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風流:揭秘一代名妓李師師無人能及的四角戀 | 時光網

 

A-A+

千古風流:揭秘一代名妓李師師無人能及的四角戀

2017年10月18日 風雲人物 暫無評論 閱讀 2 次

  導讀:李師師無疑是中國歷史上的一位奇女子。她雖然身處青樓院,但是她的身影卻牽連著六種不同的歷史文化領域。她不僅是宋徽宗趙佶這個北宋皇帝的包養二奶,而且也是北宋當朝官員、知名詞人周邦彥的紅顏知己,當然,她還是梁山泊的好漢浪子燕青的私密相好。因此,可以說在李師師的身邊,既圍繞著皇室文化,也圍繞著宋詞文化;既圍繞著官方文化;也圍繞著平民文化;即圍繞著青樓文化,也圍繞著江湖文化。正是這樣錯綜複雜的各種文化的交融聚合,便鑄成了李師師這位青樓名妓自身獨特的文化背景,也留下了其無人能及的四角戀的千古美談。

  李師師的那雙非同尋常的玉手同時挽住當朝皇帝、知名文人,以及江湖好漢的手臂,因此,使她的一生把皇室文化、官方文化、宋詞文化、平民文化、青樓文化和江湖文化緊緊地連在了一起。那麼,李師師為什麼在做當朝皇帝包養二奶的同時,依然不忘舊情,與知名詞人周邦彥卿卿我我,耳鬢廝磨,並且和梁山泊的好漢浪子燕青發展成為私密相好呢?說到底,這應該與她的坎坷的身世、善良的性格、生活的處境和獨特人生的機緣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

  李師師原本是汴京城內經營染房的王寅的女兒,四歲時她母親去世,父親便把她寄名佛寺,老僧為她摩頂,她突然大哭。老僧人認為她很像佛門弟子,因為大家管佛門弟子叫「師」,所以她就被叫做師師。一年之後,父親王寅因為朝廷染布延期入獄獲罪入獄,不久就罪死在獄中。李師師此時因父母雙亡而流露街頭。以經營院為業的李蘊見她是個美人坯子,於是將她收養在妓院,取名李師師,常年教她琴棋書畫、歌舞彈唱,以及侍人接客之道。結果將培養成為文人雅士、公子王孫競相爭奪的風情萬種的京城名妓,連當朝皇帝宋徽宗也久慕其名而想一親芳澤。當時,「蘇門四學士」之一的秦少遊曾見過李師師一面,不覺心醉神迷,一時興起,為其留詩一首,以贊其美貌:「遠山眉黛長,細柳腰肢裊。妝罷立春風,一笑千金少。歸去鳳城時,說與青樓道。遍看穎川花,不似師師好。」從秦學士的這首詩中,不難看出李師師是何等的美貌!難怪宋徽宗竟不顧九五至尊的顏面,屈尊降貴,來到花街柳巷尋花問柳。

  在高俅、王黼等心腹官員的精心安排下,宋徽宗微服出宮來到了花街柳巷李蘊開辦的妓院,見到夢寐以求青樓美人李師師。宋徽宗一見鍾情,不禁神魂顛倒。李師師與高俅早就相識,如今看到位高權重的高俅竟然對這位陌生的客人畢恭畢敬,不得不慇勤侍奉。從此以後,宋徽宗對後宮佳麗視若無睹,隔三差五就以體察民情為由,微服出宮來到李師師所在的青樓尋歡作樂,不久,李師師也知道了這個客人的真實身份,更是百般奉承。如今的李師師可非往日可比,身份雖然是青樓的煙花女子,但卻是「名花有主」,不論是文人雅士,還是公子王孫,甚至是大權在握當朝高官也只能望「師」興歎。

  李師師深受宋徽宗垂青,已經風光無限,本該老老實實地做皇帝的二奶。然而,李師師並非是那種有了新歡便忘記舊情的女人,於是,一首《少年遊》詩詞的不脛而走,讓她的人生傳奇又添上了一抹粉紅的色彩。其實,在過去的所有客人中,李師師對於周邦彥還是情有獨鍾的,周邦彥對於李師師也是大有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之感。有一天晚上,宋徽宗生病臥床,周邦彥趁著這個空兒前來看望李師師。二人正在傾訴舊情之際,忽然聽說宋徽宗來到妓院門前,周邦彥躲避不及,只得藏在床下。由於宋徽宗此時已經命人在皇宮與李師師的青樓之間挖通了地道,來去不僅十分隱秘,而且也非常便捷。這一次,宋徽宗與李師師聊了一會兒就因為身體不適急急回宮了,並沒有讓周邦彥在床下藏了過久。

  周邦彥,號美成,生得風雅絕倫,博涉百家,且能按譜制曲,所作樂府長短句,詞韻清蔚,在宋神宗的時候就做了朝廷的太樂正。他和李師師時常往來,李師師以善歌聞名,為她作曲寫詞的就是周邦彥。此時的周邦彥雖已老邁年高,但他與李師師卻結成詞曲知己。他為李師師寫新詞,李師師替他唱新曲,兩個人一個精詞,一個工曲,一寫一演,一唱一和,珠聯璧合,相得益彰。周邦彥當時雖是開封府的一個監稅官,可是他的詩詞名震京城,尤以《汴京賦》馳名文壇。他總是在青樓妓女身上獲得靈感,因而其詩詞十分香艷。看到宋徽宗離開了青樓,從床下爬出來的周邦彥不禁醋意大發,竟然揮筆填寫了一首《少年遊》:「並刀如水,吳鹽勝雪,纖手破新橙。錦幄初溫,獸香不斷,相對坐調笙。低聲問:向誰行宿?城上已三更,馬滑霜濃,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誰知,宋徽宗病癒後就來到了李師師這裡歡宴,李師師一時忘情把這首詞唱了出來。宋徽宗問是誰做的,李師師隨口說出是周邦彥。然而,此話一出口,李師師就後悔莫及。由於這首詞中說的都是那天宋徽宗帶病前來看望李師師的情形,因此,他立刻明白了周邦彥當時也一定就在房內。此時,宋徽宗雖然臉色驟變,心中忿然,但並沒有責備李師師,只是,過了幾天便找一個借口把周邦彥貶出汴京。李師師得知周邦彥被貶出京,心中十分不忍,便在宋徽宗前來青樓歡宴的時候,滿目垂淚地輕彈琵琶,唱了一首周邦彥填寫的新詞《蘭陵王》:柳蔭直,煙裡絲絲弄碧,隋堤上,曾見幾番拂水,飄綿送行色。登臨望故國,誰讖京華倦客,長亭路,年去歲來,應折桑條過千尺,閒尋舊蹤跡,又酒趁哀弦,燈映離席。梨花榆火催寒食,愁一剪,風快半篙波暖,回頭迢遞便數驛,望人在天北淒側。恨堆積,漸別浦縈迴,津堠岑寂。斜陽冉冉春無極,記月榭攜手,露橋聞笛,沈思前事似夢裡,淚暗滴。

  李師師一邊彈唱,一邊擦淚,尤其是唱到:「酒趁哀弦,燈映離席」時,幾乎泣不成聲。宋徽宗聽了,頓覺淒然,此時,宋徽宗也覺得處理此事太過嚴厲,便又把周邦彥招了回來,封他為大晟樂正。於是,周邦彥就成為了管理皇宮御樂的官員。就這樣,一首《少年遊》,一首《蘭陵王》,這兩首詞居然造就了周邦彥大起大落的人生,也留下了一代詞人敢於和當朝皇帝爭風吃醋的風流佳話。在李師師被宋徽宗包養的日子裡,認識了梁山好漢浪子燕青。於是,她的身邊便增添了一種神秘的江湖文化的氛圍,從而也讓李師師不覺地墜入了四角戀的感情漩渦。

  燕青是因被官軍追捕而誤入青樓而闖入李師師的生活的。李師師與燕青雖然是萍水相逢,不期而遇,然而,這位皇帝的二奶卻對燕青這位江湖好漢卻有一種自然而然的親近感。她知道,梁山泊聚集了一大批和當今官府作對的英雄好漢,而自己老實本分的父親不就是讓官府害死了嗎?因此,這種親近感是發自肺腑油然而生的感情。而燕青身上所表現出來清俊儒雅、義氣當先,不是那些好色官員、紈褲子弟所具有的。再說,後來燕青與李師師的交往,理由只是為了梁山招安。元宵的花燈,是北宋都城東京的一大奇觀。每年此時,家家掛燈,戶戶披紅。特別是官宦人家的府外、青樓妓院的門口,更是流光溢彩。唯有李師師的青樓門外。雖有花燈高掛,但卻大門緊閉,冷冷清清。可謂是門前冷落車馬稀。然而,就在此時,李師師卻接待了由燕青引薦的梁山泊的第一把手宋江。

  這宋江雖貴為梁山伯第一把手,但他自覺畢竟是山寨的一把手,不過是草莽英雄而已,因此,他一心想走朝廷招安之路,讓梁山兵馬華麗轉身為朝廷的兵馬。宋江為此想盡了所有的辦法和路子,無不是無功而返。於是,他想到了可以在皇帝身邊吹枕邊風的李師師。因為燕青與李師師相識,便由燕青帶路引薦。於是,宋江便成為了李師師青樓的不速之客。在宋徽宗時常光顧的青樓閨閣中,李師師設宴款待了宋江。酒宴之間,宋江不僅委婉地表達了自己希望朝廷招安的意願,而且在酒過三巡之後,宋江豪情勃發,就在李師師的書案上,揮毫寫下了他表剖心跡的《念奴嬌》:天南地北,問乾坤何處,可容狂客?借得山東煙水寨,來買鳳城春色。翠袖圍香,鮫綃籠玉,一笑千金值。神仙體態,薄倖如何消得!回想蘆葉灘頭,蓼花汀畔,皓月空凝碧。六六雁行連八九。只待金雞消息。義膽包天,忠肝蓋地,四海無人識。閒愁方種,醉鄉一夜頭白。

  對宋江表白心跡的陳述,李師師沒有用心去聽,她的心思都在燕青身上,在宋江揮毫題詩的時候,李師師那雙明如秋潭的眸子,始終不離燕青的身上。就是當宋江、燕青下樓出門時,李師師還無限幽怨地對燕青說:「兄弟,天涯浪跡,要多保重,姐身雖污,素心尚在,相見有日,望……」說到此時,已經是淚濕粉頰了。由此可見,李師師對待燕青流露的無疑是由衷的感情。

  李師師的一生與北宋王朝一樣,是短暫而且華麗的。有人寫詩贊曰:「少年身價冠青樓,玉貌花顏世罕有。萬乘當時垂睿眷,何憂壯士不低頭!」可以說,李師師也是幸運的。因為,在從古至今的女子中,還沒有一個,能同時挽住皇帝、文人、以及江湖好漢的手臂。她給了宋徽宗是慾望的滿足,她給了周邦彥是一杯別離的苦酒,她給了燕青是一紙招安的赦書,同時,也給了自己一生留下四角戀的千古佳話。然而,李師師又是不幸的,在那個男權至上的時代,再美麗的女子只不過男人們隨心所欲的工具。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