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為人知的搞笑帝王:前涼君主為玩樂找含義 | 時光網

 

A-A+

鮮為人知的搞笑帝王:前涼君主為玩樂找含義

2017年07月29日 風雲人物 暫無評論 閱讀 5 次

  搞笑,是指有意或無意做出一些舉動或者發表一些可笑的言論來,客觀上引人發笑。古代的帝王中,也不乏搞笑者。

  十六國時期前涼的末代皇帝張天錫就是這樣一位搞笑高手。前涼領土大致包括今天甘肅、寧夏西部地區、新疆東部地區及青海的一部分,都城姑臧(今甘肅武威市)。當時是歷史上的民族大分裂時期,多國並存,強敵虎視。儘管前涼的綜合國力還不錯,但畢竟是個小國,還是惹不起東晉、前秦這樣的大國。張天錫非常聰明,登基不久,他就先後遣使臣奉表至東晉與前秦,表示願意稱臣,於是兩國都封冊了他。

  外交工作到位後,張天錫遂以為天下太平無事,於是高枕無憂地做著自己的小國皇帝。外患既除,國內的那點事很好搞定,他才懶得去管呢。整日呆在後宮,不理朝政,聲犬色馬,荒淫無度。

  《晉書》(房玄齡等著)記載:天錫數宴園池,政事頗廢。蕩難將軍、校書祭酒索商上疏極諫,天錫答曰:「吾非好行,行有得也。觀朝榮,則敬才秀之士;玩芝蘭,則愛德行之臣;睹松竹,則思貞操之賢;臨清流,則貴廉潔之行;覽蔓草,則賤貪穢之吏;逢飆風,則惡凶狡之徒。若引而申之,觸類而長之,庶無遺漏矣。」

  這段話翻譯成白話文就是:張天錫常常在花園裡遊池邊大擺豪宴,縱情聲色。朝中一些正直的大臣就勸說他少事遊樂,多理朝政。他回答說:「你們以為我喜好玩樂嗎?其實你們不懂我的心啊!我不是單純地愛好玩樂,而是通過玩樂領悟到許多人生的哲理:我早晨看到花開,就敬重才華俊秀的高士;品玩著芝蘭,就愛慕德行高潔的大臣;目睹到松竹,就思念忠貞節操的賢才;面對著清流,就褒獎廉潔奉公的官員;但是我一看到蔓草,就鄙薄貪婪污穢的惡吏;迎著疾風,就痛恨凶狠狡詐的奸徒。如果你們能將我的玩樂引申出去,觸類旁通,那麼做人就近乎完美了,在為人的操守上也基本沒有遺漏的了。」

  張天錫真是位天才,超級能扯,居然能為自己沉湎玩樂編出這麼一大套冠冕堂皇的理由來!

  然而特別能扯的超級口才並不能挽救張天錫的國家與子民。公元376年,前涼被前秦苻堅所滅,張天錫本人投降前秦。383年前秦發動淝水之戰,苻堅大敗,張天錫後投靠東晉,398年病逝,竟然得以善終。

  南漢後主劉鋹的搞笑水平也堪稱一流。劉鋹在位期間,荒淫無度、統治昏庸,將朝政交予女巫,政事紊亂。公元971年為北宋所滅,劉鋹投降,被北宋封為恩赦侯。

  宋太平興國四年(979年),宋太宗將伐北漢劉繼元,在長春殿宴請潘美等將領。當時被宋太宗封為衛國公的劉鋹與已降宋的前吳越王錢俶、前清源節度使陳洪進都參加,劉鋹即興發言說:「朝廷威靈遠播,四方僭號竊位的君主,今日都在座,不久平定太原,劉繼元又將到達,臣率先來朝,希望可以手持棍棒,成為各國投降君王的老大。」宋太宗因此大笑。

  開寶八年(975年),宋滅南唐後,將劉鋹改命左監門衛上將軍,封彭城郡公。宋太宗即帝位,再改封其為衛國公。太平興國五年(980年),劉鋹去世,被贈授太師,追封為南越王。由於劉鋹是南漢最後一位君主,復無謚號、廟號,史家所以習稱其為南漢後主。

  與劉鋹的搞笑才能相比,宋太宗的哥哥宋太祖趙匡胤也絲毫不遑多讓。為打擊大臣私聊的他,竟然發明了長翅帽。

  烏紗帽原是民間常見的一種便帽,官員頭戴烏紗帽起源於東晉,但作為正式「官服」的一個組成部分,卻始於隋朝,興盛於唐朝。到了宋代,這種官帽又有自己的特殊標誌——帽後配掛兩根又平又長的翅,晃動起來忽忽悠悠的樣子挺搞笑,這種怪模怪樣的帽子學名叫展角(平角)帕頭,俗稱長翅帽,發明者就是開國皇帝趙匡胤。

  趙匡胤為何要發明這麼一頂奇怪的帽子呢?原來,趙匡胤登基後,很不放心當年一起闖天下的同僚,尤其討厭文武大臣在朝堂中交頭接耳,評論朝政,唯恐他們交流過多而抱團甚至產生異心。

  一天上早朝,勤政的趙匡胤一臉莊重地端坐於龍椅上,聚精會神地聽著一位大臣的奏報。他想通過自己的表率作用,給朝堂營造一個莊嚴、肅穆、神聖的氛圍。不料沒一會兒,讓他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幾個大臣很隨意地在下面交頭接耳,全然不顧朝堂上應遵守的起碼規矩。

  對於眼前的這一不和諧的一幕,趙匡胤心中很是不爽,但他不露聲色,並沒有當場發作對幾名不守紀律的官員點名批評,而是若無其事地繼續聽奏報。

  注重實效且含蓄,是趙匡胤行事的一貫風格。退朝後,他很快就想出個辦法, 你們不是喜歡交頭接耳竊竊私語嗎?我叫你們說不成!他傳旨屬官在帕頭紗帽後面分別加上長翅。長翅用鐵片、竹篾做骨架。一頂帽子兩邊鐵翅各穿出一尺多(以後越來越長)。這種帽子除了朝堂和官場正式活動時須戴上,一般場合是不戴的。因為戴上它,在街上行走極不方便。官員只能面對面交談,要並排坐著談就困難了。從此大臣上朝,也就很難排列在一起交頭接耳了。再加上大家都明白皇上這樣做就是為了打擊大臣之間的私聊,沒人再敢造次,於是朝堂之風為之一新。

  關於宋朝官員戴長翅帽,古代文人筆記中還記載了一個有趣的段子:一日,宰相寇准微服出行視察民情。他著青衣,戴小帽,打扮成書生模樣,在京都東京(今河南開封市)私訪。當他和一個老頭子談話時,老頭子對寇准卑躬屈膝,跪拜迎送,表現出異乎異常的恭謙。寇准感到奇怪,故意發問:「老先生,鄙人乃一介書生,請你隨便些吧。」老頭子笑著說:「相公莫非隱瞞自己身份?你可是朝廷的命官啊!」寇准一聽更加疑惑,「我和你老素不相識,怎麼說我是朝廷命官呢?」老頭子說:「相公,剛才你通過狹巷時側身左顧右盼,生怕有東西碰著你的帽子。你要不是常戴長翅帽,哪會有這樣的習慣動作?」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