有任何實際罪行。而梁山剩餘人眾多多少少都有些嚴重罪行。無齋主人以為這才是他們能夠脫離梁山成功洗底的關鍵因素。從政府的角度來看,這幾個人同梁山宋江等一干殺人、放火、搶劫的強盜是不同的,他們上梁山前都算是好人,是出於各種各樣原因進的黑道,屬於可以改造教育好的。這從這五人脫離梁山的時間點也能看出,其他四人都是在出兵方臘前,而安道全卻是隨大部隊上前線之後才調回,這是因為安道全畢竟還有個留下「殺人者安道全」的李巧奴命案在。當然日後能調回中央,給領導核心看病,顯然這段歷史最終還是被北宋安全部門調查清楚的了。金大堅和蕭讓是被騙上梁山的,安道全是被脅迫的,皇甫端上山最晚,毫無罪行,這些人同梁山的紐帶是很弱的,很容易回歸社會。樂和雖是個例外,但他是在高俅府上時,走通了王都尉的門路,想想王都尉也算是高俅的恩人,又是宋徽宗的親戚,所以這個例外也屬正常。

  再看看這五人的結局,也是不盡相同。皇甫端的御馬監大使和金大堅的內府御寶監為官,都不像是什麼大官,查宋代並沒有什麼御馬監,御寶監設置,更無大使一職(明代倒是有,御馬監,御(尚)寶監均屬宦官二十四衙門的十二監之一,主管是掌印太監,大使是九品小官)。皇甫端看上去像個弼馬溫的小官,管管馬最多是個科級,而金大堅的官職更小,估計就是刻刻印璽的,能有個股級就不錯了。蕭讓不過是蔡京的門館先生,將來蔡總書記會不會像童貫那樣,也把蕭門館先生抬舉成市長(知州)難以猜測,但現在地位肯定不高。至於樂和最多就算個王都尉府上的清客,地位之低下、比個奴僕好不了多少。這四人都無法同安道全的太醫院金紫醫官(衛生部副局級官員)相比,所以說這五人裡,唯一真正的成功人士只有安神醫一人。

  大家知道梁山組織的最終結局很悲慘,而安道全因機緣巧合卻依靠梁山達到了他個人事業生涯的頂點。安神醫的故事告訴我們,再倒霉的地方,都會有幸運兒,一個組織整體上的失敗、並不一定就意味著這個組織內的某一個體不能成功。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