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關羽的基因作用讓關勝坐上了梁山第五把交椅? | 時光網

 

A-A+

是關羽的基因作用讓關勝坐上了梁山第五把交椅?

2017年09月27日 風雲人物 暫無評論 閱讀 9 次

  大刀關勝是梁山五虎將之首,原來是蒲東的巡檢,是《水滸傳》第九十五個出場的梁山好漢,他露面較晚,第六十三回才開始有了他的故事,因為梁山事業需要一面忠義的旗幟,宋江用計把關勝捉上梁山,宋江把自己作為旗手打起了打起忠義的旗子,這一些都是由於關羽基因作用。

  從三國時期到北宋末年有1000多年的歷史,作者要找一個忠義的載體,最好的選擇就是關羽,退一步關羽的基因也可以,作者選擇了關勝這個人物,所以梁山前期僅僅提倡義的時期沒有讓關勝出現,宋江把聚義廳改為忠義廳,忠義的化身也就該隆重登場了。關公在中國民間的影響力深遠,關羽忠孝仁義、智勇兩全,簡直就是戰神的代表。溫酒斬華雄一戰成名,斬顏良、誅文丑、過五關斬六將、三鼓斬蔡陽,所向披靡;夜讀《春秋》、單刀赴會、水淹七軍、刮骨療毒,英雄無比。根據《三國誌》的記載,關羽,字雲長,山西運城常平村人。關羽與劉備、張飛結拜為三兄弟,劉備建立蜀國,關羽守襄陽、定益州、督江陵,被封為前將軍。功蓋千秋。隋朝時出現了大量的與關公的神仙故事。到了唐朝,關羽已經被神化,開始懸掛關公神像。宋代時,關羽被冠以各種封號,如「顯靈王」、「忠惠公」、「祟寧真君」、「胎烈武安王」、「義勇武安王」、「壯穆義勇王」、「英濟王」等。元朝時,關羽被封為「顯靈義勇武安英濟王」。明代則有「協天護國忠義帝」、「三界伏魔大帝神威遠鎮天尊關聖帝君」等封號。清順治帝曾特封關羽為「忠義神武靈佑仁勇威顯護國保民精城綏靖佑贊宣德關聖大帝」。江湖組織為了約束和建立團伙,多以義氣為宗旨,關帝也自然成為偶像。梁山泊時代,桃園結義故事早已經深入人心,關公身上的義氣也早已深得人心。因此,關羽的後代關勝加入梁山,不僅證明梁山英雄追求義氣,講究義氣,更重要的是,關公的後代都加入梁山了,證明梁山已經不是一般的江湖團伙,而是更高層次做大事業的組織。

  關羽的基因作用在關勝身上得到了具體體現,從頭到腳,從裡到外,無疑都披戴著「武聖」關羽的金色光環。正像宣贊介紹的:「此人乃是漢末三分義勇武安王嫡派子孫,姓關,名勝,生的規模與祖上雲長相似,使一口青龍偃月刀,人稱為大刀關勝。現做蒲東巡檢,屈在下僚。此人幼讀兵書,深通武藝,有萬夫不當之勇。」關勝的長相,儼然也是關二爺的模樣:「堂堂八尺五六身軀,細細三柳髭髯,兩眉入鬢,鳳眼朝天,面如重棗,唇若塗硃。」除了身高不敢與關羽相比,略矮幾分,便是關老爺再世了,關勝便成了關羽這尊神像在水滸中的化身和代言人,關勝最顯眼的道具也和關羽一樣:青龍偃月刀,火炭馬。脾氣,性格,武藝均同關羽相像,他在剿蕩梁山泊時,夜間端坐於軍帳中孜孜不倦看書的形象,也是對關羽讀《春秋》的刻意模仿。

  

  宋朝時一個善待功臣的時代,基因的作用非常明顯,功臣之後的呼延灼、楊志等人都得到優待,宋朝的國策決定了武士集團的地位低下,32歲的關勝沒有因高貴的基因飛黃騰達,從五品的巡檢在宋朝的武將中也是個不小的官(最大從二品),雖沒有關羽的輝煌,也足以快樂生活。吳用的算命改變了盧俊義的命運,也改變了關勝的命運,盧俊義身陷大名府,宋朝的大名府是宋朝的北京,是四京之一,宋朝的政體基本是州縣兩級(路也是一級,但是官員是京官),重要的州設府,大名府與首都開封府地位相當,北京留守司的地位在太守之上,既管軍又管民,是個從二品的大官,更重要的是北京留守梁中書是太師蔡京的女婿,大名府是抵抗遼國的北方重鎮,從蔡京把自己的兒子派往南方的江州當太守來看,梁中書的官職不是靠裙帶得來的,而是有真能力,是蔡京的理想接班人。梁山為救盧俊儀兵困北京大名府。梁中書派人到東京向岳父求救。丑郡馬宣瓚推薦關勝,蔡京也被關羽的基因作用征服,親自面見關勝。提出擔心,「梁山泊草寇圍困北京城郭,請問良將,願施妙策,以解其圍。」關勝是早有備而來獻上圍魏救趙之計,「久聞草寇佔住水窪,驚群動眾。今擅離巢穴,自取其禍。若救北京,虛勞人力。乞假精兵數萬,先取梁山,後拿賊寇,教他首尾不能相顧。」從中看出關勝不是省油的燈。

  好的計策由於蔡京的私心而落空,宋朝失去了一次剿滅梁山的大好時機,梁山主力都在大名府,在家的指揮官是劉唐,沒有一點指揮才能。為了保留梁中書在皇帝心中的好形象,蔡京沒有向皇帝報告梁山軍隊攻打大名府的事情,甚至關勝投降梁山後還幻想讓梁中書招安梁山,把功勞戴在梁中書頭上,蔡京私自調動軍隊解圍大名府,他不敢動用東京的80萬禁軍精銳,而調動駐紮在河北、山東的駐外禁軍一萬五千人,由於捨近求遠,失去了兵貴神速的時機,讓得到消息的宋江有時間率軍回援,關勝的行動應該說達到了解圍的目的。試想如果關勝帶領東京禁軍趕在宋江回援前攻打梁山,梁山留守軍隊一定不是對手,失去老巢的宋江無路可走,可能投降。

  關羽忠義和勇武讓後人崇拜,梁山好漢大多處於社會邊緣,是士大夫集團的對立面,他們以勇武為自身力量,以忠義為號召精神,武藝高強又忠肝義膽的關羽便成了好漢們心中的神。宋江一見關勝的長相、披掛與廟宇中的關羽如同一人,就「與吳用暗暗地喝采」,他徹底被關羽的基因作用征服,表示:「若得此人上山,宋江情願讓位」。

  關勝在完成第一步戰略任務後,又用計捉拿住張橫和阮小七,力戰秦明林沖兩人20多回合。顯示了其有勇有謀。但是由於沒有水軍的支撐,又急於求成,讓呼延灼的詐降計成功,關勝又成為宋江造神運動的犧牲品,宋江親自給關勝鬆綁,尊為上座,然後納頭便拜,叩首伏罪,說道:「亡命狂徒,冒犯虎威,望乞恕罪。」並把天罡地煞的傳說向關勝推銷,關勝別無選擇的投降梁山,從這一點可以證明關勝不是關羽的後代,寧死不投降,在關勝身上沒有一點關羽大義凜然的影子。從《三國誌·關羽傳》看,關羽至少有兩子一女,大兒子關平在荊州戰死,襲爵的是次子關興,可惜年輕輕病死了,關興嫡子關統接班,被後主招為女婿, 沒有幾時,他又死了,因為沒有兒子接爵,就由庶兄弟關彝接班,關羽水淹七軍擒殺的魏將龐德兒子龐會隨鍾會、鄧艾伐蜀,盡滅關氏家,關羽的嫡傳後代全部被殺,但也有可能關平有後代,或者關興還有庶子。關勝是不是關羽的後代並不重要,宋江要的是名義上的關羽的後代,一個山寨關羽作為平台,把忠義的話語權拿在手中,宋江有句話作了詮釋,這就是「吾看關勝英勇之將,世本忠臣,乃祖為神」。把關勝作為關羽的化身當神來信奉著。關帝廟裡供著的關羽的偶像,實際上是人們自己製造的,目的是找一個依托,作為忠義的化身,後世的楷模。

  關勝上梁山後,幫助梁山攻破大名府,蔡京只好向皇帝報告,為了掩蓋他私派關勝的行動,他推薦攻打梁山的只是凌州的兩個團練,是地方廂軍頭領,降服凌州團練聖水將軍單延圭、神火將軍魏定國是關勝在梁山裡的第一功勞, 首戰告負,關勝使用拖刀計將毫無防備的單延圭砍於馬下。關勝收了單延圭,又效仿先祖單刀赴會,說服了魏定國投誠。關勝身上,有仁義一面,而這正是宋江拚命宣揚的,降服凌州團練聖水將軍單延圭、神火將軍魏定國展示出他的武力和人格魅力,說明他位居梁山第五把交椅也不僅僅是依靠基因掙來。

  關勝成了梁山上降將集團的首領,是宋江招安的基礎,受招安後,關勝隨宋江出征,衝鋒陷陣,刀斬遼國都統軍兀顏光;在掃田虎、平王慶過程中屢立戰功;征方臘戰常州刀斬方臘手下名將錢振鵬,數戰殺死梁山戰將多人的南軍大將石寶,最終功成回京,說明關勝武藝高強。關勝征方臘後,終於實現了自己的生平目標,光宗耀祖,升任北京大名府兵馬總管,位居都監聞達、李成之上。關勝的行為畢竟不如關羽光明磊落,他投降梁山差一點斷送了蔡京和梁中書的前程,在梁中書手下注定了他沒有好下場,他的結局是「一日,操練軍馬回來,因大醉失腳落馬,得病身亡。」 奸臣沒有放過他的背叛行為,用藥酒把他毒死。關勝不僅是關羽的影子,更是關羽基因的最大受益者,在他身上體現關羽所代表的忠義勇武的影子,但僅僅依靠基因也是不幸的,關羽的精神內涵是忠於國家,關勝的上梁山的行為正是關羽精神所不允許的,作為一個符號被宋江利用,注定要與關羽的精神分裂。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