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玉是誰?紅玉是紅樓夢中最有心機的丫環嗎? | 時光網

 

A-A+

紅玉是誰?紅玉是紅樓夢中最有心機的丫環嗎?

2017年10月20日 風雲人物 暫無評論 閱讀 5 次

  紅玉,也就是小紅,她在紅樓中的地位是很讓人傷神的,諸位丫環之中,紅玉的出身好,雖然也是家生子,可是她的老子娘卻是榮府的風雲人物,赫赫有名的林之孝,林之孝家的。而且,據說這兩人還是王熙鳳的娘家人。按說,仗著這些體面,紅玉大可以有個很好的差事,至少也要做個一等丫頭什麼的,不要亞於襲人鴛鴦諸人。而且,依例子來看,既然賴大家的兒子賴世榮可以討了奴才的命,還托了主子的庇護,選了出來,得了個知縣的缺,很是風光了一把,那麼,我們林之孝家的閨女,按道理,即使差了一等,也不改落到去伺候人,更不改落到個二等丫頭了。

  《紅樓夢》中對丫環紅玉的描寫頗有些奇特,寫紅玉似乎是配合著襯托賈芸,紅玉和賈芸都是有志向的有為青年,其目標都是奔著與土豪交朋友。丫環如果沒有想法永遠是丫環,丫環有了想法多半還是丫環,譬如襲人,譬如晴雯。但紅玉不同,她在不停地尋找著目標,你知道她有多努力嗎?

  紅玉是管家林之孝的女兒,全名林紅玉,脂硯齋批「紅」字切「絳珠」,「玉」字則直通矣,只因「玉」字犯了林黛玉、寶玉,便都把這個字隱起來,大家都叫他「小紅」。照理來說,小紅的出身還算不錯,即使林之孝夫婦不作聲,也沒有理由做個作粗活使喚的丫頭,而書中一開始連林之孝都沒有提到,只說「原是榮國府中世代的舊僕,他父母現在收管各處房田事務」,難道收管各處房田事務比管家更高級?

  這使得紅玉只有靠自己奮鬥了。紅玉的初次出場便邂逅了賈芸,第二十四回《醉金剛輕財尚義俠癡女兒遺帕惹相思》,賈芸從醉金剛倪二處借了十五兩三錢四分二厘銀子,買了冰片麝香賄賂王熙鳳得到了監種花木工程的活兒,又被寶玉認了兒子,正在寶玉的外書房等著,正不耐煩的時候,只聽門前嬌聲嫩語的叫了一聲「哥哥」。

  「賈芸往外瞧時,看是一個十六七歲的丫頭,生的倒也細巧乾淨。」

  這丫頭正是紅玉。「哥哥」叫得很是突兀,也很蹊蹺,分明不是叫賈芸,而焙茗鋤藥兩個小廝在下象棋,另外幾個小廝在房簷上掏小雀兒玩。按照張愛玲的說法,焙茗有前科 寶玉曾在寧府小書房撞見他與小丫頭偷情,所以也不會是叫焙茗「哥哥」,而且在榮國府內丫環小子不敢這樣公開親熱。

  那是在叫誰「哥哥」呢?難道是渲染一場將要發生的戀情?這且不管。

  丫環紅玉下死眼把廊上二爺賈芸釘了兩眼,二爺賈芸連茶都沒有吃,臨走時卻回過頭來眼睛瞧著那丫頭還站在那裡呢,愛情在這一刻萌發了!所以緣分真的是天注定,儘管最終還是有緣無分。不過紅玉目前還是盯著寶玉多一些。她趁著秋紋,碧痕兩個去催水,檀雲(應作晴雯)又因他母親的生日接了出去,麝月家中養病,其他丫環尋伙覓伴的玩去了,爭取了一次為寶玉倒茶的機會。但這次機會沒有把握好,被秋紋兜臉啐了一口,罵道:「沒臉的下流東西!正經叫你去催水去,你說有事故,倒叫我們去 你也拿鏡子照照,配遞茶遞水不配!」

  連遞茶倒水的資格都沒有,紅玉很沮喪。雖然寶玉上了心,留意起紅玉的行蹤 隔著海棠花看了紅玉半天,脂批「此非「隔花人遠天涯近」乎?」。然而紅玉似乎灰了心,知道怡紅院中寶玉身邊的都是伶牙利爪的,她討不了好,於是便轉移到廊上二爺賈芸身上。

  「賈芸往外瞧時,看是一個十六七歲的丫頭,生的倒也細巧乾淨。」

  這丫頭正是紅玉。「哥哥」叫得很是突兀,也很蹊蹺,分明不是叫賈芸,而焙茗鋤藥兩個小廝在下象棋,另外幾個小廝在房簷上掏小雀兒玩。按照張愛玲的說法,焙茗有前科 寶玉曾在寧府小書房撞見他與小丫頭偷情,所以也不會是叫焙茗「哥哥」,而且在榮國府內丫環小子不敢這樣公開親熱。

  那是在叫誰「哥哥」呢?難道是渲染一場將要發生的戀情?這且不管。

  丫環紅玉下死眼把廊上二爺賈芸釘了兩眼,二爺賈芸連茶都沒有吃,臨走時卻回過頭來眼睛瞧著那丫頭還站在那裡呢,愛情在這一刻萌發了!所以緣分真的是天注定,儘管終還是有緣無分。不過紅玉目前還是盯著寶玉多一些。她趁著秋紋,碧痕兩個去催水,檀雲(應作晴雯)又因他母親的生日接了出去,麝月家中養病,其他丫環尋伙覓伴的玩去了,爭取了一次為寶玉倒茶的機會。但這次機會沒有把握好,被秋紋兜臉啐了一口,罵道:「沒臉的下流東西!正經叫你去催水去,你說有事故,倒叫我們去 你也拿鏡子照照,配遞茶遞水不配!」

  連遞茶倒水的資格都沒有,紅玉很沮喪。雖然寶玉上了心,留意起紅玉的行蹤 隔著海棠花看了紅玉半天,脂批「此非「隔花人遠天涯近」乎?」。然而紅玉似乎灰了心,知道怡紅院中寶玉身邊的都是伶牙利爪的,她討不了好,於是便轉移到廊上二爺賈芸身上。

  她做了一個奇怪的懷春夢:

  忽聽窗外低低的叫道:「紅玉,你的手帕子我拾在這裡呢。」紅玉聽了忙走出來看,不是別人,正是賈芸。紅玉不覺的粉面含羞,問道:「二爺在那裡拾著的?」賈芸笑道:「你過來,我告訴你。」一面說,一面就上來拉他。那紅玉急回身一跑,卻被門檻絆倒。唬醒過來,方知是夢。

  這夢做得更是蹊蹺,因為後來紅玉果真丟了一個手帕,而且果真被賈芸拾到了。滴翠亭寶釵撲蝶,聽到墜兒和紅玉談話 替賈芸傳遞信物 賈芸拾到的手帕,寶釵還為此嫁禍黛玉。難道紅玉先知先覺?難道是潛意識在作祟 夢是願望的達成?

  但紅玉確實由此因禍得福,柳暗花明,鳳姐在向她招手。當她將鳳姐交待的奶奶、姑奶奶、舅奶奶、五奶奶四五門子話說得齊全,王熙鳳便要了她,並認了乾女兒。

  她一步登天,按照鳳姐的說法,我一調理,你便出息了。

  但不知脂硯齋為何不滿紅玉,稱她為「奸邪婢」。庚辰眉批:奸邪婢豈是怡紅應答者,故即逐之。前良兒,後篆兒,便是確證。作者又不得有也。己卯冬夜。

  而畸笏叟作了解釋,庚辰眉批:此系未見「抄沒」、「獄神廟」諸事,故有是批。丁亥夏。畸笏。

  聽說迷失的稿中有寶玉入獄,紅玉茜雪探監的一大回文字,如果真是這樣,紅玉的形象更加鮮明瞭。不過非親眼所見,也不敢妄擬。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